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流鼻血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91章 流鼻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皇宫

    “皇上,湛王爷同湛王妃出京了!”

    云峯听言抬眸,“确定吗?”

    “是!”

    确定出京了,至于去了何处,云峯却是没再问。

    “下去吧!”

    闻言,侍卫随即垂首,掩住眼中的意外,躬身退下。

    问一问,探一探湛王去了何处,侍卫本以为这是皇上必问的。没曾想……

    为何不问呢?

    云峯握握自己拳头,比比腕力……瞬时没了好奇的必要。

    另外一边……

    完颜千华得知湛王离京,心里竟是不自觉的松了口气。这感觉出……

    完颜千华不觉扯了扯嘴角,自嘲。为自己的本能的反应。

    再次清楚的意识到,纵然手里握着他的命脉又如何,潜意识里她却畏惧着他。

    想着,缓缓闭上眼眸,放松身体。虽还不知云珟为何离京。不过,在她身体不适时,云珟不在京城这也算是好事儿。

    拿捏云珟,让她时刻精神紧绷。太过不受控……

    ***

    或是赶路疲累的关系,容倾变得比在王府时更爱睡了。不过,也因此吐的症状倒是减轻了不少。

    因为在可能会吐的时候,她睡着了。对此……湛王不知道该不该松口气。

    “王妃还在睡?”完颜千染从马车上下来,走到湛王跟前问。

    湛王点头,开口,“她这样嗜睡真的没事?”

    这问题,如一日三餐,湛王是每日必问。对此,完颜千染已是非常习惯。

    “王爷放心,这都是正常的。”

    重复的问题,同样的答案。湛王听到,心略安!

    容倾安好无事的话,无论听多少次,湛王都不会觉得多余。

    “她怀相怎么样,可好?”

    “王爷,王妃现在月份还小,说怀相还为时过早。”

    “什么时候才能探出来?”

    “最起码要到五个月。”

    “要顺!”

    “这个……我一定尽力。”

    湛王听言,皱眉。

    “王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这次话出,湛王眉头松开了些许,抬脚走上马车。

    完颜千染不觉失笑。

    要顺,一定要顺!湛王只能接受的。其余,敢说一个‘不’字试试。

    对于容倾生产一事,湛王自从受到惊吓,又自己不断臆想延伸出各种血淋淋的场面后……已开始魔怔了。

    二十多年来,湛王所有的想象力都用在这上面了。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吓唬自己,现在正他的脑海中,欲估应该已无声导出了十多部的恐怖片。

    妇人血战产子!

    妇人产子被撕裂!

    妇人产子血崩!

    妇人生产一尸两命……

    等等等等!

    看着容倾不断膨胀的肚子,湛王脑中恐怖级数也随着不断升级中。如此……他如何能不焦虑!

    “夫君!”

    “醒了!”

    “唔……”容倾揉着眼睛问,“到哪儿了?”

    “到荆州了。”湛王拿起马车内的披风给她披上,“累不累?”

    “不累,就是有些饿了。”

    饿了?

    每次听到这两个字,湛王的心跳总是不自觉的多跳几下。

    “中午用了那么多,这么快就又饿了?”湛王似随意道。

    容倾听了,抬头,“我中午吃的多吗?”

    “饭量已跟为夫一样了。”

    “跟相公一样可是不行,一定要超过你才可以。”

    这话,湛王听着就一个感觉,被恐吓了。

    “毕竟我现在是一张嘴养两个人。”

    湛王听了,正色道,“她(他)现在还小,真的吃不了太多。所以,若非饿的太厉害,就晚些时候再吃吧!”

    容倾听言,点头,“那就听相公的。”

    她吃的多,湛王就开始担心孩子长得大。孩子大了可是不好生,且很危险。所以……

    觉要睡好,饭要吃少,娃要生小,一定要顺好。还有……不要呕吐了!

    对于容倾生娃儿,这就是湛王的几大方针。为此,他正不懈努力着。而从目前的成果来看……

    咕噜!

