三百四十二 霍克曼:我TM心态崩了(上)......(求订阅~)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三百四十二 霍克曼:我TM心态崩了(上)......(求订阅~)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霍克曼人傻了。

    就仿佛那抢滩登陆成功,准备炸碉堡的敢死队士兵,抱着死志,越过密集的炮火,遍体鳞伤,冲过重重的包围,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

    炸药没带。

    ......

    当初抢到票了以后,霍克曼整个人非常兴奋。

    只顾着在朋友面前得瑟......

    在朋友铁青的脸色中,洋洋得意了好几天。

    结果临到即将音乐会前一天大半夜,霍克曼才蓦然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看错了日期。

    造成的结果就是匆忙的出行,赶飞机,直到演出的前两个小时才抵达维也纳。

    急匆匆的安顿好自己的行囊后,攥着门票就慌忙的奔往了金色大厅。

    被音乐会吸引了全部目光的自己,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带了啥,没带啥。

    兴冲冲的来到音乐会,紧接着就是被美妙的音乐吸引了所有的心神。

    结果呢?

    出了这么次意外,霍克曼才发现......

    自己好像除了门票啥都没带。

    房卡也没带,钱包也没带......

    “那个......”

    霍克曼老脸涨的通红。

    “可以先欠着吗?我是霍克曼,我现在很着急!我不会......”

    “老东西你做梦呢?!”

    护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险些就想翻脸。

    这说的是人话?

    先欠着?

    你当我这是慈善机构吗?!

    “着急啥?着急跑吗?!你想都别想!”

    护士用一种古怪的目光审视着眼前这个老头。

    衣冠整齐,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人啊......

    咋就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呢?!

    “我......我是霍......霍克曼!”

    霍克曼一时之间有些着急,解释起来嘴巴都似乎有些瓢。

    “你是谁都不好使!你得交钱!不然我叫保安了!”

    护士面色颇有些不善。

    Hochman?

    那是谁?

    Superman的变种?

    我还Ultraman呢!

    “能去金色大厅看音乐会的人,还掏不起这么点医药费吗?!”

    “OK!OK!”

    霍克曼双手连摆,急忙对护士说道。

    “你有电话吗,借我用一下,我找人把钱打给你,你看行不行?”

    越着急,越容易扯不清。

    作为资深理科男,霍克曼虽然着急,但理智还在。

    更何况,作为一名绅士,霍克曼深知,千万不要和女人犟嘴。

    有道是......女人就是一头毛驴子,你越跟她犟,事情越糟糕。

    千万不要和一头毛驴子讲道理!

    你只需要顺着毛摸,给驴子伺候舒服了,那你也就舒服了。

    不然容易被毛驴子尥蹶子飞踢,直接当场暴毙......

    护士闻得此言,微微一愣。

    旋即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将手机递给霍克曼。

    护士攥紧手里的药瓶,心里做出了决定。

    这老家伙敢跑,我就敢......

    所幸,霍克曼接到手机后,直接开始拨起号来。

    在护士将信将疑的目光下,霍克曼给朋友打了电话。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完全听不懂的波兰语。

    护士有些迷茫的表情,颇有点像东北人听到福建人打电话时那种懵逼的神色。

    “宁说的是外语吗?”

    ......

    问明白卡号,霍克曼说了几句鸟语后,便将电话还给了护士。

    两人陷入了尴尬的等待时间......

    ----------------

    一曲《流浪者之歌》完毕,李文音与王学民对视一笑,互相笑了笑。

    充满西式风情的浪漫主义巅峰作品,绝对能满足台下观众挑剔的耳朵。

    邓振华在台下乐的合不拢嘴。

    看看自己这先见之明?!

    果然!

    李文音能完全发挥出这把琴的优点!

    cannon大炮这把琴的特点就在于音色极为圆润,富有穿透力。

    不同于斯特拉底瓦里。

    斯特拉底瓦里的琴,若是没有足够的技术实力支撑,是没法驾驭其音色的。

    因为斯特拉底瓦里的名琴,低音浑厚,高音明亮不炸,而且长得漂亮。

    相比之下,瓜奈利的这把cannon大炮,长得就有些丑了。

    但瓜奈利的琴,无疑是更为注重音质。

    一切都为音质服务!

    所以,这把琴,完美的让李文音的技巧上限再次拔高!

    若是以前的演奏,保证不出杂音,李文音演奏的速度可以达到100。

    那么,这把专为音质服务的琴,足以让李文音演奏速度达到200!

