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嗜母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53章 嗜母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事情的爆发点儿在边境。现,或已传入皓月。”

    “大元这边,暗卫已在阻截。不过……怕是不能完全阻隔!”

    流言如风,就算竖起一堵墙,也挡不住它的蔓延,扩散。再加上有心人的推动。流入大元不过是早晚的事。

    凛一想着,面色凝重。不敢想象这事儿,一旦传入王妃耳中,将会变成怎样?王妃是否能承受得住?

    凛五脸色黑沉,眼底一片凉寒,信上所述内容。看之,简直令人不寒而栗!竟然能想出以这种事儿来威迫主子,实在难以忍受。

    “派人把这封信送给钟离隐!”

    “是!”

    “带容琪,顾老夫人去暗庄!”

    “是!”

    “守好王妃。在事情平息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入湛王府,包括云陌,容逸柏。”

    “是!”

    令下,湛王提气,飞身出府。

    凛五急速跟上。

    看着瞬时消失在眼前的两人,凛一心头发沉。

    这一次……必是两败俱伤!

    ***

    在湛王收到信函不久,顾盛和皇上也随后接到了消息。

    看之色变!

    顾盛接到消息,惊愣过后,心骤然猛跳,“驾……”回转,急速往家赶去。然……

    回到府中,脚不落地,紧声开口,“老夫人呢?”

    看一直沉稳,温和的将军,此时气息急促,难掩匆忙的模样,守门小厮愣了愣,赶忙道,“刚湛王府护卫来请,要老夫人去湛王一趟,所以……”

    小厮话未说完,顾盛脸色已沉下,随着往别处而去!

    看着匆忙回来,连府门都没进,就又离开的顾盛。小厮神色不定,转头,“东子,将军神色好像不对劲儿!”

    东子点头,是不对劲儿,明显是出什么事儿了。

    “是老夫人……出什么事儿了吗?”

    看顾盛刚才的问画,在结合他刚才的脸色……

    两小厮想着,心里开始扑腾腾跳。老夫人可是被湛王府的人带走的呀!如此……

    这要出事儿,就一定不会是小事儿呀!

    ***

    皇宫

    皇上接到消息,表情几经变换,起起伏伏。仔细看完信上每个字之后,“来人!”

    话落,大内侍卫入内,“皇上!”

    “即刻去湛王府,请湛王入宫!”

    “是!”

    “宣容琪,顾老夫人,顾盛,顾振入宫!”

    “是!”

    “还有完颜千华那里,也即刻派人过去。”皇上说完,又沉沉补充一句,“多带些人过去。”

    “是……”

    侍卫领命离开,皇上坐在龙椅上,眉头紧皱。

    这事,就算是假的,就算只是为作云珟,也没那么容易收场,难以平复。若是真的……

    皇上眉心猛跳,嘴巴抿成一条直线,随即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无论真假,都是必是天翻地覆!

    皇上刚走出,一个护卫疾步走来,禀报,“皇上……”

    听完护卫禀报,听到在外求见之人,皇上沉沉一笑,“宣!”

    “是!”

    湛王府

    “王爷还在书房吗?”容倾看着凛一问。

    “没有!主子刚刚进宫了。”

    容倾听言,看一眼时辰,“马上就要吃晚饭了,怎么还去宫里了?”身体一好,就开始不按时吃饭了。

    “突然有事。”凛一说的简练,极致的避重就轻。

    容倾听了,看向麻雀,“跟厨房说一声,让等会儿再做饭。”

    “是!”

    麻雀领命离开,容倾坐在院中,静静给湛王缝着衣服,等他回来。

    凛一站在一侧,看看容倾,抬头望向远方,满满的不安。

    皓月

    皇宫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一声慌乱的惊呼声,打破了凤栖宫的静谧。

    南宫紫眉头微皱,从贵妃椅上坐起,看着匆忙跑来的梅香,刚开口,问话还未出,就听……

    “娘娘……娘娘,摄政王突然带兵把南宫家给围起来了……”梅香喘着粗气,红白着一张脸道。

    闻言,南宫紫脸色变,瞬时起身,直直盯着梅香,沉声道,“发生什么事儿了?说清楚!”

