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天地人三书,书中证真我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第300章 天地人三书,书中证真我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苏离抬手显化出一幕虚影投影。

    投影之中,出现了妖伦与苏离一战。

    妖伦显化绝世威凛,一击之下,震碎了苏离的双腿——还别说,妖伦确实是喜欢断腿攻击,这一下……妖伦自己都懵逼了。

    然后,苏离出手,一击打穿了天羽星,杀了他祖宗十八代!

    这是真正的祖宗十八代,全部杀穿了。

    妖伦眼瞳收缩——别的不说,这杀机是真的,祖宗十八代是真的会被杀!

    因为,这种历史是存在的。

    曾经,妖菱和妖索两名天骄似乎惹怒了皇族的上一代天皇子,在某个时间点就引出了上一代天皇子咆哮震怒,以至于拿出了绝杀的底蕴,将其祖宗十八代全部杀穿了。

    这件事在天羽族是禁忌!

    这也正是妖伦不想与苏离一战的原因——皇族的天皇子都是有绝杀的手段啊,可能只能用一次,但是用谁身上都是死祖宗十八代的惨烈结局,这谁敢啊!

    妖伦叹了一口,怅然道:“天皇子,请。”

    妖伦说着,又瞥了安若萱一眼,道:“你觉得你聪明还是天皇子聪明呢?女人,永远都别自以为自己很聪明。”

    安若萱淡淡道:“所以你这话,是看不起女人了?你母亲难道不是女人?女人怎么了?惹你了吗?女人就不能聪明吗?女人什么时候能够站起来……”

    妖伦闻言,整个人哆嗦了一下,自己直接抬手扇了自己一个嘴巴:“我嘴欠,说错话了,你们要做什么事情快些吧,或者——可以去见她最后一面,记得,到了那里要保持安静,不要再说刺激她的话,做刺激她的事情。”

    安若萱呸了一声,道:“什么都不知道,蠢货!我们走!”

    安若萱说着,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愣了愣——这‘蠢货’你是认真的?你这看似是在骂妖伦,实际上是在骂我苏离吧?

    苏离刚准备反驳,妖伦道:“是,我是蠢货。”

    说着,妖伦还看向苏离道:“她这是希望我自己代号入座,和天皇子无关。”

    苏离:“……”

    ……

    苏离和安若萱以及阙辛延三人,在百余个呼吸之后,再次来到了那神秘而又古老的巨大祭坛之地。

    远远看着这一样一处看似邪恶、诡异而又无比神秘,荒野而又凄凉之地,苏离的心情有些复杂。

    接下来,妖伦和其余守护者低声说了几句,便不再上前。

    安若萱则带着苏离和阙辛延一起走上了那无比古老的祭坛。

    来到这样一片浩瀚而如血祭般的地方,苏离的心中莫名的变得无比的沧桑而沉重。

    就仿佛,他曾经在这里流淌了很多很多的鲜血。

    就仿佛,他曾经在这里历经过无数次的至死不渝。

    这样的感觉油然而生,又很快消失,仿佛人生之中忽然历经了一次次的短暂历程一般。

    在这般感觉生出的刹那,苏离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立刻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开启尘寰之心仔细感应。

    “哗哗哗——”

    这一次,苏离聆听到的不是书页声音,也没有聆听到惊雷声,而是聆听到了无比让他心颤的‘绘画’的声音。

    那是那种毛笔蕴含道韵、力透纸背的声音!

    “哗哗哗——”

    那书写的声音仅仅持续了刹那,便消失了。

    仿佛隐约某种存在有某种察觉,以至于立刻定格了下来。

    苏离这时候,忽然有些怀念惊雷声和‘沙沙’的翻书的声音。

    因为这至少能说明事情有转机。

    可是这一次,出现了争吵和撕毁书页的情况,则让他很是不安。

    “绝圣弃智!”

