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醒来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藤仙记162 醒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连意顿悟花了一些时间,观榴城不远,即便飞舟再慢,但是化神修士的飞舟能慢到哪儿去,也就一个多时辰就要到了。

    可是,顿悟这事,可长可短,飞舟到了,可是连意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过,随厄星君本就有对于眉昆此次来人报有交好之心,甚至对于连意更有意交好,自然不会在这事之上出岔子。

    于是,便将飞舟停在了观榴城他自己的家族粟家中,不仅有阵法相隔,还贴心的给不愿意走开,要留在连意身边护法的凌霄宗众人准备了吃食和休憩的屋子。

    言柳和连外一再感谢。

    这样还不够,随厄甚至还把粟骅留下了。

    然后,自己便带着剩下的眉昆界修士,一同先去观榴城的会宾楼赴宴。

    李莘杰原本也打算留下的,毕竟他和连意交情不浅,又有一路走来患难与共的情分,于情于理,他当然选择留在这儿等连意顿悟以后,再一起行动。

    不过,乙火界还有人等着他们赴宴,另外,最关键的是,他那不省心没成亲就有了孩子的师妹程碟儿。

    李莘杰听了随厄的话,已经脑补出一出程碟儿在乙火界颠沛流离,最后还被人欺负,无奈之下,一个人艰辛不已诞下孩儿的大戏。

    他现在极想抓住程碟儿,问她究竟是谁害了她,他要去把那人抓出来。

    一时间,他这三头都要顾,急得抓耳挠腮。

    言柳倒是让他赶紧走吧。

    毕竟眉昆界来了人,看起来三个带队人,一个不出现成什么样子呢。

    于是,李莘杰便带着众人跟着随厄星君走了。

    言柳本想让粟骅也走的,不过粟骅热情的很,也不好推脱。

    而且这是粟家,粟家人不可能一个不在。

    就这样,连意在顿悟。

    凌霄宗的人左右无事,留下守着连意之人,其他人轮流和粟骅他们聊天交流打发时间。

    连意一共顿悟了十二日,凌霄宗的大家伙儿和粟家人倒是成了不错的朋友。

    十二日后,连意清醒,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先检查了一下自己这一次顿悟的成果。

    发现倒是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只是她发现,第二丹田和第一丹田的修为无线趋近和稳固了。

    如今都稳固在结丹初期巅峰修为之上。

    连意试了试,发现念力和灵力也不需要分开使用,同时使用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之前能做到自由互换,但是因为共同使用同一经脉的缘故,连意怕出问题,都是用完灵力,用念力,用完念力用灵力,两者感觉就像两套修炼体系,虽然都是她在使用,但是却是分开互不干扰的。

    这会儿,她发现两者有相融合的趋势。

    连意抽出一股念力和一股灵力同时摄入经脉,这两者融合一处,毫不违和。

    灏恒说,古修士就是这么修炼的。

    哪有什么第一和第二丹田,古修士都只有一个丹田,念力和灵力也是不可区分,相辅相成的。

    毕竟在当年的广眉星域,念力和灵力是交杂在一处的。

    其实这种融合,似乎自从那小苗玉质化就开始了,这一次顿悟,彻底将它们融为了一体。

    连意有一种感觉,她似乎在重拾前世的自己的修炼之法。

    毕竟,前世的自己还是古修士,那时候的修炼之法是包含念力的。

    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过,连意无力也无意阻止。

    对于如今的她来说,两个丹田平衡才能求发展,而能够相互融合,齐头并进,无疑是最好的平衡。

    因此,这次顿悟结果早已不是用单纯的修为增长来权衡了。

    她这一有动静,很快,连外就最先发现了。

    他一笑:“小意,你醒了?怎么样?”

