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人心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98章 人心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郑家

    “哥,你回来啦!”

    郑鑫刚踏入府门,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郑鑫转头,看到郑若儿疾步向他走来。

    娇俏温婉,聪颖伶俐,懂事贴心!

    过去,在郑鑫的眼中,郑若儿一直这这样的妹妹。而今……

    “哥,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看着郑若儿如常的神色,郑鑫心发沉。

    做出那样阴损的事,此时还能这样镇定自若。这份自控力,无法让人夸赞,只感心口发凉。

    “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儿吗?”郑鑫压下心中怒意,平静道。

    质问的话没直接问出口,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心里还存这一份希望,希望郑若儿能知错,能够坦诚告知。知道反省和后悔。

    郑若儿直直看着郑鑫,见他脸上并无异色,才开口道,“是有点儿事儿。”

    “什么事儿?”

    “去哥书房说吧!”

    “好!”

    郑鑫点头,走在前。郑若儿跟在后。

    兄妹二人,心思各异。

    有消息传来说,林明玉上午去了湛王府的。本以为林明玉自湛王府出来以后,定会有些动静。然……却什么都没有。

    湛王府那边没动静,刑部那边也没动静,就连林家也是分外的平静。还有她父亲,刚刚回来亦如平常一样,什么也不知晓的样子。

    这样的沉寂,让郑若儿有些疑惑,也很是不安。

    湛王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忘记这一茬儿事儿了吗?不……

    就算是忘记了,林明玉一去也就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么,之后应该会有一番询问才是。如此……

    一些事儿终归是会瞒不住,被揭露才是。当知晓,林家和林明玉定会来问罪。所以,在知晓林明玉去湛王府时,郑若儿已在家中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无论林家人如何恼火,她都有话可说。可现在……

    后续的发展,这诡异的沉寂,跟她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当事情超出了预料,心里变得更为不踏实。这其中定然又出了什么岔子了。

    “什么事?说吧!”

    “呃……”

    郑鑫开口,郑若儿回神,恍然发现已到书房了。

    看着郑鑫,郑若儿定了定神,开口,第一句,“哥,你喜欢明玉表姐吗?”

    郑鑫听言,点头,直直看着郑若儿道,“是!”

    一个‘是’。

    应的干脆,答的坚定。

    郑若儿听了,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随着一笑,道,“就知道哥哥对明玉表姐很是中意。所以……”

    郑若儿说着顿了顿,看着郑鑫,脸上露出几分紧张和不安来,“所以,我未跟哥哥商量,瞒着你做了些事儿。”

    郑鑫听了,心口微紧,力持表情平稳,“什么事还要瞒着我做?”

    郑若儿没直接回答,只道,“哥,对于你跟明玉表姐定亲一事,娘亲并不是很欢喜。这一点儿,相信哥也看出来了,是吧?”

    “嗯!”

    看出来了。只是,郑鑫以为,这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眼下,郑夫人因为林明玉曾和容逸柏定过亲,因为那所谓的‘克夫’传言,心里有疙瘩,对明玉心里有所芥蒂。

    可是,等到明玉进府了,郑夫人就会知道,明玉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好媳妇儿。待到那时,眼下的问题都自动迎刃而解。然,他没想到……

    是他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也把她的妹妹想的太善良,太温婉了。

    “那个,我说出来,哥你可是不能生气。”

    郑鑫听了,扯了扯嘴角,“你做了什么让我生气的事儿吗?”

    “我不是担心哥哥生气嘛!因为,我虽是一番好意。可是,就事情看来,很容易被误会。”

    一番好意!

    这几个字落入郑鑫耳中,心骤然一沉。脸上那僵硬的笑意随着散去,看着郑若儿,眸色沉沉,“什么事,你直说吧!”

    “那个,是这样的……”

    因为看出了了郑夫人对林明玉的不满意。

    因为心疼郑鑫夹在中间为难。

    因为不想郑家和林家伤了和气。所以……

    她就找了几个人,布了一个局。

    在今日外出的回来的途中,那几个人跳出,她就假装被劫持。而后,林明玉挺身而出,不喜以身犯险,挺身相救……

    以此让郑夫人看到林明玉的良善和大义。由此打开郑夫人心里的疙瘩,获得郑夫人的欢心。也不再让郑鑫为难!

    “本来在明玉表姐站出来的那一刻,一切就该结束了。可是,没想到竟然巧遇了湛王妃。而湛王妃不知内情,定然是误会了,就出手帮了我们一把,然后把那几个人带走了。”

    郑若儿说完,看着郑鑫道,“我本想着事后去湛王府,向湛王妃解释一下的。可是……我实在是心怯湛王。所以,若是可以哥你去湛王府一趟吧!”

