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不够格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藤仙记163 不够格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连意没什么意外,其实一来她就看到了这个年轻女子,此女若是闭着眼,不说话,那就是另一个程碟儿啊。

    连意此生都没见过如此相似的母女,倒是在凡俗界见过一模一样的双生子姐妹花。

    修仙之人本就驻颜有术,程碟儿的长相和之前也没什么变化,这程小凤可不就和程碟儿看起来一模一样了。

    只是,一旦她睁开眼,只要稍微了解一点程碟儿之人,都会知道这程小凤和程碟儿的不同之处。

    这女孩那一身戾气,简直让看到她的人都觉得有点刺眼。

    修为不如她的修士,怕是要被她这一身戾气所伤。

    闻看程碟儿这么多年了,眼神依然澄澈透明,那一丝隐隐而含的天真烂漫并没有完全消失。

    怎么养出来的闺女,是这个样子?

    和连意在打量她一样,程小凤也在打量连意,对于她娘让她叫连意姨这事,她当没听到。

    在她还没认可她之前,她怎么可能叫她姨。

    她皱着眉,上下来回看连意。

    连意也任由她看着。

    周围大家伙儿本来在大厅里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凌霄宗的人本来准备上楼歇一会儿的,这会儿眼见气氛不大对,也停下了。

    自连意他们来后,随厄星君大手笔的就将整个会宾楼空下来了,除了让他们这些眉昆界修士活动休憩,还有就是那些为了接待眉昆界修士的本土选拔出的优秀修士,也住在这儿。

    这不,本来连意顿悟一事,大家都知道了,听说她今日要来,大家伙儿有志一同的就下楼来等着。

    毕竟马上两个界域的修士要参加“友谊赛”,相互切磋比试呢。

    听说有个年轻的女修一来就顿悟,大家心里都是一紧,说不准就是往后的对手,总要摸一摸对手的底吧。

    因此,今日的会宾楼一楼大厅人满为患,连意不知内情,还以为会宾楼原本如此。

    凌霄宗其他人也不知道情况,大家平日也都是在外行走之人,尤其是到了这乙火界,异地他乡的,连穿着都跟人家有些许的不一致。

    因此,他们早就习惯了别人的目光,看就看呗,也没看出人家有啥恶意,最多就是好奇罢了,又不会少块肉。

    程碟儿有些尴尬,她捅捅自己的女儿:“小凤?”

    自家这孩子,自小到大都没有让她省心过。

    这大庭广众之下,看起来她又要闹幺蛾子了。

    程碟儿很后悔,她不应该没忍住,听说连意要回来了,匆匆过来了,应该等连意先住下来,自己再去叙旧,而且也不带程小凤。

    也不知道程小凤怎么回事,往日也不见人影。

    连那一日她师兄他们过来,她也没见,根本不爱搭理李莘杰师兄他们。

    今日,李师兄通知她说,连意醒了,就要来了,她就着急忙慌的要来。

    没想到,程小凤突然来了兴趣,也要跟着。

    跟着就跟着吧,没想到这才见面,她就这付模样?!

    程碟儿说不动闺女,她拉拉连意的手:“师姐?”

    连意朝她摇摇头。

    程小凤眼神不善,她自然看的出来,不过她也不会和后生晚辈计较什么。

    她之所以盯着她,和她对峙。

    一来,这说起来是程碟儿的闺女,算起来也勉强是她的晚辈,她本着负责的态度,想看看这孩子到底想干嘛。

    二来,这孩子满身的战意和不屑,那种愤世嫉俗,让连意心惊。也让连意很好奇,她觉得,这孩子若是将她塑造好了,会是个好孩子,若是塑造不好,就这样的愤世嫉俗,会不会歪了堕入魔道都说不清。

    连意心里有些为程碟儿担忧,有有那么点玄之又玄的惜才之心。

    孩子身上的许多特质,若不是来源于他生长的环境,就是来源于外面的生存环境。

    程碟儿至今还保持着澄澈的赤子之心,代表她这做母亲的并没有给她带去这些愤世嫉俗的东西,那么她究竟是从哪儿得来的这满身戾气?!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程小凤眉头越皱越紧。

    而连意,自始至终保持着闲适。

    末了,还是程小凤先忍不住了,她张口就是讥诮:“我听我娘说起过你,听说你很厉害?”

