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阻挠 干预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84章 阻挠 干预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刘正一窜走,凛五一关门,湛王一招手!

    容倾瞬时转头,看着从窗口折射进来的白花花的太阳,眼角跳了跳!

    风高云淡,暖风骄阳,她却感胸前一凉。是她想多了吗?猥琐了吗?

    也许,湛大王爷只是想跟她说说悄悄话什么的。并不是……

    湛王悠悠开口,“不是喜欢爷的腹肌吗?比起晚上,白天应该看的更清楚!”

    话入耳,容倾嘴角歪了歪,失笑!

    春天真是来了!

    “爷,妾身觉得还是晚上的时候更好看。”

    “爷晚上没空!”

    所以呢?今天白天一定要看?

    “今晚没空,来日方长嘛!”

    湛王眼帘抬了抬,看着她,嘴角轻扬,眉目生花,潋滟无边,勾魂撩人,看着晃眼,这厮在色诱!

    “小安儿,你是要顺从呢?还是要爷动手来个强要呢?”

    “差别在哪里?”话出,容倾唾弃自己,这话问的傻缺了点儿。差别就是开头不同,结果是一样的。

    “差别就是爷费点儿力。不过……”看着容倾束起的小蛮腰,眼底魅意若隐若现,声音悠长微暗,“倒不失为一种情趣!”

    想修理她的念头时刻在。在心里躁动最汹涌的时候,她又穿成这样来到他眼前儿。

    一身男装,少了女儿家的娇美,却更添稚嫩。怯生生的一团白嫩,让人想蹂躏。

    湛王那如狼看小白羊羔的眼神,容倾看在眼里,想想院外那一众人,不觉抖了抖。

    白天行这事,狗屁的情趣。考验的完全是脸皮!

    湛大王爷是妥妥的越发不要脸了。

    “夫君,妾身看还是晚上的时候……唔……”话未说完,开溜的步伐刚启动,眼前人影闪现,随着腰身一紧。

    这速度,湛王若做采花贼,保证看中一个撂倒一个,作案率满分。

    思绪一个漂游,腰带瞬时被松开,容倾面皮一紧,伸手拉住湛王大手,“你怎么就不知道害臊!”

    又不是动物,发情怎么就不分个时候!

    湛王听言,嘴角上扬,笑声低沉,“脱衣的又不是爷,爷害什么臊!”

    容倾瞪眼。

    湛王看着她,手不老实,嘴上却一副商量的口吻,好心性道,“晚上行事未尝不可。只要你能保证你今晚月事不来。爷倒是很愿意等!”

    月事?仔细一想,认真一算。从云海山庄回来,也差不多一个月了。所以……

    湛王是要赶在她月事前来一发?

    “夫君可真是有心呀!竟然连这种事儿也记得。”话说的好听,丢给他的却是白眼。

    月事被人算着,这感觉,浪漫少一点,别扭多一点。

    湛王不说话了,看着起了心,上手摸出了火,难耐!

    “云珟,你……”身上一凉,寒意袭来,容倾不由的一个哆嗦。

    云珟!

    “记得一会儿也要这么叫!”

    湛王那暗哑,魅惑的声音,伴随着手上动作,那灼热,烫的容倾老脸发热!

    是不是她过去调戏的太过了。所以,让湛大王爷以为,她什么尺度都是可以接受的?连带的湛大王爷也越来越无下限了!

    男人比女人还放不开,挺没男子气概的。

    可现在,男人一放开……

    “夫君,你是记错日子了,我还不到来月事的,唔……”

    留着力气办事儿吧,别那么多废话了!

    刘正站在院中,仰头,望天,看着天上那朵朵白云,看的分外认真。那架势,今天不把天上的白云给看散了,他就不低头。

    用行动证明,湛王跟湛王妃在屋内的时候,他刘正是真的很忙,很忙!

    忙的无暇顾及任何事。自然的,也没空去想这前天白日的湛王和湛王妃在做些什么。

    看刘正那姿态,院内衙役暗想:大人仰头望天赏月,那他们是不是应该低头数个蚂蚁什么的呀!

    这个时候显得无所事事可是不太好。会让人以为,他们闲着在胡思乱想。虽然,他们确实在浮想联翩,思想各种荡漾!

    湛王爷行事无忌,没想到在宠爱在湛王妃这事上,也是这样的任性肆意,一点儿都不含蓄。

    啧啧了!

    京城

    “公子,二叔爷回京了!”

