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太上老君,浅蓝归来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第302章 太上老君,浅蓝归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鲲鹏逍遥游》身法十分强大。

    特别是在驾驭轩辕天邪剑的时候,那一刹那,苏离真的感受到了人剑合一的魅力。

    人就是剑。

    剑就是人。

    这一切,完全是一个整体。

    水击三千,扶摇九万。

    刹那之间,苏离的身影如流光,穿梭过那一线天峡谷中无尽阴暗和扭曲的虚空,很快便出现在了一处荒古的虚空天路上。

    虚空天路四方,有日月星辰,有无尽黑暗。

    这一条路,像是连接两个宇宙之间的特殊壁垒与通道,神奇而又光怪陆离。

    若非是亲眼所见,任谁都无法想象,在那冰冷而孤寂的宇宙深处,会有着这样的一条贯穿虚空的天路。

    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这一条神奇的天路,和苏离曾经那一行十七人一起历经的那条天路,有着类似的神韵。

    但是那条天路比较简单,而且蕴含着七彩流光,风景虚幻而美丽。

    但是这一条天路,却唯有冰冷、孤独和黑暗。

    苏离以极致的身法,穿行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终于看到了前方的席君尚骑牛的身影。

    这又是一道道身。

    但是这一道道身,是沉淀在时间之中的道身。

    如果不去理会,那么这么行走下去,这一具道身就有可能成为本体。

    所以,苏离心念一动,妖岚就毫不客气的杀出绝杀一剑。

    一剑,如能斩天灭地,直接就命中了骑牛的席君尚。

    席君尚的道身,就像是傀儡死士一般,竟是依然没有半点儿反应,直接被妖岚一剑洞穿。

    依旧是血花四溅的惨烈场景,依旧是青牛身死的结局,可是,苏离也依然没有收获到半点儿天机值。

    也就是说,这一具道身,形如空气。

    若是置之不理,其一定会成长为真正的道身。

    可若是将其斩杀,席君尚也没有任何损失。

    妖岚微微皱眉,道:“这件事,又是一具造化本源分身,但却只是分身的分身,而且还是斩断因果的那种。”

    安若萱道:“席君尚这是在做什么?拖延时间?”

    阙辛延道;“难道你们不觉得,最近出现的修行者的言行举止,似乎都像是不开智的傻子一样吗?”

    安若萱道:“早就察觉到了,先前还至少演一下,如今甚至连演都不演,完全就是站着任由我们杀啊!”

    安若萱看向了妖岚。

    妖岚道:“他们在竭力掩饰什么重要的、关键的信息。”

    苏离道:“不用担心,具体,应该很快就可以看到他们的目的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苏离说完,现场顿时沉默了片刻,接着,苏离又道:“我已经锁定了席君尚的气息,结合天机之术推衍,他已经离着我们不远了。”

    妖岚道:“管他是分身还是分身的分身,直接斩掉,以免故意设下囚笼。”

    说话之间,妖岚便已经将席君尚留下的神性气息全部席卷,并直接以无上的神道剑意斩碎,竟是丝毫没有半点儿手软。

    苏离看到妖岚的举动,立刻意识到,这是粉碎囚笼之法——如果席君尚在虚假分身里隐藏真身,等他们前往了前方,席君尚转换方向,那就会跟丢。

    眼下,妖岚这么一番清扫,席君尚只怕是没法这么做了。

    果然,在这方面,阙辛延妖岚等人是真的专业。

    苏离一路穿行之时,尝试着冥想了一下《皇极经世书》,同时锁定了席君尚的气息之后,没有察觉到异常,便一直跟了下去。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苏离再一次看到了席君尚的背影。

    这时候,席君尚也已经有所察觉,他回过头来,一点儿也不意外苏离等人的到来,反而回应了一个极其友好的笑容。

    面对这样温暖而阳光友善的笑容,苏离发现,他一身战意,竟是刹那之间瓦解——关键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为难那席君尚?

    那是一种道法自然的极致自然气息,同样的也是一种大道归一、无为而为的极道状态。

    苏离感应到这一幕,眼瞳微微收缩,整个人的神情立刻凝重了起来。

    与此同时,苏离心念一动,身上直接套了一百多号分身。

    是的,在这刹那,苏离将所有的分身全部的套在了身上,以防万一。

    一方面是他的智力不足,数量来凑。

    一方面,也是为防止出现意外被杀穿。

    虽然说这时候,沐雨兮和魅儿等人都在记忆禁区里,可以查看到外界的一切。

    但是因为记忆禁区这一次莫名被封锁了,以至于魅儿等人无法出来,因而无法时时刻刻进行信息同步。

    不但魅儿等人出不来,苏离自己留在记忆禁区第九层的那一个替身纸人同样也出不来。

    这种情况,显然是不正常的。

    而且,这里也已经不是浅蓝星,也已经不是天羽星,而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星球什么地方。

    这种情况下,苏离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苏离身边,妖岚紧紧的跟随着苏离,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警惕,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保镖似的。

