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相反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93章 相反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容倾转头,看到疾步跑来的人,神色不定。

    熟悉的声音,带着大喘气的调儿传入耳中。

    “凛……凛护卫……”

    人真是要懂得惜福,不要贪求太多,身在福中不知福。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容倾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却没了来时的那份心境。

    ***

    “好……”

    魏嬷嬷擦去眼角溢出的水色,回转,看着容倾道,“王妃,夫人想在这里待两日。所以,您一会儿就先回去吧!别让王爷担心。”

    完颜千染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容倾道,“珟儿是跟我那个夫君完全相反的人。我珍惜了不该珍惜的人。而你,别辜负你该珍惜的人。”说完,离开。

    容倾听了,凝眉。

    “我的姐姐是一个跟我完全相反的人。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儿就好。”完颜千染说完,转身离开。

    “姨母的意思是……”

    完颜千染似乎也不需要她回答,又道,“她是否是真心的,我直到现在仍分辨不出。不过,是真心的也好,是别有居心的也罢。对于我来说早已无所谓了。可对珟儿则不然……”

    容倾没说话。

    完颜千染神色淡淡,“她说,那是为了我好。因为我太善良,又心太软。若是后院的女人有了孩子,对我不是好事儿。你说,她这是护着我吗?”无错不跳字。

    闻言,容倾眼帘微动。

    “是我的姐姐。也就是云珟的母亲,你的婆母!”

    容倾摇头,“不知道!”

    完颜千染问话出,凛五面皮微紧,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又沉默了。

    完颜千染缓步走到容倾跟前,看着她,淡淡道,“知道给我府中后院女人下药的是谁吗?”无错不跳字。

    那样的过往,任何的言语安慰,对她都是无用。

    看着她,容倾张口无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闻声,容倾转头,完颜千染身影映入眼帘。

    “我曾善待所有人。以为为善就一定得善报。可是,最后我错了。”

    人都有苦尽甘来的时候。可是染夫人这一辈子,这余生,却是再无甘甜。

    “若非要跟那无辜枉死的孩子超度,让她灵魂得安息,求一个来世安稳,无忧无虑。她怕是不会活到现在。”

    “抱着刚来到世上就又离开的孩子,看着四分五裂的丈夫。染夫人一夜之间白了头。”

    这样的结果,不觉得解气,只感到……心里发酸,眼睛发胀。

    容倾听言,心口紧缩。

    “而绑在他们脖子上,扯断他头颅的那一根绳儿的一端,系在染夫人所骑的马上。”

    “被五马分尸而死,跟那个恶毒的女人一起。”

    “那男人呢?怎么死的?”

    阳虚,有心无力,雄风不振,男人最在意的。身体如此,再加上那些传言,心情可等焦躁可想而知。所以,在看到孩子时,最终失控,他掐死了自己的女儿。

    容倾听了,良久无言。

    “可是,他不知道,他后院的女人之所以不会怀孕是因为被人下了药。而他会感觉有心无力,皆是因为纵欲过度所致。”

    “所以,他在孩子呱呱落地,在染夫人刚听到孩子啼哭,真切感受到做母亲的喜悦时。决然动手,把那刚出生的婴孩给掐死在了襁褓之中。”

    “他怀疑过。可是,当不止一个人这么说。当他后院的女人,除了染夫人之外,没有一个怀孩子的时。当他确实开始有心无力时。再加上那不断吹入耳中的耳边风,他最终还是相信了。”

    容倾听着,眸色发沉,“那个男人相信了?”

    凛五淡淡道,“在染夫人苦心研究医术,辛苦调养身体的日子。她相公后院多了个毒蝎子,面如桃花,心如砒霜,却又深得他的喜爱。那女人在染夫人怀有身孕时,既生了谋害之心。而在孩子出生之前,联合一些江湖术士,在外散播谣言。说,古都二小姐的夫婿虽为男儿,却是阳虚,此生难有子嗣。”

    “为什么?”

