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不生了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68章 不生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翌日

    容倾刚睁开眼睛,麻雀既出现眼前,“小姐,您醒了!”

    “嗯!”容倾揉揉眼睛,起身,刚动。

    麻雀赶忙上前,扶住,“小姐,您小心点儿,奴婢扶你。”

    麻雀这话出,容倾瞬时想起,她现在不同往日了,是准娘亲了。

    突然多了一个身份,感觉世界都有些不同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

    由着麻雀扶,容倾笑眯眯道,“我这也算母凭子贵吧!”

    麻雀听了,道,“小姐什么都不凭都是金贵的。小主子也很金贵。”

    “大清早嘴巴这么甜,王爷涨你月钱了。”容倾调侃。

    麻雀笑,“王爷说,伺候的好就给奴婢涨。不过,这比不上小姐有身子令人高兴。”

    容倾笑了笑,站起,看一眼桌上沙漏,随问,“王爷出门了吗?”

    “没有!王爷刚去书房了。”麻雀回禀完,既问,“小姐饿了吧!”

    “还好!”

    “那奴婢先让厨房那边摆饭。”说完,拔腿走出。

    容倾:……

    吃饭最大,梳洗其次了!

    书房

    “主子,皓月那边已派人过去了。”

    “嗯!”

    “完颜千华那边也已派人过去盘问了。”

    “嗯!”

    “皇上刚派胡公公过来请主子入宫,属下以主子不适为由推拒了。”

    “嗯!”

    凛五禀报,湛王应的那是一个心不在焉。

    凛五抬眸,看着湛王的脸色,无声叹一口气:主子不适不是假,而是真呀!

    “王爷,王妃起身了。”护卫走进来,话未落……

    湛王腾的起身,大步往正院儿走去。

    凛五随着走出,慢步跟在后,看一眼凛一,低声道,“昨天就算是被罚也该拦着主子才对。”

    凛一听了,平稳道,“主子要做的事儿,我们是拦不住的。”

    拦着一次,拦不住第二次。

    凛五叹气,“应该先给主子讲解一下,让他先有个心理准备才对。不该让他直接亲眼目睹的。”

    预想到了,湛王看到那种画面,定然会有所反应。但是,没想到反应竟是那么大……

    人家妇人才发作,刚刚才叫几声,主子就把人家房子给踩出了一个坑,那脸白的……跟那生产的妇人差不多。

    相比之下,那妇人的夫婿倒是分外淡然。坐在外面吹着凉风喝着茶等着抱娃儿。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是呀!都已没用了。可是……

    凛五还是忍不住道,“不是说那妇人很顺吗?怎么……生着生着偏就出问题了呢?”

    “那稳婆不是说了吗?是孩子太大了!”

    摸着肚子孩子是顺的,奈何孩子太大,生起来自然是艰辛,状况百出也是难免。

    “这我会不知道吗?我就是觉得……她这一不顺,对主子来说,那妥妥的是雪上加霜呀!”

    本来陌皇爷的话,已够让主子吃心的了。本想着去看看人家妇人生孩子安安心。说不定并不像陌皇爷说的那么严重呢?说不定,生孩子就跟如厕差不多,跐溜就下来了呢?

    本是这样期望的。然,没曾想事实却是……血淋淋一片呀!

    本就没心里准备,心里没谱正是慌乱,昨晚又看到那样一幕……

    “那妇人现在情况怎么样?”凛一问。

    “还在昏迷中,眼下还不好说。”凛五道。

    孩子生下来了,大人却不可避免的伤着了,情况是不是很乐观。

    不过,相比妇人的情况,胡屠夫一家更惊心的是主子的突然出现吧!

    他婆娘生崽儿,堂堂王爷大晚上不睡赶过去踩穿了房顶不说,还急赤白脸的紧张到不行。在胡家婆娘出现差池时,直接怒了……

    接生的婆子已被发配到牢里了。

    媳妇儿出血时还在说风凉话的婆婆已被送到衙门审问了。

    只会挠头,干着急的胡屠夫当时就被踹飞了。

    好在最后用药,暂时稳住了,不然……

    因为生孩子没生好,差点被赶尽杀绝的……胡家也算是第一户了。

    也是胡家运气不佳呀!若是跐溜生下来,现在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可惜……

    谁能预料到有今天呀!

