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和离书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35章 和离书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看为夫这样,你满脑子想的只有那些吗?

    听到这话,容倾思绪瞬时集中,看着湛王,紧声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他正在泡药浴,她的关注点儿好像跑偏了!

    湛王听了,看着容倾没说话。

    “怎……怎么了?可是难受的厉害?”问着,起身上手,“是哪里疼?这里……这里……”

    没有泛红,没见肿胀,没见破皮!

    皮外看着都好。那就是内里不舒服了?

    “胸口闷?头晕?还是肚子哪里不舒服……”

    随着容倾的问话,湛王脸色越发不好。

    眼见湛王脸色愈发难看,容倾不作他想,即刻认定他是真的不舒服,瞬时紧张起来,“我去叫凛五……”

    刚转身,手被拉住,“容九!”

    “别怕,不会有事!”

    草木皆兵!

    看容倾如此,湛王心里不是滋味儿,心疼,叹了口气道,“我没有不舒服。”

    容倾听了,皱眉,脸上写着‘你骗人’几个大字。

    忍着不适,对她说很好。这种善意的谎言,湛王现在也会了。只是,这种改变,容倾不感高兴,只觉更操心了。

    “你刚刚对我上下其手,就没生出一点儿别的想法吗?”湛王看着容倾,直白问。

    其实,不问也知道。光顾着紧张了,哪里还会生出什么别念。

    容倾现在完全把他当病人,而不是男人。

    这认识,湛王高兴容倾对他的紧张。可同时,身为男人,却不由挫败。

    媳妇儿现在只想呵护他。其余,再无他念了吗?

    容倾听了,愣愣神,上下其手?别的想法?

    这字眼入耳,容倾盯着湛王,看的认真!

    随着时间的推移,湛王面皮开始紧绷,而后背过身去,矜贵道,“你让厨房备饭吧!我有些饿了。”

    容倾听着,看着湛王满身‘我想静静的’气质。

    静默少时,容倾俯身,歪头看着那又傲娇上的男人,轻声问,“真的没有不舒服?”

    “嗯!本王很好。”

    很好吗?怎么听着那么幽怨呢?

    “云珟!”

    “说!”

    “我去厨房给你准备吃的,你好好泡着。”容倾说完,走人了。

    湛王:……

    干瞪眼!

    “主子,可是有哪里不适吗?”凛五走进来问。

    湛王面无表情,“本王好得很。”

    呃!

    好得很,这语调听着不像呀!不过,看王妃刚才的神色,主子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王妃呢?”

    “王妃在院里坐着呢!”凛五说完,不觉补充一句,“王妃看起来心情不错。”

    湛王听言,眼睛微眯,“心情不错?”

    凛五点头,“王妃笑眯眯的在院里翻书呢!”

    王妃一张笑脸,主子一张黑脸儿,这截然的不同,也是少见了。

    湛王抿嘴,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忽青,忽黑,隐见暗红。

    那小女人在取笑他吗?因他刚才那好似求宠的挫样儿。

    她不肖想他,他竟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是什么心理?

    深究,答案出,湛王牙根发紧,“凛五!”

    “属下在!”

    “张奇峰等人呢?”

    “在密室关押着。”

    凛五话落,湛王起身,心里突突发堵,大男人面子挂不住。此时,要早点儿事儿分散下注意力,不然……

    要是羞愤了,更难看!

    皇宫

    脏乱,阴寒,潮湿,腥臭——冷宫特色。

    对于冷宫之外的巍峨,辉煌,这里犹如地狱。

    天堂地狱一线之隔,这也是皇宫特色。

    “三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尖细,三皇子听到,扬眉,转头……

    粉红的衣裳,嫣红的口脂,粉白的面容,油光发亮的头发……

    姹紫嫣红的妖娆。再配上那张脸……

    三皇子一个激灵,后背一片凉,头皮发麻!

    “怎么?不认识我这个皇兄了吗?”

    三皇子没说话,只是直直盯着,盯着那云紘身粉红,想起自己也曾穿过……嘴角抽了抽。三皇子第一次意识到,他其实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呀!

