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上元节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81章 上元节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一行人走在街头,有那么些引人注目。屏退气势,就身高,湛王也妥妥的高人一等,往那里一站,鹤立鸡群,让人侧目,完全一发光体。对此,湛王早已习惯,完全无所觉。

    对于这杠杠的回头率,容倾抬头看着湛王,轻声道,“夫君,前面好像还有卖面具的。”

    湛王听了,转眸看着她,柔和道,“有你在,本王看不到其他人!所以,无需那一层面具遮眼。”

    湛王话出……

    青安,青平,不由低头。湛王跟王妃在一起时,与众不同的言行举止,直到现在她们仍在习惯中。

    凛五,凛一差不多已经习以为常。只不过,今天说出的话,相比往日直白了许多,也酸了许多。想着,转眸,看一眼走在一侧的容逸柏。

    是多了个人的缘故么?

    有些事,容逸柏猜到了。可是他能猜到,也许更多是湛王有意为之的结果。

    听着湛王分外绵柔的言词,容逸柏淡淡一笑,心情不明,神色如常。

    容倾看着湛王神色不定!

    容倾那惊疑不定的眼神,落入湛王眼中,心里不由溢出点点恼意。

    男人口甜,女人心喜。普天之下,应该都是这套路吧!为何到了他这里就偏生不同了呢?

    每次甜言蜜语,她首先反应不是心喜,而是心生疑虑。这女人……

    到底是他说的不够味,不到位,还是她太没情趣!

    憋火!

    堵在心,面更柔,声音更软,“傻愣着做什么?这就感动了?”

    最好是给他承认是感动,否则……晚上让她好看!

    可惜,湛王那幽沉,幽怨的眼神,容倾一点也没读懂。

    “那个……”拉拉湛王的手,示意他低个头。

    这个,湛王倒是乐意配合,顺着她的力道,倾身靠近!

    看着湛王陡然放大的脸……这距离是不是太近了点儿?容倾心里嘀咕一声,嘴上轻声道,“夫君,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容倾话出,凛一,凛五瞬时低头。这一瞬间,思想神同:王妃是真的很不通情趣呀!不过也不怪王妃多心,也是主子平日作的太多了。习惯了他的坏,他这么一柔,真有些受不住。

    “本王好的很,王妃无需担心。”湛王清清淡淡道。

    语气轻柔,可容倾却敏感的听出几分恼意。咳……不过就是一句话好听的,看来是她大惊下怪了。

    但,湛王突然的多情夫君,风流倜傥态。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容倾想着,忽而想到什么,看着他,低声道,“夫君,你是不是又在家偷偷看小话本了?”

    看了小话本,受今日节日气氛的影响。所以,不由的想试炼一把?

    容倾问话出,容逸柏嘴角微扬,眼底溢出几分笑意,潜藏更多其他!

    湛王嘴巴微抿,直直看着她!

    容倾轻咳一声道,“我就是想说一句,刚刚那一句夫君好像背错了!”

    “是、吗?”无错不跳字。一字一顿,“那正确的是什么,还请夫人指教。”

    “正确的是,‘不管你在不在我身边,我都看不到其他人。因为我眼里心里只有你’。”容倾看着湛王,情意绵绵的纠正。心里腹诽:男人又变脸了!这厮,变脸的速度,妥妥的比翻书都快。

    凛五听言,心里暗腹:看来,怎么勾搭女人,王妃真的比主子懂得多。看王妃这表做的多到位。就是对于主子的心思,懂得太少了。

    湛王听了,看着她,不咸不淡道,“夫人果然是博览群书呀!”

    这话,满是刺儿!

    什么博览群书,是博览群话本还差不多。

    容倾干笑,为自己圆个场子,顺便拍个马屁,“其实,这不是我在书上看的,而是心里所想的。是有感而发。”

    放屁!若是眼里只有他,看不到其他。那容逸柏她是用什么看到的?后脑勺吗?

    这女人,以前忽悠他,调戏他,还用用脑。而现在连脑子都懒得动了,直接是睁着眼睛纯糊弄了。

    心里冷哼,面上不显,还颇为受用道,“如此甚好!”说完,伸手。

    凛五即刻上前,从袖袋里拿出一沓银票双手递过去。

    湛王拿过,随着送于容倾面前,风轻云淡道,“这是奖赏。”

    看着那一沓银票,容倾眼睛直了一下。

    “这……这是给我的?”