    钟离隐与南宫家,虽暗涌尤在,摩擦时有。可在明面上……

    钟离隐是位高权重的摄政王,南宫家是忠君护主的重臣,两者分外和睦。

    虽然都有清除对方,独霸皓月之念。但,却又都忌惮颇多,因彼此实力可谓是旗鼓相当。一动,伤敌也必自损。反让他人渔翁得利。如此……

    不管是钟离隐,还是南宫家,都处于隐而不发的状态。怎么……

    钟离隐为何突然翻脸,突而发作?南宫紫一时想不通。

    梅香白着脸,神经紧绷,“具体,奴婢也不清楚。只是,隐约听闻,好似跟近日京城突起的流言有关。”

    听言,南宫紫眉心一跳,“流言?是关于湛王和湛王妃的那些……?”

    “是!刚奴婢回宫时,隐约听到……”梅香说着,看一眼南宫紫,忐忑不安道,“有人说,那些流言蛮语都是从南宫家流出的……”

    “混说!”

    “娘娘恕罪!”梅香瞬时跪倒在地,身体微颤。

    南宫紫脸色极致难看,因为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这事儿若是坐实了……

    南宫紫心头发紧,一个钟离隐,南宫家已是难以应付。若是再加一个湛王。那……后果简直难以想象。覆灭两个字,不可抑止的涌入脑中。

    南宫家

    “摄政王爷……”南宫家大家长,南宫赫刚开口,既被打断。

    “南宫俊呢?”

    “回王爷,俊儿他外出了,这会儿不在家……”

    钟离隐听了,眸色凉凉,“是吗?”

    “是!”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钟离隐话落,徐茳拿过一张软椅放在钟离隐身后。

    南宫一族,从主子到下人,百十口人,看着从来温和淡雅的摄政王,此时眉目冷凝,就在院中坐下等人回来。这架势……

    多数人满心忐忑,不明所以。而个别人知道些许,此时各种念头翻涌。

    钟离隐的反应,超出了预料。接下来会如何实在难料。只希望……

    一护卫飞身而现,大步走到钟离隐跟前,平稳道,“王爷,人找到!”

    一言出,南宫赫垂首,眸色变幻。

    钟离隐沉沉道,“还活着吗?”

    “幸而去的及时,虽伤重。不过无性命之忧!”

    “极好!”钟离隐说完,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王爷,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误会……啊……”南宫俊庶弟南宫连话未说完,胸口骤然一痛,随之倒地,口中溢出一抹腥甜,猩红外溢。

    钟离隐收回手,眸色一片沉凉,“本王什么都还没说,你怎么知道就有误会?”

    南宫连刚才一言,等同是承认了南宫俊确实做了什么。

    “徐茳!”

    “在!”

    “带走!”

    “是!”

    徐茳领命,唤两名暗卫上前把人架走。

    钟离隐视线在南宫赫身上掠过,温和不在,眼中戾气不再掩饰,阴冷,冰寒。视线掠过,随之移开,大步离开。

    南宫赫手握成拳,嘴巴紧抿,心里不止是憋闷。

    龙有逆鳞!而这次……南宫家触礁了。在他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该死的……

    外不平,内还乱,刚刚南宫连那一言,分明是有意为之。为了置南宫俊这个嫡兄于死地,他是豁出去了,竟然不惜与其同归于尽。

    嫡庶不和,生来不睦,这已是每家的常态,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都已开始习惯。一直以为,他们就是斗的太凶,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做赌注。然,眼前的一幕……

    是他一直以来都想错了,错估了他们暗斗的凶狠度?还是……

    南宫赫眼睛微眯,还是说,南宫连早就背叛了南宫家,早已是钟离隐手中的一个棋!为的不过是在关键的时候,中伤南宫家?