    而安若萱和阙辛延,则不时朝着四周打量着,眼中显出惊讶、好奇以及一丝丝难言的震撼之色。

    这一幕,苏离也都通过‘尘寰之心’,而生出了部分感应。

    苏离沉思之间,同样回应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无论对方有什么目的,很快,就会图穷匕见。

    席君尚回过头给予了礼貌的微笑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并骑着青牛,踏入了一道光门之中。

    光门显化之后,很快就开始缩小。

    苏离身影一动,御剑飞空,穿梭而过,刹那之间跟随着冲入了光门之中。

    至于说凶险,这时候,苏离其实是不在乎的。

    这种虚空之门,不可能在这种时刻出现危险。

    更遑论,即便真有危险,苏离也已经有所准备。

    光门之后,是一处荒芜而古老的区域。

    而来到这里之后,苏离立刻就看到了席君尚依然骑着青牛前行。

    而眼下的这片环境,则是一片荒漠之地。

    荒芜而又充满了风沙。

    黄沙漫天的环境,有些像是烈焰荒域的古城遗迹之地。

    但是那里的沙是白沙,而这里的沙,都是黄沙。

    席君尚一直向前,而苏离依然御剑跟随。

    轩辕天邪剑上,阙辛延忽然道:“这里是释天古地。”

    苏离闻言,心神微微一凛,脑海之中立刻电光火石般的想到了一幅画面。

    这一幅画就发生在先前的祖龙船上。

    之前,苏荷显化之后,苏离曾询问她:“我去睡黑棺?”

    当时,苏荷眼神中否定了苏离的想法,她沉思了片刻,道:“诸葛浅蓝,你留意一下诸葛浅蓝,或者说是诸葛浅韵,她们两个可能已经调换了身份。

    另外,如果阙致殇出来了,你让他进一次壁画世界——那壁画世界有可能通往释天古地。

    当然,如果你能找到进入释天古地之路,自然更好。”

    ……

    当时关于‘释天古地’的交流,就仅仅只有这样一句。

    如今,看似时间流逝了三天三夜,但实际上,时间也不过流逝了几个时辰罢了。

    他没有想到,苏荷所提及的‘释天古地’,苏荷希望他进入的地方,竟是就这么跟着席君尚进来了。

    或者说,这是席君尚在故意带路?

    还是有别的原因?

    苏离心中无法想到具体的答案,不过在先前绝圣弃智的状态下的时候,苏离曾经想到了最终的答案。

    正是如此,如今,发生任何离奇的事情,他都并不是太惊讶。

    苏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阙辛延道:“释天古地是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也非常的神奇,而且其来历无比的惊人。”

    苏离道:“我能理解。”

    阙辛延又道:“曾经在忘尘寰中,流传着一种说法,那就是——释天古地隐含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对应着记忆禁区三十三层!

    非但如此,还对应着智力层次的三十三层。

    极限智力,有传说说是三十三层,可实际上,能达到第七层智力的完全体状态,都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更遑论是破九禁级别的智力层次。”

    苏离闻言,嘴角抽了抽,不说话了。

    这种情况,让他说什么好呢?

    阙辛延又道:“而所谓的‘帝释天’也是一尊大帝,只是具体的因果,在忘尘寰之中,没有相关的传说呈现。”

    苏离道:“所以,忘尘……寰中,仅仅只是流传着‘帝释天’的名字?”

    阙辛延道:“到了这里之后,那种致命的危机感,几乎让我窒息,你现在还有把握吗?”

    苏离道:“十成把握。”

    阙辛延呼吸一滞,道:“说人话。”

    苏离道:“没来这里之前,在枯骨战船还没有变成金甲战船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有了七成把握。

    当我修复了祖龙壁画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九成把握。”

    阙辛延道:“那么,你现在需要来一场冥想吗?”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真虚体悟并没有亮,而系统的名字也依然是‘太尚’,所以苏离摇了摇头,道:“暂时不需要冥想,不需要推衍了。”

    苏离这时候也没有卜卦,因为他担心他卜卦卜出了‘乾为天’卦。

    出现这种‘卦’,往往就相当于是卜卦到了苏忘尘的身上,后果比较糟糕。

    而且,只要卜卦,就会被影响。

    阙辛延想了想,道:“好,那我就彻底将一切放在你这里好了。苏大师,此次之后,咱们可以真正正常的交往了。”

    阙辛延说着,释然的笑了笑。

    苏离道:“既然有独立的自我,就不必成全,没有任何必要,斩出来是一样。而且,到时候我撮合你和你的云梦在一起?”

    阙辛延道:“诸葛云梦吗?”