    “希望胡家那婆娘尽快好起来,不然……”

    胡家婆娘没了,反应最大的,最是不能接受的,也许不是她的娘家人,也不是她的婆家人,而是他们主子。

    “这会儿谁在哪里守着?”

    “青语!”

    凛一听了,没再说话。静默,许久,顿住脚步,看着凛五,正色道,“你说,主子这么大反应,胡家会不会做出别的联想来?”

    凛五听言,神色微动,眼神莫测,“你想说……姘头!”

    凛五话出,凛一移开视线,“我可没说,这话是你说的。”说完,大步走开。

    凛五望天,凛一现在是越来越奸猾了。

    他是没那么说,可却那么想了。不止凛一,包括胡家或许也有这联想。

    虽然那虎背熊腰的胡婆娘,怎么看都不可能入湛王爷的眼。但……

    湛王这作态,总是要有一个理由呀?所以……

    虽觉不可能,可还是忍不住会揣摩。

    就湛王那与众不同,难以琢磨的性子,说不定胡婆娘哪里就入了他的眼呢?比如……胡婆娘虽长的不咋地,但她的牙齿真的很白。所以……

    咳咳……

    凛五轻咳一声,甩开脑中杂念,不能再想下去了,太不严肃!

    馨园

    容逸柏用着早饭,看着祥子,随口问,“陌皇爷还没回来吗?”

    “是,还没回。”

    “人在哪里?”

    “回公子,还在湛王府。”

    容逸柏听言,夹菜的手顿住,还在湛王府?意外!

    湛王可不是那么热情好客的人,陌皇爷也不是那么可爱讨喜的人。

    忽然被留宿,理由是什么呢?难道是陌皇爷昨日特别妖娆,或昨天是一个极佳的黄道吉日?

    这理由,说不通!

    “舒月呢?”

    “她应该也在湛王府,同陌皇爷一样未看到人出来。”

    没出来,那就是还在湛王府内了。

    两个人均被留下,未曾出来?难道……被灭口了吗?

    就云陌最近那闹腾,就湛王那没耐性,凉性……被惹恼了,直接剁了云陌也不无可能。

    “公子,舒磊来了,在外求见?”守门小厮站在门口,禀报道。

    舒磊——舒月的哥哥。

    他这时上门求见,为何?不用想,自然是为舒月。

    “告诉舒公子,舒月人在湛王府,他可去那里寻人。”

    “是!”

    小厮领命,大步走出。

    大门外,舒磊听了小厮的话,神色变幻不定,心头直跳。

    舒月竟还在湛王府!这……这什么情况?

    这几日陌皇爷不断派人传舒月,这已够让人心跳不稳,浮想联翩的了。现在,又去了湛王府,并一夜未出!

    这一意想不到,舒磊没有别的幻想。

    湛王又舍不得舒月了,又要重纳她入府了。这种奢望,舒磊一点儿生不出。

    湛王当初若是对舒月有一点儿不舍,就不会把她驱逐出府。现在,既已把她赶离,就绝对没有再召回一说。

    拉拉扯扯,优柔寡断,这不是湛王的性子。如此……

    舒月突然被留湛王府的原因是什么呢?舒磊心发沉,就一个感觉……出事儿了!

    想着,大步往舒家走去。想对策,看接下来该怎么办才是当务之急。

    在容逸柏若有所思,思索着出了什么幺蛾子时。林子出现眼前,“公子!”

    容逸柏神色微敛,“说!”

    “小的刚刚在京城外听到一些声音,是关于湛王爷的。”

    容逸柏听言,抬眸,“说来听听。”

    林子不觉压低声音,斟酌用词,低声道,“京城现在有人说湛王爷昨日做了采花者,因为动静太大,还把人家屋顶给……给震塌了!”

    采花者?震塌了?

    这字眼落入耳中,容逸柏暂不予置评,“继续说。”

    “还因为被人打搅了好事儿,当即发作,处置了一众人!”

    容逸柏听完,静默少顷,开口,略好奇道,“不知昨晚湛王采的是哪家女儿?”

    “城外胡屠夫的妹妹,人称胡西施!”

    胡西施!

    容逸柏勾了勾嘴角,“名头倒是不错。”

    林子垂首,这称赞,不敢附和。

    祥子静静听着,就一个感觉,不可能。

    管他什么西施,湛王爷都不可能去采。更别说什么震了!

    “是谁那么没眼色,打搅了湛王爷的好事儿?”容逸柏问,声音柔和。

    林子垂首禀报道,“胡屠夫的媳妇儿有身子,当晚正好发作,不免闹出了些动静。”

    “这样呀!那都什么人被湛王爷处置了?”