    苏离回忆过往,回忆他处于‘绝圣弃智’的那一幕过往场景。

    这种回忆,在《皇极经世书》中,仅仅呈现了刹那。

    而这一次,苏离需要一个答案。

    他没有想过要系统去兜底,也从来不想去喝系统的血。

    而是他知道,只是一刹那的智力提升,无非损伤的是他自己的潜能罢了。

    他伤害的只是他自己。

    而他作为一个男人,为浅蓝卖血、为魅儿或者沐雨兮付出一些、牺牲一些都是值得的。

    他仅仅只是想知道,这一局是不是像是他最初想的那样,真的已经稳了。

    冥想的刹那,苏离就知道了答案。

    然后,在那关键的时候,苏离就中断了冥想。

    苏离看了看天机值,瞬间烧掉了一个亿。

    那真的连一秒都不到,真的只有刹那。

    但是消耗就是这么巨大。

    而从这么巨大的天机值损耗来看,苏离已经明白——他已经拥有自己给自己兜底的能力了。

    已经完全不需要自己的女人去卖血供养他成长了。

    那一瞬间,只有一个刹那,但是苏离知道,那一个刹那他想到的东西,就是真相。

    他踏上祭坛的这一刻,一切的‘妖魔鬼怪’都开始跳了。

    而最大的也是跳得最狠的,恐怕就是暗藏的某位存在了。

    那位存在,在以他‘苏离’为故事,将他写入某本书中,让他夺取书中的世界的所有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并逐渐成长起来。

    那位存在,要将他镇压成为一本书。

    这是已经在‘画技’方面证道到了一种极致的地步了。

    书法已经开始出神入化了吗?

    不以画技入道,却以书法讲述故事,证道不朽?

    “我苏离的人生,从来都不是故事。这其中的血是我自身的血,是浅蓝之血,是我的亲人和恋人、兄弟和朋友之血。”

    “这是人生,而不仅仅是故事。”

    苏离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所有的情绪已经消失。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刹那。

    但是想以一本书来镇压他,顶替掉他的人生和因果,这本书,又会是什么书?

    天书?

    地书?

    人书?

    这到底是什么?

    这种东西是从什么故事里出来的?

    苏离不由想到了苏忘尘,也想到了他自己。

    在他自己的知识体系里,天地人三书来自于传说——传说,在鸿蒙初判,混沌始开之际,天地人三书便已现世,正是三书的力量维持着后人一切因果。

    《天书》在人类始出现之时就已经记载下所有的一切,人类创生到走向灭亡。仿佛一台功能强大的计算机,早已把人类由始至终的数据记录,不能变不可改,这也就是命运。

    《地书》记载了天地间森罗万物,所有世事,它可以更改事情,但是却不能改变人的意志,更加不能改变《天书》。但是事情往往改变人,若是事情发生了变法,那么人的意志似乎也会有所改变吧。

    《人书》不能改变任何事物。我们知道,即使功能再强大的计算机也会有漏洞,而《人书》就仿佛一个黑客,它是人类的一个机会,正是这个机会使得《天书》出现变数……

    如果只是这种来历,那还好。

    如果是别的来历,那就恐怖了。

    因为,在苏离的记忆之中,他是看过一部电视剧的三部曲的,这部电视剧名为《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为什么忌惮这个?

    因为苏离害怕苏忘尘把这里面的道具通过天机商城刷出来了。

    如果是那样,才凶险之极。

    这其中的恐怖不在于别的,而是逆天的道具——天地人三书。

    而这其中,就有《皇极经世书》,《皇极经世书》代表了所向无敌的命运!

    在电视剧中,天书是何有求那本《皇极经世书》,天书就是命运,记载着世界的以前和未来!

    地书则是瑶池圣母化作的那个笔记本电脑,可以改变时间和所有的物质!

    人书则在地藏王体内,作用未知,但是相当恐怖!

    这三样东西如果苏忘尘刷出来了,那这世界,就要炸!

    为什么?

    因为前世很多人在看完电视剧之后都有一个认知和讨论——而且前世的他也觉得那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有人说,人书就像个调和剂,因为剧中的《天书》、《地书》和《人书》一旦三卷合一,便可拥有控制三界十方六道众生的力量!

