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该当如何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62章 该当如何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天透亮,湛王既醒来了。生物钟到这个点儿,自然就睡不着了。

    睁开眼睛,看着卷曲在他怀里睡的正香的小女人,湛王嘴角扬起一抹柔和的弧度。

    伸手抚过她脸上的头发,眸色柔柔。

    静静看着,这眉眼,看不够,已上瘾。

    “容九!”

    轻唤,没反应。

    “要不要喝水?”低声问。

    他早起,她总是要要点儿水喝。之后,他外出,她继续会回笼觉。自然养成的习惯。

    “容九……”连叫几声,没甚反应。

    “睡成这样,被抬出去卖了都不会知道!”

    湛王呢喃一声,手伸到被窝里,滑嫩的触感盈满手心,爱不释手。

    “容九……”这一声,已有些变味儿。

    正值壮年的男人,昨晚吃的再饱,也挡不住今早还会饿。

    揉搓,少时,湛王面皮微紧,随着收回手,看看依旧酣睡的女人。湛王讪讪把手收回,再继续下去,难受的是他自己。不过……

    看着喊不醒,动手仍不醒的人。湛王眉头皱起!

    “容九……”

    叫着,轻轻拍拍她小脸儿。

    没反应。

    看此,湛王凝眉,披上外衣,起身,“青安!”

    “奴婢在!”青安疾步走进来,隔着屏风,等吩咐。

    “叫青语过来。”

    “是!”

    青安领命,疾步往外走。走着,暗腹:这时辰叫青语,是王妃哪里不舒服吗?

    “王爷……”青语进来,刚开口,请安的动作未完。湛王低沉的声音传出。

    “进来,给王妃探脉。”

    “是!”

    果然是王妃不适吗?

    青语低着头走进去,坐在床边仔细给容倾诊脉。

    湛王站在床头,静静看着,眉头紧皱。

    “如何?”青语手刚挪开,湛王既沉声问。

    “禀王爷,王妃就是累了,身体无大碍!”青语恭敬道。

    湛王听言,凝眉,“只是累了!”

    “是!”

    湛王静默,少时开口,“本王……本王昨日并未太过。”

    湛王自认为,他昨晚还是有所克制的。可容倾……怎么就累成这样了?

    青语听言,抬头,看着湛王道,“春乏秋困,再加上王妃身体一直有些内虚。所以,才会愈显疲惫。还有……”

    王爷说并未‘太’过。可终究还是有些过了吧!

    只是这句,青语不敢说出。不过,她不说,湛王也想得到。

    “下去给王妃煎药吧!”

    “是!”青语快步走出。

    湛王坐在床边,看着容倾,若有所思。

    皇宫

    看着手中信函,眸色沉沉。

    云珟,容倾为兄妹。南宫家传出,南宫俊所为。

    如此,南宫家有了被讨伐的理由。

    不止钟离隐发难,连顾廷治(顾盛二子)也率大元兵士跟着插了一手。对此……

    皇上脸色阴沉,对于顾廷治不问圣意,既联合钟离隐发作南宫家一事。他这个皇上还不能多言其他。因为,南宫家羞辱的不止顾影,还有先帝。如此……

    维护皇家威盛,他无理由阻止!

    只是,现在南宫家覆灭,皓月唯钟离隐为尊。虽仍未登基称帝,不过那也是早晚的事儿。这结果,皇上怎么都无法满意,也更为忌惮。

    若是南宫家灭了,钟离隐迫不及待登基。那么,皇上还感,收拾钟离隐早晚有时机,不足畏惧。可现在……

    一个有能力,又极沉的住气,十分能隐忍的人,由他来掌控皓月,这是皇上最不愿意看到的。可是,这偏是顾家最愿意看到的吧!

    扶持钟离隐,为大元树立一个强劲的对手。

    大元边境,若是想保持安稳,大元若是想继续保持安定。那么……

    顾盛这个大将军,轻易不可罢免。毕竟,就眼下,就当前,在战场之上,没哪个人有能力能接替顾盛的位置。清晰的事实,让皇上最是憋闷。但,也不由深思……

    这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顺其自然发生的吗?真的没有人在背后推动?没有人早就做好了谋划,为保全自己的位置加注筹码!

    “皇上!”

    胡公公声音入耳,皇上收敛神色,抬眸,“何事?”

    “湛王爷来了!”胡公公话未落,湛王身影已出现殿内。胡公公躬身退至一旁。

    皇上看一眼书案上的沙漏,轻哼一声,“这时辰过来,直接来宫里用午饭吗?”

    让他早朝之后过来。可他,竟能拖到中午。

    他说的话,对云珟来说,完全跟放屁差不多。

    湛王没说话,在下首坐下,神色淡淡,却是心不在焉。

    能吃能喝的应该是没大碍吧!

    “云珟,容倾怎么样?可好?”

    皇上话出,湛王随之转眸,“问这个做甚?”