    郑鑫听完,垂眸。

    心怯湛王吗?呵……

    怕不是心怯湛王。而是心怯湛王妃已知道所有吧!如此,她去了除了承认自己的不堪和恶毒,也再无话可说。

    毕竟,湛王妃可不是他这个哥哥。不会容着她在这里巧舌如簧的胡乱说。

    忽悠他这个哥哥,事后,认个错也就结束了。可是敢欺瞒湛王妃,就没那么容易揭过了。

    “哥……”郑鑫的沉默,让郑若儿心里不详的预感加深。

    郑鑫抬眸,看着郑若儿,沉沉道,“我去湛王府走一趟没什么不可以。不过,湛王爷的性子,你心里也有数。他不喜任何虚言,特别是在湛王妃又帮了我们的情况下。这所有的事儿,更要如实相告。你该知道忽悠湛王爷,那可是大罪,一经发现不会轻饶。所以……”

    “这个我自然知道。而我刚才所言也是句句属实。无一句虚言。”郑若儿紧声道。

    郑鑫听了,放在椅子扶把上的手攥紧,青筋暴起,面皮紧绷,“若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句句属实?!

    她这话,郑鑫若之前不知内情,恐怕还真相信了。

    那么,他若真听了她的话,去湛王府把郑若儿那满是谎言的话,说于湛王妃听。之后,将要面临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面对湛王妃,话出口,就没有你辩驳和反悔的机会了。他就是欺骗!把湛王妃和湛王府的人当傻子一样在哄骗。

    如此,湛王绝对不会夸赞他。到时若是湛王府真的问罪。郑若儿会如何呢?

    她会推的一干二净,什么都不会承认!

    这一点儿,郑鑫已不再怀疑。

    因为,现在面对他,她还不愿意说实话。面对湛王,她又怎么会讲实言。

    说不定,她不止是推干净,还会再说一句……

    “都是我哥要试探林明玉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一句话,足以毁掉所有。

    想着,郑鑫心头凉意跟甚。几分不寒而栗!

    “哥,你是不是生气了?”郑若儿见郑鑫脸色不好,很是不安道,“我知道,这次我是太莽撞了。不过,我真的是想帮忙才……”

    郑若儿话未说完,既被郑鑫打断,“你布这个局,明玉也都知道吗?”

    “自然是知道的。不然,就当时那种情况,明玉表姐怎么可能那么镇定?又怎么会那么干脆的跳出来,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换取我的安全……”

    郑若儿话说出,心头骤然猛跳。

    找到了!

    事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就是这个!

    林明玉太镇定,也良善的太反常。

    遇到那种事,她应该慌乱无措的。可她怎么……

    难道说……

    一念入脑,郑若儿眼眸紧缩,脸色登时沉下。

    看着郑若儿变幻不定的脸色,郑鑫起身,一言不发,抬脚往外走去。

    明玉当时异样的反应,郑若儿终于注意到了,也该意识到了些什么了。

    察觉到反常之后,她会如何呢?

    若是之前,郑鑫定会以为,郑若她定会很紧张,很无措。可是……

    看着她面色的说谎,不声不响的算计,之后还各种大放厥词的坑蒙,忽悠。郑鑫此时只有一个感觉!

    察觉到反常,她不会紧张,她会抓住机会,随着再反咬明玉一口。

    呵……

    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多年,他竟然今天才了解他的妹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湛王府

    看过云海山庄送来的信,湛王神色未有波动。除了心情有些许复杂之外,生死离别的伤感,没有!

    凭着老皇妃的身体情况,她能活到这岁数已是老天厚待。

    “想过去看看吗?”湛王看着容倾问。

    “应该过去看看。”

    说不上情意有多深。可,想到这一别今生再也见不到,心里还是不免有几分怅然。

    而云陌派人送信过来。想来也是很希望他们过去吧!

    人之将逝,身边还是多围绕些人的好。太过冷清,看着身单影只的儿子,老皇妃心里怕是很难安稳。

    “凛五!”

    “属下在!”

    “准备一下,明日启程去云海山庄。”

    “是!”

    凛五领命退下,容倾看着湛王,认真道,“今天怎么样?”

    湛王点头,“很好!”说着,自然俯身,在容倾挺俏的鼻子上亲了一下。

    容倾浅笑。

    各种亲昵的姿态,男人也越来越习惯了。

    最初那样的开始,到现在这种日常……

    一步一步走来,这样两个极端的转变,有时想想如梦一场。都有些不真实。

    幸福太多,忽然让人有些不安了。

    见容倾傻傻盯着自己看,湛王开口,“在发什么愣?”