    可以重新衍化轮回,可以开天里地,建立永恒的完美国度,不死不灭,永生不朽!

    而很恐怖的一件事是——他苏离身上,就有《皇极经世书》!

    《人书》出来了,但是要么已经丢了,要么就在苏忘尘的身上——这就是为什么他苏忘尘逮着机会就可以‘入侵’的原因!

    《地书》显然也已经刷出来了,但是已经碎了!有碎片散落于天地之间,炸成了时间断层点!

    想明白这些因果,苏离的心态炸了。

    “苏忘尘,我日……你大爷的!你简直是个疯子!”

    苏离无比动容,震撼而又焦虑莫名。

    这一刻他深深的意识到了,他被写在书中或者是被画在壁画里了。

    但是如果是之前穆清雅和穆清颜喊他出来的时候,他或许死出来还能跳出来,但是现在,有人把壁画撕了。

    巨大的危机即将降临,有未知的因果要顶掉‘太清’了。

    而且只要成功,就一定会顶掉太清!

    “太尚。”

    “太上老君。”

    “苏忘尘骑牛西出函谷关。”

    ……

    “我已经知道因果如此,接下来,是否可以控制局势走向,且走且看吧。”

    苏离心中沉思,随即将诸多念头全部记录在《皇极经世书》中,并在刹那之间保持心神空灵状态,无法无念。

    这一刹那,苏离历经了很多,但是,现实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妖伦依然神色复杂,神情黯然,整个人时时显出几分怅然愁绪之色。

    妖伦身边的几名神灵守护者,则带着一股子淡淡的桀骜气质,一身气血隐含着一丝丝淡淡的高贵之意。

    苏离扫了一眼,心中结合安若萱和阙辛延的判断,立刻断定出——妖伦的智力,有八层左右?而且还略显全面?

    而这几名守护者都是单方面的七层智力?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

    苏离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智力,确实是没跟上。

    “妖伦很强,很低调。只是这种判断智力的办法显然也不是通用之法,应该也是绝密手段,不然都装成这样,岂不是都是智力高深之辈?智力是有上限的。”

    “妖伦明显没有这么聪明,几名神灵级的祭坛守护者,也同样没有达到七层的智力层次,单一方面都没有达到。”

    “记忆中……倒是炎姬确实有这种气息,烈诗倪也有。”

    苏离心中再次生出了对于智力的渴望。

    但是他又很快摒弃了这般念头。

    安若萱若是没有欺骗他,那就只能说明,这种判断智力之法是一个陷阱,安若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得到了这种方法,为的就是让他苏离意识到自己的‘蠢’,从而在刷新系统的时候,定向刷新潜龙丹抑或者是提升智力的道具、法宝。

    这种执念一旦生出,就是心魔。

    有时候,越是让自己不去想就越是会去想,用前世的话说,就是多巴胺在作祟!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物和人的情欲、感觉有关,它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另外,多巴胺也与各种上瘾行为有关!

    这种东西,他苏离了解,苏忘尘也一定是非常了解的。

    所以,无论是‘惯养’还是这种‘智力’引诱,都是一系列的组合拳。

    他一不小心中了一个,那就必输无疑!

    “苏忘尘一定知道这个阴谋杀局,也知道这其中的凶险,但是他不敢参与,却故意化作老子骑牛西出函谷,给我示警!

    又是让我去当工具人。

    一旦我在这过程之中死了,他就直接上位,他的系统就圆满了,他会解决这个阴谋杀局。

    有系统兜底,甚至因此而夺取我的《皇极经世书》,相当于是找回了天书。

    然后他拥有人书。

    《皇极经世书》又能吞噬地书碎片……”

    “卧槽,这人的智力,简直是不当礽子,走一步算了上百步……”

    “我还以为他的目的仅仅是夺取系统权限……结果不是,原来,他根本就不在乎系统的权限,因为只要他拥有了天地人三书,他就真正的举世无敌了。”

    “所以,他先前一定是拿到了三书,但是可能系统权限不够或者是系统没有升星,融合的过程又被算计了,以至于地书炸了。

    地书炸了的话,归墟降临???”

