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级无上帝尊第206章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难怪秦小川仔细寻遍了玉清宗,都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原来是他暗中做了手脚。但让秦小川不解的是,他为何要这么做?

    他即已说与眼下的玉清宗并无干系,为何要替他们遮掩消息?

    秦小川满心疑惑,紧皱着眉头,拱手道:“前辈这么做,定然有前辈的道理,但小川此番探查,是为南疆六派以及下辖万千黎民百姓着想,前辈即说不插手世事,又为何....为何包庇玉清宗。”

    老者抬头望向秦小川,苍老的面容带着一丝笑意,双手撑握着扫把,“竹风拥有着七窍玲珑心,那他可曾教过你,眼见未必是真?”

    秦小川闻言猛地一愣,双眼直盯着老者深邃双眸,只觉得他的眼中仿佛浩瀚星辰,让人捉摸不透。

    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所遮掩起来的消息都是假的?

    “前辈....前辈这是何意?”

    “我即已帮了你一把,又岂有再出手相助的道理。总之玉清宗内,你想得到的东西,都得不到,你还是今早离去,不必再做这无用之举。”

    眼下这人太过于神秘,自己无法理解他的意思,但又不能施展武力,强迫他道明缘由。秦小川心中甚是焦急,目光又是不经意间望向身前的古朴木屋。

    这里是玉清宗的宗庙所在,即已到此,岂有不进去的道理?

    “前辈,在下颇为仰慕曾经的玉清宗,今日即已到此,能否进入拜谒前辈?”

    秦小川此举,并非强人所难,老者犹豫片刻,便是点了点头,在前引路,带着秦小川进入祠堂。

    木门沉重,推开一角,只听得咯吱重响,幽幽传荡。秦小川踏过木栅栏,望着前方摆着玉清宗曾经的先辈,密密麻麻足有百人,不愧是传承了千年的门派。

    祠堂中香烟袅袅,桌前有两个鹅绒软垫,秦小川捏起三根香将其点燃,跪在鹅绒软垫上磕了两个头,便是将香插入香炉中。

    望着桌上的牌位,最中间摆放的依旧是三清真神。礼毕之后,秦小川扭头望向老者,疑声道:“前辈,你既已说玉清宗传承已断,那如今的三清宗.....”

    老者闻言,眼中有些伤感,望着身前的牌位,满脸愧疚,“我们方圆八百里,皆是三清真神的信奉者。当初这里有着众多门派,经过时间的洗涤,各大门派渐渐融合,遂出现了玉清、上清、太清三座修仙门派。

    百年前,三宗宗主有了联合成一派的念头,但一直未能成功,直至黎无常的出现。当时他已是太清宗新一任的宗主,恰逢无崖子要大力培养宗派势力,黎无常便邀请了傅擎空以及寒千仞,再欲联合成立三清宗,以争强实力,达到无崖子的要求,受其帮助,成为闻名天下的门派。

    只是黎无常有着狼子野心,寒千仞也不是省油的灯,时日一久,我便看出了端倪,只可惜我因曾经之事,早已不再过问世事,便只能向傅擎空请求,让我看守玉清宗祠堂,了此一生!”

    秦小川这才恍然,原来三清宗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只是眼下这老者的实力明显高于傅擎空,想来当初这宗主之位,与他最为合适。只是不料出了何事,才让傅擎空接手了玉清宗。

    这老者倒是明是非,若是由他掌管玉清宗,罗生堂定然无法插手三清宗。

    “前辈,虽说您已经不再过问世事,但玉清宗千年基业,您怎忍心看其毁之一旦,若是您能出手,定能扭转乾坤,拯救玉清宗于水火之中。”

    此人实力极强,若是他能出手的话,傅擎空都不是其对手,到时三清宗定会元气大伤。

    只是看那老者表情,没有丝毫起伏,“呵呵,小子,老头子我大限将至,还有什么心思管这些。而且玉清宗年轻弟子并无出众之人,即便我救得了一时,玉清宗也会慢慢没落,最终在某一时刻,消散与烟尘之中,我何必自寻烦恼,且看他自生自灭吧。”

    秦小川闻言,眉头紧皱,这老前辈早已经看开了一切,自己并无法动摇他。只是此番前往玉清宗,没有获得丝毫有价值的线索,当真是可惜。

    即已是如此,秦小川也不打算多在此逗留,对这老者躬身行礼,便欲退下离去。

    “年轻人,老朽已经帮了你的大忙,你难道不打算谢一谢我吗?”

