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风雨欲来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300章 风雨欲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京城*太子府

    “已确定湛王爷和湛王妃是去了云海山庄。”

    “从宫中传出的消息是老太妃快不行了。所以,湛王爷才会匆忙赶过去。”

    太子坐在书房内,想到护卫的禀报,眸色沉沉!

    湛王跟陌皇爷的关系太过亲近,对他不是好事。

    武艺高超,医术不凡,性情寡淡,手握虎符。对于陌皇爷,太子所知只有这些。都是些浅显无用的!

    对于他的处事原则,是一点儿都不了解。不过……

    就算是不了解,有一点儿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云陌绝对不会轻易向谁靠拢,也万分难拉拢。可是现在……

    想想云陌手中的虎符,想想他现在跟云珟的来往丛密……

    太子感觉很是不好。可,又无法阻止。

    不过,这也让他更加明了的看清了京中的态势。他想坐上那个位置,就不能硬碰硬,定要另辟他径才行。

    “殿下!”

    小厮的声音,打断太子思绪,抬眸,“何事?”

    “莲姨娘来了,在门外求见。”

    “不见!”

    拒绝的干脆,冷硬。

    小厮听言,垂首,无声退下。

    门外,莲姨娘被拒,心里有几分委屈,但脸上却仍是一片乖顺,端着参汤微微俯身,而后退下。

    正院儿

    莲姨娘被拒,随着传入庄诗画耳中。

    知晓,心里却一点儿不觉欢喜,只感疑惑。自古都回来,太子好久都未宠幸后院的女人了。就连曾经,算是受疼爱的莲姨娘也被拒了。这……

    是已经对那些老面孔感到厌倦了吗?

    想着,庄诗画抬头,“齐嬷嬷!”

    “老奴在!”

    “府里新进的这一波丫头中,你那仔细看看,若是有那模样讨喜,性格乖巧的丫头就多调教调教。”

    齐嬷嬷听言,抬头。

    庄诗画淡淡道,“若是觉得还可心,就派过去给殿下端个茶,倒个水。”

    “娘娘的意思是……”其实,心里已很是明白。但不免还是一问。因为,需要得到确切,明确的交代。在这深宅大院,身为下人最不需要的就是自作聪明。

    “太子身边终是缺了个贴心人儿。”

    “老奴明白了!”

    古代贤妻就该这样。除了生儿育女,还要此刻伺候好自己的夫婿。伺候好包括,为自己的夫婿寻找娇花,蝴蝶。

    云海山庄

    “陌皇爷!”

    “小皇叔!”

    云陌点头,“你们特别赶过来,有心了。”说完,看湛王一眼,转身往庄内走去。

    一路走来,风景依旧。只是,多了一份沉寂。

    几人一路无言。

    走到门口处,云陌忽而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容倾。看着她,却是静默不语。

    容倾不明所以。

    湛王眸色渐沉。

    完颜千染心里疑惑,却不言。

    少时,云陌缓缓伸出手。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平整的指甲,干净,漂亮!

    看着眼前的大手,容倾微愣,抬眸!

    风轻云淡,似水若风,亦如云中仙,轻柔却又难测。过去,云陌一直给容倾这样的感觉,很飘忽。但现在……

    神色浅淡依然,脸上喜怒不显。然,眼中却是一片茫然。

    犹如迷路的孩子,迷惘又彷徨,点点无措,一丝不安。

    至亲将离,面临失去,却束手无策,无力回天。

    看着眼前,想到以后,不知该怎么办?极致的无力,再无法淡然。

    容倾看着,心里蔓过各种情绪,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而后抬手……

    握住云陌手腕,向前一步,拉着他缓步往屋内走去。

    完颜千染看此,瞬时转头看向湛王,不意外的看到,刚刚还面色寡淡的湛王,此刻脸色已完全黑沉了下来。

    这个……

    完颜千染嘴巴动了动,又沉默了下来。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那握着自己手腕的小手,云陌垂眸,亦步亦趋跟在容倾身后。

    “老夫人,坐下歇会儿!”

    “我不累。陌儿呢?”

    “公子刚刚出去了。”

    “是吗?可是去采药了?”

    “好像不是!”

    赵嬷嬷说完,屋内一时沉寂。良久,一声长叹!