    二叔爷,容霖胞弟。[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名:容珲,年逾五十有余。

    因年少时犯了事,惹怒了当时的安王爷,被驱离出京。直至今日,已有近四十年。

    当时,容家根基尚浅。容霖也是刚刚入仕,别说保他,未被牵连仕途尽毁已算是万幸。

    而早些年,在容霖仕途顺遂,手握实权时。而安王也被皇上发配至皇陵时。容霖也曾经给他去过信,让他回京。然,没曾想容珲却婉拒了。

    回京又如何?因一次错,被安王夺了科举入仕的资格。回京也无大前途,只会被人挤兑,排挤。还不若在外!

    就这样,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没想到,他却突然回京了。

    对这位二叔爷,容逸柏了解不多。除了在曾祖父和曾祖母过世的时候,他回来奔丧见过一次之外,再无见到过。

    因为容逸柏在容家人眼里,就是一个病弱公子。逢年节的就算偶有走动,也不会带上他,长途跋涉的不适合他!

    不过,眼下既入了京,以后接触难免。那么,事先了解一番也很有必要。

    心有思量,神色浅淡,“举家回来吗?”

    祥子摇头,“二叔爷带着长子,长孙先回来了。其余人等在其后,怕是还要过几日。应该会赶在公子大婚前到。”

    容逸柏听了,没再多言。

    祥子站在一侧,心里却莫名的不安。这不安不是来自即将入京的的二叔爷,而是来自容逸柏。

    提及大婚时,容逸柏的平淡和沉默,让祥子心绪不宁。然,却不敢再问。因曾经问过一次……

    “公子,您对林家小姐可是有什么不满意吗?”

    “为何这么问?”

    “因为您看起来并不是很欢喜的样子!”

    长长的静默之后,容逸柏弯了弯嘴角,清淡的声音响起,“或许是因即将为人夫,不由心生怯吧!”

    声音清淡,眸色却是那样的……

    那一个眼神,那瞬间的神色,祥子不知该如何形容。只是那种压抑和萦绕不散的寂寥,令人窒息!

    压的人有些透不过气,心生不安,却又涩的难受。

    公子他为何不喜呢?

    既不喜为何还要娶呢?

    为何呢?

    将为人夫,不及欢喜。心,已经迟暮!

    也许……

    容逸柏静静看着外面,眸色浮浮沉沉,悠远,沉暗!

    京城外,昙庄

    俗话说的好,人靠一张佛靠金装,这话还真是一点儿不假。

    当容倾褪去那身白衣长衫,换上一身灰衣短衫。看起来也立马不一样了。

    从一俊俏粉嫩的少年,立马变成了跑堂的店小二。

    容倾看着忍不住瘪嘴,灰不溜秋的,灰老鼠一样。

    “怎么?不喜欢?”外出就该打扮成这样,灰蒙蒙的看着顺眼。

    看着斜靠在床头,事后满身慵懒,性感,又骚气横生的男人。容倾白了他一眼,“我走了,晚上不回来……”

    话到此,湛王眉头扬起。晚上不回来了?胆子见长呀!

    容倾真想这么说。但,在湛王视线又落在她胸口时,容倾头皮一紧,舌头缩了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准!”

    “谢王爷恩准!”容倾说完,抬脚往外走去。

    湛王看着容倾的背影,心情莫名。她出外办公,他在家里候着。这本末倒置,挺扯!但,感觉却是不坏。

    通……

    一声响,一声低呼,闷痛!

    “王妃您还好吧!”刚为避嫌,一不小心走的远了点儿。

    “好……”好痛,我的胸。

    “门槛什么时候变这么高了,砍了!”

    “是,属下马上就砍。”凛五颤着嘴角应。

    “哼!”

    本想迈个威风凛凛的八字步,怎奈老天不疼人。走到门口,腿一软,摔了个狗吃屎!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湛王不觉笑了。这一跤摔的听着不轻,肯定很疼吧!不过,够给他长脸。

    男人劣根性,湛王尾巴摇了摇。心情愉悦!

    容倾坐在马车里,狠狠问候湛王十八辈祖宗。问候一个遍,暗腹:不知皇上什么时候驾崩。然后,举国上下红白喜事儿来个百天全禁。那时,湛大王爷或许就老实了。

    呃!不好,说不定没禁住湛王,反而把她哥的喜事儿给耽误了。如此,皇上您还是活着吧!

    天马横空一念过,容倾甩开那些杂念。拿起刘正给的卷宗,静静看了起来。

    牢房

    昏暗,阴冷,潮湿,味儿杂,有些刺鼻儿。

    “王妃这边请!”