    “该不会归墟时代是因为苏忘尘把地弄炸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些绝世强者追砍他十八条街,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众叛亲离……那就实在是太特么正常了!”

    苏离虽然智力在刹那之间恢复了正常,但是智力就像是转动的齿轮,就像是高速上冲上了两百码,即便是松开了油门之后,速度也不是瞬间就降下来的。

    这种惯性,会导致智力有一小段时间持续在线。

    而这种持续在线的状态下,苏离用来思考,好处多多。

    所以他想到了这些恐怖的‘因果’与‘真相’。

    这些,即便不是真相,也离着真正的真相相去不远了。

    “苏忘尘了解我,所以他知道我必定会想办法短时间提升到极限的智力状态,从而看清一些小小的真相——而这些小小的真相,应该是他希望我知道的。

    但是他同样也会忽略一些东西,因为他并不知道六星的系统会是什么能力。如果他知道的话,就不会让我知道这么多,而会让我自己靠自身的能力推衍出来。”

    “那样一来,他的手段只会更加的激烈,更加的恐怖。”

    苏离此时于心中沉思的全部都是苏忘尘的杀局。

    或者说,苏忘尘即将布置的各种大局。

    这些凶险的杀局,一旦不注意就会丢掉系统不说,还会被抢走《皇极经世书》!

    更重要的是,苏忘尘其实是有《皇极经世书》的,但很显然,品级不够!

    抑或者说苏忘尘正是因为拥有《皇极经世书》,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直到《皇极经世书》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强。

    “所以,当初我为什么要将苏忘尘镇压在《皇极经世书》里?这不是让他知道我的《皇极经世书》有多强吗?”

    “可是,当初除了《皇极经世书》能镇压他,其余什么地方能镇压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镇压他,那是必然的选择。”

    “那么,苏忘尘当初被镇压是故意的,是想了解我的《皇极经世书》具体的‘强度’?以为谋夺《皇极经世书》做准备?”

    “想来,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如此说来,那么那两人吵架之间,忽然被撕掉的那一页出了问题,是因为被苏忘尘做了手脚?”

    “好家伙,抢了我的造化笔,然后进入《皇极经世书》里,这是想做什么?”

    苏离想到了这些,不由有种狠狠给自己的脑袋几拳的冲动——我怎么这么蠢啊!

    这想法出现,苏离又忍不住要生出执念了,但是他立刻宁心静气,并默默的保持无法无念的状态。

    这种高智商的状态,他已经不再持续。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他发现,他已经稳不住心神了,哪怕只是处于一种惯性的‘高智力’的状态,他发现他已经稳不住心神、已经开始出现焦躁、狂躁焦虑等抑郁的状态了。

    这种情况伴随而来的,便是一刹那的饥饿感。

    好在,他立刻摒弃了这种沉思的状态。

    因为,这种智力状态确实非常恐怖,任何疑惑,反复思考之后,都不需要分身去帮助思考,就可以想明白很多很多的因果。

    当然,这种状态下他的分身也无法完整的动用,因为分身无法做到像是本体这样达到那种智力层次。

    所以他的本体和分身也会出现脱节了的情况,就像是分身忽然之间出现了‘呆滞’和‘僵直’的状态一样。

    “果然,实力不到,强行提升上去不行。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呼吸,从先前的绝圣弃智般的状态的刹那,到随后我看到妖伦的表现分析出他的智力,再到我现在的一系列思考,一个呼吸我就不行了。

    算起来,刚好三秒。”

    “这辈子,这是和三秒结缘了这是。”

    苏离将所有信息继续记录在《皇极经世书》中。

    至于其中有苏忘尘是否还留下信息,苏离其实已经不担心。

    苏忘尘其实能力没有那么逆天,因为苏忘尘用不了造化笔,而那一页《皇极经世书》也被撕掉了——毫无疑问,被撕掉的那一页一定是做下记号或者是留下了什么的那一页。

    这一页苏忘尘拿去做了什么,或者是写了什么呢?