    连意挑挑眉,没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有多厉害?听说你灵根很多?这也叫厉害?”

    “小凤!”程碟儿受不了她闺女这样,太没有礼貌了!

    程小凤怎么可能听程碟儿的,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娘。

    连意依然没有说话,不过她还安抚的看了程碟儿一眼。

    “怎么?心虚了?要不然你为什么不说话?”程小凤很火大。

    她最烦这种一副笑面虎样子,总是装深沉不说话的。

    怎么,难道是哑巴不成!

    程小凤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自己的胸腔里压着一股无名火,这一股无名火无时无刻不再充斥着她。

    其实,有时候夜深人静想一想,她觉得她真的过得还很不错。

    她娘一直是个好人,虽然她没有爹,但她娘有手艺,会一手炼丹术,虽然品阶不高,但是她娘三四阶的丹药炼的都不错,还有独家丹方,在这观榴城开了一个小铺子,也是有口皆碑的那种,自小到大,她娘总能把她养的很好,她也没吃过什么苦。

    可是,她就是不高兴。每天都非常不高兴。

    那股子火时常会窜出来,若是她不发泄,似乎就会把她焚烧殆尽。

    起先,她以为是她具有火灵根的原因,她火灵根极为旺盛,她娘说带她测过,火灵根达到满值。

    可是,这乙火界因为火灵气比较旺盛的缘故,又不是没有单火灵根的修士,可是她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的。

    最后,她索性自暴自弃,放任自己也放过自己,若是不让这戾气外放,她知道迟早有一天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还不如这样时不时发一发火,这样她胸臆间的那股子愤懑似乎才会少一点再少一点。

    这些日子,她知道她娘特别高兴,听说她娘是异界人,是眉昆界的。

    这回,算是跟眉昆界联系上了,就要见到自家师兄弟了。

    程小蝶对于她娘絮叨的那些清术门的什么师祖、师父还有什么师兄弟没什么兴趣,觉得很烦。

    唯有她说起她有一个其他宗门的好友连意之时,她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她就是想见她。

    没想到等眉昆界的人来的时候,她又顿悟去了。

    暂时见不到,她只能在家等着。

    其实,在她娘叫住这位连姨之前,她就已经一眼注意到了她。

    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瞬间,她满身的战意就被点燃了。

    今天,她必须和连意打一架,否则这姨她不能认。

    连意倒是说话了,她见这丫头整个炸毛了,估摸着也到临界点了,她要是再不说话,也不知道这丫头会怎样。

    “你想干什么?若是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这么战意滔天的,连意想装作看不见都难!

    “打一架怎么样?”程小凤握紧拳头,挑衅道。

    连意一笑:“有何不可?”她点点门外刚搭好的比武擂台。

    那是过几日等其他城主到齐后,举办友谊赛的地方。

    “就去那儿吧。”

    她也低头吹吹拳头:“你年纪小,我也不能占你便宜,我把修为压制到筑基初期跟你打,而且毕竟我比你多活了几百年,武器我就不用了。”

    “若是我输了,我答应你一个条件,若是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怎么样?”连意深知这样的孩子,靠劝服是没用的,索性跟她当面锣对面鼓的来。

    “好!”程小凤很爽快,她喜欢连意的干脆。

    “若是我输了,我就叫你连姨。”

    连意笑着摆摆手:“无妨,随你叫我什么。”

    人便一闪,就到了那比武擂台之上。

    程小凤一愣,也上去了。

    她们一落定,比武台四面一闪,防护阵法启动。

    大家一愣,也全都跟了出去。

    不远处的随厄星君也在关注着这里。

    博悦有些不赞同:“城主,您看要不要去阻止?”