    “刘大人叫我容玉吧!”一个真姓,加上化名的姓氏。

    “是!”在这地方,容玉确实比王妃合适。

    走进里,腥甜之味儿入鼻,血的味道!

    闻之,容倾眉头微皱。刘正面色亦是沉了一下。

    走进去,看到被用铁链拴吊着,浑身血淋淋的潘俊时。容倾凝眉,刘正脸色难看!

    “大人……呜……”衙差刚上前,既被刘正一脚给踹开。

    “混账!谁准你们用刑的。”

    衙差捂着心口,爬起来,忍着疼,“回大人,是孙公公带人过来,非要动手,小的拦没拦住!请大人责罚。”

    一个是宫中公公,一个是顶头大人。他一小小衙差是哪个都惹不得呀!

    刘正听言,沉声道,“孙公公?哪个孙公公?”

    “就是杂家!”

    尖细的声音出,刘正转头,那粉白无毛的脸映入眼帘,刘正眼帘微动。

    太监声音不悦耳,这个尤甚。容倾忍住挖耳的冲动,这声儿拿捏的如指甲划玻璃一般,听着让人浑身打激灵。

    “刘大人好久不见呀!”走进,兰花指一翘,笑着开口。

    “原来是孙公公呀!真是失迎失迎呀!”刘正拱手,一本正经的客套。

    “这么久没见,刘大人还认识杂家。杂家可真是受宠若惊呀!”

    “呵呵……孙公公这话可就是小看下官了。这京城内外谁人不知,孙公公乃是瑜妃身边的得力之人呀!”

    瑜妃——古瑜!古家女,古少主的嫡亲姐姐。

    此次古玉峥出事儿,她作为嫡姐心情不好可以理解。毕竟,古少主可是她最大的帮衬。若是他有个好歹,对她可是很不利!

    只是,她心情再不好。也不应该把手伸这么长!

    “刘大人真是会说话。”孙公公似被掐了喉咙似的,继续用声音摧残人的耳朵,“杂家也不过是尽心尽力为瑜妃娘娘办事儿而已。其他的,可是不敢说。”

    刘正呵呵一笑,“孙公公真是谦虚。”客套着,心里却大骂开来。少他娘的在这里给他打官腔。他可没那么多闲功夫。给你客气几句,你还没没完没了了。

    “杨琥!”

    “小的在!”

    “把人放下!”

    “是!”

    杨琥领命,脚下刚动,孙公公提步上前,翘着兰花指阻拦,“这谋害古少主的犯人,很是奸猾,阴毒可是要严加看守。依杂家看,为了安稳期间,还是就这么吊着的好。免得生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刘大人可是无法向皇上交差呀!”

    去你娘的!

    人死了他才是无法交差。案子还未全部查明,犯人就在他眼皮之下没命了。他这是多无能呀!

    心里大骂不休,脸上压着不显,“孙公公想的周到。待本官问完他话之后,定要再把他给吊起来!”

    “这证据确凿的事儿,还有什么可问的。依杂家看,刘大人不若直接结案的好。不然,如此简单的一个案子,刘大人却还耗费这么长时间。这可是不太好,一不小心会让皇上怀疑刘大人你的能力的。”

    少他娘的拿皇上压他。他刘正可不是吓大的。还开口闭口的依着他,这话听得刘正想抽他大嘴巴。奶奶个熊。什么都依着他,他这官就不用做了。

    心里火,强压着,脸上笑却是完全不见了,“孙公公如此替本官着想,本官很是感动。只是,就算要结案,也要潘俊画押不是。这么吊着,连手都够不着怎么画!”

    “这还不简单……”孙公公话还未说完,豁然被刘正打断。

    “傻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把人放下来!”

    刘正一火,杨琥不再迟疑,断然避开孙公公飞身而上,拿出手中钥匙打开铁链。

    孙公公看此,眸色一沉,说话也就不那么好听了,带着一丝咄咄逼人的味道,“既然如此,杂家就在这里等着刘大人结案吧!等人被斩首了,也算是给古少主有交代了。瑜妃娘娘这心里怕是也能好受些。”

    案子还未结,这斩首的话都说出来了。

    容倾在一边静静听着,暗腹: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在现代,官场之上,行事多多少少都会遇到阻碍。

    不过,看眼前形势。刘正不像是那会妥协的。

    而从刘正对孙公公那虚以蛇委的态度。多少可窥探出这位瑜妃好像不是多受宠的。不然,潘俊不会这么快就被放下来。怎么着也要等到刘正入宫一趟,观望一下皇上的态度再说。毕竟,宠妃的枕边风还是很有厉害的。

    不过,当今皇上也不像是那昏庸的主儿。不然,这事儿连指派刘正查都不待查的,直接就把人给砍了。现在给潘俊一个辩解的机会,让刘正查明真相,也是睿智的一种表现。

    孙公公那咄咄逼人的话出,刘正脸色瞬时也冷了下来,言语染刺儿,“难不成在孙公公的眼里,本官就是一昏官不成?”