    “接生的稳婆,胡屠夫的老娘都被送到牢里去了。胡屠夫也被湛王府的护卫打了,而胡屠夫的媳妇儿,因为受惊过度,直接晕死了过去,现在仍在昏迷中,不过……”

    林子说着顿了顿道,“不过之后,湛王府不但派人给胡家媳妇儿送了药,还有人在专门守着她,给她医治。据说……王府会如此上心,都是胡家姑娘的功劳!”

    胡家姑娘讨得了湛王的欢心,湛王才会对胡家媳妇儿如此宽厚。

    林子这话出,祥子神色不定,眉头微皱,随便它传出什么声音,可以不当回事儿。可……

    送药?还派人守着?

    “林子,你说的可是真的?”祥子紧声问。

    林子谨慎道,“以上这些有多少是真的,我不敢肯定。不过……湛王府确实派了人在胡媳妇儿身边守着。”

    祥子话出,林子转头看向容逸柏,“公子!”

    这什么情况?湛王他不会真的……

    容逸柏没说话,沉默。

    云陌,舒月被留下……

    胡家媳妇儿被特殊对待……

    以上事,昨日起,这说明什么呢?

    容逸柏沉思,眸色变幻不定。

    ***

    正在吃早饭的容倾,看到湛王,瞬时眉头皱起。“发生什么事儿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随后赶来的凛一听到容倾这句话,看湛王一眼,就这脸色已比昨日晚好太多了。

    湛王在容倾身边坐下,虽脸色不佳,神态却是如常,“没什么事,也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只是没睡好吗?”容倾问着,伸手探向湛王额头,随着眉头皱起。而后起身,低头碰触湛王额头,有点儿热。

    “凛五,过来给王爷探脉。”

    “是!”凛五听言,眉头微皱,大步走进去。主子不适吗?

    “我没事儿……”

    “我感觉他额头有点儿热。你仔细看看,是受凉了,还是怎么了?”

    “是!”凛五手指探上湛王脉搏,“王妃不要紧张,昨日属下才给主子探过脉,并无事。现在突然发热应该只是受凉了。”

    “嗯……”

    容倾,凛一自顾说着。湛王的话……完全被无视了。

    湛王嘴巴动了动,在触及到容倾紧凝的眉头,绷紧的小脸儿后,要说的话又咽下了。老实坐着,任由凛五探脉。

    少时,凛五手松开。

    “如何?”

    “主子脉象平稳,并无大碍。”

    容倾听言,紧绷的表情微缓,“看来只是受凉了。”

    “是!”凛五应,垂首,是受凉了吗?感觉更似受惊了呢!

    容倾端过粥放在湛王跟前,“先吃点,一会儿我给你擦拭一下,再喝点热水发发汗,若是不行我们再吃药。”

    低热,物理退热试试,实在不行再吃药。

    “嗯!”湛王拿起勺子盛一勺放入口中,“没味道。”

    粥没味道,也没甚胃口。

    “不许挑食,这个好消化。乖,等你退热了,让厨房做你爱吃的。”

    湛王听了,不再说话。

    这会儿,谁说什么都没用。湛王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那血淋淋的画面。

    听说,每个女人生孩子时都是这样。也就是说,他的王妃也会同样!

    这认知,让湛王感觉糟糕透了。放下手中勺子。

    “容九!”

    “嗯!”容倾抬手擦去湛王嘴角的那一点儿水渍。

    “你喜欢孩子吗?”

    湛王话出,容倾抬眸,点头,“喜欢!”

    湛王听了,皱眉,“你以前不是说,没孩子也挺好吗?”

    她以前是这么说过,那是因为明知湛王身体情况,她再说喜欢,有必要吗?

    “没有时,不强求。现在有了,也欢喜。”容倾看着湛王,道。

    湛王听了,静默。

    看湛王神色不对,容倾凝眉,“相公,你怎么了?”

    湛王沉默,良久,开口,“安儿,其实没孩子也挺好。所以,我们不生了好不好?”

    湛王话出,满屋静。

    麻雀眼眸睁大,心跳不稳,王爷他……他在说什么呀?

    不让小姐生了?这什么意思?

    凛一,凛五垂首,看来真的是吓的不轻。

    王妃有喜,于主子来说——等同兵临城下,危亡难料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