    自她身体变差,云陌连采药都不再去了。

    大限将至,都希望有孝子守在身侧。而老皇妃却是不然,她只盼云陌能更冷情些。特别是身体难受的厉害时,更不愿他每日守在她跟前儿。

    “夫人,要不要喝点……”赵嬷嬷话未说完,顿住。直直看着眼前几人。

    察觉到赵嬷嬷的异样,老皇妃转头,看到人,亦是不由微微一怔。特别是……

    看到容倾竟然拉着云陌。

    更特别的是,云珟竟然只是看着!

    还有,完颜千染竟然也出现在了眼前。

    老皇妃看着,不由抬手揉揉,人之将死,还真是什么奇景都看到了。

    “祖母,多日不见,可有想我呀?”容倾松开握着云陌手腕的手,笑眯眯看着老皇妃,抬步上前。

    一些日子不见,老皇妃明显瘦了许多,虚弱清晰可见。

    “你怎么想起来这儿了?”

    一开口,感觉什么都变。还是那样的调调,还是那么傲娇。

    容倾浅笑,“因为知道祖母想我了。所以,我就来了呀!”说着,手微动,长袖翻转,赵嬷嬷只感眼前一花。随着,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豁然出现在眼前。

    “送给祖母!”

    妥妥的小戏法儿,妥妥的送礼不花钱,妥妥的……

    老皇妃看着,却是不觉笑了,伸手拿过,“你倒是会为云珟省钱。”

    “祖母看的真是明白。我相公也最是喜欢我这点儿!”

    老皇妃横了她一眼,随着看向完颜千染,“你怎么也来了?”同样的一句话,却是柔和了很多。

    完颜千染走上前,一直冷淡的脸上露出点点柔和,“刚好顺路,过来看看。”

    “顺路才怪。你还是那么不会说话。”

    “跟你还是比不了。”

    这世上,还有比老皇妃说话更难听的人吗?

    老皇妃听了,轻笑,看着云陌和湛王道,“我们女人想说说话,你们两个大男人哪儿凉快哪里待着去!”

    湛王听言,看容倾一眼,而后一言不发抬脚走出。云陌随后!

    嘭……

    一声响。容倾心头一跳,转头。

    老皇妃抬眸,“好像打起来了!”话说的那个清淡。

    看着晃动的人影,拳脚相加的动态……

    不用怀疑,是真的打起来了。

    “赵嬷嬷!”

    “老奴在!”

    “让龙武跟那两位爷准备好药,”

    “是!”

    打起来挺好,这是发泄情绪的最好途径。

    ***

    “哥,你还好?”

    “看看我现在这样儿,是那一点儿让你看着觉得还好了?”

    呃……

    看着舒磊鼻青脸肿的脸,舒月默默移开视线。

    舒磊气闷,“你既然都已经查出来了,知道那唱曲儿的是个阴损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跟你说了呀!”

    “你说什么了你?”

    “我说那女人是表里不一的,让你别对她动歪心思。这话我说了不止一次……”舒月话未说完,舒磊就吼了起来。

    “你是说了不止一次,可每一次说的都是含含糊糊的,没有一次是痛痛快快的,清清楚楚的。”

    舒磊急眼,“你若是如对湛王妃那样,把话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我至于会犯那傻吗?至于会受这罪吗?”

    挨打,疼是次要的,关键是憋屈呀!

    舒月,他的妹妹,亲妹妹。说话竟然对他说一半隐一半儿的。可对湛王妃……

    那该水火不相容的人,舒月把他拉过去垫背不说。还对湛王妃把话说的那个透彻,完全怕湛王妃着了道,吃亏上当的架势。

    她怕湛王妃吃亏,怎么就不怕他吃亏呢!

    若非事实摆在眼前,舒磊那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呐!

    不比不知道,一比……

    “舒月,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跟那唱曲儿的商量好了,一起来作我呀!”

    他身份比不过湛王,模样也比不上湛王。如此,那唱曲儿的看到湛王,态度立马转变,甩眼不看他也就罢了。这难堪,这丢人,他都认了!

    反正,那唱曲儿跟他也无任何情义可言。可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妹妹竟然跟唱曲儿的做了差不多的事儿。

    湛王一现身,唱曲的即刻看不到他了。而舒月呢?看到湛王妃,他这个哥哥即刻也成了背景了!

    好心塞呀!

    看舒磊火大,再听他说的那个话。舒月眼神闪烁,抑制不住心虚了起来,“我……我没什么意思呀!我跟湛王妃说的话,跟对你说的都是一样的呀!还有,我跟那唱曲儿的小贼妇怎么可能……”

    “放屁!你当我是憨子吗?”