    容倾摸摸肚子,睁着毛茸茸的眼睛看着湛王,认真道,“相公,其实我一点儿都不饿。”

    湛王:……

    “下来先吃点儿吧!”

    听到让吃,容倾眼睛瞬时完成了月牙,欢喜的同时还不忘卖乖,“我不用吃一碗,我吃半碗就行。”然后……

    她吃了一碗半!

    再还要伸筷子的时候,那已然肉嘟嘟的小手被湛王握住。

    容倾抬眸,男人柔声道,“小心积食!”

    这关心,这体贴……

    完颜千染听到,默默垂眸……是有人要积食,不过那人绝对不是容倾,而是某个男人。

    为了让容倾少吃点,明明吃嘛嘛不香的湛大王爷可没少吃。

    “可是我还想吃。”

    “吃太多对身体不好。”湛王说着,看向完颜千染。

    接收到湛王视线,完颜千染轻咳一声抬眸,看着容倾,肃穆道,“王爷说的对,晚上吃多了会不舒服,所以王妃还是适量的好。”

    附和湛王的话,尽力控制容倾的食量。这就是她同坐在饭桌上的理由。不然……

    纵然她是湛王姨母,出现在饭桌也是多余!

    容倾听了,放下筷子,“那不吃了!”

    极好!

    完颜千染说的话,她听。他说的,她已快当耳边风了。**裸的对比,湛王有些心塞。

    “相公,我们去散散步吧!”

    凭着容倾的表现,对于她的要求,他实不该答应。然……

    “走吧!”

    “好!”

    看湛王牵着容倾的手走出,完颜千染眼里不觉溢出一抹怅然,一丝恍惚!

    若是她的女儿还活着,现在也应该跟容倾这么大了。只可惜……

    垂眸,遮住眼底点点酸涩。再想那些还有什么用!

    走出屋子,站在院中,看着院内景致,容倾转头看向湛王,“夫君,这是谁家的府院呀?”

    湛王没回答,只问,“不喜欢吗?”

    容倾摇头,“没有!很漂亮。”

    “那就好!”说着,牵着容倾院中漫步。

    容倾不紧不慢走着,入眼的处处是景,入目的均是湛王府的人,这感觉……有种她还在湛王府的错觉。

    “相公,这府院是你置办的吗?”

    “嗯!”

    荆州也有湛王的产业吗?上次游玩的时候,明明还不曾有的呀!怎么这次就……

    容倾想着,眸色微闪,“敢问相公已经,你这府院您是如何置办的呀?”

    湛王转眸,看容倾一眼,“你想知道?”

    呃……

    “无论相公怎么置办的,我都欣赏。”哪怕是直接霸占的。

    湛王轻哼!

    凛五低头轻笑。

    容倾垂首,抚抚肚子,正色道,“宝贝儿,刚才娘说的那句话,你若是听的了可一定要忘记才好呀!”

    “容九……”

    “嘿嘿!”容倾看着湛王笑眯眯,小意道,“嫁了一个霸道的相公,我不止习惯了,也喜欢了。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无论相公做什么,我都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可孩子还是不同的……”

    容倾被湛王直盯着,继续道,“孩子的脾性还是不要太像相公的好。不然,一个霸道强硬的老子,一个无法无天的小子。那……相公,你应该理解我的担忧吧!”

    若是老子小子都那么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话……

    她生个孩子下来,真不是为了跟云珟斗法的。老子已经扭曲难改了,儿子就算根不正这苗也要正呀!

    凛五听了,暗暗点头,王妃的担忧很有道理呀!

    湛王没什么表情道,“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那孝经就继续吧!”

    “那就听相公的继续念吧!不过,能不能等我睡着了以后。”

    湛王没说话,牵着她继续向前,而心里……

    为何在能修理她的时候,他没珍惜当时,好好修理她几次呢?

