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级无上帝尊第211章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雨后林深幽静,空气宜人,秦小川从金光洞中走出,站在玉珠飞溅的寒潭旁,闭目深深的吮吸一口凉气。

    这一夜的各种担惊受怕,得到的总算是好消息!

    抬头望向天空,雨过天晴,晴空万里,阳光倾洒,温暖和煦。无崖子飞升了,天下的局势,也要开始真正的动乱起来......

    “咯咯,昨夜大雨倾盆,山中多发洪水,公子这里却景色更胜从前,当真是受公子仙气庇佑啊。”

    人还未至,笑声先来。秦小川抬头望向密林,怜星师太脚尖轻点枝头,疾飞而来,笑脸盈盈的落在秦小川身前,欠身行礼。

    秦小川见状,拱手回礼,轻声道:“不知师太来我这里所谓何事?莫非是鹰老有什么消息?”

    怜星师太闻言,嗔了眼秦小川,幽怨道:“莫非无事,奴家便不能来寻公子了?眼下玉清宗的人离开,便想来见一见公子”

    见她狐媚明眸柔光流转,秦小川立即移开了目光,他自然清楚怜星师太打的什么主意。她修行的是合欢术,自己阳气修为鼎盛,她是故意引诱自己。

    虽说与修行者而言,百岁不过弹指间逝,但秦小川并非乱性之人,又甚是鄙弃合欢术,自然不会着了她的道。

    见秦小川神色有些不自然,怜星师太心中窃喜,她心中知晓,他虽年轻,但心性极其坚定,自己不过是想逗一逗他。

    “都说年轻人血气方刚,你怎么跟个木头似的,莫非觉得人家年岁太大,比不得那些水灵灵的娇娘子?”

    秦小川闻言,猛地一阵咳嗽,脸颊憋的通红,立即移动两步,“师太说的哪里话,只是眼下鹰老下落不明,秦某实在没有心思说笑。”

    怜星师太来此,也确实不是为了说笑,既然他两次提起鹰老,怜星师太也是转到了正题,沉声道:“我确实....得到了些消息。我从傅擎空口中得知,鹰老好像已经北上了。”

    秦小川微微一怔,赶紧转过头来,快步走至怜星师太身前,急声道:“那你可知,三清宗是如何从南疆围困的局势下逃脱的?”

    但对于秦小川的这个问题,怜星师太只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但从傅擎空话语中隐约得知,三清宗进攻南疆,似乎....似乎早已料到结局如此。”

    怜星师太此话,更是印证了昨晚秦小川的猜测,这三清宗进攻南疆,不过是个幌子,而实际上,他们是另有所谋。在这个时候,鹰老又是北上,其真实的目的,必定在鹰老身上,那么他究竟.....

    忽然,正在思忖的秦小川双瞳猛地一胀,眼神之中,涌现一抹惊骇,只听其口中喃喃道:“北上.....北上....”

    三清宗之北,不就是....碧海阁!

    秦小川心中猛然揪紧,慌乱不已,目光闪烁不定。

    幌子.....北上....桃夭长老东门飞雪前往南疆助阵.....南疆伏龙寺被三清宗牵制....奎灵沙域异动归云庄影楼前去镇压,那么天下,便只剩下碧海阁这一座势力,孤立无事!

    想到此,秦小川竟是吓得浑身发抖,眼中难以置信,难道....难道这才是三清宗进攻南疆的真正目的?他们只不过是要牵制住南疆宗派,为的是让罗生堂腾出手,专门对付碧海阁!

    望着秦小川这副模样,怜星师太也是惊骇不已,立刻走上前去,扶住秦小川的手臂,但入手时,秦小川的手臂冰凉刺骨,这是怎么回事?

    秦小川缓缓转过头来,眼眶微红,急道:“你现在立刻去碧海阁,替我查探一番,现在它是何形势!”

    怜星师太闻言心中疑惑,好端端的,他怎会让自己去碧海阁?但见他如此焦虑心急的模样,怜星师太也不好拒绝,点头应允。

    “你且保重,不出半日我便返回。”

    “好。”

    怜星师太即刻动身前去查探,秦小川脑海中茫茫怔怔,他原以为一切都这样结束,但却不曾想,原来真正发生的,自己一直都不曾知晓。

    “师傅,碧海阁该不会....真的出事了?”

    秦小川原本想自己亲自前去,但又恐自己亲往,望见碧海阁.....自己难掩悲愤,暴露了行踪,岂不是辜负了师傅与东门飞雪的期望。

    ......

    ......