    连意先朝自家弟弟眨眨眼,表示自己很好。然后,拱手谢过各位,尤其是那几位不太认识的。

    其中那一位叫粟骅,连意知道,当日刚来之时就见过了,如今有多了几位,想必是粟骅的朋友之类的。

    瞧着修为,有结丹的,有筑基的,唯有粟骅修为最高,为结丹后期。

    粟骅笑着介绍:“连道友可算醒了,你再不醒,我们这群人都想着撇下你,去外面逛逛了。”

    一边说着,一边介绍:“这几位都是我的族兄弟,这位是粟骈,这位是粟骥,还有这位,是我家最小的妹妹,粟骄。”

    三人均微笑着朝着连意拱手行礼。

    连意觉得很熟悉,她也算是家族子弟,于家族中的一些子弟作风还是知道的。

    身在连家,若是家中来了什么贵重的客人,家主也会让他们这些家中比较优秀的子弟出来接待的。

    如今看来,她是在粟家了。

    粟骄是个活泼的性子,她上前拉着连意:“这儿连道友好几个,按说我一个筑基修为,应该叫你前辈的,不过谁让我还痴长你几十岁呢,加上你和我大哥平辈相称,我吖,今日就占你个便宜,叫你妹妹吧。”

    “妹妹,既然你醒了,咱们先一道玩会儿,到时候,你们若是走了,可就没这么热闹了。”

    粟骄一边说,一边指着他们刚刚围着的一团东西。

    连意定睛一看,原来是小灵兽?

    粟骄笑道:“你们真是来的太巧了,这是火焱飞鼠,是我家鲸鲸生的,恰好你们来了,我还愁没有好东西给你们呢。”

    连意一看,小小的,还颜色各异,它们的身体似乎扁扁的,似乎靠着身体平铺展开,可以在空中滑翔。

    一双湿润润的圆眼睛,可爱的不得了。

    女孩子估计都会喜欢这样萌萌小小的东西。

    连意瞥了一眼贺卓雅和连舒澜,果然,尤其是贺卓雅,恨不能把这十几只小鼠全都抱回家。

    就是凌霄宗几个师兄弟,似乎也抗拒不了萌物诱惑。

    不过,连意对这样的小东西,觉得可爱是可爱,可惜,她养不好啊。

    小黑反正已经被她养跑了,她回去的时候,小黑虽然时常黏着她,可是连意知道,那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蛋蛋。

    小黑和蛋蛋一直在它的母腹中住了很长时间,更因为蛋蛋的原因,小黑从凡蛇变成了一只灵兽。

    对于蛋蛋的气息,小黑打心眼里记得,也愿意亲近,甚至蛋蛋释放出的雷电之力,小黑哪怕被电的不行,它都愿意接受。

    这种“深沉”的爱,连意反正是无福消受。

    还有蛋蛋,它虽然会说话,也不算是灵宠,充其量,蛋蛋更像是连意的债主。

    连意时不时还得跟它借点雷力用用。

    而幻阵天蝶幻幻,连意就跟老妈子一样,幻幻成日见到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做饭给它吃。

    而且,连意自己知道自己,皮糙肉厚,粗手粗脚,可养不来这些小东西。

    “这火焱飞鼠神奇就神奇在,每一只飞鼠都身具异火,养到成年,便能够吐出不一样的异火。”粟骄继续介绍。

    是以,这小飞鼠虽然品阶不高,只有区区两阶,可价值不菲而且罕见。

    更何况这还是一窝。

    这粟家如此交好,足可见他们的用心了。

    一想,连意便有些明白,估摸着一是自己的顿悟引起了相交之心,二来,也是凌霄宗作为眉昆界的四大宗门,他们自然也打听到。

    这在外行走,有时候一个好的宗门给人的就是一种底气。

    粟家如此盛情,连意自然也不会拂逆,见言柳挑了一只紫红色的,连意便也跟着凑趣儿:“我瞧着这黑色的不错。”

    照蜻师叔的幽冥炙火是黑色的,这黑色的小鼠往后会不会吐出幽冥炙火?

    粟骅见连意拿了这小鼠,心情甚好,这些日子他算看不出来了,老祖说要和连意交好用意深远。

    这位连意,和那位言柳明显不仅是这一次的带队人,而且在凌霄宗似乎也很有威望。

    虽说言柳听说可能是下一任的掌门人,可是声望这种东西是自己挣来的,不是靠外界身份给的。

    粟家老祖宗随厄星君一心扑在壮大家族之上,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帮他们铺平修炼之路,但和别家不同,随厄星君特别注重他们交友方面。

    只要听说有优秀修士,随厄星君都想他们去结交,他不太看重对方的家世身份,最看中的是潜质。

    相反,那些纨绔子弟,若是家族中有人结交,随厄星君还会生气。

    少时,粟骅觉得老祖如此实在过于古怪,可是,等到他们如今大了,却发现,老祖之谋划深远。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砂在涅,与之俱黑。