    “其实,我每次也都跟你说的很明白的。是你自己心思不正,每次我一说她不好,你就一脸我浑说污蔑她的表情。”

    说着,舒月又理直气壮起来,“结果咋样儿?看看你自己的脸,眼睛可见的疼,结果清楚证明,我可是一点儿没冤枉她!”

    看舒月到了这个时候,还巴拉巴拉,唧唧歪歪的说这话。舒磊瞬时就火了,跳脚,“舒月,你就是个白眼狼。”

    “哥,你这话可就有点儿……”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一次我可算是看清了,关键的时候,你就会坑你哥。真是枉我过去一直那么疼你!不过,你过去的话,倒真是一点儿没说错,我确实没看女人的眼光。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晃了十多年,我竟是一点都没看出,你其实是这样的妹妹!没心肝的……”

    “哥,哥,哥……你先别生气嘛!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但,这都是娘的意思,我也不敢违背,所以……”

    “混账!你坑我还不够,现在还想往娘身上推……”

    “那我哪敢呀!我是实话实说。这真是出门时娘特别交代的。”舒月肃穆道,“娘说,哥你是个心软,耳根子更软的。让我出门多看着些。还说,要是哥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了。就让我见机行事。若是可以,最好是让哥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借此让你长长见识,也多点儿心眼儿,所以……”“真真是极好,我不但没看透自己的妹妹。连自己的娘也是完全不了解。我果然是一个看女人的瞎子……”舒磊咬牙切齿。

    听着这清晰的磨牙声,看着舒磊越发难看的脸色,舒月把余下的话默默给咽下了,转而道,“哥,咱不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了,让我先给你上药!”

    上了药,伤好了,兄妹情意说不定也好了。

    舒磊听了,没说话,直直盯着舒月。那眼神……

    满满都是都是探究,怀疑,疑惑,还有……凌乱!

    舒磊那变幻不定眼神,还有那要盯死你,要把你身上看个窟窿的架势。让舒月开始冒汗,不过……

    她却是一点儿都没回避,同样死死的看了回去!

    一定要抗住,一定要扛住。

    舒磊看着,好一会儿,开口道,“有件事儿,现在想想真是很奇怪。”

    “什……什么?”

    “那唱曲儿的唤人打我们也就罢了。湛王府的护卫也收拾我是什么意思?”

    舒磊这话出,舒月咽了一大口口水,试图缓解那几乎要满溢的心心虚,绷着脸道,“是呀!这……这是为什么呢?”

    “你不知道?”舒磊眼睛也不眨的盯着舒月,试图看出点什么,确定点儿什么。

    舒磊是有些耳根子软,可这不代表他是笨蛋。

    舒月摇头,“我若是知道,这一次我一定直白相告,绝对不会再晃哥。”

    不知道吗?不,舒月自然知道。只是,打死她也不会说。

    别说是舒磊,就是天王老子问,也别想她把实话讲出来。

    真话那是她要带到棺材里去的。等死之后只能告诉阎王爷的。

    说实话,讲真话,然后求阎王爷下辈子把她托生成男的。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把湛大王爷给托生成女的!这一心愿,舒月现在已经对着佛主开始祈祷了。

    看舒月满脸满眼都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的表情,舒磊皱眉,难道真的是他想太多了?

    若是,那可是再好不过了。不然……他可不是挨顿凑这么简单了。

    想着,舒磊心里不由一松。是呀!若是舒月真的存了什么不堪的心思。那,湛王爷就不是动手了,直接就是上刀子了。如此……

    是他想的太邪乎了,想多了!

    想此,舒磊面色舒缓下来,看着舒月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煎药去。”

    “是,是……我这就去。”舒月说完,小跑着出去。

    也许是舒月的多管闲事,让湛王爷不高兴了!所以……

    嘶……手刚碰到脸,舒磊疼的直呲牙。

    跑出屋子的舒月,拍拍胸口,重重吐出一口气,心差点跳出来了。幸好,幸好……

    庆幸舒磊思想不够腐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经此一事,舒月真切觉得,以后一定要离容倾远点儿。不然……

    一个情不自禁,一个关心则乱,她立马玩完。

    抬手抹去额头上汗,好在这次算是过去了。只是可怜了她哥了!

    被打的脸都变形了,心里还稀里糊涂的。不明白到底为何会被揍。

    唉!真是没办法,谁让他妹妹心里对湛王妃耍流氓了呢!

