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级无上帝尊第210章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秦小川的猜想,正中怜星师太的疑虑,自从她第一次见到鹰老时,便对他有所戒心,一直暗中查探他的消息。只是对于鹰老的身份,玉清宗口风很紧,众人虽说他是本宗长老,但对他再无过多的了解。

    怜星师太虽是疑虑,但心中并没有任何焦急,因为无论鹰老是何身份,都不会危及到自己。只不过眼下自己与秦小川联手,才想着卖他一个人情。

    经得她的提醒,秦小川又是将整件事细细捋了一番。之前见鹰老与影楼高手斗法,所施展的手段并非三清宗本门功法,加之众人与他都不熟络,莫非他是罗生堂的人?但他若是罗生堂的人,为何不亲自带领三清宗赶赴南疆?

    秦小川百思不得其解,眼下东门飞雪也已经离开,无法帮自己出谋划策。秦小川转身望向怜星师太,脸色不再冰冷,反而微微欠身,“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还想劳烦你做一件事,在此帮我盯着,看那鹰老何时返回。”

    此乃小事一桩,怜星师太并未推脱。到时鹰老返回,见众人被杀,自己大可借口说查谈到灵力波动才赶来,鹰老自己上当,也无法怪罪自己。

    ......

    ......

    金光洞中,秦小川蹙眉坐在石凳之上,手中托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目光凝望着一处出神。

    在其对面,月儿、徐茂山、黑耀疑望着秦小川,三人面面相觑,不知秦小川为何事烦忧。

    最终,还是黑耀按捺不住性子,一步走上前去,将秦小川手中茶盏夺了过来,急声道:“你若是有何难事,尽管说出来,现如今你这副模样,倒是叫人不放心!”

    秦小川怔怔回过神来,目光依次扫过黑耀三人,最终重重的叹了口气,伸手轻柔两鬓,轻声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总觉得事情并不像我们见到的这么简单。虽说我已经提醒了南疆六派,但我的心中反而....反而更慌了!”

    黑耀一听这话,也是一脸惊讶,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凑上脸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发现了什么端倪?”

    秦小川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他并未看出有何不妥之处,但直觉总是告诉他,事情远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咳,我看你纯属是瞎操心,想来是如今南疆正在动乱,你心中担忧罢了!”黑耀摆了摆手,他原以为是秦小川又发现了什么,到头来只是他心中胡思乱想。

    “师傅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提前通知了他们,三清宗定会败北。”

    听得他们一句句安慰,秦小川只好点了点头,眼下确实还未有其他发现,只不过是自己的疑心,且等东门飞雪传来消息,一切自有分晓。

    只是秦小川,刚刚松了口气,洞外怜星师太便是徐徐走入,愁眉不展。秦小川见状,连忙站起身子,快步走至其身前,急声询问道:“鹰老可是回来了?”

    结果并非其所愿,望着怜星师太摇头,秦小川心中咯噔一沉,眼神慌乱。这都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鹰老还未返回,难道真如自己猜想的那般,是他故意离去,那他又究竟去了哪里?

    众人见秦小川眼中神色变幻多端,知他在思考什么,也只好默不作声,以免打扰他的思绪。

    过了片刻,便听他立道:“黑耀,你前往南疆,看一看南疆战事如何;月儿、茂山,你们二人暗中前往钟翠谷,查探一下那里可有何动静,鹰老可曾去过;怜星师太,劳烦你继续坐镇赤溪。”

    秦小川迅速安排好一切,众人按照他分配的任务即刻出发,望着他们离去后,秦小川眼中涌现一抹坚定。

    从金光洞中走出,回头望向虎啸山,秦小川眼珠一转,便是飞身而起,再度朝玉清宗飞去。

    一路上,秦小川总是心神不宁,心中慌乱,待抵达虎啸山后望着下方少得可怜的人影,心想应当是得到了傅擎空的命令,宗内剩余的人,也是赶往了南疆。

    不过秦小川的心思并未放在这上面,而是一路疾飞,待望见一片苍莽遒劲的古松林后,他这才在空中停下身子。

    松林中,一缕香烟袅袅升空,正是玉清宗祠堂所在!

    从空中飞落地面,沿着崎岖的鹅卵石小道,走入祠堂院落,秦小川四处张望,并未见到那扫地前辈的身影。

    秦小川心中沉重,又是望向祠堂,见那里门扉半掩,难道他在祠堂里面?

    可凭他的修为,应该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到来,为何不出来见自己?