    苏离道:“对。”

    阙辛延奇怪的道:“她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离:“……”

    安若萱道:“苏大师不必介怀,有些事情终究是要发生的,这一次,苏大师既然能应对,那我们就只需要正常应对便好。”

    苏离道:“如此甚好。”

    交流之间,席君尚已经来到了释天古地的荒漠深处的一处古老的古庙区域。

    在这一座古老而荒寂的古庙里,其正堂的祭坛上,静静的盘坐着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

    这老人一身枯骨,似要油尽灯枯一般。

    苏离甚至已经都无法感应到这老人的丝毫生机气息。

    席君尚这时候已经从青牛背上跳了下来,并直接对着老人跪拜了起来。

    “哞——”

    这时候,那象作龙化作的青牛,则同样发出了悲戚的叫声。

    席君尚开始行弟子之礼节,三跪九叩。

    而青牛也一直在悲伤的叫着。

    双方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很奇怪的道韵气息流转。

    阙辛延若有所思,随即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没有什么动作。

    阙辛延想了想,拿出了祖龙船。

    祖龙船金光闪闪,此时在拿出之后,竟是自行的飞出,那金光闪烁的船身竟是开始收缩了起来,随后化作金色战甲,直接主动的穿在了那老人的身上。

    而老人原本枯竭的生命,像是忽然之间注入了生命的源泉,立刻变得生机勃勃了起来。

    这时候,那老人睁开眼来,眼中尽是霞光与道韵的神采。

    这种道韵,深邃如渊却又大道至简。

    苏离看着这老人,竟是仿佛看到了真正的‘老子’一样。

    这老人睁开眼之后,抬手捋了一把胡须,随即第一时间看向了席君尚和青牛。

    他轻轻颔首道:“自此往后,便传道于你二人,为师今赐予你姓‘尹’,保留本来姓氏‘席’音,是以,你名‘尹喜’,代号‘文始真人’。”

    席君尚闻言,当即躬身行礼,三跪九叩道:“弟子尹喜,拜见师尊。”

    老人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那青牛象作龙,道:“你本巨象之王,擅长推衍与天机,虚怀若谷,便赐予你姓‘王’,名‘禅’,代号‘鬼谷子’。”

    象作龙闻言,也立刻化作人身形态,三跪九叩道:“弟子王禅,拜见师尊。”

    老人捋须点头,神色欣慰。

    随即,他又看向了阙辛延,道:“汝等前来,可有遗憾?”

    阙辛延沉吟片刻,轻叹一声,道:“恨不生成女儿身。”

    老人神情平静,言语慈祥道:“此时,你且把自己真正的斩了,你就可以达成自己的心愿。”

    阙辛延道:“如此放下,的确是可以达成自己的心愿,因为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老人淡淡道:“是不是自己,从来都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自己的心说了算。所谓自己,只是名为自己罢了。自己有时候可以是自己,有时候也可以不是自己,不必苛求。

    如你这般存在,当自斩便自斩,无需犹豫。”

    阙辛延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老人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阙辛延道:“自斩之后,我已经非我。”

    老人道:“不自斩,你也非我,我也非我。我也非你,你也非你。”

    阙辛延道:“也罢,那我便自斩吧。”

    阙辛延说着,又莫名的看了苏离一眼,随后闭上双眼,一手直接掐住了他自己的脖子,将他自己提了起来,飞天而起。

    苏离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却没有阻止。

    这一次,他的确是不想阻止。

    因为这就是阙辛延的路。

    自斩只是自斩,但并不意味着死亡。

    对于阙辛延而言,只是做出一种改变罢了。

    不过,此时阙辛延掐着他自己的脖子飞天而起的时候,却没有拧断他自己的脖子,反而停顿了片刻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又主动的飞落而下。

    老人道:“不错,有自斩之心,非自斩也是自斩。无自斩之心,自斩也非自斩。”

    阙辛延道:“恨不生成男儿身。”

    老人道:“如你所愿,你已经是了。”

    阙辛延道:“多谢。”

    老人道:“一场因果,一场造化。你且退下吧。”

    老人说着,又看向了妖岚,道:“妖岚,你的心愿呢?”

    妖岚摇头,道:“没有。”

    老人摇头道:“你有,只是你不想说,但为什么不想说,这世间并无新事,事无不可对人言。”

    妖岚道:“不错,我的确是有一份心愿——这心愿,其实便是希望魅儿能早些恢复。”

    老人沉思半晌,道:“还有七天,七天之后,出了这片区域,她必定会七魄崩碎,所以,七天之内她若是无法恢复,她就没了。”

    妖岚道:“那敢问‘席太尚’前辈,妖岚该如何做,才可以解救魅儿呢?”

    老人沉吟道:“你我之间,早有渊源,自是不必客气。而且我也已经位列仙班,辞去‘席’姓,以‘太尚’而名。

    所以,你可称呼我为‘太尚老君’。”

    老人说着,又道:“方法的确是有,但是难度不小。”

    妖岚迟疑了刹那,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平静的眼神,妖岚若有所思,当即道:“前辈,那不知,到底是什么方法呢?”

    这老人席太尚言语淡然道:“除非你能寻到传说之中的太乙仙丹,有了这太乙仙丹,就一定可以救她了。”

    妖岚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异常的变化:“太乙……仙丹?”

    席太尚道:“对,太乙仙丹。”

    妖岚道:“这似乎是传说之中皇族中的仙丹,一颗便能长生不老。”

    席太尚道:“非长生不老,只是延寿罢了。一颗太乙仙丹,可活十万年。

    但对于所有神灵而言,寿命也依旧是十万年,只是比普通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要多那么一年而已。”

    妖岚道:“但是这多出来的一年时间,很关键!很关键!很关键!这是打破禁忌的一年时间!这是凭空多出来的一年!是中断归墟的一年!也是在正常的年月之中,多活出来的一年!”