    在极速之下,瓜奈利那完美的音质,可以掩盖那微不足道的瑕疵音!

    卸下弱音器

    李文音笑了笑,对观众们轻轻开口。

    “我们华国,有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叫做《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祝!

    这是华国民间口口相传的经典!

    四大爱情故事之一!

    便如同白蛇传,牛郎织女,孟姜女一般,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故事!

    看着观众们疑惑的神色,李文音继续说道。

    “如果让我形容一下的话......那大概就是发生在华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观众们闻言,恍然大悟。

    罗密欧与朱丽叶啊!

    这个我熟!

    各种各样的歌剧,各种各样的作品。

    李文音笑了笑,对观众们说道。

    “同样是追求自由恋爱,同样是反对迫害婚姻,虽然有些异曲同工的故事,但音乐的表现却完全不同。”

    用最简短的语句,三言两语之下,轻轻的描绘出了梁祝那爱情故事。

    三年同窗,十八相送,逼婚抗婚,私定终身。

    身死道消,英台哭坟。

    最后,化蝶,双宿双飞。

    这样浪漫的故事,让观众们忍不住对接下来的演出向往了起来。

    与罗密欧朱丽叶相比,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显然要更为压抑。

    也更为悲剧。

    李文音轻出一口气,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

    这是一首真正意义上,华国风的浪漫主义西方古典音乐!

    此时,交响乐团的成员们也都认真了起来。

    随着王学民的指挥,乐团的演奏员们微微动了起来。

    轻轻的。

    轻轻敲响的定音鼓,与竖琴鸣响而起。

    叮~

    长笛悠扬舒缓的颤音响起,清脆的声音如水般蔓延。

    恍若揭开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紧接着,双簧管吹奏起了如歌如诉般的主题。

    圆号轻轻的点缀,恍若如同历史的尘埃那般厚重。

    李文音举起小提琴,拉响了《梁祝》这传世之作的主旋律。

    悠扬,婉转。

    轻灵的高音,仿佛如同有一个小姑娘,似乎正在向着自己的爷爷,问起这《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

    从高音区,来到了低音区。

    仿佛如同那微笑的老者,对着小姑娘,开始缓缓的讲述起这一段凄美的爱情的故事。

    李文音的琴声悠然。

    当再一次转向高音区,仿佛如同一问一答。

    低沉的弦乐与管乐合奏起来。

    李文音小提琴的点缀,如同爷孙这一问一答间,描绘着这段跌宕起伏的爱情。

    猛然间,整个交响乐团,在这一刻蓦然扬起了感慨般的旋律。

    便仿佛如同后世的人,正在歌颂着这一段故事。

    随着管弦乐队合奏的沉寂,李文音轻柔的小提琴扬起了那绚丽的音符。

    待到结尾,那轻灵的竖琴,仿佛拨开了一阵历史的迷雾,带着观众们,走向了这段故事。

    仿佛是一条小溪边,太阳高悬,鲜花遍地,两只蝴蝶正在轻盈的起舞。

    轻轻的,轻轻的,音色沉寂下去。

    长达四分多种的主题结束!

    王学民猛然一挑指挥棒,气氛开始喜庆了起来。

    定音鼓与圆号,长号,开始响起。

    蓦然,一副欢天喜地的庆贺画面,便出现在了人们的脑海之中。

    李文音的小提琴变得轻快灵动了起来。

    仿佛,这完全不是一个悲剧。

    同窗三载!!

    轻快的节奏,仿佛如同女扮男装就学的祝英台,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学堂一般。

    紧接着,在轻快的号声之中,李文音的小提琴速度却蓦然降了下来,拉起了长音。

    梁山伯登场!

    沉稳的学子梁山伯,似乎正对调皮的祝英台有些无奈的劝慰一般。

    但似乎没啥用。

    管弦乐再一次活泼的奏响。

    同窗好友的两人,交流着学业,一起娱乐。

    一起进步,一起生活。

    这干脆利落的琶音,灵动的跳弓,时不时的响起,仿佛祝英台调皮的对梁山伯做着恶作剧一般!

    欢快的回旋曲,仿佛如同梁山伯与祝英台情投意合,结拜为兄弟,同窗就读,一起学习,一起玩闹的欢乐日子。

    朝夕相处,欢歌笑语,彻夜长谈!