    “没什么。肚子饿了吧!我让厨房摆放,你去洗手吧!”

    “嗯!”

    细水长流的简单,比起轰轰烈烈的更让人心动。

    在外他是至高无上的王爷。回到家里,他只是容倾的夫婿。

    三皇子府

    出去得瑟一圈,再回来,带一身伤,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对此,皇上心情……

    管他带什么女人回来,皇上是无所谓。只是,三皇子那作为,丢尽皇家脸。

    受伤?怎么不疼死他!

    而三皇子府后院女人的心情……

    极好,又多了一个姐妹。

    长相,身世,来历,跟三皇子是如何相识,因何被带回等等。妻妾们都忙着探究这个去了。

    至于三皇子的伤。想表示一下温柔贤德,可谁敢呀?

    “爷都受伤了,你们还擦脂抹粉,花枝招展的在爷的跟前儿晃,是何居心?”

    想想三皇子曾经说过的话。

    伺候他,一不小心还落个不端庄的名头。如此……再三掂量,没人轻易敢往前凑。

    包括庄诗雨,也只是过来走了个过场。三皇子一句不需要,她麻溜的走人,一点儿不坚持。

    女人们不敢轻易表贤惠,三皇子倒是也落了清净。

    “爷,药好了,赶紧趁热喝了吧!”

    三皇子听着这话莫名的别扭。

    见三皇子盯着自己,眼里又露出嫌弃,石头不明所以。暗腹:他又那句话说错了?

    “石头!”

    “小的在!”

    “去把小郡主抱过来。”

    三皇子话出,石头怔愣不动。

    “傻愣着做什么?没听到爷的话吗?”

    “听……听到了呀!”只是怀疑听错了。

    “既然听到了还不赶紧去。”

    石头听了,忍不住道,“爷,您要小郡主过来做什么呀?”

    三皇子瞪眼,“爷自己的女儿,想抱抱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需要,不需要……”就是太奇怪,石头腹诽着,看三皇子要恼,麻溜往外跑,“小的这就去。”

    “蠢蛋!”

    听到三皇子那一声嫌弃。石头却是不由咧嘴笑了。

    一直被嫌弃着,一直被重用着。致使,三皇子每次的嫌弃他的话,石头听着,都像是被夸赞了。

    正屋

    “小姐,把人安置好了。”

    庄诗雨点头,却没多问。

    秋红却忍不住道,“小姐,要不要让人去查探一下?”

    “无需!”

    秋红听了,道,“可是这么一个不明来历,不清不楚的人放在这后院,总是让人心里不踏实。”秋红说着顿了顿道,“而且,那女人一看就是一个不安分的。”

    看着低眉顺目的,听说话轻声细语的,可那双眼睛,从入府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虽极力表现乖巧无害。可,那双贪婪的眼神却是没藏好,小心思显露无疑。

    不安分吗?

    庄诗雨听了,垂眸,淡淡一笑。

    不安分挺好。这些日子这府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娘娘,奴婢红莲有事禀报。”

    思绪被打断,庄诗雨点头,秋红开口,“进来吧!”

    “是!”丫头红莲走进来,看着庄诗雨,表情微妙,“娘娘,刚才三爷差人把小郡主抱过去了。”

    闻言,秋红一怔,随着转头,看向庄诗雨,“小姐……”

    三皇子这又是要做什么呀?

    庄诗雨眉头皱了一下,瞬时又舒展开来,温和开口,“海侧妃可一并过去了?”

    “回娘娘,未曾!”

    庄诗雨听了,道,“让奶娘在外候着,若是小郡主哭闹,就赶紧过去伺候。”

    “是!”

    “好了,下去吧!”

    “奴婢告退。”

    红莲退下,秋红凝眉,“三爷怎么突然想起要看小郡主了呢?”

    “父亲看自己的女儿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得不说,庄诗雨这口径跟三皇子还是一个样儿。

    秋红听了凝眉,总感觉不寻常。

    心里弯弯绕绕的人太多,那是看什么都可疑,看什么都不忍不住探究一番。

    时刻有种别人在玩儿手段,行算计的错觉。

    皇宫

    “皇上,您还好吧?”李公公看着双腿打颤,面色虚白的皇上,很是担心道。

    能好吗?