    秦小川皱着眉头,一步步走向祠堂,伸手轻轻推开厚重的木门,伴随着“吱嘎”的沉声,一缕阳光射入祠堂,那两张鹅绒软垫依旧是铺在地面上,但里面却无任何人影。

    他曾说过已经不再过问世事,从此常伴祠堂左右,眼下为何没有他的身影,难道真如东门飞雪说的一样,玉清宗根本没有这一号人物的存在?

    还是说,他已经与傅擎空他们一起,前往了战场?

    抬头望向桌上整齐的牌位,秦小川神情怔怔,他究竟是真是假,为何要对自己说那些话?

    再也得不到答案,秦小川只能扫兴而回。

    站在金光洞外寒潭畔,远眺着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中原腹地,无崖子可是完成了飞升大典?南疆的战事,又到了何种地步。在这一刻的时间,诸多大事正同时上演。

    “轰轰~~~”

    晴云之中,陡然传来一阵闷响,大地仿佛亦是被震动,山摇地晃。与此同时,万里晴空倏然黑云压境,狂风不止,暴风雨骤然而至。

    一切转变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即便是秦小川都始料不及。他并未施展灵力遮挡风雨,而是抬头望着雨滴的源头,今日人间飞升仙人,应是祥云锦簇,但为何是这番天气?

    怔怔的站在雨中,大雨将其衣衫打湿,过了许久,秦小川才一步步走入洞中。

    洞外狂风呼啸,水花贱入洞中,而秦小川却是一手搀扶着石壁,一手紧紧揪着胸口,两鬓青筋突兀,额上汗如雨下。

    方才不知为何,秦小川心中一阵绞痛,灵力难以遏制。秦小川也是摸不出这疼痛的来源,只能咬紧牙关坚持,过了许久,这疼痛才消散。

    松开手掌,秦小川面色惨白,喃喃道:“难道,是谁出事了?”

    端坐于石凳上,秦小川修长十指轻触琴弦,空灵悠远的琴音飘荡而出。他的眼眸中,有着万千星辉流转,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但眉宇间紧蹙的眉头,却是让人知道,此时的他,正忧心忡忡。

    手指在琴弦上点拨,音律如同穿堂春风般和煦,微风拂面,温柔细腻,抚平其心中的焦虑。

    此乃妙音谷绝学“忘忧曲”,最善抚人焦躁的心率。

    只是金光洞外,狂风呼啸,斜雨倾盆,如大珠小珠倾落玉盘,嘈嘈切切,如同散发着魔音般,竟能与“忘忧曲”一较高下。

    “轰~~~”

    空中一道闷雷诈响,风声更强,雨声更密,飞瀑水花狂乱的涌入洞中,打湿秦小川的衣衫,方才抚平的心情,再度惶恐起来。

    秦小川眉头更皱,指尖迅速波动,琴音悦耳,洞外风雨止于旋律。

    洞外狂躁的风雨,与洞中舒缓的琴音,彼此相生相克,此消彼长,秦小川心情急而渐缓,缓又生急,反反复复,消磨着秦小川的坚心。

    突然,在某一刻,秦小川的心中猛然一阵刺痛,指尖琴弦骤然绷紧,只听“嘭”的一声,琴弦断裂!

    “啪!”

    秦小川双掌猛地拍在琴上,大口喘息,额上滴滴汗珠滚落,方才喘息之间,那股锥心之痛又是难以遏制的袭来,但转瞬即逝。

    凝望着断裂的琴弦,洞外狂风穿过水帘,秦小川长发乱舞,眼眸中充斥着复杂神色。过了许久,秦小川才缓缓伸出手臂,拿起断裂的两根琴弦,喃喃道:“琴弦断裂,必生祸患!”

    “哈哈,大喜,大喜事!”

    洞外,黑耀兴奋之声骤然传来,秦小川立即抬起头来,黑耀施展灵力,身影迅速从洞外闪现至秦小川面前。只见黑耀身上衣衫浸湿,但脸上却是难掩喜色,心中激动。

    “小川,大喜事,方才我在南疆看到,南疆六派已经将黎无常围困,三清宗已经难成气候!”

    秦小川闻言,双瞳猛地一胀,面色大喜,双臂握住黑耀的肩膀,激动道:“此事当真?南疆六派真的击败了三清宗?”

    黑耀连连点头,“嗯,南疆六派原本就有不少高手,又得桃夭长老和东门飞雪相助,西侧的伏龙寺亦是派遣了诸多高手。三清宗若无后续援兵,必败无疑!”

