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扶君不拾凌第六十五章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身体燥热得不行,有些控制不住的难受,谢霁近在咫尺,这是什么残酷暴行,她挣扎道:“谢...谢大哥,麻烦你...快...快离开这里。”

    谢霁今日在为君叶政的生辰忙上忙下,后又被四王爷缠着一直到刚刚,本来是想看看凌越研,顺便再为之前引她生病的事道歉,他是懂些医术的,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药。

    “方闻那小子来了?”他忙了一天还不知道,这种缺德事只有那小子干得出来。

    凌越研已经快受不住了,哪还有力气回答谢霁的话,一只手用力捂着毯子,一只手在推谢霁:“你快走!”

    她可不想被人捉奸在床,名声倒是小事,但已经为人妻,虽然心里对谢霁是有那么一点好感的,但...不行就是不行。

    谢霁连忙起身走了出去,凌越研终于忍不住了,起身走到桌上拿起茶水便往身上泼,去而复返的谢霁刚好看到这样的美艳场景,有瞬间的失控。

    他手里端着一盆凉水,本想着暂时替其去热,再看看是哪种春药,能不能解,凉水没用在凌越研身上,全数泼在了他自己身上。

    现在饶是谁进来,凌越研也解释不清了,偏偏体内燥热难耐还未解,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期盼过李南楠,这死丫头成天跟着她,关键时刻就不见了。

    谢霁有些失神了,缓步朝凌越研走了过去,一步,两步,凌越研纵使内心不愿,但身体根本不受控制,伸出双手抱住了谢霁。

    “谢大哥~”一语百媚生,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吧,谢霁双手垂在大腿上。

    凌越研失神之前最后的感觉,就是一双大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夏日炎热,没有冰块的房间就像是蒸笼,暧昧一发不可收拾,汗水涔涔,满室旖旎。

    昨晚下了雨,不知是谁把窗户打开了,凉风一阵阵吹得人甚是舒服,床榻边还散落着衣裙,墨蓝色与红色相交,床上的人还未醒,有什么声音在滴答滴答的响。

    床边的人动了动,香肩微漏,呓语了一句,依稀记得天快亮时有人抱着她在房间的浴桶里沐浴,偏头去看,滴答作响的东西正是屏风后面的浴桶。

    凌越研闭了闭眼,身旁的人也轻微的动了动,她知道,人是醒了,虽然是吃了药控制不住自己,但总归还是自己主动的。

    “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趁君叶政还不知道,你快些离开吧,我会向他坦白,或是和离或是被休...”

    “你都心甘情愿?”这声音?

    凌越研突然从床上半坐起来,身上只穿了件极薄的单衣,根本遮不住昨夜留在身上的痕迹,没有一处可看的地方,连手腕上都是一块块淡红色印记。

    “君叶政?”怎么是君叶政,凌越研十分惊讶,记得失去知觉时面前的人明明是谢霁,不过是君叶政也好,至少心里少了些负担。

    君叶政也是半躺在床上,上身也着了一件单衣,身上比凌越研要干净许多,但脖颈处还是有隐隐的痕迹,凌越研连看都不敢往那看,抬眼望向窗边。

    难怪,若不是君叶政,谁敢把窗户打开,还大早上吩咐丫鬟烧水,绿榴那丫头现在指不定在哪里激动呢,府里许多人都盼着这一天。

    君叶政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只瞟了一眼,随后起床淡定的将衣衫披在身上,抬脚的时候差点没站稳,幸好早有防备,扶着床沿一直走到矮榻上。

    “没有什么要同我解释吗?”君叶政咳了两嗓子,也从床上下来,捡起衣裳走到一边穿上。

    身上还有些痛,凌越研不确定君叶政要她解释什么,昨晚她肯定主动抱着的人是谢霁,君叶政应该是之后来的,“绿榴...不是,那个方闻...就是,我只是...”

    说了半天没掰扯出一句有用的,她蜷缩在榻上,破罐子破摔:“我不知道要解释什么。”,她确实不知道,躺在床上的人又不是谢霁,无非是她主动抱了谢霁,但那都是不受控制的。

    门外有人敲响了房门,君叶政回头看了一眼凌越研,又看向地上不能穿了的外袍,走到衣柜旁拿了件新的递给凌越研,披在她身上才去开门。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差点成为她身旁之人的谢霁,谢霁手里端着碗药,走到凌越研面前,眼神怪怪的,直到看到颈下的吻痕,才收回了视线。

    “这是解药,快喝了吧。”

    还没解?凌越研半点不耽搁,拿起便喝,不小心呛到,使劲咳嗽了起来,谢霁忙伸手拍她的背。

    按照平时,这样的举动没什么,但经过昨晚的事情,又加上君叶政此时一直铁青的脸,凌越研不自觉的回避谢霁,差点从矮榻上掉下去。

    原本就冷着脸的君叶政脸色更加不好了,眉头皱得很紧,他也没动作,一直站在凌越研对面半尺的距离穿戴衣裳,直至穿戴整齐。

    她原本以为君叶政至少还会问几句,但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走,凌越研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明明吃亏的是她,怎的好像变成是她的错一样。

    “你等等。”凌越研叫住了君叶政,而后对谢霁说:“谢霁,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他说。”

    谢霁点了点头拿着药碗要出去,走到君叶政面前的时候被拦了下来:“听听吧,说不定跟你有关呢。”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凌越研实在不喜欢,君叶政莫不是以为她要问昨晚的事情,但她是有另外的话想问,不过谢霁本就是帮君叶政做事的,说不定也是知情者,她也没再让谢霁走。

    谢霁把药碗放在桌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尴尬的坐在桌旁,看着面前的两人。

    君叶政回过头来问凌越研:“说吧,是要和离还是要我写休书。”

    凌越研愣了片刻,这是她刚刚说过的话,她原本以为床上的人是谢霁,如果是的话她也没脸再做这个王妃。

    谢霁在君叶政身后,眼神微闪,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凌越研从矮榻上站起,衣裳是披在身上的,起身的时候便掉在了地上,君叶政反应极快,迅速走过去把衣裳捡起来重新套在凌越研身上。

    君叶政瞬间出现在眼前,那脖颈处的红痕看得更加清楚,她一时羞红了脸,把头低了下去,等君叶政又站回去之后她才抬头,“昨晚我见了赵公子,他说几个月前的那个右京城谋逆案跟你有关系。”

    “你信他?”

    “原本是不信的。”但昨晚卫宇的举动太过异常,这些都不是重点,她又说道:“前阵子我在你书房看到过一封书信,后辗转得知信封上的印记叫做月信章,听说月信章从无假话。”

    君叶政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些,那件事谢霁是不知情的,他回头盯了一眼谢霁,谢霁识趣的出了房间,走得极快,像是在逃命一般。

    等谢霁把房门关上之后,君叶政看着眼前的凌越研,满身红痕,回忆起昨晚自己也没控制住,心里产生怜惜,作势要扶她坐着,谁知凌越研敏感的退了几步。

    这让君叶政心里更加不爽,闷着不愿再说话,凌越研既然问了就不会犹豫,索性问个明白,她拢了拢外袍,问道:“你有没有弑父?”

    月信章上分明写着,先皇之死并非意外,乃皇子合谋残害;说的皇子有没有包括君叶政呢,当今皇上是君叶政的亲兄长,又如此纵容君叶政,是否跟这件事有关。

    君叶政眼神有些落寞,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上次是在将军府门前,大冬天的晚上,被卫宇截了话,这次没人截话,君叶政却另有所想。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扶君不拾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扶君不拾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扶君不拾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扶君不拾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