    苏离想的时候,其实也已经想出来了——那就是苏荷给的那一页的上半阙——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必定就是记录的这种东西。

    因为,苏荷不会无缘无故的给出下半阙。

    同理,苏忘尘想看顶下他苏离的因果或者是取而代之,有些事情就一定要像是种植或者是移植一样,种植在他的身上。

    ……

    苏离记录完毕,断掉所有念想之后,整个人有些疲惫。

    这是一种源自于心神和灵魂上的疲劳感。

    这时候,安若萱异样的看了苏离的头顶,道:“你头顶冒烟了,看样子是在强行提升智力?”

    苏离道:“对,可惜人有些蠢,勉强提升效果也不咋地,还差点儿把自己整吐了。”

    安若萱道:“这种事情以后少做为好,对精气魂损伤极大,而且还非常损伤根基。”

    苏离道:“嗯。”

    安若萱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候,祭坛已经临近。

    苏离看到了祭坛上一枚枚的雕像已经全部的枯竭了,看起来都是那种皮包骨头一般的状态,像是被人吸光了精气魂一般。

    这些雕像,毫无疑问都是天羽族的神灵。

    只是这些神灵,已经全部成为的雕像。

    而且,他们被所在祭坛上,被一根根的像是细线般的锁链锁着,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这其中代表的是什么意义,苏离已经不愿意去想了。

    他想做的,仅仅只是让妖岚获取天剑道神的神位罢了。

    拥有神性之后,妖岚才是真正的妖岚。

    “好了,我就到这里了,这个地方,就交给你们了。”

    妖伦淡淡说道。

    说完,他又深深的看了那祭坛一眼。

    在祭坛上,苏离竟是看到了曾经被他杀穿的妖索和妖菱的雕像,只不过都是半截雕像,而且像是废弃的玩具一样,被丢在了一边,像是曝尸荒野般,也没有人理会。

    妖伦的目光扫过了妖菱之后,就收回了目光。

    安若萱道:“该怎么做,你心中已经有大概有了判断,一切从心出发就好了,顺其自然——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合道,这是最好的方式。”

    苏离道:“我明白。”

    阙辛延道:“我们也暂时在外面等你,不过时间不多,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你觉得够吗?”

    苏离道:“两个时辰,的确是有些短了,如果真的是合道阴阳的话,我一般都是三天三夜的。”

    阙辛延呵呵道:“是吗?那你确实很厉害。”

    苏离道:“这个……就不多说了吧,反正很厉害就对了。”

    安若萱道:“你信她,妖岚的能力,可是不比雨兮的体质差,不比我的魅惑能力差,就他这孱弱的实力,还两个时辰?他眼下也就在普通元婴或者是一般的普通天骄面前比较厉害罢了。”

    妖伦这时候早已经走远了,也没心思去聆听苏离一行人在说什么。

    而安若萱和阙辛延说着,也离开了这一座祭坛,在外面守护了起来。

    苏离沉思了片刻之后,暂时收了所有的分身,同时屏蔽了记忆禁区。

    他倒是不在意沐雨兮和魅儿帮忙看着,但如果真的是合道的话,这种‘现场’被看着会很尴尬。

    如果只有魅儿和沐雨兮看着还没什么,毕竟她们两个当初是一次和他合道过的。

    可还有诸葛染月和云青萱,这就有些尴尬了。

    要知道,真正算起来,苏忘尘就是他苏离,苏忘尘有一尊分身是诸葛春秋,诸葛春秋有一尊分身是公乘天晟——而这个公乘天晟,可谓是禽兽之极,曾经给云青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某些阴影……

    这么算起来,云青萱最开始近乎于本能的无法信任他、甚至莫名的敌意和仇恨,倒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些且不说,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事情,苏离并不觉得会是那么简单。