    秦小川眼中炽热,如同滚滚岩浆,口中狂笑,连声道“好”。还好自己得到了三清宗的消息,引得诸多势力前去辅助南疆,这才使三清宗的奸计无法得逞。

    三清宗是罗生堂安插在中原正道的重要一步棋子,若是在此时将其铲除,罗生堂定然损伤元气!

    “师傅,师傅!”

    洞外再度传来两道声音,乃是月儿与徐茂山,二人与黑耀的表情完全相反,愁眉不展,飞身进入洞中。二人见秦小川与黑耀面带喜色,不知他们为何如此,但还是沉声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知。

    方才还高兴的秦小川,听得月儿所告,脸上的喜色倏然消失不见。

    原来月儿与徐茂山前往钟翠谷暗中得知,鹰老根本没有出现在此!也就是说,秦小川的猜测是正确的,鹰老从未打算前往钟翠谷,那只是他离开的借口!

    洞内又是陷入了沉默,方才还兴奋的黑耀,也是一脸愁容,叹道:“果真与你猜测的那般,是鹰老故意离开。与其说你欺骗了他,倒不如说,是他利用了你。那鹰老究竟是何身份?又是去了哪里?”

    黑耀的疑惑,亦是秦小川的疑虑,若是鹰老玩忽职守离开,这乃是最好的结果。但此番想法,未免太过异想天开,最让人担心的是,鹰老的离开,是三清宗计划之中的事,若真是如此,那便可怕了!

    如果鹰老前去罗生堂搬援兵,再去进攻南疆,南疆定然不及,三清宗被围困的局面,也会迎刃而解。

    但这一切,秦小川都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最终只得叹息道:“此事已非我们能够掌控,且看明日东门飞雪传来什么消息!”

    黑耀三人闻言相望一眼,亦是眉头紧蹙,眼下他们确实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不如耐心等待明日,东门飞雪传来的消息,再做决断。

    .....

    ....

    这一夜,秦小川盘坐在洞口,闭目调息运转功法,但洞外寒冷的狂风呼啸的吹入,秦小川耳畔,似听到南疆无情的杀戮之声,望见遍地鲜血流淌。

    但其内心深处,却是有着一股恐惧,这股恐惧源自鹰老,源自断裂的琴弦,源自毫无理由的心痛。秦小川总是担心,三清宗进攻南疆,并非表面如此简单。

    忽然,秦小川猛地张开双眼,脑海中骤然响起在玉清宗祠堂,那扫地老者与自己说“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秦小川心中顿时生疑,当初他只觉得,是那人在提醒自己,玉清宗现存的消息都是假的,但如今想来,或许他还有更深层的意思——

    三清宗进攻南疆,亦是假!

    一想到此,秦小川心底顿时升起一股寒意,双掌微微握紧衣衫,若真如此,三清宗进攻南疆,究竟是为了什么?

    而那扫地老者又是谁?他为何知道这些?又为何要提醒自己?

    原本秦小川还庆幸自己得到了三清宗进攻南疆的情报,但如今却是疑云遍布,变幻莫测,似九连环一般环环相扣,不知三清宗所要做的,究竟在哪一步。

    一夜,就这样在担惊中度过,在风雨呼啸声中度过。到了凌晨时刻,风声渐小,暴雨渐至,直至清晨时分,风雨才完全停止。

    一夜雨水的加持,金光洞外飞瀑水量更盛,泄入寒潭之中,声音震耳。

    而秦小川却是不敢睁开双眼,看似在修行功法,但实则是心慌不知所措。

    辰时,一只灵鸽飞跃万水千山,抵达赤溪。还未至金光洞,秦小川神识便已感知,这才睁开了双眼,凝望着洞外水帘。

    过了片刻,灵鸽穿越水帘飞入洞中。秦小川知是东门飞雪来信,但双手却是冒着冷汗,不敢将消息打开。

    若结局非自己所愿......

    “唉!”

    秦小川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望着灵鸽,掌中灵力涌出,将灵鸽包裹。倏然间,灵鸽化作漫天银光,几个大字浮现空中:

    “南疆无碍,奸佞未除。”

    短短的八个字,映入秦小川眼中,让其又惊又喜,当即兴奋的一拳打在石壁之上。三清宗计谋未能得逞,南疆转危为安,只是可惜,未能将三清宗剿灭,不知可是罗生堂援兵抵达。

    东门飞雪只传来了这八个字,并未过多说明,想来现在南疆虽然转危为安,但依旧危机四伏,他来不及明说。不过即便如此,秦小川也足够心安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神级无上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神级无上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级无上帝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级无上帝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