    “嗯!”

    “真的给我?”怎么感觉那么飘忽呢?

    湛王不说话了,直接把银票放入她手中。

    容逸柏看着,眸色意味深长。

    容倾拿着,那踏实的厚度,不觉咽口水。艾玛……今天男人又是刮的那股一邪风!

    土豪的简直亮瞎眼。

    只是,他这样土豪,映衬的是如此土鳖。人家敢甩,她却有些不敢接了。

    看容倾怔忪傻愣的模样,湛王柔和开口,“怎么?不喜欢?”

    “不……很喜欢,特别喜欢。”容倾嘿嘿一笑,“夫君,你真是又好看又可爱!”

    湛王听了,横了她一眼,还未说话,只见容倾忽而小脸一收,紧紧看着他,低声道,“夫君,这些银票都是真的吧?无错不少字”

    容倾话出,湛王面皮紧了紧。

    容逸柏扬了扬嘴角。

    凛五差点笑出来。

    王妃怀疑银票有假,这定然是前一段日子在云海山庄时,被老皇妃用假元宝忽悠留下的阴影。

    如此,王妃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可是,湛王却是苦闷了。

    不过就是想秀一把恩爱而已,怎么就那么难,那那么不顺呢?

    看湛王脸色沉下,容倾赶紧把银票收入袖袋中,笑眯眯道,“玩笑,开个玩笑,嘿嘿……”

    湛王扯了扯嘴角,笑意森森,看的人心里犯哆嗦。

    凛五看着,不觉叹息:本想来个相亲相爱的。可是现在,主子这边已唱起,而王妃还在戏台子外游荡,云里雾里,完全闹不清是什么情况。

    这恩爱秀的,妥妥的变成献丑了!

    “这是给你的奖赏,今日把它花完。”

    容倾闻言一怔,“花完?”

    “嗯!”

    看湛王点头,容倾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沓银票,就一个感觉:湛大王爷不愧是皇家子孙,散起财来,绝对的一掷万金。败家玩意儿呀!这么多银钱存起来多好呀!

    好败家!真败家!

    还有,今日花完?这是要她一次花个够!然后呢?

    “夫君,我这次花完了。是不是这辈子就不要再留花钱的念想了?”今天一次性的把这辈子的都让她给花了。若是这样……泪流满面。

    “这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半个时辰内花完另有赏!”

    湛王那低缓的声音落入耳中,容倾抬头,自然问道,“若是花不完呢?”

    容倾话落,一句话,几不可闻的字落入耳中。

    “花不完,这就是你最后一次摸钱,花钱了。”

    容倾听言,看着手里的银票。确定,男人今天又抽风了。平日一毛不拔,今日要她挥金如土。

    钱在手里,今日不花,明日不但被没收,还会被罚。如此……且看我今日怎么败家。

    败家谁不会!花钱可是比挣钱容易太多了。

    挥金如土的感觉,今天她也来尝尝。一辈子说不定也就这么一次了。想着,容倾上前两步,看着前方,腰杆挺起,昂首看向前,胳膊抬起,开口,“我手所指之处,我眼所看之地。所有门面,物件统统的给我买下来。”霸气土的话出。容倾就一个感觉:爽呀!就是没什么现实感。跟说梦话差不多的感觉。

    不但如此,话说完之后,还不由小怂了一下,“夫君,这个钱是不是不够呀?还有,我这话是不是大了点儿呀!”

    湛王:……她就不能给他有点出息。

    凛一叹气:王妃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仗势欺人,以权压人呢!

    凛五上前一步,轻声道,“王妃,这京城地界的门面,差不多都是主子的。而余下的是太子的和几位皇子的。不过,他们可能不会卖。所以,王妃您还是买点儿别的吧!”

    容倾闻言,眼睛圆了一下。差不多都是湛大王爷的?!

    早就知道湛王定然不是普通的有钱。可有钱到这种程度,也是……

    晕了一下,马上就淡定了。因为银钱再多,土地再多,那也是湛王的。她照样穷的叮当响。

    “夫君,我们这贫富差距是不是大了点儿呀!”