    这程小凤城主很赏识,一直想收徒,不过程碟儿不大愿意,她的心思倒是好猜,她一直想回去来着。

    不过一向很有自己主见的程小凤也不乐意。这博阅就不大看得懂了。

    如今,连意和程小凤打起来了,博阅觉得身为城主是不是要阻止一下,毕竟远来是客。

    随厄星君摇摇羽扇,一派闲适:“像程小凤这样的丫头,就得连道友这样的来治一治,你且看着吧。”

    程小凤这样的人,信奉强者,还要是能让她心服口服的强者。

    她一来就挑衅连意,恰恰反映她对连意看上眼了,若是她看不起的,她连一个眼神都是欠奉。

    想到这,随厄叹了口气:“罢罢罢,这徒儿估计是收不到了,要丢咯。”

    说完这话,也不再管博阅的困惑,一心一意关注起这场比试来。

    程小凤很猛,出招极狠,她的招式和脾气一模一样。

    一来就是两个巨锤,抡在手上转圈,上面还隐隐有赤红色的火焰。

    一来大锤就往连意当头劈来。

    连意双脚未动,手中灵线反转,一下子就勾住了程小凤的大锤。

    连意仅仅是用了绿色的木系灵线,看似细弱飘零,却举重若轻,那大锤怎么都扯不动。

    双手各三根绿色零线,将那大锤牢牢的缚住。

    这样的巨力?

    “你也是体修?”程小凤震惊。

    “我不是。”连意一转身,守住灵线,整个人依然在她的脚为半径的一尺见方的圆圈中。

    程小凤二话没说,将那铁锤舞的虎虎生威。上面的火焰更加涨大。

    她也学聪明了,不再同时出锤,而是先后出,这样连意就不能用那诡异的灵线同时缚住她的铁锤了。

    连意也没有一直拘泥于用灵线,她手段多的是,快不是只有一种。

    她身一低,一脚就把程小凤一个铁锤踢开,同时赤手空拳就迎上了另一个铁锤。

    开玩笑,即便将修为压制到筑基,这份果断和临场机变之力可不是一个三十岁的丫头能比的。

    场外,程碟儿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不明白自己什么心理,一边担心自家闺女受伤,一边她又希望自己管不了的孩子,连意能帮她好好管管,她已经对她无计可施了。

    而其他人,看到的是连意自始至终从未离开她站上来的那个点半步。

    这样的把控能力……

    见者无论是乙火界还是眉昆界都窃窃私语。

    倒是随厄,一脸兴味,大赞:“不错!很不错!”

    凌霄宗诸位是习以为常了,就算不大了解连意,疯人涯谁都知道啊。

    可是其他门派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其他眉昆界的弟子,李莘杰自诩自己其实是不能做到的。

    哪怕他修为比连意高。

    不仅李莘杰,言柳和连外对视一眼,摇摇头,调侃道:“别说你了,她这才回来多久,我感觉我们这些人又要被她甩下了。”

    连意深有同感,他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脸:“看到了吧,我那姐姐根本不是人,师兄回头可要帮我去我家秦师兄那儿说说情,可别再说什么一母同胞,我凭什么比我姐差的话来刺激我了。”

    连外觉得自己很惨,从小到大就活在连意的阴影之下,若不是他天生活泼开朗,非得活活憋屈死。

    不过,他宁可他姐比他好一千倍,都不希望她再像上一回那样吓他了。

    再说,他自有他的骄傲之处,他姐这样他自豪的很,他也不觉得自己差了。

    言柳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他爽快的答应:“行,下回回去我就去说说秦师兄,他自己也有个大哥呢,如今咳,在其他地方,比他可强多了。”

    其实秦明的大哥在许义手下,直接是属于临法掌门管辖,属于密阁,是以言柳也不好说。

    他们这说着话呢,连意那边已经结束了。

    无论程小凤出什么招,她都能接住,而且都是一招打退。

    这也就罢了,从头到尾,她就没有挪一步。

    程小凤把手中的铁锤一丢,气恨的盯着连意。

    李莘杰和程碟儿都紧张的看着她,唯恐她突然爆发。

    岂料,她却没有。

    半晌,她垂下眼,半跪在地,双手抱拳:“连姨,是我输了,我有个请求。”

    她也不看连意,直接说出口:“我想拜您为师!”

    这句话,全场哗然,尤其是清术门和凌霄宗,这怎么可以?

    再怎么说她娘可是清术门的,程小凤这算是判宗吗?

    大家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都盯着连意。

    岂料,连意摆摆手,很是随性:“想当我的徒儿的多的是,你如今还不够格。”

    说完,如来时一般,也没管程小凤的反应,她兀自下了比武擂台,回会宾楼去了。

    还记得冲程碟儿摆手:“碟儿,我在天字十五号房,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藤仙记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藤仙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藤仙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藤仙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