    苏离打开系统面板,将信息共享了过去。

    记忆禁区里,那一尊将苏离的信息传递给了魅儿和沐雨兮。

    两人自然是无比的支持,同时让苏离当心。

    不过,如果妖岚真的恢复了的话,那么有妖岚在身边,苏离的安全会有更大的保障。

    妖岚是跟随他母亲穆清雅的,如今是可以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有没有携带囚笼,暂时却无法判断。

    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现场的环境变得阴暗了几分,苏离则走到了祭坛之前。

    祭坛像是一个血色的巨型八卦阵,上面镌刻的符文有些古老和斑驳。

    符文隐约竟是有些像是甲骨文般的文字。

    不过苏离虽然无法识别,却还是能大体判断符文蕴含的意思。

    苏离看了一眼之后,就将目光看向了雕像之中的那一处位置。

    那原本是妖岚所在的位置,但是因为雕像被苏离带出来了,所以那里多了一道幽影。

    那是妖岚的幽魂,已经如同随时会熄灭一般。

    苏离看着妖岚的幽影,拿出了妖岚的雕像以及清霜的雕像。

    随后,苏离将脑海之中的想法仔细的思考了一次之后,将接下来的各种做法组合到了一起,凝聚形成了一个过程。

    这个过程还没有发生,但是如果不出意外,他接下来会这么去做。

    但是会带来什么结果,苏离并不确定。

    所以,他将这些做法组合到了一起之后,凝聚传递到了《皇极经世书》中。

    片刻之后,苏离从《皇极经世书》中感应到了一种全新的过程。

    这种过程,就是《皇极经世书》将‘错误’修复成了‘正确’的状态。

    这种‘修改’,也同样是源自于命运的修正和修复,对于苏离而言,六星级的系统结合《皇极经世书》的‘修正’,他完全可以放心用了。

    这种修改,同样是需要损耗天机值的。

    而且这一番操作之后,苏离的天机值就被扣走了一千万。

    这是非常巨大的一笔数额了。

    但是苏离知道——一分钱一分货!

    正是收得多,便恰恰说明,这一次的被修改之后的那一系列‘步骤’,效果会多么的完美。

    所以,苏离按照《皇极经世书》中修改出来的步骤,开始运转《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衍化天机之力弥漫四方,然后构筑了一个北斗天罡阵法之后,运转《天罡神体》和天罡造化混元气,再设置了一个北斗七星阵笼罩四方,结合《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之后,这种阵法,竟是形成了周天星辰守护大阵。

    这种守护大阵,其中又生出了三十六天罡变化?

    这一幕看得苏离目瞪口呆。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因为这些出现之后,他的天机值在开始以每一秒一万的数量在减少。

    如果这么算的话,一个时辰两个小时,他就要烧掉1.2亿的天机值。

    苏离看了一眼他的天机值总量——1.05亿。

    这,竟是限制了他威猛的操作了啊!

    在《皇极经世书》中,确实有阴阳合道的变化,这一点,苏离其实故意没有设置到他所想象的步骤之中。

    但是《皇极经世书》却主动的添加上了。

    苏离隐约能判断出,浅蓝对于他的善意。

    或许,浅蓝是觉得,她无法以一个妻子的身份陪着他,所以不希望他孤独,同时也不希望妖岚这一次失败。

    无论什么原因,苏离知道,这已经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了。

    苏离感应四方的天机变化,一种无比瑰丽、神奇而又强大的类似领域的环境,笼罩着祭坛而存在。

    随后,苏离想着那幽影伸手。

    伸手的刹那,苏离有一种时空倒转的错觉,就好像他来到了九荒塔,在九荒祭坛之地,见到了曾经的妖岚。

    “小郎君,你终于来了。”