    妖岚说着,又道:“所以,实际上若是服用了这样一颗太乙仙丹,那么看起来也同样只活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实际上却已经活了十万年!

    因为,服用这种丹药的存在,永远比别人多出了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的时间活在了哪里呢?”

    席太尚道:“我若知晓,此时便已经真正的位列仙班,可炼制太乙仙丹了。但如今来说,还差了一步。这一步不远,却是天差地别。”

    妖岚道:“所以,这种仙丹,又如何能获取呢?”

    席太尚道:“知道了方法,知道了目的,总会有人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的。”

    妖岚道:“努力,却也无能为力。”

    席太尚道:“这便是道法自然,未必一定会有结果,但是已经尽力便是因果。”

    妖岚轻叹一声,不再开口。

    席太尚这时候,又看向了安若萱,道:“你的心愿呢?”

    安若萱道:“我想知道‘如今不能再爱你,让暖阳护你周全’的下一句是什么。”

    席太尚微微皱眉,道:“若再次的邂逅于人海也还爱你。”

    安若萱道:“我还想知道‘云想衣裳花想容’的下一句是什么。”

    席太尚道:“你太贪心了,一个心愿已经是你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安若萱道:“道法自然,无为而为,我提出来了,那么你难道不应该为我解答吗?”

    席太尚道:“道法自然,无为而为,你提出来了,那么我难道应该为你解答吗?”

    安若萱道:“你如此斤斤计较,未免落了下乘。”

    席太尚道:“我心中并无下乘上乘的看法,自是不会有如此计较。”

    安若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

    席太尚道:“人面桃花相映红。”

    安若萱道:“好吧,我没问题了。”

    席太尚捋了一把胡须,道:“这只能算半个结果,你且退下吧。”

    安若萱轻轻点头,随即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也已经看出来,无论是阙辛延、妖岚还是安若萱,的确都是正常应对。

    抑或者说,她们都有所挤兑,以言语试探了一番,却没有深入。

    但对于苏离而言,这些其实已经足够了。

    这时候,席太尚沉思片刻,道:“天皇子可有什么心愿?”

    苏离深深看了席太尚一眼,道:“席君尚和席太尚,师徒一心,是代表的‘太尚老君’吗?”

    席太尚道:“不所代表,是师徒本就一心。另外,我这弟子,如今更名为‘尹喜’。”

    苏离道:“不,他就是席君尚,把名字镌刻到灵魂里了,而不是尹喜,连尹哭都不是。”

    席太尚微微皱眉,道:“天皇子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苏离道:“还是那个问题,席君尚和席太尚,师徒一心,是代表‘太尚老君’吗?”

    席太尚略微沉吟,道:“是。”

    苏离道:“太是什么‘太’?‘尚’又是什么‘尚’?”

    席太尚淡然道:“‘太’,自然是‘太清’的太,‘尚’自然是高尚的‘尚’。”

    苏离道:“好了,原来是这样的‘太尚’。”

    席太尚道:“正是这样的‘太尚’,如若不然,还能有哪样的‘太尚’?”

    苏离道:“太,可以是‘泰山’的‘泰’,否极泰来的‘泰’。尚,也可以是至上的‘上’,上下的‘上’。”

    席太尚道:“天皇子终究还是不了解皇族,皇族浩荡,崇尚自然,是崇尚的‘尚’,也是高尚的‘尚’,却不会有上下的区分。至于泰山的泰,否极泰来的泰,若是那个‘泰’,苏太清又岂会名为‘太清’?”

    苏离唏嘘道:“你的确是很聪明,而且竟是已经近乎于完成了这份因果,实在是了不起。可惜,终究还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席太尚道:“你觉得你的话我会信吗?”

    苏离道:“天皇子到目前为止,有说过谎吗?”

    席太尚道:“对于我们而言,以真话来说假话,岂不是很正常的手段吗?这不是开口就来吗?你看这句话就是真话,但是实际上也是假话。”

    苏离道:“很有道理。”

    席太尚道:“我有道,我有理,便是道理。”

    苏离道:“那你帮我完成我的心愿吧,你完成了,或者是只要能帮到我,我就认你‘太尚老君’这一因果!你该知道,我为天皇子,我认可你这份因果,你这份因果就算是实锤了。”

    苏离这话说完,席君尚、象作龙甚至,妖岚阙辛延等人,都露出了一丝丝或者惊喜或者不安之色。

    席太尚若有所思看了苏离一眼,道:“天皇子,你既然有心愿,但凡不超出限定,自然都不是问题。”

    苏离道:“这个回答很厉害。限定由你来定,那你想解决的就是不超限定了。这般,那就很是无趣了。”

    席太尚道:“这种限定,仅仅限制于皇族之事,而且还只是部分深入的因果,其余,皆无碍。”

    苏离道:“请问,我的浅蓝在哪里?”