    拉的都见血了。每次如厕,跟女人来月事了一般,血迹斑斑的。

    “云珟,这混账……”皇上磨牙,气闷。

    李公公垂首。

    这两日皇上骂湛王的次数,松松的破百了。

    “庄家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回皇上,还在寻找,暂还未有消息。”

    “是吗?”

    皇上心里冷哼。若是庄家真的能把庄荇的尸体给找回来。那……

    他就更不能留着庄家了。

    为了再次伪装忠心,竟可对自己儿子下手的人。这等阴狠,如此城府,怎能重用。即刻摧毁才是应该!

    野心太大,城府太深的人,皇上均无法信任。

    三皇子府

    石头站在一旁,看着三皇子姿势僵硬,笨拙的抱着小郡主,不由紧张。时刻担心他把人给丢出去,或抱掉了。

    “咿呀,咿呀……”

    小娃娃被抱着的不甚舒服,但却没哭,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人,咿咿呀呀的吃着手。

    幼小,白嫩,无邪,纯净。

    看着怀里,还没他胳膊长的小娃娃,三皇子心情莫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这就是他的女儿呀!感觉还真是飘忽。

    不过,这圆圆的眼睛,小小的嘴巴,肉嘟嘟的小脸儿还真是挺好看的。

    “咿呀……”

    “石头,她在说什么呀?”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

    “蠢蛋,连这都听不出来吗?”三皇子嫌弃道。

    “这个……小的真听不出来。”

    “她在叫爹爹呀!”

    石头:……

    “你说,小郡主再长长会长成什么样儿呢?”

    “定然会出落的越发好看。”拍马屁的话,石头也是会说的。

    三皇子听了,横了他一眼,却没说话。盯着怀里的小娃娃看的认真,心里盘算着……

    他的女儿,长相自然是没的说。关键是性格!

    性格一定要有特点。

    三皇子想着,脑中映出一个人身影。当即一个决定成型!

    要把她性格教养成容九那样的。然后,待她长大也找个如湛王那样牛哄哄的夫婿。然后……

    三皇子心里开始撸袖子,阴笑。哼,到时候看他这个岳丈,怎么收拾她那牛哄哄的夫婿。

    “石头。”

    “在!”

    “交代下面的人,给爷好好教养小郡主,哪个敢怠慢扒皮。”

    “是!”

    三皇子扭曲的找到了一个教养女儿的乐趣。

    ***

    翌日,早饭之后,马车驱动,往云海山庄行进。

    马车内,湛王悠然品茶看书。而容倾趴在他怀里昏昏欲睡。

    那个没精神,不用深想,一看就是昨天晚上没做好事儿。

    “睡吧!吃饭时我叫你。”

    容倾听了,拉起湛王的手,放在自己腰上,半眯着眼睛,“帮我揉揉。”

    不止是困,腰还酸。

    “你使唤起本王来,倒是越发顺手了。”

    “我也随时等着被王爷使唤呀!”

    湛王淡淡一笑,拍拍她的头,“睡吧!”

    “嗯!”

    容倾扛不住困意,随着闭上眼睛。湛王放下书,轻轻给她按着腰。

    这小身板,什么时候才能养好呢!

    白天,湛王为容倾的身体也是操碎了心。可是到了晚上,一发动起来,就开始失控。对此……

    湛王一懊恼,一皱眉。容倾就开始瞪眼……

    “你舒服过了,还一脸纠结的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后悔了?怎么,还想着为你那‘心儿’姑娘守身如玉是不是?”

    句句带刺儿。

    刺儿的他一个没脾气!不过……

    想到容倾提到那位‘心儿’姑娘时,那一脸‘看你不顺眼’的表情。湛王不由嘴角上扬,“嚣张的丫头!”

    现在在他面前是越来越放肆了!只是……

    湛王垂眸,看着容倾恬静的小脸儿,眸色轻柔。

    只是这么放肆的丫头,却仍不会对他耍性子,也不会向他提要求。不……

    要求还是会提的。让他给买吃的,让他准许她藏个私房钱什么的。

    “主子,染夫人来了。”

    随着凛五的话,马上缓缓停下。

    湛王伸手掀开车帘,染夫人走上前,看着湛王,再看沉沉入睡的容倾,轻声道,“我想去看看她。”

    湛王点头,车帘随着放下。

    凛五上前,看着完颜千染道,“夫人坐后面那辆马车吧!”

    “嗯!”完颜千染往后走去,走着,随口道,“容倾身体如何?”

    “王妃身体尚可。”

    完颜千染听了,不再多言。

    看来,容倾昏昏沉睡,并不是因为身体不适,只是累了而已。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