    ***

    “王爷,容逸柏来了,在外求见。”

    闻言,钟离隐随着抬头,眸色淡淡。万里迢迢从大元赶来皓月为的是什么,无需深想既知道。也由此可确定……

    看来云珟还不知道。不然,这第一个来这里的就不是容逸柏了。

    “请他进来。”

    “是!”

    护卫领命下去,不多时,容逸柏身影出现在眼前,风尘仆仆,难掩风霜。

    “本以为我们最快也要到明年夏天,等到容倾生产的时候我们才会再见,没想到……”钟离隐悠悠道,“然,这么快见面却不觉得欢喜。”

    因为见面的理由,不值得高兴。

    容逸柏没说话,走进屋内,在钟离隐对面坐下。

    “徐虎!”

    “属下在!”

    “去门口守着,暂任何人不见。”

    “是!”

    徐虎领命退下,屋内少时沉寂,少顷,容逸柏开口,“信上所言之事,可都属实吗?”

    钟离隐点头,“十有**不会错!”说完,看着容逸柏道,“是因为不能完全确定,所以才瞒着云珟的吗?”

    这问题,容逸柏没回答,只道,“是不是只要容倾拿掉孩子,她就不会有事了?”

    “我若说是,你是不是就要拿掉她的孩子?”

    “也许!”

    这模拟两可的回答,钟离隐听了淡淡一笑,“你并不相信我对吧?”

    关系到容倾,关系到她的性命,容逸柏不会轻信任何人。可是,他又没有太多的时间,却确定,去探查。因为有些事儿不能等,等孩子再大些,再说什么都晚了。

    “是无法绝对的相信你。其实……”容逸柏眸色厚重,掩不住的疲惫,“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要她能安好,你能下的去手,能承受她恨你,却不能承受那个万一……”

    钟离隐轻轻缓缓道,“容倾留下孩子,不一定会要了她命。而拿掉她的孩子,她却不一定会没事儿。太多不确定,让人不知该如何取舍。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若拿掉容倾腹中的孩子,她这一生都不再会有子嗣。”

    而这对她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你说的不错!”所以,纵然来到这里,他也不一定能找到一个答案。可是,却有一个人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也许你该直接告诉云珟,让他去纠结!”

    “你说云珟若是知道了,他会如何?”

    “容倾若是听他的话,拿掉孩子也许还好。若不然……首先他应该会活剥了完颜千华,之后……无法想象!”

    “虽不确定云珟暴戾到何种程度。但,安儿都会受伤!”

    钟离隐听了没说话。

    容逸柏一口饮尽杯中水,静默。良久开口,“我想见见完颜千磊。”

    “可以!”

    钟离隐话落,容逸柏起身,随着护卫走到一个隐秘的院落。见到完颜千磊,容逸柏并未问提及容倾,而是对着完颜千磊伸出了胳膊,“给我探探脉!”

    闻言,完颜千磊神色不定,意外。还以为容逸柏过来是向他询问湛王妃的事儿,没曾想……

    疑惑,略有不解,却什么都没说,伸出手探向容逸柏脉搏。少时,表情变得有些诡异,微妙……

    荆州

    “王爷!”

    “王妃还在洗浴间吗?”

    “是!”青安恭敬道,“王妃说有些乏,想多泡会儿。”

    湛王听了,抬步往洗浴间走去。

    “小姐,这小衣好像有些小了。”

    “好像是有点儿紧了。”容倾低头往自己胸前瞄一眼。怀孕了,胸部长大的速度简直超过了肚子。本来最多也就32B而现在超过C快到D了。怪不得衣服这么快就又小了。

    “奴婢去把那个刚做的给小姐拿来吧!”

    “不用了,等下出去我换了就成了。”说着,挤一挤,那动作出……

    一道重呼吸声入耳。容倾没听到,可有功夫在身的麻雀却是听了个清楚。豁然转身,然后……

    “王……”刚开口,顿住,眼眸瞪大,神色不定。

    容倾随着转头,随着……

    呃!

    从来矜贵傲娇,风华无双的湛大王爷,此时鼻子下面挂着两道血红定定的站在哪里!

    T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