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宣王宫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攻掠天下第795章 宣王宫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她的个头要比萧远矮一些。

    被他拥入怀中,让宣王有种见到心上人的甜蜜。

    拥抱之后,萧远又目光暖暖的看着她。

    她哪里敢与他对视,脸色依旧红扑扑的,美眸闪躲,稍稍低头,心下紧张的要死。

    美人娇羞,何其动人。

    萧远心下大悦,拉着她的小手走到了楼边,指着外面道:“王妹你看,此间春日景色优美,我们下去随处走走吧。”

    “嗯。”她小声应了一句。

    根本就没看外面的景色,却是美眸流转,偷偷看了看萧远,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他说什么,便依他了。

    不过很快,她又反应过来,想起外面还有人,便有些慌乱道:“王兄,你,你先放开我。”

    “想的美。”萧远牵着她的小手,笑意满满。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要下楼。

    “王兄……”宣王有点急。

    可萧远根本不予理会,牵着她的小手就不放。

    宣王拿他没办法,等到了外面,见到许虎等人,她脸上也越感滚烫,下意识就要挣脱。

    可萧远就是握着她不放。

    “大王。”许虎和谢红菱同时施礼。

    不过很快,两人又是一愣,继而齐齐低下脑袋,装作没有看见。

    萧远也不管他们,拉着宣王,开始于芳菲阁的园中散起了步。

    许虎和谢红菱忍不住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些惊愕,随后慌忙于不远处跟着。

    这里景色确实优美,且宣国地域靠南,大地回春,这里早已春暖花开。

    园中石子铺成的小路,加上两边的景色,秦宣二王肩并着肩,手牵着手,怎么看都像是一对情侣。

    两人随意漫步,这种情况下,宣王的脸色始终都是红红的,可心里的那丝甜蜜却挥之不去。

    时间慢慢流逝。

    萧远不时都会和她诉说悄悄话,宣王每每都是轻声应着,很显然,她已经心慌意乱了。

    “王妹,张景瑞过来之后,没给你带什么大麻烦吧?”

    “嗯……”她又轻声应了一句。

    “王妹。”萧远停下脚步,无奈的看向了她。

    “啊?”她像是之前一直在想着什么心事,突然回神一样,美眸看了萧远一眼,又慌忙低下。

    萧远颇觉有趣,含笑说道:“听说,王妹将王剑授给了张景瑞,你可真敢啊。”

    宣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怎么了?难道张大人不值得信任吗?”

    “不,他值得信任,王妹做的是对的,不然大河渠很难修好。”

    萧远说了一句,见天色不早了,又话锋一转道:“对了王妹,你身上有什么信物吗?”

    “啊?”宣王小嘴张了张,想了想道:“好像有块令牌。”

    “给我吧。”萧远一伸手。

    “哦……”她应了一声,挣开萧远拉着的小手,在腰间摸了摸,掏出令牌递了过去。

    等其接过,她这才问道:“你要这个干嘛?”

    萧远拿着令牌翻看了一下,收入腰间道:“没有这个,怎么进宣王宫。”

    “哦……”她又小声应了一句,显然,给萧远自己的随身令牌,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散步之后,一行四人又在芳菲阁吃了晚饭,这才告别。

    一下午,宣王的心情都是异样的,多少次脸色红红。

    直到离去,那情愫还萦绕心头,更有着一抹不舍。

    回去的路上,谢红菱忍不住偷偷看了下她的脸色,壮着胆子道:“大王,您……”

    “啊?”宣王像是又在想事。

    谢红菱动了动唇角:“那个,秦王殿下……”

    “我……”宣王不知道说什么了,脸色又红了,旋即稍稍低头:“红菱,我,我知道,可我……”

    说到这里,她眼神也暗淡了下来。

    谢红菱明白她的意思,见状正色说道:“大王,每个人都有追寻幸福的权利,君王也是人,凭什么就得放弃自己的感情。”

    “我……”

    “何况在微臣看来,大王您和秦王殿下,是这天下间最般配的人了。”

    “别说了。”宣王慌忙打断,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她无疑又内心痛苦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

    宣王同往常一样,勤政于早朝。

    巍峨雄伟的宣王宫,座落在宣州中央。

    宫门处,萧远一身黑色锦衣,腰系锦带,玉簪束发,翩翩公子,正带着许虎来到这里。

    只是没等两人靠近,宫门禁军已是冷喝出声:

    “王宫禁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随着喝声,更有数名禁军手持长戟,跑步前来,就要驱赶。

    许虎见状,下意识的伸手一按腰间剑柄,忙护住萧远。

    萧远则是笑了笑,直接掏出了宣王的令牌,递向一名小头目道:“都不要紧张。”

    后者狐疑接过,翻看之后,当即朝后摆了摆手,示意禁军后退。

    那是因为宣王昨日回来后有过交代,称是有人可能会拿着自己的令牌入宫,见到不可阻拦。

    这是宣王的随身令牌,禁军头目哪敢怠慢,连忙双手递还,同时赔笑道:“恕在下眼拙,方才多有冒犯之处,公子见谅,请。”

    禁军并没有任何错,萧远笑笑,收好令牌迈步走了进去。

    宣王宫很大,如果单靠步行,想逛遍这里的话,那可得不少时间。

    秉承中原礼制思想,宫廷前朝后寝,左祖右社的建设规格,他自然知道朝议大殿在哪,现在的时间,也正是宣国朝政之时。

    大殿上,宣王位于正上方的王座,身前置有王案。

    依礼,朝堂之上,她必须身穿王服,头戴王冕。

    就一些政事进行讨论之后,宣王拿起王案上的一卷竹简举了举,道:“一直以来,我们的吏治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不知众卿是否还记得,当初秦国的官粮换窃案,此案之大,牵连之广,多达数千人,追根究底,还在于空印公文交接,让许多贪腐之辈有机可乘。”

    “秦王在察觉弊端后,立改公文制度,诏令从此以后,所有官员的公文交接,必须有官员亲笔签名,且官印必须盖在签名上才能有效,两者缺一不可。”

    “本王以为,这是个值得借鉴的事情,宣国的官员体系虽然不同秦国,但我们也不能闭门造车,有利于社稷之事,当学则学,在此事上,宣国也尽快拟定新的公文制度,以免出现秦国那样的空印大案……”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攻掠天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攻掠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攻掠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攻掠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