    长辈都曾教导,帮助别人不求回报,这老者竟然还开口要回报。秦小川惊讶片刻,他告诉自己玉清宗的消息都是假的,也算是帮了自己,他既然开了口,自己也当回报。

    “是晚辈疏忽了,不知前辈喜欢些什么物件,在下若是拥有,便献给前辈。”

    秦小川恭敬答谢,但老者却是摇了摇头,只是轻声道,“那都是些身外之物,老头子也不在意。只是今日,老头子无意得到了一首诗,希望你能为我解释一番。”

    秦小川又是一惊,疑惑的望着老者,他当真是奇怪,既然开口向自己所要回报,结果到头来却是要让自己解释诗。

    “晚辈所学浅薄,不敢保证解释正确,但定会尽力一试。”

    老者点了点头,移动脚步,轻声吟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短短的两句话,如却千斤重石一般,落入秦小川的心中。秦小川天赋奇高,一下子便是听出,这根本不是什么诗,而是修行要诀!

    秦小川皱着眉头,疑惑的望着老者,试探问道:“前辈,你是要传授我功法?”

    “哈哈,年轻人,你身上的功法,胜过我千百倍,我何须传授你功法,只不过有一首诗不太明白,想要听你解释一番。”

    老者的这番话,秦小川定不会相信,这绝不是一首诗,而是暗含门道的要诀!

    秦小川亦是聪慧,听老者这话,便明白他是何意,当即拱了拱手,“多谢前辈,晚辈定会回去仔细领悟。”

    撂下这话,秦小川便是躬身退出祠堂,前往玉清宗内,寻找徐茂山。

    望着秦小川离去的背影,老者眼中流露出一抹怜爱与哀伤,只听其口中喃喃道:“如此,我也不欠你了,日后会如何,全看你的造化......”

    月光交融在淡淡的夜雾中有些冷清,秦小川的心中有些失落,借助法宝,隐匿矗立山巅,俯视着灯火通明的灵隐宗。

    原以为来到了玉清宗,会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却不曾想竟会毫无所获。而且若非有那位前辈的提点,只怕自己便中了玉清宗的奸计,将假的情报传递给南疆六派,反而是助了三清宗一臂之力。

    他们布局如此周全,看来夺取南疆六派是势在必行了!

    “师傅,你可曾有所获?”

    秦小川恍神之际,徐茂山已是返回,望见他神色怔怔,遂走上前来低声问道。

    秦小川回过神来,望见徐茂山毫发无损,心中松了口气,但眉头却是紧皱,摇头叹息道:“玉清宗早已有所防范,眼下我们所能得到的消息全是假的,怕是无法得知他们的计策!”

    这倒是让徐茂山有些惊讶,原本他还因自己毫无所获而苦恼,未曾想竟连师傅都一筹不展。

    “那我们该怎么办?”

    秦小川回头望了眼玉清宗深处的祠堂,凝神思忖片刻,又是回过头来,“此处已经无法得到有用的消息,暂且回去,从傅擎空和鹰老身上,争取得到些消息吧!”

    徐茂山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也好,那我们现在便回去吗?”

    秦小川略微犹豫片刻,抬头望着徐茂山,疑道,“茂山,我且背首诗,你看看如何作解。”

    徐茂山已是有些疑惑,这个时候,师傅竟然还有心情让自己解诗,“师傅,您这是.....要考验我吗?”

    秦小川闻言,轻声一笑,摆了摆手,“你只管说说这首诗的意思,并非是什么考验,你且听好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徐茂山皱眉思索,口中低声喃吟,轻移脚步,过了片刻,才道:“师傅,若是单从字面上来解释的话,弟子以为应是:菩提树是空的,明镜台也是空的,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又怎会沾染尘埃。至于更深层次的意思,弟子便不得而知了。”

    秦小川点了点头,是啊,自己与徐茂山理解相同,只是明白这字面的意思。但以那位老者的身份,这首诗绝非如此简单,定然暗含玄机,但究竟有何妙处呢?