    这么多年,他们粟家广交天下,和那些有为之人相交,自然成长成了有为,争气之人。

    像凌霄宗这样的门派,门风清正,和他们的弟子相交,能使粟家更强大。

    “如此,刚刚老祖宗听说连道友醒来的消息,便让我将大家一起送过去。”

    “老祖在观榴城会宾楼给众位准备了屋子,现在那儿住下。”

    “这几日,梧桐城、樟濂城、雨枫城估计就会带着自家弟子前来啦。”粟骅收到消息,告知大家。

    众人会意,便一道去了会宾楼。

    这乙火界和眉昆界大不同。

    除了千元寺,竟然是没有门派的。

    乙火界是由一个个修仙城池组成的。

    每个城中,城主就是修为最厉害的修士。

    观榴城因为随厄星君是修为最高的修士。所以,观榴城的城主自然是随厄星君。

    而由于观榴城的城主是化神修为,修为最高,自然而然的,周围的那些梧桐城啦、樟濂城之类的,都是以观榴城为尊的。

    这儿的仙城和眉昆界也大不同。

    这儿的城主的家可就在城内,一般情况之下,城主是血脉相袭的。

    若是哪一日,某个城的城主与上一任没有血脉关系,那么必然是上一任城主一家灭门之时。

    这话,随厄没有明说,但是从只言片语中,连意也能猜到。

    观榴城中,城主府只是一个摆设,随厄星君喜欢在会宾楼。

    会宾楼也是粟家产业。

    而这观榴城中衣食住行,大部分都是粟家产业。

    城中的修士,是这观榴城的城民,便有各自的文谍,一日是观榴城的城民,若是再接受了其他城的文谍,便是叛徒。

    和他们眉昆界判宗没两样。

    一路,他们就这么闲庭漫步的走着,粟骄叽叽喳喳个不停,大部分时间连意只是在听。

    观榴城的繁华是真的很吸引人,这儿和凌霄宗那儿的坊市仙城很不一样。

    其中,特色的材料,还有……小吃,都让连意忍不住一看在看。

    若不是随厄星君那边催着他们过去,她真想坐下来吃一碗。

    粟骄看连意的样子,忍不住抿嘴一笑,这连家几个人,尤其是连外,和这位连意可真像。

    姐弟俩逛街都是盯着人家吃食铺子看,那样子,真的就是打算坐下来,吆喝一声:“老板,来一碗……”

    想到连外那活泼劲儿,粟骄和连意的陌生感没有了,她拉拉连意的手:“妹妹,你是不是想吃那七彩小圆子?”

    “咱们去吃一碗吧,可好吃了,你没醒这几天,连外和舒澜妹妹他们几乎每天吃,你可亏大发了。”

    “我家老祖只是让我们把你们送到会宾楼,不碍着这点时间,恰好也饿了,咱们不如吃一碗怎样。”

    连意瞥了连外和连舒澜他们几人一眼,果然他们也一副赞同的样子。

    连意也随性,她欣然同意:“如此,多谢粟姐姐了。”

    粟骄立刻吆喝一声:“老板,给我们倒腾两张桌子,一人先来两碗,七彩的圆子一个颜色都不能少了!”

    “好嘞,粟姑娘,您放心,您和贵客稍等片刻,就好!”

    “这圆子是用七色草的汁水染的,这七色草可是灵草,百年以上的七色草,每一色都有每一色的功效。”

    “连外弟弟已经换了不少回去。”粟骄介绍道。

    连意一边吃一边点头,嗯,这汤圆真是清甜可口,闻听连外不改习性,换了不少回去,想必这灵草当真是好东西。

    吃罢饭,连意和粟家人关系更加亲近了,到了会宾楼,和粟骄道别,连意还邀请了她明日来玩。

    刚取了自己的房间号,准备上楼休息,就听到一阵激动的叫声:“小意!”

    连意一回头,数百年未见,这不是程碟儿是谁?

    “碟儿!”连意一阵激动。一把上前拉住程碟儿的手。

    就听见程碟儿拉过旁边一个一脸戾气的年轻女子:“快,叫连姨。”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藤仙记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藤仙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藤仙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藤仙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