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凑合凑合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29章 凑合凑合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容倾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双墨黑的眼眸,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

    猛然转头,看到他醒来!

    不经意转身,看到他醒来就在身后!

    梦醒来,睁开眼,看到他醒来……

    白天,夜晚,一直的期盼,各种的预想,等待他醒来的刹那会是怎样?而现在……

    轻轻抬手,点点颤抖,缓缓向前,伸手抚上那刻入心,念入骨,盼太久的双眸……

    “是心想事成?还是……美梦一场空?”轻喃,定定看着,惶然,不确定。

    看着容倾憨憨呆呆的样子,看着她眼里那一抹紧张,湛王心口抽搐,胀的发疼,伸手握住容倾小手,放入口中,咬一口,“疼吗?”

    “疼!”所以,这真的不是梦。他是真的醒了?

    “云珟……”

    “我在!”

    这一次的呼唤,终于不再是自言,得到的终于不再是沉默。

    这一应,落入耳中,容倾嘴角轻颤,上扬,泪湿眼眶,随着俯身,一个吻落在湛王额头,“相公,晚安!”而后,靠着他躺下,缓缓闭上眼睛。

    湛王转头,垂眸,看着容倾习惯性搭在他脉搏上的手指,心紧缩,抬眸,微微侧身,一个吻落在容倾嘴角,“晚安!”声音沙哑,柔和,低沉。

    声音清晰入耳,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

    湛王静静看着,抬手为她轻轻拭去,指腹那一抹湿意,湿到心里,百种滋味儿,心头萦绕,奔腾翻涌。满足与怒火,幸福与心痛,疼惜与思念,一并交织在一起,深深烙在心里,爱恨两个极端,两个极致!

    伸手轻轻把人拥入怀中,他的王妃,他的……全部!

    容倾靠在湛王怀里,睁开眼睛,几分恍惚!

    湛王轻轻抚着容倾的头发,闭上眼睛。

    身体尚且虚弱,药浴耗费太多经历,难掩疲惫,不久既陷入沉睡。

    不知睡了多久,起夜之意袭来,令湛王眼睛睁开。习惯性的转头看向容倾……

    一双清亮的眼眸,随之映入眼中。湛王看到,眼帘微动,抬手揉揉她的头,“什么时候醒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一丝刚睡醒的低哑。

    容倾没回答,只是看着他,道,“云珟!”

    “嗯!”

    “你是真的醒了对不对?”容倾看着湛王,几乎是小心翼翼道,“你不是只要个晚安亲亲,然后就又开始一直睡了,对不对?”

    闻言,湛王心口一窒,喉头发紧。原来,看到他醒来之所以那么平静,之所以完全不激动。不是因为欢喜到不知所措。而是因为……

    太不踏实,是因为他上次醒来,随着就命悬一线的事,让她仍在后怕着吗?

    “不是刚醒来,而是一直没睡吗?睁着眼睛,在等夫醒来吗?”

    容倾点头,柔柔道,“这一次你醒的很快,不像前两次!”

    这次还未到一个时辰,他就醒了。而之前,容倾感,她几乎等了一辈子那么久!

    “容九!”

    “嗯!”

    湛王没说话,把容倾的头按在怀里,心肝肺都缩成了一团。

    最初娶她,不过是想的身边多个乐子。可现在……是他的命呀!

    馨园

    夜深人静,明月当空,两个男人均无眠,相对而坐,举杯望月,酒香浓郁醇厚。可惜,两人却均无心情细品。

    “容逸柏!”

    “嗯!”

    “你不成亲吗?”

    容逸柏听言,转眸看向云陌。

    看来,陌皇爷心里是真的很空落,连这妇人家的闲话都问出来了。

    “看容倾护着云珟的样子。也许,娶个媳妇儿回来也很不错。你说呢?”

    “陌皇爷说的不错!”

    一个问的漫不经心,一个应的更是随意。

    因为都是随口一说而已。成亲很容易,可找到容倾那样的却太难。

    “今天我到湛王府,凛一对容倾禀报说‘陌皇爷回来了’而非‘陌皇爷来了。’一句回来,让我感觉,我其实不是客人,而是亲人。那一瞬间,心里感觉好多了。”

    痛失至亲,让陌皇爷心里也不由变得敏感起来了。

    “容倾曾对我娘说,等到她不在了,湛王府就是我的家。看来,她并非只是说着好听,也确实在做。”

    容逸柏听了,淡淡道,“凛一会那样说,想来有一部分也是湛王爷的意思。”

    男人脆弱的时候,太容易被打动。容倾有多好,容逸柏并不希望陌皇爷太惦念。

    云陌摇头,“只会是容倾,不会是云珟。”

    “陌皇爷向凛一询问过了?”

    “没有!不过……”陌皇爷轻抿一口杯中酒道,“不问也知道,因为云珟对我这个皇叔,很不待见。”

    很不待见。陌皇爷说的直白,不遮不掩。

    容逸柏听了没说话,因为他同样是不被湛王待见的一个。至于原因……

    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而陌皇爷不被湛王待见,想来定然跟他不是同一个原因。

    “容逸柏,我看你对成亲并无太大意愿。如此,我有一个提议,你试着思量一下吧!”