    席太尚闻言,微微错愕,脸上显出了一抹犹豫之色。

    但是他仔细回想之后,似乎又确定了某件事,是以直接的开始推衍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推衍,才刚开始,不过呼吸之间,老人脸上便显出了极尽骇然的神色,接着他的脑袋直接从眉心开始炸裂,当场炸成了一片血雾齑粉。

    这一炸,席太尚的精气魂连同神魂,竟是全部的被炸穿了!

    不过刹那之间,席太尚已经彻底的化作劫灰,被反噬杀穿了。

    这一幕,非常非常的突兀。

    而更突兀的是,席太尚哪怕是到死,竟是都没有能发出一声惨呼来。

    仅仅是,他的脸上显出了极其震撼、恐怖的神色。

    同时,他看向苏离的眼瞳也有一刹那的收缩,似乎看到了最为可怕的结果一般。

    可惜,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湮灭,席太尚没有更多的表现自己的机会。

    席太尚一死,他身上的金色战甲,也重新的恢复正常,化作一只拳头大小的、形似儿童玩具般的金甲战船,并化作金光,消失不见。

    忽然出现这种事情,席君尚先是脸色一变,随即立刻浑身气势暴涨。

    只不过,下一刻他便又收敛了所有的气息,朝着已经化作虚无的席太尚所在的地方躬身行礼。

    “弟子尹喜,恭送师尊驾鹤西去,位列仙班。”

    “弟子王禅,恭送师尊驾鹤西去,位列仙班。”

    这时候,席君尚和象作龙还在执行弟子的礼节,妄图将这份因果定在身上。

    只不过,苏离却有些遗憾的道:“抱歉,你们牵扯不上这份因果,尹喜不喜,王禅不禅。”

    席君尚沉声道:“天皇子,师尊并未对你不敬,你作为天皇子,主动对‘太尚老君’不敬,你是何意?”

    象作龙也质问道:“天皇子,我王禅一向尊重你,你今次,实在是太过了。”

    苏离道:“你们若是有不满之处,不妨一起上,大家做过一场,生死一战,了断因果便好。”

    象作龙道:“天皇子莫非很是自信?”

    苏离道:“我不自信,我知道这里还有一位存在一直存在——秦太初,出来吧。

    这释天古地,完全就是你死亡荒漠区域所呈现出来的环境,将来浅蓝星覆盖这片区域,就会衍化为死亡荒漠。

    所以,你秦太初还有隐藏到什么时候呢?”

    “不愧是天皇子,这都能发现?我很好奇,我是哪里暴露了,以至于这样的因果杀局都让天皇子发现了。

    太尚老君这份因果,我这边策划布置了很多年了,结果他竟是在你手中反噬而死,这实在是出乎意料之极。”

    秦太初走了出来。

    这边是阙德之前提及的最值得忌惮的五人之中的为首的那一位。

    来自于死亡荒漠区域的天骄秦太初。

    秦太初是天骄,但是并不仅仅只是天骄那么简单。

    除此之外,还有姬家的姬无虚,风家的风月影,姜家的姜天枢。

    这另外三人,苏离并没有见过,但是他知道,今后迟早是会见到的。

    “我很好奇,这些方法你们在施展出来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其中有很多囚笼吗?”

    苏离询问道。

    秦太初不屑一笑,道:“囚笼?我们当然知道啊,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要的,从来都只是结果,而不需要知晓原因。

    只要蜕变的总体是好的,方向是好的,过程根本就不重要。

    更遑论,知道囚笼又如何呢,至少能看到希望,而不是盲目而没有希望的探索。”

    秦太初的说法,有些惨烈,但是也无比的残酷。

    苏离盯着秦太初看了许久——此人英俊潇洒,大气磅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厉害。

    就是那种‘我儿王腾有大帝之资’的强烈感觉。

    苏离沉声道:“我很难以想象,如你这般天骄,竟是愿意充当囚笼和棋子,在这里拖延我的时间。”

    秦太初道:“的确如此,不过既然在此地我已经出现,那就证明他其实已经失败了。

    作为一个失败者,能布局得如此遥远,已经实属不易了,不是吗?

    所以你现在追杀过去,其实也已经迟了。”

    苏离道:“我更加难以想象的是,如你这般天骄,竟是也如此的忠心耿耿。”

    秦太初道:“想知道原因吗?”

    苏离道:“如果只是试探的话,那么你可以说着听听。”

    秦太初道:“的确是试探的话,但也想要寻求一份解答。”

    苏离道:“你且说来听听。”

    阙辛延闻言,目光蕴含着一丝灵性看了是苏离一眼。

    苏离微微示意,让他放心。

    这一次,苏离并不是以智力对智力,因为他已经不会去思考了。

    在这样的地方,对方布置了一个‘太尚老君’的局,而‘太尚’已经死了。

    太尚之死,苏离收获了一亿的天机值——苏离察觉到了异常,却没有任何表现。

    但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系统的名字‘太尚’却没有消失。

    所以,关键并不是那个‘太尚’,那个太尚太简单了。

    如果仅仅只是骑牛西出函谷关就可以顶老子的因果,那未免太过于儿戏了。

    这其中的关键点在哪里?