    秦小川捉摸不透,但眼下也并非是细细思索的时间,秦小川当即掌中灵印挥动,幻化一只灵鸽,将玉清宗的情况告知东门飞雪。

    当然,秦小川还拜托东门飞雪调查一下那老者的身份,便将这首诗带给他。无崖子距离飞升仅仅只有三日的时间,东门飞雪前去请教无崖子,兴许能明白这首诗的意思。

    ......

    ......

    返回金光洞,徐茂山眼中顿时惊诧无比,只见月儿带着怜星师太,早已是在洞中等候多时。

    但看秦小川的面色,没有任何惊讶,因为他早就料到,怜星师太会前去墨家堡请求面见自己,所以,自己早就吩咐月儿,带她前来。

    怜星师太虽知天下局势,但并未参与其中,所以并不认识秦小川。但见到秦小川模样如此年轻,眼中还是流露出一抹诧异。

    “妾身见过公子,锦毛鼠在傅擎空身边安然无恙,还请公子放心。”

    秦小川闻言,心中一声冷笑,这怜星师太果然聪明,但秦小川依旧是不为所动,而是冷淡的坐在石凳上,轻声道:“师太为何前来寻我?”

    怜星师太低声微笑,“公子说的哪里话,大敌当前,我们自然应共同御敌,你们神仙打架,殃及的还是我们这些凡人。所以以妾身愚见,保住公子的身份不被暴露,与我们而言才是双赢之举。”

    怜星师太的目的,早已尽在秦小川意料之中,并未向月儿二人那般兴奋。而是直奔主题,“那你可知,玉清宗进犯南疆六派的具体的计策?”

    被问及此,怜星师太摇了摇头,“我劝你不要在此浪费时间,我曾套过李长老的话,进攻南疆六派的具体计划,即便是傅擎空都不知晓,一切都由鹰老掌控!”

    怜星师太此话一出,倒是让秦小川心中一沉,神色有些复杂。这个消息,当真是不妙,虽然只与鹰老有过一面之缘,但自己能料定,鹰老绝非能够轻易对付之人,看来想得到具体的计划,已是没有可能!

    但这鹰老又是什么人,竟然掌握着连傅擎空都不得知的东西?

    秦小川失落的叹了口气,不过他已是知足,至少提前得知了三清宗的计划,南疆六派已经有了防御。

    想当初秦小川等人预料,无崖子飞升之际,罗生堂会联手霸天下率先对付碧海阁,不料局势风云变化,碧海阁危局解除,他们也只能另行他法。

    遥遥回忆碧海阁一草一木,一人一事,秦小川心中依旧是万分眷恋。人人都有私心,他们即已放弃碧海阁,与秦小川而言已是感到万分庆幸。

    秦小川抬头望向怜星师太,平静道:“自古以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不破坏我的计划,今后你所能得到的东西,远胜赤溪城十倍!”

    一听这话,怜星师太顿时面色大喜,连忙欠身行礼,“是,妾身明白,妾身会作为公子的眼睛,牢牢盯着傅擎空他们!”

    怜星师太不宜久留于此,以免引起傅擎空他们的猜疑,在挑明自己的来意后,便是匆匆离去。

    月儿望着怜星师太的背影,眉头紧锁,疑道,“师傅,怜星师太真的会帮助我们吗?”

    秦小川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月儿此话不对,怜星师太帮的不是我们,而是她自己。所谓的联手,不过是利聚而来,利尽而散,只要她能从我们这里得到利益,便永远是我们的人。”

    徐茂山眼珠一转,顿时恍然,明白了秦小川的用意,“师傅,原来您看中的,不仅是眼下,而是因为怜星师太与玉清宗的关系!”

    秦小川扭头望向徐茂山,他果然是极其聪慧,悟性颇高。

    “不错,只要怜星师太在,我们便能源源不断的得到玉清宗的消息!”

    徐茂山与月儿相望一眼,由此也算是知道了秦小川的野心。原来师傅并不只是放眼于赤溪,而是要对付整个玉清宗,甚至是三清宗!

    但二人眼中,反而是愈发炽热,他们亦是年轻气盛,兴许跟随师父,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神级无上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神级无上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级无上帝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级无上帝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