    隐约之间,似乎有妖岚曾经娇俏妩媚的话语响彻耳边。

    苏离回过神来,幽影已经投入了他的怀中。

    只不过,苏离却没有感应到什么温香软玉,而仅仅是一股彻骨的冰凉寒意。

    那一刹那,天地间的环境忽然发生了变化。

    而苏离则也和幽影一起离开了祭坛,如同出现在另外的一方天地之中。

    这里,白雪皑皑。

    这里,一片银装素裹。

    北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

    苏离站在这片冰天雪地里,忽然发现自己面对天地自然,是那么的卑微和渺小,也是那么的寂寞和孤独。

    前方,雪山顶上,一名白衣纱裙女子,静静的立在那里,遥望着下方。

    她凝视着苏离,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期盼。

    “嗡——”

    苏离的体内,热血生出,一刹那便化作无边的火焰,熊熊燃烧,一路向前。

    “轰隆隆——”

    火焰焚烧之处,无尽的热量弥漫四方。

    刹那之间,冰雪融化,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随后,小草开始发芽,枯树开始生出新绿。

    远处,山花开始绽放。

    很快,原本冰雪遍地、白雪皑皑的环境,已经变得山清水秀,春光潋滟。

    而当这一切变化出现的时候,苏离才发现,这里就是花月谷。

    花月风景好,人间仙境临。

    鲜花摆锦,野草铺蓝。涧水相连落,溪云一样闲。重重谷壑藤萝密,远远峰峦树木蘩。

    鸟啼雁过,鹿饮猿攀。翠岱如屏嶂,青崖似髻鬟。尘埃滚滚真难到,泉石涓涓不厌看。

    隐约明白了花月谷的某些来历,也明白到了一些更深层的因果。

    花月谷,九窍石胎——这是要衍化花果山吗?

    苏离摒弃杂念,随即看向了巍峨山巅。

    随后,他开始凝神屏息——在他的领域之中,妖岚开启了神性的领域,也就是真神领域。

    所以,这里已经是独立的小世界,是不会被叨扰了。

    而且,在这里的时间也比外界的长,但是外界的时间燃烧天机值的速度,是不变的。

    所以外界的一个时辰,这里恐怕还真的拥有三天三夜的时间。

    不过,这里的三天三夜——系统天机商城是不计时的。

    因为系统定义的时间是和外界相通的。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之后,凝神屏息调整好了自身的状态,接着他开始凝聚剑魂。

    “嗤嗤——”

    这一次,因为剑心通灵剑道通神,苏离很容易的凝聚出了剑魂。

    剑是轩辕天邪剑,是轩辕剑也是干将莫邪剑。

    魂是他的悲欢离合之魂,也是天心之魂。

    心是素天心,素天心也是天心。

    天心就是天心,而不是天魔。

    所以,苏离凝聚剑魂,来得非常的轻松写意——他以一种无为而为的姿态来凝聚剑魂,这种剑魂,前所未有的强大,甚至超出了他衍化绝杀的时候刻意凝聚出来的剑魂。

    双方之间的战力层次,差距至少十倍以上。

    这一刻苏离又明白了一件事——并不是分身比本体强,而是分身能发挥出本体的真正极限底蕴和战力。

    他本体的战力实际上只能发挥一成,真正的运用就是一成。

    但是《身外化身》和《一气三清》之术凝聚出来的分身,都是潜能全部释放状态,所以表现出来,就是战力十倍。

    如今,苏离发现他凝聚出来的剑魂,就是他先前极道状态凝聚出来的剑魂的十倍战力。

    剑魂凝聚出来之后,苏离直接将妖岚的雕像和清霜的雕像拿了出来,然后直接将两座雕像全部的默默的推向他怀中的那一道幽影的眉心之中。

    幽影其实一直在,只是之前看起来在山顶——那是因为,妖岚的情况已经达到了极限的状态,又衍化了真神领域。

    如果不能完好,妖岚的想法就是送苏离一场风流与造化。

    但是她并没有想到,苏离凝聚剑魂之后,直接将剑魂打入了她的眉心之中,同时将两座雕像也都打入了她的眉心之中。

    那一刻,妖岚或者说是清霜,受到的触动是极大的。

    那一刻,妖岚、清霜却在瞬息之间融合成了一名绝美的白衣纱裙少女。

    那白衣纱裙少女,正是先前站在雪峰上的少女,她,就是之前妖岚一直自称的‘心心’。

    是的,心心。

    就是那个最开始喊苏离为‘小郎君’的心心。

    “小郎君。”

    心心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那三个字看出来,苏离有些毛骨悚然——不是忌惮,而是,那种语气和那种魅惑气息等等一切,和‘安若萱’竟是一模一样。

    甚至,其中连一丝音频频率都没有丝毫差别。

    苏离先是一愣,随即有些唏嘘,道:“你现在好吗?”