    秦太初道:“我的名字,是以时代来命名的,但是时代,却是首位‘天皇子’给出的名字。”

    秦太初说着,又道:“那位天皇子惊才绝艳,乃是一等一的天命之主、天枢无极的命格,但是很可惜,他斩掉了一份爱情,所以他大道缺爱。”

    苏离道:“嗯,很不错的说法。”

    秦太初道:“那位天皇子,将十万年的时代,划分为了五个时代,最早的归墟时代,以及六万年前的太渊时代,两万年前的太初时代,以及一万年前的殒寂时代。

    再就是现在的云荒时代。这一点,天皇子你应该是知道的。”

    苏离道:“是不是那位天皇子划分的我不知道,但是五个时代这么划分,我的确是知道。”

    秦太初道:“天皇子对于那位天皇子,又什么感想?”

    苏离道:“是非功过,我说了不算,留待后人评说。他若好,当青史留名,流芳万古;他若不好,或许也会青史留名,遗臭万年。”

    秦太初道:“天皇子如此,当真是太稳健了。”

    苏离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便不言。”

    秦太初道:“那苏大师当真不知吗?”

    苏离道:“我当真不知,因为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只是你们包括他们希望我知道的而已。我能知道什么?我成长到如今,不过十八年罢了。

    两个月之前,我苏离还只是一个二愣子普通人。”

    秦太初道:“不是十八年,是十九年吧?苏大师应该是比所有人都多了那一年,苏大师说这是为什么呢?”

    苏离道:“的确是十八年而不是十九年,虽然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我可能活了两万年或者六万年甚至十万年,但那也只是觉得。

    一个人是否成熟,其实从来都不是和他活了多少年有关,而是和他面对了多少挫折和打击、面对了多少生死危机有关。

    直面死亡,才是一个人走向成长的关键——所以,在这里,我给我的天池血河打一个广告:直面真我本我,体会多活出一年、十年乃至千百万年的生命感悟,请来我天皇子的天池血河历练吧。”

    秦太初闻言,嘴角抽了抽,苦笑道:“我没有像是诸葛嘉怡那般,开启虚空天幕,让这一幕直面所有神灵们。”

    苏离道:“但是你要相信,这一幕,此时必定会在镇魂碑所在的区域的祭坛区域的壁画里呈现出来。

    所以,咱们其实是在给众多神灵和天骄们开‘投影’呢。”

    秦太初道:“好吧,或许的确是如此。”

    秦太初说着,又道:“看来,天皇子对于上一位天皇子的了解,的确不多。”

    苏离道:“抱歉,我在成为天皇子之前,我甚至还不知道之前曾经有过一位天皇子。”

    秦太初道:“苏大师这么说话,那就无趣了,毕竟,这般话语,实在是太过于虚假了。”

    苏离道:“我苏离以天皇子的天人之魂立誓,我在成为天皇子之前,的的确确不知道曾经还有过一位天皇子,若有半句虚言,便让——”

    秦太初道:“好吧,天皇子不必立誓。”

    苏离道:“我没有逼迫你像是我一般立誓证明——没办法,我是愿意相信你们的,但是你们不愿意相信我,所以还谈什么呢?不用谈了。”

    秦太初道:“这的确是秦某的错。言归正传,话说这首位天皇子立下了五大时代之后,却提及过一种说法——太初时代,实际上是归墟的核心。

    也就是说,两万年前,实际上才是这个时代的真正的本质。

    六万年前的太渊时代,其实所谓的太渊时代,就是罪域魔渊笼罩的时代。

    那样的时代,其实也没有时代对吗?

    殒寂时代,则是死光光了的时代,也是没有时代对吗?

    归墟时代,都是虚无的时代,也是没有时代对吗?

    所以真正存在的过去是太初时代,现在是云荒时代,将来是云皇时代。

    而我的名字,秦太初,便是这般来由了。”

    苏离道:“的确是很好的名字。”

    秦太初道:“但是那位天皇子却提及过一种说法,那就是,在洪荒之中,太初指的是‘无形,只有先天一炁,是比混沌更元始的宇宙状态’。”

    秦太初说着,又询问道:“天皇子,是否认可太初的这种说法?”

    秦太初的话语温文儒雅,平和而令人如沐春风。

    可是这般话一问出来,简直是石破天惊。

    苏离心中直接就是一个‘卧槽’。

    因为他瞬间就福至心灵般的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表面上,秦太初是要让他苏离发表看法,但是实际上,这句话是非常非常歹毒的!

    这句话歹毒在哪里呢?

    那就是‘天皇子,是否认可太初这种说法’这句话的本身,蕴含着的意思就复杂了。

    这个太初可以是‘洪荒皇族’的‘太初’,也可以是代表的秦太初。

    那么这么一拆,这句话问出来的意思就是:苏大师,你是否认可我秦太初的这番关于‘太初’的奥义的说法?

    或者是:苏大师,你是否认可皇族提及的这种‘太初’的奥义说法?