    湛王听言,眼皮耷拉了一下。本想宠她个无法无天试试。现在,忽而没那兴致了!窝火。

    湛王准备打道回府念出,容倾声音传来,话题转移,“夫君,你看那个男人怎么样?”

    湛王听了,顺着容倾所指之处看了一眼,一个白衣男子,站在一处花灯前跟摊位老板微笑的说着什么。

    容逸柏同时随着看去。

    “夫君,你说:他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容逸柏静静看着,好看吗?不觉得!

    “所以呢?”想买下来的做面首吗?一念出,视线落在容倾那白嫩细致的小脖子上,手痒了痒。再敢给他起这心,看他怎么修理她。

    容倾叹气道,“他已经长得很好看了!可我相公长得比他还好看。特别是我夫君明明长得更好看,更有钱,更有势。还一点儿都不招蜂引蝶。还特别知道疼媳妇儿。你说……一不小心嫁了这么一个十全十美的相公,有的时候也挺令人发愁的。你这样,每次出门我怎么能放心呢!”

    容倾话出,湛王嘴角歪了歪,似笑忍笑。最后,一个没忍住,抬手在容倾挺翘的鼻头上轻拧了一下,“你别以为夸赞本王一句。本王就会忽略掉你眼睛四处乱瞄,直直盯着别的男人看的事。”

    “看夫君这话说的,真够绕口的,我咋就听不明白了呢!”

    “少给我贫嘴!”

    看湛王瞪眼,容倾揉着微疼的鼻子,不由笑开。笑过,忽而想到什么,神色一正,“我知道这银票怎么花了。”

    怎么花?同一个疑问,同时好奇。

    容倾看看湛王,转眸看看容逸柏,肃穆道,“我准备把妓院和小怜馆同时买下来。然后再全部解散,把那一院一个馆统统该茶馆。如此,你们以后若是觉得无聊了,也算是有地方喝茶了!”话说的那个余音悠长。

    嗯!喝茶的地方倒是有了,就是把嫖的地方给杜绝了。

    “你管的倒是够多的。”湛王不咸不淡道。

    心里冷哼:管着自己夫君也就罢了。连自己兄长也捎带着。纯粹是多此一举。容逸柏嫖不嫖那是林明玉该管的事儿。哪里也轮不到她这个妹妹来操心了!

    “茶馆倒是不错!”容逸柏浅笑道。

    湛王听了,看了他一眼。

    容逸柏回以笑。

    湛王瞬时移开视线,看着碍眼。

    容倾看着湛王,容逸柏,清清淡淡道,“看来,妓院是做什么的,你们都很清楚呀!”

    容逸柏轻笑道,“我说不知道,你相信?”

    “信你个鬼。”

    湛王轻缓道,“男人知道不足为奇,而你一妇道人家又是如何知晓的?”

    “我不知道呀!我什么都不知道。”

    “信你有鬼!”湛王把话还给她。

    容倾抿嘴一笑,“夫君真是了解我。这么一看,我知道的真是挺多的。”

    知道的都是歪门邪道的。

    凛五轻声道,“王妃,这个想法倒是不错。不过,怕是难以彻底杜绝吧!”

    容倾听言,扬眉,看着凛五,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他们给……”一个剪刀手比划过,自带声效,“咔嚓了!”

    容倾话出,凛五即刻开口,“属下绝无此意!”他只是想说,你这边驱散了,那边又开起来了。绝对不是……

    “是吗?可我觉得倒是不错。”容倾说着,转头看向湛王,“要不,先从齐管家开始试试!”

    凛一闻言,垂首,看来齐瑄是彻底被王妃给惦记上了,但凡有这能‘咔嚓’的事,第一想到的必然是他。

    “小姐,是容公子!”说着一顿,轻喜的声音染上一抹紧绷,“还有湛王爷和……”看到容倾顿住,带着面具看不清是谁了。

    听到丫头的话,林明玉和林明壑转头看去。

    看到温和,清俊的容逸柏,林明玉握着帕子的手不觉紧了一下,心跳有些不稳。

    林明壑看到容逸柏时无所觉,在看到湛王时,心头却是不由紧了一下。

    “走吧!过去请个安。”

    既遇到,无视,那是不敬。这规矩,林明玉懂得。

    掩下脸上那压不下的淡淡羞意,微微点头。兄妹两个提步上前。

    而凛一早已就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看到他们走来,轻声禀报道,“主子,是林家兄妹!”