    这样欢快的日子,一天天的度过。

    就连这些外国的观众们,也感觉到了音乐之中,那相识相知的快乐。

    但美好的时光,似乎总是短暂的。

    管乐的声音减弱渐慢,似乎如同学满三载,最终两人即将分开一般依依不舍。

    梁山伯并不知道,祝英台是女子。

    沉稳的旋律响起。

    李文音的小提琴,再一次奏响主旋律,淡淡的悲伤,正如依依惜别,情谊深厚的两人。

    纵使有再多的不舍,也该就此离别。

    收到了家父书信的祝英台,躺在窗上,辗转难眠。

    古代交通不便,通讯不便。

    现代人似乎便无法理解,古人为何对感慨于送别情有独钟。

    车马很远,书信难达,有时,一次分别,或许就是一辈子天涯永隔。

    李文音的小提琴悠扬婉转,大提琴沉稳厚重。

    恍若一男一女,正在轻声相和,便如同两人的依依惜别。

    祝英台似乎压抑着不舍,故作轻松的告诉梁山伯。

    家有小妹,欲嫁于卿。

    梁山伯并不知道,三年的同窗,祝英台,早已倾心于自己。

    对眼前的这个“义弟”,梁山伯同样不舍,两人便约定好了相见的日子。

    一遍又一遍的小提琴,仿佛如同英台的千叮万嘱般。

    “一定要来找我!”

    合奏响起,慢慢低沉。

    ......

    终于,似乎美好的事物,总是会面临着危机。

    长号深沉却紧张的声音逐渐提起。

    似乎如同回到家中,祝英台心中泛起的那一抹不详的预感一般。

    果然!

    不断提升的音阶,让观众们的心神一紧!

    充满气势的铜管乐,仿佛如同祝英台的父亲不由分说,准备将祝英台嫁给官僚之家,马府的少爷!

    剧烈的铜管乐充满了阴森!

    便如同压在人身上的封建礼教那一般!

    令人喘不过来气!

    弦乐的声音骤然扬起!

    李文音的小提琴便仿佛如同被压迫之下的祝英台一般,心里满是惶恐与不安,紧张痛苦!

    但隐隐之中,却充斥着一种韧劲儿!

    英台抗婚!

    如同祝英台内心深处,那坚决的反抗一般!

    重重的跳弓砸在琴弦上,便如同祝英台下定的决心!

    李文音手腕轻转,来自上弓急速的颤弓,便如同祝英台颤抖的内心。

    即使是想要反抗,但恐惧依旧残存于心中!

    但再次袭来的跳弓与急促高扬的音阶,如同祝英台重新坚定了起来!

    铜管乐不断的压制着小提琴!

    但小提琴却不断的抵抗着!

    急促的颤弓终于扬起!

    猛然爆发的弦乐,如同那被压抑到了极限的祝英台,终于爆发了内心的感情!

    但即使是这样昂扬的斗志,也依旧在那铜管演奏而出的昂扬音节中,在那封建大山的压迫之下,完全弱了下来,直到看不见!

    楼台相会!

    轻轻的停顿,小提琴演奏出了哀怨,微弱的声音。

    仿佛如同无力抵抗的祝英台。

    约定之期已到,但梁山伯并未如约而至。

    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又如何去对抗这样排山倒海的压力?

    晚上,哭泣的少女,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苦楚,对心爱之人的思念。

    李文音拉着小提琴,动作轻柔无比。

    琴音似那悲苦且无力的呻吟。

    终于,在少女牵肠挂肚中,因为家里临时出事而晚来的梁山伯,终于急匆匆的赶来。

    楼台之上,两人相会。

    幽怨的琴声,仿佛如同祝英台那萦绕在心头,不断交织的委屈与思念一般。

    小提琴如泣似诉的滑奏,仿佛如那少女一般,缓缓的倾诉着。

    大提琴低沉哀愁的音色,仿佛如那震惊无言的梁山伯,内心百感万千。

    两人低声的诉说着愁苦。

    相恋,仿佛反而成为了悲剧。

    两人的力量太过弱小,楼台之上,祝英台与梁山伯久望无语。

    祝英台的内心如同刀搅,悲伤至极之下,也对未来产生了绝望与无力。

    万丈情丝寸寸碎,尚以何言对故人?

    梁山伯一口鲜血喷出!

    一场好梦匆匆醒,心已碎,意难伸,从此不到钱塘路,怕见鸳鸯作对飞!

    -------

    小提琴声逐渐降低,慢慢的微不可闻。

    但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罢了!

    蓦然间!

    guang!!guang!!guang!!