    后背凉意陡生,眼眸紧缩。

    容倾:……

    “后来,女儿刚出生,既被她相公生生给掐死了。”

    “后来呢?”

    “看了很多医书,吃了无数的药,最后自己都成为了一个医术堪比太医的大夫。不过,后来她也总算是如愿了,终于有了孩子。”

    果然是这样!

    “是为了调养身体,为了给她的夫君生一个孩儿。”

    听言,容倾神色微动。

    “也不是喜好。”

    “身为古都小姐,她学医术,自然不是为了谋生。那么……”

    “成亲之后,所有的不顺和波折好像一下子都来了。”凛五说着,看着容倾问,“染夫人为何有这么一手好医术,王妃可知道?”

    “那之后呢?”

    “作为古都的二小姐,染夫人在闺中的日子过的很顺遂。”

    善良,重情。这字眼从凛五口中吐出可是不易。

    容倾听言,微讶异。

    “染夫人她是一个……”凛五说着,顿了顿,才道,“善良,重情,却并不是很聪明的人。”

    不常接触的还好,若是常接触的,还是自己先感觉一下,再了解一下比较好!

    特别是对人,见到既问,问对人还好,问不对人,先入为主的观念很容易对一个人产生偏见和误解。

    所以,遇人,遇事,容倾也总是习惯性的先用眼看,后开口说。

    其实,并非是容倾沉得住气,只是一种习惯而已。职业所带来的习惯。法医,除了专业性的话,其他时候最好都把嘴巴闭上。免得不经意间泄露出什么,给整个案子带来副作用。

    这话,绝对的拍马屁,不可全信。

    “自然是沉得住气!”

    容倾听了,微微一笑道,“我这算是沉得住气呢?还是迟钝呢?”

    凛五听了,道,“属下本以为在染夫人入府时,王妃就会问。没想到等到今日王妃才开口。”

    所以,想知道她一些过往,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知道该近她一些,还是该远她一些。

    从这些日子湛王对她的态度来看。这位姨母是有所不同的。可是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容倾却是不能肯定。

    “跟我说说染夫人吧!”

    “属下在!”

    “凛五!”

    青云寺

    清楚这一点儿,李公公越发小心谨慎了。同时也不由好奇了一下,到底是哪个有惹这位爷不高兴了呢?胆儿可真是够大的。

    湛王爷对人动手时,心情并非不好。相反,他明明心情不好,却还如此沉寂时,就清晰意味着,他心情已坏到了一定程度。

    跟湛王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对湛王,李公公还是比一般人了解的多。

    看来,湛王爷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不好到连扔人的兴致都没有了。

    听言,李公公瞬时大大松了一口气。好在是吩咐凛一更衣,不是把他扔出去。

    “是!”

    “给本王更衣。”

    “凛一!”

    即刻!这发号施令的字眼。皇上对他一奴才说,那是再正常不过。可是,他一奴才却是不敢对湛王说。特别在湛王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太好的时候。

    纵然来时皇上重复提了两次,让湛王‘即刻’入宫。可李公公面对湛王,却一次也不敢提及。

    “王爷,皇上有要事跟王爷商议,请您入宫一趟。”李公公匆匆来到湛王府,对着湛王恭敬道。

    京城*湛王府

    大元高门中人,对完颜一氏抱持的是什么态度,她们看的清楚,心清目明。郑夫人也同那些人一样。如此,随她如何,她们也不爱热脸贴那冷屁股。

    只是,都进不去,完颜姐妹也没开口说一起走的意思。

    她们祭拜的上不去,郑夫人她们这上香的结果怕是也一样。

    完颜静点头,随着跟郑夫人几人简短的客套了两句,既带着完颜梦动身离开。

    “老奴会的。”

    完颜梦,完颜静听了,道,“如此,那我们就不上去叨扰了,还请魏嬷嬷转告我们的心意,请姑母好好保重,也代我们向湛王妃请安。”

    拒绝很明显,并不委婉。

    “表小姐。”魏嬷嬷微微俯身,随着道,“夫人说:两位小姐有心了。只是,夫人她想单独跟小姐说说话。”

    完颜梦,完颜静看到人,抬脚上前几步,“魏嬷嬷。”

    “好……”郑夫人话未落,一老嬷嬷走过来。

    “既然如此。娘,那我们就在这里候着吧!”