    玉清宗离去,赤溪又是恢复往日的安静,连云十八堡之间虽然暗中较量,但远不如玉清宗威胁大。

    墨家堡中,莫如云与月儿站在阴凉之地,疑惑的望着跪在坟前的秦小川,二人面面相觑,此番大捷,不应高兴的吗,为何他神色如此憔悴。

    月儿也曾询问劝阻,但秦小川却未言语,只是双拳紧握,紧紧盯着坟头,这一跪,就是数个时辰。

    一直到了黄昏,怜星师太终于返回,飞落入墨家堡。因为秦小川的到来,莫如云为掩人耳目,早已不许下人在此,如今再见怜星师太,才知是秦小川安排了什么事。

    只是怜星师太落地,却是一脸沉重,走至秦小川身后,望着秦小川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查到了,碧海阁.....毁了....”

    短短的一句话,落入秦小川耳中,顿如五雷轰顶一般,沿着他的经脉,传遍身体的每一处。秦小川绷紧的身子骤然松软无力,跪坐在地上,瞪大的双眸遍布血丝,泪水夺眶而出。呆呆的望着身前的坟墓,秦小川浑浑噩噩,茫茫然然。

    毁了.....碧海阁竟然毁了!

    “毁到何种地步?”秦小川哑声道。

    “唉,据说昨夜,无数高手涌入碧海阁,光是大乘境高手,便有三人....”

    “竟有三人!”

    秦小川闻言登时大骇,大乘境高手足以毁天灭地,但没想到,竟会有三位大乘境高手同时对碧海阁出手。若是如此,必定是罗生堂无疑,只是罗生堂仅有罗锋和邱长老两位大乘境高手,怎会有第三位....

    忽然,秦小川双瞳猛地一胀,难道是那最后一位坛主?还是霸天下躲过了归云庄与影楼,同罗生堂联手.....

    只是眼下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想,还无确实证据,秦小川强忍住心中悲痛,重吸一口气,沉声道:“接着说,碧海阁伤亡如何?”

    “伤亡可谓极其惨重,三十三层浮岛尽数崩塌,藏经楼等重要之所也被毁坏;玄机上人身受重伤,无数高手陨落,其中最让人唏嘘的是.....阁主赤松子与蒙贺战死!”

    什么!

    秦小川震骇至极,二位阁主,竟然....竟然陨落了!

    秦小川紧握双拳,紧咬牙关,回想起在碧海阁浮岛之上的日子,那股锥心之痛再度涌向心头,这一次是迟迟未曾消散。

    “那碧海阁现状如何?”

    “战事焦灼之际,碧海阁突然又冒出十二位高手扭转乾坤。而且玄机上人神通广大,施展秘法,并借助护宗大阵,创伤了那三人,其余之人,在碧海阁拼死抵抗下也是有所损害,这十二人的出现,立即改变了战局。加之邻近日初,那群人只得撤离。如今碧海阁建筑尽毁,高手陨落半数,幸运的是,重要的年轻弟子并无损伤!”

    碧海阁乃是天下第一大门派,此番交手又是在碧海阁本宗,在这里有着众多阵法禁制加持,竟然会落得阁主被杀、三十三层浮岛尽毁的局面,天下唯有罗生堂能够做到!

    秦小川虽说天赋奇高,修为也是不俗,但毕竟还是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听闻此等噩耗,亦是跪在竹风长老坟前放声痛哭,难以遏制。

    月儿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幕,小手缓缓抬起,捂住嘴巴,心中震撼至极。在月儿眼中,自己的师傅修为高深,心智坚定,但如今....竟哭的像个孩子。而且听着他悲哭之声,月儿亦是动容,心中顿生同情怜悯。

    反而是怜星师太眉头微蹙,这秦公子听闻碧海阁巨变,怎会如此悲痛,莫非....他与碧海阁有什么关系?

    秦小川双眼肿的通红,抬头望着竹风长老的坟墓,心中万分自责。若不是自己得到了假消息,桃夭长老东门飞雪他们定不会离开属地,如此,兴许碧海阁有难时,魔道还能帮衬一把,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一地步,而如今.....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中了罗生堂的奸计,碧海阁也不会落得如此局面!

    秦小川紧握着双拳,指甲嵌入肉体,一缕缕鲜血沿着指缝流出,但他却没有丝毫松手之意。月儿见状,双瞳微胀,赶紧奔上前去,捧起秦小川的拳头,痛声道:“师傅,切不可因此而伤了自己。如若有仇,我们报仇便是!”

    声音落入秦小川耳中,竟使他心中猛地一怔。

    是,是啊,我要报仇,为师傅、为蒙贺阁主、为碧海阁、为那些惨死在罗生堂手中的亲朋道友报仇!

    罗生堂,罗锋,新仇旧恨,我会一件一件的还回去!