    安静之中,剧烈的锣鼓猛然敲响!

    随着快板的奏响,情感开始爆发!

    李文音那充满了力量的双音,仿佛充满着无比的悲愤与凄凉!

    愁肠百结的梁山伯回到家乡后!因病亡故!

    得知这一事情的英台肝肠寸断,心若刀割!

    重重的逼迫下,求天不应,求地不灵的英台,终于答应了穿上嫁衣,走上花轿。

    但花轿之上,悬挂着白灯笼。

    琴音充斥着一种悲凉无比的决绝!

    英台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终于,出嫁的队伍路过梁山伯的坟前。

    一时间百感交集,英台跪在墓碑前哭诉!

    英台哭坟!

    小提琴的音色仿佛被巨大的悲痛所打散!

    悲伤无以复加!

    悔恨,不甘,悲痛,交织在李文音的演奏之中!

    撕心裂肺,悲恸大哭!

    为何有情人无法终成眷属?!

    怨天怨地中,随着李文音决绝的跳弓演绎,绝望的英台剧烈的感情猛然爆发!

    整个弦乐组,打击乐组,在这一瞬间,被小提琴带动的骤然响起!

    一种极度的愤怒,一种极度的悲怆与苍凉!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之中,英台跪在坟前哭诉,如杜鹃啼血!

    似乎就连上天也为这一对璧人的遭遇而感到愤怒!

    李文音猛然奏响的一个长音!

    锣鼓齐鸣!

    当主题再次扬起!

    便恍若悲伤到极点,抱着殉情之心,想要以微薄力量,反抗压迫的英台!

    一道闪电劈开了梁山伯的坟墓!

    早已心存死志的英台,毅然决然的纵身一跃!

    跳入坟墓之中!

    而坟墓,就于此刻,瞬间闭合!

    观众们的内心,随着这剧烈的演奏,不断的上下跳动着。

    长号声,圆号声!

    慷慨悲壮的奏完最后的主题!

    ......

    一瞬间,似乎所有的声音消失不见。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竖琴那轻轻的拨弦声。

    再次出现的长笛,仿佛那雨过天晴的春日。

    竖琴轻灵的声音,便宛如那溪水流淌,百花盛开。

    那看起来凄凉的坟墓周围,长满了鲜花。

    从坟头长出了两朵引人注目的美丽花朵,两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缠绵悱恻般的翩翩起舞。

    终于,弦乐组再一次奏响了主题。

    音乐慢了下来。

    蝴蝶在花丛之中,尽情的追逐嬉戏。

    生机盎然。

    似乎是这一段经历了生死的恋人,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长相厮守在一起,没有了父母的逼迫,官僚的欺压,也再也没有了悲伤。

    化蝶!

    李文音的琴声响起。

    熟悉的主题,再一次轻柔的奏响。

    柔美的琴声之中,似乎蕴含淡淡的哀伤。

    但更多的,似乎是对两人的祝福。

    突然。

    李文音的琴声变得轻灵欢快了起来。

    轻柔的颤指,便如同两只蝴蝶在嬉戏。

    你侬我侬之中,也再也没有了尘世之中种种的烦恼。

    随着李文音的琴声。

    整个乐团的弦乐猛然扬起。

    一种感动开始在观众们的心中蔓延而起。

    有情人,经历了百千磨难,最终双双化蝶。

    猛然扬起的锣鼓与管乐,仿佛如同后人以此为戒一般,将这一段爱情故事,永久的传唱下去。

    李文音的小提琴,再一次奏响缠绵的高音。

    故事的画卷似乎慢慢合上,但随着最后的一声泛音,观众们仿佛看到了两只蝴蝶,慢慢的从眼前飞过。

    恍若一场梦。

    李文音长出一口气,放下了小提琴。

    观众们仿佛才刚刚反应过来一般,开始回味着刚刚音乐之中的故事。

    这波澜起伏,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让观众们忍不住为之心潮起伏。

    这是一种观众们从未听过的风格。

    但却依旧是属于浪漫主义。

    完全不同于西方古典音乐。

    观众们互相对视着,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赞叹声。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古典音乐!

    这是一首充满了华国韵味风情的大乐章。

    听这么一整首的曲子,居然无异于是看了一场动人心魄,感人肺腑的电影。

    甚至忘记了鼓掌!

    台下静悄悄的,终于开始有了声音。

    零零散散的掌声,如同小溪流汇聚一般,慢慢变成了江河大海!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