    见三皇子一脸受惊的模样,云紘已完全无所谓,斜坐在软椅上,翘着兰花指,食指绕着自己的头发,很是客气道,“三皇弟,请坐呀!”

    “呃……好!”三皇子坐下,视线落在云紘的食指上。看他绕呀,不停绕着自己头发,那个妩媚!

    三皇子看着,咽口水,眼神灼灼,“皇兄,你想不想见见父皇!”

    云紘这份妖娆,妩媚。三皇子实在是不愿独享,好想同皇上一起分享分享。

    皇上看到云宏这副姿态,会是什么反应呢?

    三皇子想着,不由咧嘴。

    直接的对比一下,皇上说不定即刻就对他刮目相看了。

    对比太子,他的三儿子原来满身都是浩然正气之态呀!

    看三皇子笑的满脸贱态,笑的不怀好意,云紘嗤笑一声,“三皇弟这是希望我把父皇气死,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刚好直接继承大统吗?”

    云紘话出,石头眉头瞬时皱起。

    三皇子撇嘴,“大皇兄这性子真是随了你外公了,处处都惯喜算计人。现在都……”

    都不男不女了,本性还是一点儿没变。

    石头听了,低头,抠手指:可不是嘛!大皇子之所以这么爱算计,之所以会谋反,那都是随了庄家人。云家人可没这样,云家人都是至纯至性的!比如三皇子。

    云紘嗤笑,“三皇弟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抬高自己。”

    “我本来就高大不凡,还用得着故意贴吗?”三皇子一副我老大的姿态,又拽又不屑道,“皇兄也不用故意说那话黑我,故意挑拨我跟父皇。因为,本皇子对继承大统什么的,还真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呵呵……”云紘笑出声,满满的嘲弄,“我倒是不知道三皇弟原来竟是这样高洁的一个人。”

    对于三皇子的话,云紘一个字都不相信。对此,三皇子也无所谓。

    云紘不相信正常,他说信了,那才是奇了怪了。

    “当皇上有什么好的?连睡个女人都要被记时辰,时间长了,就说你纵欲,时间短了……整个皇宫立马都知道了,脸都丢的没边了。”三皇子说着顿了顿,看一眼满身小粉红的云紘,“不过,大皇兄现在倒是没这方面的苦恼了。”

    与皇位彻底绝缘了不说。连晚上掏劲儿的活儿,从根上杜绝了。

    云紘听言,面色僵了僵,随着又恢复如常,“不知父皇听到你这话会作何感想。”

    三皇子挑眉,“父皇自来是那时间长的。如此,听到我这话,自然是欢心不已。”

    云紘听了,扯了扯嘴角,对这话不予置评。

    “皇弟对皇位没兴趣。那,对什么才感兴趣呢?”

    “美人呀!”三皇子不假思索道,“游山玩水,吃香喝辣,一辈子无拘无束,且身边美人无数,还没人说我纵欲过度或雄风不振,更没人时刻惦记着把我处死。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呀!”

    这向往,这追求,不得不说,跟容倾真是很像!

    “这辈子,我最大的追求,就是让自己过得舒服,就算别人拿我那废物看也没关系。”三皇子说的分外坦然。

    而能满足他这愿望的,定然不会是他哪一个皇兄或皇弟。

    兄或弟登基,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排除异己,以绝后患。所以,三皇子想过的顺心畅意,就只能指望皇上了。

    只要皇上真拿他当废话看。那么,就一定会让他如愿。

    一个跟太子完全不同,不会窥觑皇位的儿子,皇上很喜欢。所以,三皇子这话是说给云紘听的吗?不,他是说给皇上听的。

    云紘看着三皇子,一时静默。

    说话无忌,行事不端,浪荡不羁……

    在百官的眼中,三皇子就是皇家的瑕疵!可是就这么一个人……却比很多人都通透,都精明。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皇弟。”

    三皇子听了,莞尔一笑,怡然自得,“你羡慕我,我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吃惊意外。”

    过去,比起谨言慎行,走一步都是思三步的太子。三皇子活的那是尤其肆意。只是……

    “你羡慕的同时,却也不屑吧!”

