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受挫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34章 受挫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皇叔,你还认识我吧?”三皇子看着湛王眼神灼灼,问一句废话。

    湛王听了,看他一眼,懒得搭理他。

    见湛王不理他,三皇子随着道,“皇叔,小皇婶呢?”问着,眼睛开始四处瞄。这作态,当某王爷是空气。

    “云榛!”

    “没错,没错,我是云榛。”三皇子一脸做作的欢喜,“皇叔,你还认识我呀!”

    这是来探望的吗?分明是来气人的。看湛王醒来就迫不及待的惹他,找抽!

    三皇子这是好久没被主子修理了,所以浑身都不自知是吧!凛五心里腹诽。

    “皇上不是让你去追捕庄荇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人找到了?”湛王不温不火道。

    庄荇——当初古妃对着皇后,开口既把他说死了。原因,把庄家都说灭绝了,古妃感到痛快,皇后才能更痛苦。

    不然,古妃虽当时说的也不算是虚言。因为,庄荇就算眼下未死,却也是残喘苟活,最终难逃劫数。

    三皇子听了,看着湛王,目光殷殷,“知晓皇叔醒了。我哪里还有心思逮他。”

    这话说的,还真是动听。不过,没人相信。三皇子跑回京,看湛王是虚,偷懒才是实。这一点儿……三皇子自己脸上都写着的。

    “不过一丧家之犬,早晚都难逃一死,何必着急。让他再蹦跶蹦跶吃点儿苦头也不错。”三皇子一副我自有道理,我甚是高明的姿态。

    “找到了别轻易把人弄死,记得带回来。”

    湛王话出,三皇子眼睛一亮,“皇叔,我们果然不愧是亲叔侄,连想法都是不谋合而和呀!我也是觉得直接弄死他太便宜他了,得好好折腾折腾他。”

    这附议的话,应该是恭维吧!可是由三皇子说出来,配上他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耍贱。特别……

    看到三皇子猛灌两口水,而后抹嘴的动作!

    湛王视线在三皇子嘴上停留少时,随着眉头不觉皱起,隐隐约约有不好的记忆涌出。

    “皇叔……”

    “带他出去!”

    “是!”

    “皇叔,我话还没说完呢!”

    “三爷,您有什么话跟属下说也是一样。属下会代为禀报主子的!”凛五说着,同凛一,两人架着三皇子把人架出。

    “我还没见到小皇婶呢!”声音那个嘹亮,不满那个清晰。只是……

    这话,没人会替他禀报。不过,也不用禀报,因为湛王同样也听了个清楚。

    而这话入耳,一道重叠的声音依稀入脑。

    “皇婶,我可以亲皇叔一下吗?”

    “可以亲皇叔一下吗?亲皇叔一下吗?……”

    容倾从内室出来,见湛王凝眉望着外面,脸色不是太好看。

    “怎么了?”容倾问着,伸手探向湛王额头。

    “没有不舒服!”湛王说着,握住容倾小手,看着她,问,“我昏迷的时候,云榛是否说过什么不规矩的话?”

    容倾听了,摇头,“没有……”话未说完,又顿住,看着湛王,正色道,“他就说过想亲你一下,其他什么都说。”

    容倾话出,湛王脸色却没有随着变得更加难看,反而舒缓了不少。

    果然,那等恶心之言,绝非他心生邪念臆想出来的,确实是云榛那货说出来的。

    见湛王脸色渐好,容倾挑眉,“知晓三皇子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夫君可算是放心了吗?难道说……”容倾神色莫测道,“难道夫君跟三皇子不但默契十足,还情投意……”

    啪!

    话没说完,屁股上挨了一巴掌。

    揉揉屁股,容倾看着湛王道,“夫君这是心事被拆穿恼羞成怒了吗?”

    “皮痒!”湛王横她一眼,随问,“听他说出那混账话,你是怎么回答的?”

    “夫君,你觉得我会怎么回答呢?”容倾盯着湛王反问。

    湛王听了,静默,这是考验默契,还是考验他们心有灵犀的程度?无论是哪一种,湛王忽然不想知道答案了。

    “走吧!时辰差不多了,该去泡药浴了。”湛王拉着容倾,往药房走去。

    “夫君,你不想知道答案吗?”

    “不想!”因为,在某些时候,容九跟三皇子还真是很像。比如看他脸色,就乐不可支的欠打样儿。

    “夫君,你多少猜一下嘛!”

    “不想猜!”

    “这样呀!那夫君被三皇子非礼的事儿,也就当没发生过好了。”容倾话出,湛王脸色陡然黑了下来。刚才果然不该问。

    见湛王变脸,容倾吃吃笑开。

    ***

    三皇子刚从湛王府出来,既被宫中侍卫带带去了宫里。

    “父皇,儿臣真的没有偷懒,儿臣只是……”三皇子那自作可怜的话还未说完,既被皇上打断。

    “完颜千华把庄诗雨绑在了菜市口,似要引庄荇现身,你过去看看吧!”