    “刘大人何出此言?”

    “犯人都晕死过去了,本官话都没问,就让本官结案,怎么个结束法?”

    “刚才不是刘大人说,把人放下来直接画押就结案的吗?”

    “话我是说了。但,我可从未说过要把人给吊起来毒打。可他现在却成了这样?如此又该怎么说?”

    “刘正你这是……”

    “人昏迷不醒,若是耽误了案情。误了抓获那一众悍匪的时机,让那群恶徒继续作乱,危害百姓。到时候,还请孙公公给本官一个说词。”

    论扣帽子,刘正甩孙无鸟几条街。

    刘正这话出,粉都遮不住孙公公的黑脸儿,“倒打一耙,黑白颠倒,刘大人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办案的?”

    “本官是如何办案的,自有皇上明断,还轮不到孙公公费心多言。”

    “好,好……既然如此,那杂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说着,转身,欲走人,回宫告状。

    脚步刚迈出,一个人影忽然闪过,随着……

    “啊……”

    一声凄厉尖叫,那尖锐,考验人的耳膜。

    声落,看着飞出老远,躺在地上脸色煞白孙公公。再看悠然把脚收回的湛王府护卫,刘正面皮僵了僵。

    容倾看着王府护卫,眼睛也直了一下。不得不说,动手真是比动口看着爽呀!

    不过,这一动手……

    吐槽还未完,一道声音传来。

    “把人丢出去!”

    青安话出,护卫直接动手,提溜着孙公公眨眼既不见了。只余下……

    “刘正,你……你给杂家等着!”

    听到这话,刘正嘴巴苦了一下,转头看向容倾,“王妃,这个……动手是不是不太好呀?”

    毕竟是宫妃身边人,他动个口,算是据理力争。可这一动手,那就是欺人了。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瑜妃就算是不怎么得宠,可人家身份在哪里摆着,那是皇上的女人,他作为臣子一言不合就动手。往小了说是没规矩,往大了说,那……罪名可就无限了。

    只希望,这几日皇上千万别宠幸瑜妃。不然,可真就难说了。

    容倾看着刘正摇头,“这不是我下的令。”

    刘正闻言,心头一跳,看向青安。

    青安坦承不讳道,“是王爷的吩咐!”

    刘正听了,嘴巴更苦了。

    容倾扯了扯嘴角,安慰,“也许,王爷是想让你表现的更加威武不屈。”

    确实,这一脚下去,他确实够威武的。

    刘正苦笑,看着容倾道,“王妃您说:王爷能否容许我狐假虎威一次呢?”

    万一皇上不喜,他可否把这事儿如实的推到湛王的身上,借借他的势呢!

    “这个嘛!嘿嘿……”

    容倾这一嘿嘿,刘正抬手按了按眼角。王妃若是愿意吹吹枕边风该多好呀!

    看刘正那苦哈哈的样子,容倾都同情他了,被湛王坑的真是可怜!

    不过,不会是夸赞潘俊那几句话给惹出来的吧!

    若是……

    容倾轻咳一声道,“刘大人还是赶紧找大夫过来给潘俊看看吧!别出什么事儿了。”

    “王妃说的是!”

    刘正安排过人,容倾开口,“被抓获的悍匪有几人?”

    “三个,有两个被伤及要害,等下官赶到人已经不行了。现在还有一个,受了轻伤,在隔壁牢房关着。”

    容倾点头,“过去看看吧!”

    “好!”

    方脸大眼,脸黄唇赤,身染血色,年逾三十左右。很平常,很大众的一个人,没什么明显的特点,丢在人堆里就不见得那种。这种长相,利于躲避。

    “一会儿也让大夫给他看看。”

    “早两天已让大夫给他瞧了,也喂了药。看来药效一般。”

    “潘俊和这里,刘大人还是找几个能顶得住的人在这里守着吧!”

    刘正点头,“下官也有此意。”

    若要查明案情,他们都必须好好活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