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扶君不拾凌第六十七章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冷笑,凌越研缓步走到谢霁面前,她早已经在昨晚就决定以后不再向任何人解释,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都真心待她,可真心也有不同,现在这样的真心,她也不需要。

    “谢霁,我始终是君叶政的妻,只要他不休我,我便一直是他的人,即便要走,也是光明正大的走。”而不是跟谁私奔,让整个王府成为别人的笑柄。

    “那你...”谢霁原本想问她是不是喜欢他,但他怂了,换了个方式问:“喜欢君叶政吗?”

    门外阴影笼罩,两人都没注意,君叶政带着方神医回来了,绿榴想提醒凌越研,被君叶政眼神吓得不敢动。

    凌越研一直站在身旁的一个柜子面前,她回头看了眼,就在早上君叶政怒气冲冲走了之后,她蹲在房间里,脑海里零星出现了几个她从未经历的片段。

    她坐在一个陌生的长廊上,手里拿着枚玉带钩,上面刻着的字正是生辰快乐,还有鼓岭峰,她挂在峭壁上,戴着面具的君叶政救了她。

    这些事情很陌生,但又很熟悉,她有些不确定,是否在失忆前,她是认识君叶政的。

    “你喜欢他吗?”谢霁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凌越研从回忆里出来,冷声道:“不,我心里没有人。”,她说得决绝,没有留一点余地。

    谢霁低垂着头,她说的是没有人,不是不喜欢谁,她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没有任何机会,唯一的一次机会,或许在武扬馆里那回,就已经失去了。

    大门应声而开,君叶政站在门口,眼神低垂,没看任何人,他淡淡道:“让方神医看看你的耳鸣症。”

    不知道君叶政有没有听到她刚刚说的话,凌越研看了眼身后的方神医,“方叔。”

    方神医的脸色很不好,走上前来,细看脸上还有细汗,“王妃这边请。”

    凌越研走到一边坐下,盯着他头上的细汗问道:“方叔这是热的吗?”,她房间里的确没有放冰盆,但今日不算太热,只要不疾走应该不会热成这个样子。

    方神医尴尬一笑,往君叶政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想还不是你家男人风风火火的,明明说了不能同房,还控制不住自己,他正在给人义诊,君叶政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走。

    一路上换了几匹马,话都来不及讲明白,两三日的路程硬是半天到了。

    方神医搭上凌越研的脉,微皱了下眉头,随即问道:“王妃服食过软骨春?”

    凌越研面色有些尴尬,软骨春应该就是昨晚那颗春药,君叶政冷着脸解围:“你儿子给的。”

    方神医愣了愣,他还不知道方闻来了王府,这臭小子铁定是发现王妃在喝那药,所以故意为之。

    “王爷见谅,小儿...”

    君叶政嫌他啰嗦,不耐烦道:“治好她的耳鸣,本王便不会责罚他。”

    方神医这才重新为凌越研把脉,谢霁站在后面有些不自在,君叶政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冷冽,不知其意。

    三人之间气氛怪异,连方神医都察觉出来了,他同样吩咐绿榴拿来两块冰,跟方闻做了一样的事情,只不过这次冰块到耳朵面前时并没有产生耳鸣。

    方神医盯着化看的冰水若有所思,此时绿榴又从外面进来,“王妃,尚管家又叫人来,让您过去用晚膳。”

    君叶政回府的消息尚管家应该已经知道了,此时让人来请,是知道君叶政在院子里,君叶政轻声问道:“四王爷可是还在府中没走。”

    绿榴点头道:“听杏儿说四王爷昨夜睡在天煦院了。”

    天煦院离这里不远,凌越研眉头微皱,这四王爷有家不回,大半夜的跑这么远去天煦院干什么,突然想起李南楠一直没出现,于是开口问道:“你见着李南楠了吗?”

    “在外面呢,王妃要见她吗?”绿榴回道。

    凌越研摇了摇头,她只是想起昨晚的事情,换作平时李南楠应该早就出现了,又听闻四王爷昨晚住在隔壁,不知怎的,她心里有些怪怪的猜想。

    “去跟尚管家说我们一会儿便去。”君叶政吩咐道。

    绿榴看了眼凌越研,见凌越研没反驳,才退了出去。

    方神医研究了很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谢霁嘴快,问了一句:“很严重吗?”

    方神医没说话,看向君叶政,很明显有些话不能当着面说,于是他给了方神医一个眼神,方神医才说道:“不严重,我开个药方,连着喝半月,便不会再发作。”

    凌越研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后遗症,否则她以后还怎么习武,季师傅给她造的回营剑还没好好使一使呢。

    君叶政这才注意到地上的碎瓷片还没清理,看凌越研的脸色也很虚弱,结合刚刚她问绿榴李南楠的去向,就猜到她一整日没出门,不禁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他唤来人把地上的瓷片清理干净,随后才说道:“九公主藤钰和四弟都还在府上,晚宴不去有失王妃身份,你收拾一下先过去,本王还有事问方神医。”

    凌越研微微点了头,没看他,直到他带着方神医离开,才抬起了头,谢霁本还有话,被进来的李南楠打断,李南楠说:“师父,王爷说有事同您商议,让您去书房等着。”

    谢霁知道,君叶政肯定听到了刚刚那些话,他看着凌越研,想说的话咽在嘴里,最终还是没有再说出口。

    他能说什么,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立场说,曾经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君叶政,如今的她,心里即便还没有人,但身份已然是名副其实的政亲王妃。

    凌越研未作太多的妆饰,只是把眉上的红痣重新用花钿遮住就出了门。

    李南楠听说是去大殿用晚膳,推辞说不舒服不想去,凌越研为此很疑惑,平时都是李南楠巴巴的跟着,这次她主动叫人跟着还不愿。

    “小箱子,你也回去吧,顺便去请那位莫姑姑给李南楠看看,酷热的天气,别生什么大病。”

    小箱子很想跟着去,本想说点什么,抬眼被绿榴一瞪,落寞的离开了。

    尚管家叫人来喊了几次,平时若不是有什么正事他也不会这样三催四请,果然,晚宴因为九公主在的原因弄得排场十分大,四王爷也在,正坐在席上同九公主说着什么,两人有说有笑。

    尚管家见到凌越研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连忙上前行礼,趁机在凌越研面前小声道:“这位九公主来者不善呐,王妃可要小心。”

    凌越研淡淡的笑了笑,直接走了过去,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君叶政此时还能这么平静,她们明明吵了一架,她还把君叶政的野心暴露了出来,既然不准备休了她,是要把她永远困在王府吗。

    “王嫂竟然真的来了,身体...还好吗?”四王爷问的话好似另有深意,凌越研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早已汹涌四海,她大概知道李南楠为何不舒服了。

    那软骨春李南楠虽然没吃,但她碰了,还拿着一把,全都被茶水化开,若是不小心误食,或者根本不用嘴,直接从手上进入皮肤...

    这样的话昨晚为何李南楠不在,又为何听到四王爷在席上的时候借口不来就很好解释了,若真是这样...不行,她要问清楚,不能让李南楠平白无故失了清白。

    “四弟,听说你昨晚没回自己府里,怎的没同王嫂说,也好吩咐下人好生伺候。”凌越研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主座旁。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扶君不拾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扶君不拾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扶君不拾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扶君不拾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