    “陌皇爷请说!”容逸柏应的随意,心里略好奇,对成亲并无多大意愿?很想知道陌皇爷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他露出了什么抗拒的神色吗?

    “容逸柏,你说:我们两个凑合一下怎么样?”

    这话,陌皇爷说的风轻云淡。容逸柏听在耳中……

    端着酒杯的手定住,脑子有片刻空白,好一会儿,定定神,转头看向云陌,分外温和道,“陌皇爷您刚才说,我们两个……要如何?”

    “凑合凑合!”

    这几个字再次清晰入耳,让容逸柏确定,他是真的没听错。如此

    “陌皇爷这话的意思是,让我做湛王爷的……皇婶?”最后两个字,容逸柏说的格外温柔。

    皇婶?

    这称呼出,云陌不由笑了,看着容逸柏似温和,实已龟裂的温润。轻轻缓缓道,“你若是觉得不习惯做云珟的皇婶。那,我倒是不介意做容倾的嫂子!”

    嫂子?!嫂子?!

    这话陌皇爷敢说,他怎么那么不敢听呢?

    容逸柏盯着云陌看的认真,“陌皇爷你喝多了。所以,我看我们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喝醉酒,各种胡言乱语,耍酒疯的,容逸柏见过不少。可是,喝点酒直接疯了的,这还是首次见。

    “我一杯酒还未喝完,怎么会喝多!”

    容逸柏听了,神色莫测。

    没喝醉,还能说出那话?是真的疯了吗?

    老皇妃的离世,竟让陌皇爷竟难过到不喜红妆,反爱儿郎了吗?还有……为何那个儿郎偏偏是他呢?

    他的姿色什么时候好到,竟能入了陌皇爷的眼了?还是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身上已多了某种,能诱惑男人心动的迷人风情?

    天马横空,各种外门邪念入脑,容逸柏抑制住冲进屋照镜子的冲动。定定看着云陌,正色道,“敢问陌皇爷,您这念头是如何冒出来的?”实在是太让人好奇,更稀奇。

    活了近二十年,还是第一次有人直面向他说这话,并且还一个男人!

    虽然这男人是一个皇爷,并且长的俊美非常。可是……

    管他怎样,容逸柏都没一点儿想跟他‘凑合凑合’的意思。虽然成为湛王和皇上的‘皇婶’,或许真的会特别的舒爽。但……

    容逸柏摇头,甩开脑中杂念。

    云陌看容逸柏满脸消化不良的神色,淡淡道,“因为你是容倾的哥哥,你们既是亲兄妹。那么,必有共同之处。如此,若是有一日,我出了什么事儿。那,你或许也能做到容倾这个地步。”

    容逸柏肃穆而坦诚道,“陌皇爷,您真的想多了!”

    “是吗?既然这样,那你就当我刚刚的话没说。而你就是做不到容倾那个程度也没关系。我们彼此凑合一下,有个伴儿也很不错。你是男子,我对你不会动心,更不会生出什么欲念。不动心,不伤身,还能排除寂寞。甚好!”

    看着云陌一脸‘我甚满意的’表情,容逸柏忍不住道,“陌皇爷是两全其美了。那我呢?敢问陌皇爷,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云陌听了,放下酒杯,在软榻上躺下,“你想如何?任你如何!”

    闻言,容逸柏放下酒杯,起身离开。

    对着一个开始勾引他的男人。多说无益,再说要伤和气。

    不过,从今日起,容逸柏在心里时刻提醒自己,陌皇爷虽然一脸风轻云淡,满心清心寡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作!

    俗话说得好:有其母必有其子呀!

    想想老皇妃……容逸柏瞬感,陌皇爷住馨园,已是不合适了。

    皇宫

    “皇上,陌皇爷醒了!”

    龙卫话落,皇上握笔的手猛然收紧,豁然抬头,急声道,“云珟真的醒了?没看错?”

    “是!”

    确定!

    皇上瞬时起身,“摆驾湛王府!”

    “是!”

    ***

    湛王醒了!

    消息在传到宫中的同时,亦传到了馨园。‘

    容逸柏,云陌知晓,当即往湛王府赶去!

    两人一路无言,云陌看了容逸柏好几眼。而容逸柏直直看了回去!

    他又不是小媳妇儿,躲着陌皇爷的念头,还真是一点儿没有。

    云陌看此,扯了扯嘴角。随时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两人气氛诡异,貌似和谐的走进湛王府。

    刚走进去,一道凄厉而尖锐的惨叫,陡然响起,那叫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容逸柏转头,看向周正,“发生什么事了?”

    周正摇头,“属下也不是很清楚。”

    容逸柏听言,不再多言,疾步往正院走去。

    还未走到正院儿,血腥之气已然入鼻。待走进……

    眼前一幕入眼,容逸柏眼睛微眯。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