    “怎么?连问都不能问了?”

    “不能!”

    皇上听了,瞪眼,粗声粗气道,“既然连问都不能问,那你以后也不要在朕跟前儿臭显摆。”

    湛王靠在软椅上,清清淡淡道,“以后,我只听皇兄显摆。”

    听言,皇上瞬时懒得跟他废话了。

    显摆?他倒是想,可他显摆什么呀!该死的。

    明明坐拥天下。但,可真正能拿出手秀的却是一件儿没有。

    “朕等着你被容倾嫌弃的那一天。”

    “到了那一天,本王会烧纸告诉皇兄的。”

    皇上听言,黑脸。

    湛王悠悠品茶,当景欣赏。

    ***

    睡饱了,吃饱了,容倾坐在软榻上,给湛王缝衣服。努努力,这件衣服今天就完成了。

    “小姐,染夫人来了!”麻雀进来禀报道。

    容倾听了,转头,“请染夫人进来。”

    “是!”

    完颜千染走进来,看着正窝在软榻上缝衣服的容倾,眼底划过什么,瞬时又隐匿无踪,缓步走过去,在容倾对面坐下。

    “姨母昨晚歇息的可好?”容倾放下针线问。

    “嗯,挺好的!”完颜千染神色一如往常,清清淡淡,“在给云珟缝衣服吗?”

    “嗯!”

    “红色!珟儿还喜欢这鲜亮的颜色呀!”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容倾微微一笑,不多解释。

    湛大王爷对红色,还真不是太喜欢。不过,容倾喜欢呀!

    她喜欢看湛王穿红衣的样子,不止是好看,更多是回忆。不断回想,当初他们成亲时,她当时是何种心情。因为遗失了,总是想找回来。

    见容倾笑而不语,完颜千染随着道,“你身体怎么样?”

    “我挺好的。”

    “那就好。”

    “小姐喝茶,染夫人喝茶!”小麻雀走进来,把茶水送上。

    完颜千染颔首,小麻雀退至一旁。

    “曾祖母她老人家走的可还安详?”容倾看着完颜千染问。

    “没有受太多的苦。可终究还是放不下陌皇爷,走的并不安心。”完颜千染轻抿一口茶水道,“陌皇爷现在怎么样?”

    “还好!”至少表面看起来还行。

    “是吗?”完颜千染垂眸,淡淡道,“老皇妃走的时候,跟陌皇爷说,让他三年之内不许回云海山庄。”

    闻言,容倾眼眸微缩。

    三年之内不准他回云海山庄?原因是什么!无需深究,稍想既知。

    不想他触景伤情,不想他睹物思人一直舍不下她!

    “老皇妃是个了不起的人。为了守护自己的儿子,什么都能舍得,什么都能放下,也什么都能隐忍。”

    容倾点头,老皇妃为云陌确实是用尽了心力。完颜千染这话说的一点儿不浮夸。不过……

    容倾听在耳中,却生出一股莫名之感。

    完颜千染轻抿一口茶水,抬眸,看着容倾,淡淡道,“只可惜,和世上并不是所有的母子,都能处成老皇妃和陌皇爷这样。”

    容倾听言,眼帘微动。果然……

    如完颜千染这样寡言的人,不会纯粹来找她闲扯淡。

    “可是,不管再如何,你也不该让云珟对完颜千华动手。她纵然有再多的不是,却也抹杀不了,她是云珟母亲的事实。”

    完颜千染这话出,站在一旁凤麻雀眉头瞬时皱起。

    容倾垂眸,‘你也不该让云珟对完颜千华动手’,开口既把罪定在了她身上呀!

    “世上有些事儿能为,可有些事儿,却如何都不行。就算云珟贵为大元皇爷也不行。”完颜千染说着,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册子放在容倾面前,“看看这个吧!”

    容倾拿起,展开,上面内容映入眼帘……

    “这是万民书。各地联合上书,要讨伐云珟的!”

    这就是万民书呀!从来耳闻,第一次眼见。

    “这个册子,姨母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个重要吗?”

    重要的是云珟被讨伐了,而非这本书的来源!

    在完颜千染看来,容倾在意的重点儿就是错的。

    容倾听了,扯了扯嘴角,随着把小册子放下,刚欲张口,就听完颜千染又道,“只手难遮天,水以载舟亦能覆舟。云珟虽贵为王爷,但这事他怕是仍难完全压制。再加上……”

    完颜千染说着顿了顿道,“再加上,你与云珟为兄妹的传言。可谓是雪上加霜,这些个事,就算皇上愿意无视不纠。但,若是大元百姓齐齐出声,皇上也不能完全视而不见。那时……云珟的处境,怕是会十分艰难。”

    容倾听言,看着完颜千染道,“所以呢?依姨母之见,该当如何?”

    容倾话落,完颜千染拿起桌上茶杯,轻轻放在容倾跟前。

    看着眼前茶水,容倾眸色变幻不定。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