    如果苏离不认可,就是全盘否定了‘太初’的含义。

    如果苏离认可,就相当于是认可了秦太初。

    这一种歧义蕴含其中,就有几种组合方式的变化,所以无论怎么回答,那一定就是错的。

    而如果苏离要去解释——太初与太易、太始,太素、太极并为先天五太,是无极过渡到宇宙诞生前的五个阶段之一,也是制定推演天文历法的根据……

    这样的解释一出,秦太初就赢了,就相当于他苏离这位天皇子,认定了秦太初与太易、太始,太素和太极能相提并论了,是真正的先天五太,是……

    苏离道:“道法自然,无为而为。首位天皇子怎么说,是他的认定和理解,这方面,你想怎么理解,那都是你自身的喜好,我不会干涉,也不会参与。”

    秦太初闻言,有些失望,道:“太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也就是说,太初,都有名无实,虽变有气,而未有形,是曰太初。天皇子又如何看?”

    苏离闻言,心中凛然,有些震撼。

    很明显,苏忘尘的这一番忽悠,将这群人全部忽悠成了疯子。

    的确,《太上老君开天经》认为,太初是道教老君创世纪中的第二个世代(时代)。伏羲开天,女娲造人,至此洪荒中有了宇宙和生命。故‘太初’表示新的起点。

    秦太初,按照‘太尚’的意思,那就是第二个世代(时代)的领袖者。

    这样的因果,而且还明显是能站得住脚的因果,秦太初凭什么不拼一拼?

    苏忘尘不是经常说吗——不怕输得苦,就怕断了赌,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路虎。要想富,多下注,赌场一分钟,少打十年工。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想到这里,苏离也是心情复杂之极,这该死的烂赌鬼,完全是疯了这是!

    苏离本能的想到了那溧河村的糟老头子烂赌鬼老酒鬼苏星河,一时间生出一种奇怪的想法——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时候,秦太初再次询问的声音打断了苏离的胡思乱想:“不知天皇子如何看待太初?”

    苏离回过神,淡淡道:“我站着看。”

    秦太初:“???”

    苏离道:“你问我怎么看,我当然是站着看了。至于其余方面,我的确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一点,你若不信,我也可以再来一道誓言。你希望有多歹毒,就可以有多歹毒。”

    秦太初无奈道:“不用了,我信。”

    苏离道:“所以,还要一战吗?”

    秦太初道:“我的疑惑半点儿没有消除。”

    苏离道:“那你解答我一个疑问?”

    秦太初道:“我不知道你的浅蓝在哪里,难道不是在你心里?”

    苏离道:“你都学会抢答了?但可惜我不是要问这个。”

    秦太初闻言,俊逸超凡的脸上,表情变得颇为精彩了起来:“天皇子请。”

    苏离道:“现在开始,假设你成功的成为了复制体天皇子,你已经进入了壁画中的《天命所归》的梦境世界里,并成功的出现在了落霞荒山的殒寂古庙里。

    而你准备抱圣女的大腿。

    但你是一个二愣子废物,还连基本的推衍都不会——请问,你如何开口显得很有本事,不仅能成功冒充天机神算,还能被圣女接纳而不是被圣女杀死?”

    “现在,选项如下:——”

    “1:仙子,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2:仙子,给我一次机会,我给你一片蓝天,让你上西天。”

    “3:仙子,我想和你困觉。”

    “4:仙子,在你询问本大师的任何问题之前,且听本大师给你讲个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西出函谷关’的壁画故事,故事的主角名叫‘苏离’,女主名叫‘浅蓝’,故事发生太初时代……”

    ……

    秦太初闻言,呼吸凝滞了。

    半晌之后,他才叹息道:“选错了会如何?”

    苏离道:“选错了的话,壁画之中的那个你,就会直接湮灭啊。”

    秦太初道:“那就不选吧。”

    苏离道:“题已经出出来了,你已经聆听了,怎么能不选呢?”

    秦太初道:“天皇子之前不是也没有回答吗?”

    苏离道:“我只是让你作出选择,而并不是让你回答,因为回答我已经给出来了四份回答,你选一份适合你的就行了。”

    秦太初道:“非选不可吗?”

    苏离道:“对。”

    秦太初道:“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但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天皇子出出来,肯定会认为我会认为天皇子反其道而行之,不会出那么简单的题。

    实际上,这真的是一道很简单的题——答案是4,讲故事那个。”

    苏离道:“不好意思,你选择失败了,你在壁画之中历经的西出函谷关的因果,已经失败了。所以,你入魔也已经失败,你已经死了。”

    苏离这句话说出的时候,虚空之中某种因果道韵气息猛的炸开,分裂成一片片的涟漪。

    这一方‘释天古地’,虚空竟是出现了不稳定的动荡。

    秦太初道:“太初有道,一气三清,我乃真正的太尚太初!我有三条命,所以有三次机会!”

    苏离道:“对,席君尚,席太尚以及——秦太初都是你。那么,你继续选吧。”

    秦太初深吸一口气,道:“我选2,西天——代表了皇族的西天,拥有大因果,所以这对于华紫嫣而言,必定是致命的诱惑。”

    苏离道:“不好意思,你选择失败了,你在壁画之中历经的西出函谷关的因果,已经失败了。所以,你入魔也已经失败,你已经死了。”

    秦太初道:“不,这绝不可能出错!”