    心心道:“忽然之间很心安,难得的心安,也很宁静,难得的宁静。”

    苏离道:“或许,这样的一处领域里,这样的一种时刻,的的确确唯有一份安宁与宁静,才是最为难得的。”

    心心道:“是啊,只是……少爷这又是何必呢?”

    苏离诧异,道:“你这样就已经复苏了吗?成功了吗?”

    心心道:“还没有,因为剑道明主把因果斩断了啊,所以心心要与少爷交心的。”

    苏离笑道:“这种交心是什么姿势呢?”

    心心俏脸微微生出一抹淡淡的、灵秀的红晕儿。

    她轻叹一声道:“只要少爷不嫌弃心心灵魂不纯粹,无论是什么姿势都是可以的。”

    苏离道:“怎么心灵不纯粹了?你不是一个人?你是心心,妖岚和清霜?”

    心心道:“我的真实身份就是天剑道神妖岚,只是认了少爷为剑道明主,然后又因为少爷……出事了,而跟随着活出了下一世,结果同样丢失了一些记忆。

    后面就又在壁画里套了一层穆清霜的记忆,跟随着少爷的母亲穆清雅大人。

    结果,因为出事差点儿没了,就又被壁画覆盖了一层记忆,化作‘心心’跟随着少爷前往两万年前活了两万年,重新去顶替了天剑道神的位置。

    说实话,这其实就和沐雨兮的情况差不多,只是,我的情况比他的情况要好很多。

    如今虽然说清霜和心心的记忆都只是壁画里的一部分经历,却也有一些自我。

    这些自我想要吸收,去需要合道阴阳。

    这般过程,终究是……有些复杂的,而且开始的时候,也会有损少爷的根基。

    不过,如果是少爷采补的话,好处就会很大。”

    苏离道:“这其中的因果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总会弄明白的。

    现在你也不要想太多,这次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另外,如果真的是合道的话,这不仅仅只是帮你,也不是帮我,而是,真正源自于这一段日子以来,你时时刻刻的保护。

    虽然你一直不在我身边,将是你的剑心通灵,通的就是我的灵啊。

    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好几次在关键时刻,我衍化剑意杀机,我都感应到了你的存在。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而你却将这份感情化作了守护,并不希望牵累我,所以一直在放手。

    但是我知道,你其实一点儿不比她们付出得少。”

    苏离的声音很温柔。

    这是真话,也是他的心里话。

    妖岚叹道:“这才是少爷,才是妖岚值得为之付出一切的少爷。所以,有少爷这一番话,妖岚做任何事情,又岂不是满满的幸福?”

    妖岚说着,又道:“少爷,这一次,妖岚、清霜或者说心心就不将少爷当成少爷,而是当成小郎君了。”

    苏离道:“你拿我当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拿我当人,想怎么来蹂躏我就怎么蹂躏我!来吧!”

    妖岚闻言,不由掩着嘴儿轻笑了起来:“那好吧,不过合道这种事情,还是小郎君主动好些。”

    苏离道:“那咱们是修炼《大阴阳和合魔功》还是《大阳阳造化合欢道》?”

    妖岚笑道:“还是小郎君你最擅长的《大阴阳混洞真经》吧,这个最是直接。”

    苏离闻言,嘿嘿一笑,道:“行,那就这个了,小娘子,你的小郎君来也……”

    (PS:第三更1.07万字奉上~今天总共3.2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万分感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迷恋天蝎座’、‘小虾’、‘...天天’各300书币打赏支持~)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