    月儿拿着手绢,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秦小川掌心的鲜血,过了片刻,手臂微微一愣,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月儿颤颤的扭头望着秦小川,只见其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通红的双眼中杀机浓重,着实吓人。

    “师傅....”月儿颤颤道。

    秦小川猛地站起身子,锐利的目光扫过怜星师太以及墨如云,冷声道:“从今往后,连云十八堡一切听从我的号令,你们只要忠心为我办事,我定助你们超凡入圣,修为突破练虚!”

    二人闻言,微微一怔,旋即心中便是大骇,他竟然能助自己突破至练虚!

    若是修为到了这一地步,虽不能与天同寿,但活个一两千岁还不成问题,而且那时所拥有的,远非现在能够比拟!

    墨如云闻言目光顿时炽热,但怜星师太也算是见过世面之人,并未被秦小川这句话唬住,而是蹙眉道:“秦公子天赋卓绝,突破练虚定是指日可待。但我等资质平庸,突破练虚谈何容易.....”

    怜星师太此话一出,秦小川阴冷的目光顿时落在她的身上,怜星师太一愣,当即神色大骇。是自己唐突了,眼下这种局面,哪里是自己答不答应,若是自己不允,定会被其灭口!

    “好....”怜星师太求生欲极强,瞬间想明白这层意思,便欲立即答应,只是话还未说完,便听秦小川扬声道:“若是有天品丹药呢?”

    天品丹药!

    在听到这四个字,墨如云心中更是泛起惊涛骇浪,这可是世间最为顶级的丹药,秦小川竟然也拿得出来。

    只是这四个字落在怜星师太耳中,则是听出了更深层次的意思。天品丹药.....世上最能练出天品丹药的地方,便是那碧海阁,方才秦公子听到碧海阁被毁,悲痛欲绝,难道......他真是碧海阁的人?

    眼下碧海阁虽然被毁,但实力依旧是极强,远非三清宗可比。而且碧海阁被毁,正道必定会想方设法的报仇,三清宗首当其冲!

    如此说来,跟着这位秦公子未来可期....

    一念至此,怜星师太赶紧欠身行礼,“属下怜星,参见公子!”

    望着态度骤变的怜星师太,墨如云怔了片刻,亦是单膝跪地,恭敬道:“属下墨如云,参见公子!”

    望着他们二人,秦小川眼中寒光稍减,赤溪实力不强,但极适合休养生息,暗中培植势力,这里,便是自己扭转乾坤开始之地。

    秦小川袖袍猛地一挥,无数灿光闪现,光芒耀眼。待视线清晰时,只见一件件奇异法宝悬浮在空中,三人应接不暇,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宝贝。

    “师傅,您这是要.....”

    “怜星、墨如云,按照我给你们的信息,寻找这些法宝主人所在家族,将其首领带至金光洞!”

    怜星墨如云二人相望一眼,立即拱手领命,而后二人便是迅速退下。此事任务繁重,需要众多的人手,所以,秦小川潜在的意思,是让他们立刻将整个连云十八堡收入囊中!

    秦小川凝望着竹风长老的坟头,眼中精光闪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师傅,我要让我的眼睛,遍布天下!”

    “咕咕.....”

    秦小川悲痛失神,并未太注意四周,头顶灵鸽已然飞至。秦小川抬头望着那灵鸽,眉头微蹙,是东门飞雪传来了消息。

    他的眼光中顿时又变得黯然,眼下东门飞雪传来消息,定然是关于碧海阁的。当即掌中灵力涌动,天上灵鸽顿时化作一封信,缓缓落入秦小川手中。

    这是月儿第一次见到这种传递消息的方式,眼中尽是新奇,看着秦小川并无防备自己的意思,月儿悄悄靠上前去,想看一看那信件是否也有何稀奇之处。

    只是待其见到信中的内容,却是大为疑惑。

    “忍?师傅,我看这传递讯息的手法极其隐蔽,为何就只有这一个字?”

    秦小川直愣愣的望着这个字,心中的悲痛与愤怒渐渐平复下来,口中喃喃道:“好一个忍字!当初我们谈论天下局势,你说若碧海阁能坚持住,我们便有了成长的时间,如今碧海阁做到了,那么接下来,便要看我们了。三年,五年,十年,只要天下还未被完全颠覆,只要我们还未成长起来,忍,便是上上之策!”

    听着他喃喃如此多的话,月儿依旧是一脸疑惑,但却郑重道:“师傅,不管您要蛰伏多久,月儿都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秦小川闻言,转望向月儿,看着她纯洁的面孔,秦小川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人活于世,若无亲朋相伴,该是多么凄苦。

    抬头仰望天空,望着流走的游云,秦小川重重的叹了口气,“师傅,您在天有灵,请保佑徒儿,莫要让徒儿长久的忍下去....”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神级无上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神级无上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级无上帝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级无上帝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