    自持矜贵的人,偶尔会羡慕他这这种自在。只是更多时候,却是不齿他这种无稽。

    云紘点头,“你说的不错!”

    他确实羡慕,也确实不屑。

    三皇子听了,笑了笑,“这还是我们兄弟两个,第一次如此坦诚的说话。”

    虽是兄弟,虽同在宫中长大。可是,三皇子跟太子的接触,却是寥寥无几。

    因为,在太后和皇后的眼中,三皇子就是一溪不堪的污流。如此,怎能容许太子跟他接触,。

    好像太子靠近三皇子一步,云紘的尊崇就会降低一分似的!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三皇子点头,脸上笑意淡去,“皇兄说的不错。”

    云紘看着三皇子,正色道,“既是最后一次。有件事,我想请皇弟帮一个忙。”

    “想让我查查是谁伤了你?”

    “是!”

    三皇子悠悠道,“这种事,我不应该应。毕竟,你现在已被废了,没用了。而伤你的那个人,也许还好好的。并且……他既能伤你,已证明绝非一般人。如此,我实在没必要因你,去树一敌人。”

    “你说的对!”

    “不过……”三皇子看着云紘道,“虽你我兄弟并无什么情意。但,我母妃过世之时,皇兄拉着我的手,给我擦泪的事,我却依然记在了心里。也许,皇兄那时并无任何怜惜之意。可在当时,我仍然感到安慰。”

    三皇子说着,起身,“所以,我会帮你查。皇兄静待消息吧!”说完,抬脚离开。

    云紘看着三皇子的背影,靠在软椅上,眸色深远,悠长。

    比起做一个明哲保身,精明理智,却无情无义的人。自然是做一个念及旧情的人更讨皇上喜。

    太子被囚禁,他的一言一行,皇上事无巨细都会知晓。如此,三皇子来此,并说了什么立马就会传到皇上耳中。这一点儿,云紘知,三皇子更知。

    所以,他们刚才那些话是说给彼此听的,更是说给皇上听的。

    ***

    庄诗雨被绑在椅子上,完颜千华坐在她身边,一众百姓被衙役隔离在外。

    刘正直挺挺的站在完颜千华身后,似保护,实监听,做的一点儿不遮掩,一点儿不含糊。

    “多年不见,刘大人看起来苍老了不少呀!”

    完颜千华这绝对不是夸赞的话,刘正听到,一拘礼,“公主,您太客气了!”

    他一男人何忌讳一个老字。只要这里不出岔子,就是说他老不死的,刘正也完全无所谓。

    完颜千华微微一笑,看着刘正道,“看刘大人的面色……未免闹出什么幺蛾子,刘大人也许该直接把后院的娇人美眷直接给遣散了。不然……乌纱帽上染上绿色,可是不太好看!”

    不行!

    她在说他不行!

    男人,没人忍的了这个。

    刘正看一眼完颜千华,几不可闻道,“如此,臣也算是向先帝致敬了。”

    刘正这话出,完颜千华脸上笑意瞬时无踪。

    刘正抬眸,目不斜视。

    要轮绿,先帝可是比他更绿。

    活着时候有完颜千华给他染绿,死后又让太后再染一翠绿。如此……

    你敢说我不行,我就敢说你爬墙!

    “刘大人倒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公主,您太客气了!”

    对完颜千华,他太顺着了,太恭维了。皇上怕是会不太高兴。包括湛王也不会赞誉他。如此……

    刚刚那话,刘正虽犯了忌讳,甚至可说是大逆不道。可是……皇上满意,湛王无所谓。那他,就是说了该说的而已。

    看刘正一眼,完颜千华收回视线,看向庄诗雨,不紧不慢道,“云珟,云榛,庄荇,你说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会是谁呢?”