    舒月心里觉得很是对不住舒磊,同时也下定决心,以后她一定对舒磊好。不说别的有一点儿她绝对做到,那就是……

    绝对不跟舒磊抢女人!

    云海山庄

    “当着云珟的面,你也敢拉云陌,你是怎么想的?”老皇妃看着容倾问。

    容倾喝一口茶,应,“陌皇叔对我伸出了手。”

    “所以呢?”

    “所以,就跟皇叔写信回京让我们来云海山庄一样。他既希望,我们就来了。如此,他既伸出了手,我就拉了。”容倾看着老皇妃,眸色清澈透亮,“祖母,皇叔就是皇叔,不止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是。”

    老皇妃听了,垂眸。

    只要云陌开口,伸手就可以吗?他们就不会拒绝吗?

    “云珟也同意了吗?”

    容倾轻笑,“只要陌皇爷不穿一身红在他面前晃,王爷没理由不同意。看到陌皇爷的信,人既来到了云海山庄,王爷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儿。”

    老皇妃听言,看着容倾,眼里露出一丝真切的笑意,“一些日子没见,你倒是越发的会说话了。”

    容倾笑意微敛,“因为,我也同祖母一样,希望王爷和皇叔不要只做名义上的叔侄。”

    这世上没有谁可以横行一世。纵然是湛王爷,也许在某个时间,他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所以……

    希望在那冰冷的皇家之中,湛王跟云陌可以不同的。亲人,多一个总是比少一个好。

    在皇家,想剔除湛王的人太多,真的不需要再多陌皇爷一个。

    老皇妃看着容倾,淡淡一笑,“你说的对。”说完,略显疲惫道,“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也累了,去歇会儿!”

    “好!”

    容倾起身离开,人走远。

    赵嬷嬷看着老皇妃,轻声道,“老夫人,看来湛王妃也是有私心的。”

    今日给予一份好,也希望将来陌皇爷能记住这份情。

    老皇妃听了,淡淡道,“她这样,我反而放心了!”

    若是容倾说的各种无私,各种好听。那,老皇妃反而不会相信。

    毕竟,这世上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对谁好。

    就如她会把信物给容倾,会放下身份,辈分给容倾做饭,讨好她一样。所求也不过是,希望容倾在以后的日子里念及这一段过往,能够给云陌一点儿关心。

    容倾现在这样,也跟她一样。

    “况且,她的所求并不过分。”

    也只是希望这你来我往,会是给好得好而已。

    容倾这想法,同她一样。

    “老夫人,染夫人过来了。”

    “请她进来!”

    “是!”

    话落,少时,完颜千染端着药出现在眼前。

    “你有心了!”

    完颜千染放下药,看向老皇妃,“你现在也会说客套话了。”

    “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在这个时候,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老皇妃脸上溢出一抹满足,“勾心斗角,傲然张狂了一辈子,临走之前,身边还能围着几个真心希望我多活些日子的人,我真的很知足。”

    “不要总是把这话挂到嘴上,陌皇爷听了,心里不会高兴的。”

    “我也就是对你说!”

    “喝药!”

    “好!”

    ***

    动手之后,两个男人随性在草地上躺下。望着蔚蓝的天空,微微喘息,静默不言,各有心思。

    良久,云陌先开口,“我只是想让娘放心,没别的意思。”

    容倾只有当做湛王的面,敢表示出对他的关切,老皇妃才会相信她是真的有心,也才会放心。

    湛王听了,淡淡道,“所以,你只是挨了几下。”

    若是云陌对容倾真的别有心思,这云海山庄湛王根本不会带容倾来。而刚才也不止是打他一顿这么简单了。

    云陌听了,道,“不过,容倾倒是比之前胆小了不少。只敢拉着我手腕,连手都不敢牵。”

    湛王听言,不咸不淡道,“你这样婉转的代容倾向我解释,我并不感到欢喜。而且,本王也没瞎。”

    只是那又如何呢?看着依旧分外碍眼。

    湛王说完,又沉默下来。许久……

    “你这次预备停留几日?”

    “两天!”

    闻言,云陌转头,看着湛王眉头皱起。

    湛王看他一眼,眼底神色起起伏伏,“容九会留下。”

    云陌听了,凝眉,“京城不稳吗?”

    “嗯!”

    湛王点头,云陌开口,“我会护好云海山庄,你只管放心。”

    湛王听了,没说话。

    ------题外话------

    风雨欲来,大乱将起!我已准备好接收刀片……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