    闻声,容倾转头。容逸柏看着走来之人,眼神微闪,看湛王一眼,随着移开视线,眸色深远。

    湛王神色淡淡,无一丝波动,更不见一丝异色。

    “臣子见过湛王。”

    “臣女给王爷请安!”

    湛王点头,随应,“无需多礼!”

    “是!”

    两人站直,林明壑看着容逸柏拱手,“容公子!”

    林明玉随着微微俯身,“容公子!”

    “林公子,林小姐!”容逸柏微笑还礼。

    容倾随着摘下面具,笑眯眯开口,“林姑娘!”

    呃……

    面具摘下,看清面容,林家兄妹微微一怔,随即行礼,“见过王妃……”

    “在外无需多礼,不必多礼。”

    “是!”林明壑垂首,应的恭敬。

    林明玉看着容倾回一微笑。

    “今天真是好巧,没想到……”话未说完,被湛王拉过,“不是说要猜灯谜,结对子吗?”无错不跳字。

    “呃……”

    “都不是外人,你们兄妹也一同随行吧!”不待容倾开口,湛王直接令下。

    “是!”林家兄妹自当遵从。

    湛王,容倾在前。容逸柏和林家兄妹在后,缓步往最热闹点儿走去。

    什么时候能让一个人屏退周边人的身份,大部分注意力专注于你呢?

    就是当你是她仇人,或是与她定亲之人时。

    就如现在,林家兄妹成了监督容逸柏的最佳人选。更重要的是,让容逸柏认清自己的身份,让他看看容倾对于他跟林明玉的事儿,是特别的乐见其成。

    聪明点儿的,他最好尽快斩断那不该有的念头。否则……

    湛不会明之,还听之,任之。他没那么好的心性。

    “下面是猜字谜,赢则有大奖呀!”

    声音入耳,容倾看向湛王,“夫君,有大奖!”

    “那就去看看吧!”

    “嗯嗯!”

    麻木衣裳白夹里,大红衬衫裹身体

    白白胖胖一身油,建设家园出力气

    “打一吃食,大家猜猜这是什么?”

    话落,容倾随着道,“这个我会,是花生,花生!”

    容倾话出,站在台上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看着容倾道,“这个小娘子猜对了!”

    容倾听了,看着湛王,笑眯眯道,“夫君听到了吧!我猜对了。看来,我也是很有智慧的人呀!”

    湛王听言,横了她一眼。人家一句猜对了,比他一句好听的还动听么?那一句大奖,比他那一沓银票还有吸引力么?

    还有,猜对字谜,跟有智慧是两码事儿吧!

    “好下一题,大家继续努力呀!”男子说着,谜面公布——

    高高个儿一身青,黄金圆脸喜盈盈

    天天对着太阳笑,结的果实数不清

    “大家猜猜这个是什么?”

    “向日葵!”容倾又一次秒答。

    知道的人不少,可是慢了容倾一步。关键是心思有些分散。看着湛王,那一身气势,让人倍感压力。

    京城,非富即贵的人太多。而湛王一看就是那种惹不得的。上位尊者,威慑力太甚。

    “恭喜这位小娘子又猜对了!”

    容倾笑呵呵,“我果然是有智慧的人呀!这次大奖,保管是我的。”

    看容倾那得瑟样儿,湛王勾了勾嘴角,“那为夫一会儿就等着出力,帮夫人拿大奖了。”

    “这个嘛!拿就不用了,省的累着夫君您了。不过,不让你拿着,还是可以让你摸摸的。”

    “夫人可真是大方又体贴。”

    “那是,那是……”

    看着容倾和湛王那自然的相处方式,还有湛王那从未见过的好心性。

    林明壑眼底神色变幻不定。林明玉静静看着,眸色平和。

    心正路自宽,父亲说过的话,铭记着!

    过日子,多用点儿心,比多操些无用之心好。想着,不由转眸看向容逸柏。却见……

    容逸柏视线停驻在湛王妃的身上,眸色柔和,不掩疼爱。

    看此,林明玉垂眸。

    “下面是猜字,大家注意听呀!日长夜断愁几许,打一字!”