    庄诗雨听了,不咸不淡道,“以公主之意,一定希望第一个来的是庄荇吧!”

    完颜千华点头,浅笑,“你说的不错!”

    对庄家人,她一直不满,从来不喜。所以,把庄诗雨绑在这里,心里感觉很舒畅。

    “若是,那公主怕是要失望了。”

    为她现身自寻死,庄荇没那么伟大。至于湛王和三皇子……呵呵!

    他们就是现身,也绝对不会是为了救她。

    看庄诗雨一脸淡然,眸色却一片沉暗。完颜千华淡淡一笑,“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庄诗雨没说话。

    完颜千华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至今猜不透。

    刘正静静站着,心里第一次期待,三皇子或湛王赶紧现身。

    作的对作的,他才好向皇上交差呀!只是……

    “庄诗雨,纳命来!”

    一声冷喝,人影闪动,寒光划过!

    刘正脸色一沉,娘的,就没有个安生的时候,“来人……”令未曾下,一道声音入耳。

    “刘大人,皇上也许并不愿再看庄家人活着!”

    完颜千华话出,刘正眉头皱眉,眸色几经变换,庄诗雨脸上的淡然瞬时无踪。

    见庄诗雨终于变脸,眼里露出厚重的畏怕,完颜千华缓缓笑开,神色莫测。

    ***

    三皇子从宫中出来,还未走到刑场,既听……

    “三爷,庄诗雨死了!”

    闻言,三皇子凝眉,“死了?怎么死的?”

    “被刺死的……”

    湛王府

    “宫变之时,三皇子突然倒下,庄诗雨把所有都推到了海侧妃的身上。云紘和庄韫以此为把柄,海氏一族几乎全遭覆灭,少数幸存的几人为活命避离了离京城。而今知晓庄家落败,才现身京城。之后在菜市口看到庄诗雨,就失了控!”

    出手亮剑,刘正默然,完颜千华未动,庄诗雨身亡!

    听完护卫的禀报,容倾转头看向湛王,“真巧!”

    “嗯!”

    庄诗雨被绑,既遇仇人。

    海家人要杀庄诗雨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巧合,让人不由怀疑。

    “庄诗雨的尸体呢?”湛王问。

    “被丢在了乱坟岗。”

    “派人盯着!”

    “是!”

    看来,感到奇怪的不止是容倾一人。湛王也是同样!

    完颜千华既动了手,就不会只是作着玩儿。她定会作出点儿什么花来。

    夜

    皇上躺在龙榻上,看看眼前的娇人,再看隐匿在角落处的太监……

    “连睡的女人都有人盯着,记着!时间长了,说是纵欲,时间短了……”

    三皇子在冷宫说过的话,护卫的禀报,不觉回响耳中。瞬时,皇上兴致大减。这种心情下行事,不用说,那时间……一定是短的。

    想着,皇上直接抬手,“都下去!”

    皇上话出,娇人脸色一白,不知哪里出了错,明明全身上下都是按照皇上的喜欢来的呀!怎么……

    红了眼眶,满心委屈,却什么也不敢说,乖乖跪安,由着宫人把她抬出去。

    人离开,殿内静下,皇上脸色难看,“云榛这混账!”

    湛王府

    “容九!”

    “嗯!”

    “本王身体已经大好了。”

    “嗯!凛五也这么说。”

    “所以……”湛王嘴巴动了动,傲娇道,“侍寝吧!”说着,手已开始不老实。

    “夫君!”

    “嗯!”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一下。”

    “明天再看!”好久未吃到肉了,某人有些猴急。

    “还是先看看吧!”容倾说着,从床头拿过一张纸,展开,递到湛王面前。

    湛王心猿意马,心不在焉的扫过去。然……

    当和离书,三个大字映入眼中之后,手顿住。

    容倾看着道,“虽是和离书,但却不得不承认,夫君的字写的还是那么苍劲有力呀!连妥帖的连大印都盖上了呢!”容倾说的那个阴阳怪调。

    而湛王:……

    这一夜,房事儿不顺的人,还真是不少!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