    “嗯!”

    “完颜小姐可请人上去禀报了吗?”无错不跳字。

    原来她们口中所说的堂妹,是完颜纤染那个白发女的女儿呀!

    完颜静这么一说,郑夫人几人瞬时明白了所有。

    “因为是堂妹的忌日。所以,王妃应是陪着姑母一起过来的。”

    “湛王妃也来了?”郑若儿轻问,语气莫名。

    人多,杂乱,容易出事儿。这一点儿很容易理解。

    “湛王妃也来上香了。所以,今天寺院应该不会接待太多香客。”完颜梦一言,为郑夫人解开了疑惑。

    郑夫人听言,不明,“为什么?”

    “那可能要等一会儿了。”

    “嗯,来上香!”

    郑夫人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完颜姐妹看在眼里,脸上不露分毫,轻笑,“郑夫人你们呢?是来上香的吗?”无错不跳字。

    “原来是这样呀!”

    古都被收复,完颜一氏在大元身份敏感,跟她们不要走得太近,保持一定距离才是得当。郑信曾这样嘱咐她的。继而,面对郑氏姐妹,郑夫人也是客套有余,热切不足。

    对于完颜一族,郑夫人所知有限。不过,不知也没多问。

    堂妹?她们的堂妹是哪个?郑夫人一时想不到。

    “嗯,来祭拜我们小堂妹。”

    “祭拜?”听言,郑夫人略感意外。在大元她们要祭拜谁?

    “我们来祭拜!”

    三人看到完颜梦,完颜静,眼底神色各异,想法各异。但,脸上却并未显露太多,均是一笑,郑夫人开口道,“完颜小姐,你们也来上香吗?”无错不跳字。

    郑小姐——郑若儿(林明玉的表妹,也是她未来的小姑子)。

    郑夫人——林明玉的舅母(也是她未来的婆婆)。

    林小姐——林明玉。

    “郑夫人,郑小姐,林小姐,真是好巧呀,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完颜静看着眼前几人,轻笑道。

    山脚下

    青竹领命,快步往佛堂走去。

    “是!”

    “你去问一下染夫人,看她是否愿意见她们。”

    “奴婢在!”

    “青竹。”

    如此,在这里碰上,并不是巧合。而是,她们有心的表现了。

    若知晓来此。那么,她们来此是来祭拜的吗?

    凛五点头,“定然是知晓的。”毕竟是一同入大元的。

    “姨母女儿的牌位在这里,完颜梦她们也是知道的吧!”

    容倾听了,静默。倒是够巧的。不过……

    “王妃!”一护卫走过来,禀报道,“完颜梦和完颜静来了。”

    厢房已准备好了,容倾要不要歇息,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僧人禀报过后,轻步退下。

    “不敢!”

    凛五颔首,“劳烦小师傅了。”

    “阿弥陀佛!”僧人走上前,看着容倾恭敬道,“王妃娘娘,厢房已经准备好了。”

    红颜未老头先白的原因,是这个吗?

    闻言,容倾心口微缩。刚出生既身亡,这是一种什么经历?

    “刚出生既身亡!”

    “她女儿多大没的?”

    完颜千染虽已满头华发,可人看起来年纪却并不大。

    容倾听了,垂眸。既是女儿忌日,那么肯定很有很多话想说。她一同过去确实不合适。只是……

    “因牌位不能带入湛王府。既,从古都来到大元,她便把牌位供奉在了这里。”

    容倾听言,眉头微皱,忌日?