    可是,随着秦太初这般话语说出,他身边不远处的席君尚,忽然浑身一震,当即炸成一片血雾齑粉,毫无还手之力。

    “噗——”

    秦太初浑身巨震,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脸色也变得极其的苍白了起来。

    这一刻的秦太初,模样已经十分狼狈,整个人也再没有之前的那种俊逸超凡的绝世气质了。

    苏离淡淡的看了秦太初一眼,道:“你还有一次机会了。”

    秦太初深吸一口气,道:“我不选!”

    苏离淡淡道:“你走过了皇族的黄泉古路,穿过了忘川河,踏上了奈何桥,看过了望乡台和三生石,如今你不走?你觉得你有回头路吗?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不走,直接就是入魔失败的结局啊,所以你一定会在壁画里死。

    而这一次,因为被我揭穿了一切,天道隐藏不下去了,你在壁画里一死,你就死穿了。

    所以,这一次,你只能选择。

    你询问我‘太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让我认可这种说法的时候,你就主动的在极速向前飞奔。

    我想将你拉回来都拉不回来。

    既然如此,我就只能推你一把了。

    你有能力,那么你就上位,顶掉‘太尚’的因果。

    你没能力,那么你就去死,去填上这份负债。”

    苏离的语气很淡漠。

    一如他所说,他已经将这一切全部的看透,有些事情,他的确没有想到。

    但是没有关系,在曾经绝圣弃智状态下,他想到了很多可能,那些可能存在,如今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自行就能组合出对应的因果,帮他进行分析。

    百余号苏离同时思考,比他一个人思考,是要强很多很多的。

    至于‘太尚’而不是‘太上’,只能说,苏忘尘不当礽子——苏忘尘给予这些人的所有信息都是真的,但唯独错了一个字,错了一个‘尚’字。

    所以太尚老君,永远都不可能是‘太上老君’了。

    所以这种因果顶起来也注定会失败。

    一个注定失败的因果,又有什么值得去顶的呢?

    就像是竹篮打水一般,再勤奋的打水,能打出来什么?

    秦太初闻言,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沉声道:“剩下的两个选项里,必定有一个是对的?”

    苏离道:“对。”

    秦太初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随后又仔细打量着苏离的颜值,似乎有什么想法似的。

    这种眼神,看得苏离心中有些恶寒,不过苏离知道,不是对方爱好特殊,喜欢上他了。

    而是——对方在想选择的问题!

    片刻之后,秦太初沉声道:“选3!选‘仙子我要和你困觉’这个,出言调戏,这就是老色胚的做法,而恰恰天皇子在这方面认第二,将无人能有资格认第一!

    所以,活下去的希望,应该是出言调戏,选3!”

    秦太初说着,神色还有些激动,似乎,他终于破解了这样一个难题。

    苏离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你选择失败了,你在壁画之中历经的西出函谷关的因果,已经失败了。所以,你入魔也已经失败,你已经死了。”

    随着苏离这句话说完,秦太初的双眼猛的瞪大。

    那一刻,他死死的盯着苏离,似乎在说:“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但,他没有机会说话了。

    便在秦太初双眼死死盯着苏离的刹那之间,王宁利的身体忽然之间自燃了起来,并很快焚烧得近乎于扭曲了起来。

    而这般毁灭的熊熊火焰之中,秦太初的虚影一道道的粉碎破碎,化作一片虚无。

    与此同时,这一片荒漠之地,虚空竟是开始剧烈的坍塌了起来。

    对于这般情况,苏离的反应非常的淡然坦然。

    他不动声色的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人生档案系统(浅蓝)】

    “这是……怎么回事?”

    阙辛延若有所思的同时,安若萱却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妖岚道:“没有想到,这样的一道题,答案竟然是第一个,竟是这么奇怪的答案。”

    阙辛延道:“这句话我听过,被某个人唱成了一首歌,不过——语调有些怪异,不知源自于何处。”

    妖岚道:“所以,为什么会是第一个答案呢?”

    苏离道:“你们对这个还有想法?难道你们不知道,壁画中的时间断层点本身,就是在壁画里啊!所以我们现在才是活在壁画里。”

    阙辛延道:“所以当时我自斩的话,的确是出去了,那么,我们若是自斩,出去了会是在哪里?”

    妖岚道:“自斩的话,可能没法出去,而是直接死在这里。”

    苏离道:“聪明,因为这里已经被时间断层点联系到现实里了。有些乱,但这就是事实。

    其实这一点,从我看到罪域祭坛上没有壁画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

    好了,阙辛延,你把祖龙船显化出来,我要在船舱里冥想,开启幽冥真虚,回到过去的罪域祭坛里去画画了。

    同时,我会将夏心妍的那幅画补充完整,这样一来,阙辛延的心愿就可以完成了。”

    苏离的话一说完,顿时,引得现场阙辛延三人神色震撼,极为动容。

    (PS:第二更1.4万字更新奉上~今天总共2.4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你想干多久啊’、‘每天烦躁专家’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