    “老爷,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呀?”云里雾里的南宫老夫人飞,不安道。

    南宫赫没回答,转头看向南宫蔚,“跟我来!”

    “是!”

    父子两个一言不发离开,留下满院的人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纵然还不清楚,却也能看出,情况很不妙。

    钟离隐发难南宫家,眼睛看的出!

    大元

    眼见日落西山,湛王仍不见踪影。

    容倾放下针线,看向凛一,“王爷出门的时候,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

    “王妃不用担心。主子忙完就会回来了。王妃您先用饭吧!都这个点儿了,主子应该和皇上在一起用过饭了。”

    容倾听了,没说话。只是不时往门口张望,若有所思。

    如非要事,云珟极少会这么晚还不回来的。

    而当前……

    除了庄荇还在逃亡中,庄家可说已全部覆灭。而顾盛,虽还摸不透他心思,不过眼下也没什么大动静。

    就局势而言,京城称的上是风平浪静。政务上,好似没有他需要废寝忘食的事儿。如此……

    若非政务的话,那就是私事儿了。

    想着,容倾皱起,“凛一,可是王爷又哪里不舒服了吗?”

    凛一摇头,“没有!王妃您不用多想,主子身体基本已恢复了。”说完,又补充一句,“这点儿属下可以保证。”

    “嗯!”

    看来,是真的有紧要的事儿吧!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也许,是她太过紧张了,有些胡思乱想了。

    主要也是云珟晚上,时常默默看着她所思的样子,让容倾不免多想。

    很多时候,云珟以为她睡了。其实,她只是闭着眼睛而已,并非真的睡着了。

    ***

    “湛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站在庙堂中,看着浑身血迹斑斑,一圈一拐,狼狈不堪的庄荇。还有……

    被他扣住咽喉,劫持在手的完颜千华!

    湛王面无表情,踏着尸体,缓步向前。

    王府暗卫,紧紧护在湛王身后,身侧。

    大内侍卫,剑指庄荇,还有他身后残兵,将他们团团围住,蓄势待发。

    侍墨,侍琴站在其中,面色紧绷。

    看着湛王,庄荇脸上伤口还在滴血,却笑的怡然自得,笑的丑陋扭曲,“一些日子不见,听说湛王宠爱入骨的王妃,实则是自己的亲妹妹。啧啧啧,这可真是世间少见呀!”

    庄荇话出,在场的侍卫倒吸一口凉气,握着剑的手微颤。庄荇他刚刚在说什么?湛王妃是……是湛王的亲妹妹?

    惊骇过后,眉头皱起。庄荇这是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所以故意编造这些莫须有的事,来膈应湛王吧!

    不然,这种事儿。在之前,在庄家和湛王府斗的最凶的时候,就应该爆出来,给湛王府一个重创才是。又何必等到现在才说!

    话入耳,湛王神色不见丝毫波动,踏步向前,衣袖翻舞,真气外泄,厚重嗜人,透不过气!

    “看来,湛王爷也不是完全无所谓嘛!”庄荇看着湛王,满脸张狂,“只是,现在这个同样是你命根的人在我手里,我倒是要看看湛王要……”话未完,嗜气至,草飞舞,叶飞扬,尘起,云涌!

    紫衣掠过,刀光剑影,血色飞溅,猩红一片……

    绝杀入眼,大内侍卫心口一窒。

    因顾忌完颜千华的性命,所以一直跟庄荇对持,没敢轻易动手。

    本以为,湛王突而赶来,也是为了救母。然,没曾想却是……

    痛下杀手,完全无所顾忌!

    看着,不由心颤!

    “公主……”

    惊呼,色变,抬脚,刚动,被强硬阻截!

    满地的尸体,倒在血泊中的完颜千华。还有,被湛王捏在手指间,脸色涨红,几欲断气儿的庄荇!

    云陌,容逸柏,还有御林军赶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看着已然咽气儿完颜千华,容逸柏眼眸紧缩,云陌眉头皱起!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