    凛五看着容倾,道,“今天是染夫人女儿的忌日。”

    容倾看此,脚步顿住,待完颜千染走远,看向凛五。

    容倾本欲同去,却见凛五摇头示意。

    “我先去上香了。”完颜千染说完,由身边嬷嬷轻扶着往佛堂走去。

    看着他,时刻都让你觉得,这世上没什么是不可以的。我就这范儿,天下唯我独尊。

    我自高贵不凡,尔等还不快快开路,退散。这高逼格,容倾还真没那底气。当然了,站在湛王身边除外。

    不得不说,容倾顶着湛王妃的名头,可骨子里却还是平头百姓一个。那高大上的范儿,除了在正规场合才想起摆摆谱儿。其他时候没那觉悟。

    被清场了!

    容倾听言,神色微动,看一眼凛五,随着了然。

    完颜千染听了,看着院前烟雾缭绕的香火,淡淡道,“我们来之前应该挺多的。”

    “今天上香的人好像不是很多呀!”看着分外幽静的寺院,容倾道。

    青云寺

    三皇子每次做出的事儿,总是那么让人措手不及,出于意料。

    凛一听着,垂首。非常人,非正常人,这大概就是三皇子最大的特点。

    暗卫细禀。

    闻言,湛王挑眉,“什么情况?”

    暗卫从外走进来,风尘仆仆,看着湛王面色肃穆,“主子,三皇子那里出状况了……”

    闻声,湛王抬眸。

    “主子!”

    果然,有的时候真是距离才能产生美呀!

    容倾让湛王‘男儿本性’外露了一把。只可惜,湛王没长千里耳。不然,绝不会在容倾传播他色名时,还在这里痴汉状的挂念了。

    夫妻两个这也算是在相互念叨吧!只是,所言的内容却是大相径庭。

    “没有不舒服。”湛王按按鼻子,有些心不在焉。小东西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了?

    湛王一连几个喷嚏,凛一听到,抬头,“主子可是哪里不舒服吗?”无错不跳字。

    “阿嚏,阿嚏……”

    湛王府

    凛五无声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主子,王妃又上房揭瓦了。

    容倾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要湛王爷没意义就好。

    完颜千染作为长辈,若是要去跟容倾辩个子丑演卯出来吗?那,可就太可笑了。所以……

    那一晚上的动荡,到底是容倾先勾引了云珟呢?还是云珟没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先动了容倾呢?他们两个该念静心咒的是谁呢?

    湛王,容倾,两个晚辈儿房里的事,她自持医者的身份,说一句,那算是尽医者的本分。可是……

    看着容倾脸上的笑脸儿,完颜千染默默移开视线。

    一个无言,一个装憨。

    “嘿嘿……”

    完颜千染:……

    搁一般人早就羞的抬不起头了。奈何容倾是个厚脸皮的,听到完颜千染这话,一点儿羞,更不恼,态度良好,麻溜应道,“姨母说的是。我一定好好看,看了回去念给王爷听,让他好好消除一下。”

    这绝对的意有所指了。

    凡尘‘欲念’。

    “去了看看静心咒,消除些凡尘欲念也挺好。”

    容倾听言,扬眉,这态度变得倒是挺快的。

    完颜千染听了,淡淡道,“这样也好。”

    趁着春天还剩点儿尾巴,夏天的炎热还未到,再出来得瑟一下看看这沿路的风景。

    窝在府里一个月,每天闻着药味儿也很是考验耐性呀!

    一开始泡药浴就别想着出来了,没那力气了。

    “因为想趁着不泡药浴出去转转呀!”

    “既然看出来了,为何还要跟着一起去?”

    而完颜千染听到容倾要跟着去,那一丝嫌她多余的眼神,看的清楚。

    或许是因上次去庙堂祈福出事的缘故,让湛大王爷对容倾去佛堂什么的很是有些排斥。

    容倾点头,“这一点儿倒是跟姨母一样。”

    “云珟好像并不想你去。”坐在马车内,完颜千染看着容倾道。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