    字谜出,容倾即刻抬头看向湛王,“什么字?”

    “猜不出来了?”

    “刚才得瑟过头了!”

    湛王听了,扯了扯嘴角飞,“用用你的智慧!为夫看好你。”

    “我智慧再高,也高不过夫君不是!”

    “那大奖……”

    “夫君拿到后,让我瞻仰一下,再摸摸就好。”

    对对子,猜字谜,有想赢个大奖的,更多是凑热闹的。容倾可说是两则都有,而一些人是纯粹凑热闹。

    “大壮,你在看什么呢?”

    “呃……没,没什么!”

    “没什么你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人家小娘子看什么?”年轻男子看着吴大壮低声调侃道。

    吴大壮面色一赫,紧声道,“你别瞎说。”

    “是瞎说吗?我刚才可是清楚看到,那娘子一来,你眼睛都直了。”男子说着,看了看容倾,随着低声道,“我可告诉你,那小娘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夫人。还有她身边那男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你可不要瞎起心,到时惹出什么事端来,让吴大婶为你担心……”

    “你浑说什么。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着调吗?我只是……”

    “女色当前,再着调的人也有迷眼的时候。所以……”

    “别混扯!我看着她,只是觉得,她好像一个人。”

    “像一个人?谁?”

    “就是我曾经跟你说过的,在我家馄炖摊上帮工的那个叫青儿的小妇人。”

    “她?在你家馄炖上帮工?兄弟,你看看人家那穿着,一件衣服能把你家买下来。她能上你家那摊位上做工?你这眼神……”

    吴大壮挠了挠头,憨憨道,“大概是我看错了吧!不过,真的好像!”

    “好了,好了!瞅着人家小娘子好看,想多看两眼也正常。不过,你这借口也太烂了!”

    “我说了不是因为那个……”

    “是,是……你是正经人,我心思不正行了吧!好了,走吧!不管你有没有看错,你再这么看下去,保不准一会儿就被人狠揍一顿!”

    吴大壮听了,也没再多言,瞅一眼容倾,心里嘀咕着,抬脚走了出去。

    看吴大壮离开,凛五收回视线。

    ***

    看着林明玉手里的花灯,林明壑轻和道,“容逸柏挺不错!”

    林明玉听了,浅浅一笑,没说话。

    马车之上

    日长夜断愁几许——月。高处无口几人来——亮!

    一人游戈芳草地——代。十士脚移花皮蓑移——表!

    天鹅展翅鸟已去——我!白芍享酒无意义——的!

    空余一钓三点雨——心!

    容倾坐在马车上,指着那后缀的几个字,念:“月亮表我的!夫君,这两个字念什么呀?”

    湛王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本王在说的时候,你在做甚?”

    “不小心走了个神,在看容逸柏猜灯谜。”

    湛王听了,移开视线,靠在车壁上,缓缓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容倾看此,轻轻一笑,往他跟前靠了靠,轻声道,“那两个字,其实我认识。”

    容倾话出,湛王面皮紧了一下。

    容倾咯咯笑开,“不过,比起月亮代表我的心。我更想听夫君说:容倾,我的妻,俺喜欢你!或,容倾偶的肝儿,我耐你,容倾你是俺的太阳……啊……”

    “调戏本王,让你觉得很好玩儿?”

    “这是调戏吗?我还以为我说出的都是王爷的心里话呢!”

    “我看你是又皮痒了!”

    “皮没痒,心痒痒了。夫君,亲一下怎么样?”

    容倾那小声的嘀咕落入耳中,湛王揽着容倾腰身的手紧了一下。

    “还是那么没规矩……”说着,微微俯身,还未碰触到容倾。

    容倾忽而开口,“说到规矩,这个时候,我就不免想到齐管家。”

    湛王听言,眸色微沉。

    马车内一时沉寂!

    容倾眨巴眨巴眼,还未开口,马车忽而停下,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民妇斗胆,在此叩见王爷,王妃!求王爷,王妃为小民做主。”

    声音入耳,容倾神色微动。声音有些耳熟!

    湛王缓缓起身,眸色沉沉。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