    皇上话出,三皇子抿嘴,脸色难看,“姓完颜的都他娘的不是好东西。”

    皇上听言,眉头微挑,“你这是在为庄诗雨抱打不平吗?”

    三皇子撇嘴,“父皇,别的儿臣不敢说,可在儿女之事上,儿臣可是随了您。您自己说,您是那儿女情长的人吗?”三皇子说完,麻溜走人。

    皇上盯着三皇子的背影,眼睛直了一下,随着转头看向身边宫人,“刚才云榛他说……”

    皇上话刚开头,还未说完,见胡公公的头已快埋到了胸口。

    看此,余下的话断然咽下。

    云榛这混账,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

    指桑骂槐的,皇上见过。可是,指着自己骂爹的,云榛他是第一个。并且,这大逆不道的事儿,他好像做了还不止一次。

    不让人省心的东西!

    “三殿下……”

    低弱的声音,透着不安和偷偷摸摸的味道。

    三皇子听到,转眸,看着痀偻着身子走到他跟前的宫人,三皇子停下脚步,眸色难言。

    “三殿下,太……不,大皇子想见见您。”宫人搓着手,满脸紧张,忐忑。说完,等着三皇子拒绝,或嗤笑一声直接无视走人。

    毕竟,就大皇子如今的境况,那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三皇子定然也……

    “好久未见皇兄了,正是想念,没想到皇兄也在想和。如此,甚好!走吧!”

    “呃,是……”三皇子竟然应允了,完全在意料之外。不过,对于三皇子为何会应,是处于什么心理却不敢深究,更不敢探究。

    疾步走在前,在前面带路。

    谋反事败,太子自然被废。只是皇上却没取了性命。不过,留着他,却也再难善待他!

    自败,太子既被皇上囚禁在了冷宫之中。日子……不若一个奴才。

    而看形势,皇上是要生生把他困死在里面。除非死,否者大皇子这辈子都别想再踏出冷宫一步了。

    湛王府

    完颜千华把庄诗雨绑在了菜市口,欲用她来引庄荇现身!

    这事皇上知道了,湛王府自然也不会错漏。

    知晓,湛王什么都没说。

    完颜千华若不折腾,那就不是她了。至于庄诗雨……既姓庄,死了比活着好!

    而容倾听闻之后,却是不由凝眉。

    湛王抬手按按她眉心,不喜看她皱眉的样子。

    “在想什么?”

    容倾看着湛王道,“庄诗雨喜欢你,你知道吧?”

    容倾为何这么说,湛王自然清楚。

    庄诗雨曾跟容倾说过的话,凛五都禀报过了。

    “那是她的事,跟为夫无关。”湛王说的那个风轻云淡,不以为然,“不过,你若不喜。那……”她就消失。

    湛王话未说完,容倾开口,“你又无意,我为何不喜。”

    湛王听言,扬眉。容倾这话的意思是,她人如何,她并不在意,关键是他的心意么?

    这话听着,心里舒畅。

    他喜欢看容倾为他专注,不喜她为无关紧要的人分神。

    “既然如此,为何不高兴?”

    容倾摇头,“不是不高兴,只是感到奇怪。”

    “怎么说?”

    容倾看着湛王道,“当日,庄诗雨对我说过的话,你都知晓吧!”

    “嗯!”

    见湛王点头,容倾眸色深远,悠长,轻轻缓缓道,“虽然庄诗雨当时的话说的很直白,更是透着一股豁出去,是生死是死全然无所谓的味道。可是……”

    容倾微微一顿,有所思,“可是我听着,却只有一个感觉。庄诗雨一点儿都不想死,她那话似说给我听得。其实,更似说给星月公主听得。”

    “继续说!”

    “她是庄家人,同时还是一个凡事不尽如意的人。她嫁的人,从不在意她,她喜欢的人,心里无她。娘家覆灭,夫君无心,心上人无意。如此,除了一条命之外,她已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是一个什么都豁出去的人。”

    “这样的人,只要给她一把刀,给她一个机会。她会毫不犹豫的抓住……逐一报复她自认为对不住她的人,为自己讨回公道。”如此……

    庄诗雨说那些话,意思明显,在渴求一个机会。

    无论是湛王,还是三皇子,只要完颜千华想让谁不痛快,她定会竭尽全力的让她如愿。

    虽然庄诗雨能启到的作用极小,可是膈应人还是足够的。而完颜千华当时把人带走,或许也是有收庄诗雨做棋子的意思。可是现在……

    她竟用庄诗雨来钓庄荇……这太奇怪!

    明知不可能成事,还如此大费周章?让人想不通呀!

    见容倾一脸沉思,湛王半倚在浴桶中,掬一把水,悠悠道,“看本王这样,你脑子里能察觉到了只有那些吗?”

    以前,看他脱衣,她眼睛贼亮。可现在……她不止目不斜视,还完全心不在焉了。如此……

    男色受挫!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