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是她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86章 是她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看着皱着脸,却还吃的津津有味的容倾。湛王一时有些无语!

    明明难受的厉害,胃口还这么好。让人该说什么好呢?

    想怜惜一个人,真是不容易。你有那心思,她偏不给你那机会。

    “真的有那么好吃?”

    “嗯,很好吃!”

    “是吗?”无错不跳字。

    “相公要不要尝尝?”

    湛王听言,本欲摇头,他对这等杂食没什么兴趣。然……

    看到容倾嘴上问着他要不要尝一尝,手却把盘子往怀里拉了拉,远离了他几分。这护食的动作一出。

    湛王:……

    一时哑然。

    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湛王刚欲吐口的话,也随着改变了。

    “那就尝尝吧!”

    湛王话落下,看到他的小王妃从盘子里夹了一根凉面过来,递至他嘴边,“给!”

    本以为尝尝最起码也会给一口,没想到只给了一根儿。还有……

    看着在眼前晃动的那根凉面……

    湛王往容倾的盘子里扫了扫,悠悠道,“你那盘子里,还有比这根更短的面条吗?”无错不跳字。

    给一根也就罢了,还给个最短小的。

    容倾听了,嘿嘿笑。

    湛王轻哼,“若是有人用凉面来试探湛王妃对湛王的感情有多深。那,想必结果会令很多人意想不到。”简直是瞎眼。

    凛五站在一侧,无声笑。

    “你说,本王当初怎么就没想到,用吃食来试探试探我的王妃呢?”

    当长剑刺来,当危机到来,她没有迟疑,果断的走了出来挡在了他的身前。可是……

    若是当时刚好有一碗凉面刚好在他身边。那么,她怕是直接都看不到他,直接就奔着凉面去了。

    湛王想着,那瞎眼的画面映现脑中。脸色顿时不好了!

    排在容逸柏后面也就罢了。现在还排到了一碗凉面后面。

    “相公,你真是想多了,凉面就是再好吃,那也不可能有你重要。”说着好听话,那一根凉面也顺势收回了。

    湛王看此,实在是有些好奇了。这粗食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你吃的那是什么?”完颜千染声音忽而出现。

    闻声,抬头,见完颜千染看着容倾面前那盘吃的,眉头皱起。

    “不许吃辛辣的东西,这话我可是没交代过?”

    “没有!”容倾摇头,很肯定道。

    完颜千染听了,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现在说。以后太凉的,太热的,辛辣的,凉寒的一律不许吃。”说着,伸手就要把容倾面前的吃食给拿走。

    完颜千染手伸出,容倾还没反应过来,湛王已伸手挡下。

    这动作出……

    完颜千染转眸,看向湛王。容倾眼睛晶亮。而湛王……

    手伸出,既有些后悔了。想她身体尽快好,就不应该由着她。可是,看她难受那劲儿,除了对凉面还有胃口。对其他都吃不下。如此……

    原则什么的开始守不住。

    “偶尔吃一次,应该无碍。”

    完颜千染听言,挑眉。看着湛王眸色深远,意味深长。

    湛王神色淡淡,完颜千染那略带调侃和嗤笑的眼神。湛王自当没看到。

    而容倾端着盘子躲在湛王身后,继续吃。

    完颜千染看着,心里好笑,开口,不咸不淡道,“偶尔吃一次的话却无大碍。只要湛王爷隐忍的了,我是没甚意见。”

    闻言,湛王神色微动,“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湛王妃偶尔吃一次。那么,有些事湛王爷也只能偶尔一次了。”完颜千染说完,补充一句,“本来,若是她恢复的好。王爷每个月可以有四次的。现在一个月一次都难。”

    完颜千染话出,就见刚护妻心切,连原则都丢失的湛大王爷。态度瞬时不一样了……

    转身,伸手,果断拿过容倾手里的吃食递给凛五,“以后这东西不许再入王府。”

    “是!”凛五接过,麻溜走出。

    容倾看看空空的双手,再看态度骤然转变的男人。愣愣,眼睛发直,“相公,你咋说叛变就叛变了呢!”

    叛变?这字眼实在是太不中听。不过,想想容九一直蹩脚的文采。湛王干脆充耳不闻。

    绷着面皮力持淡然,“为你身体好。”

    “可你刚才不是还说,偶尔吃一次没事儿的吗?”无错不跳字。容倾说着一顿,“还有,每个月四次那是什么意思?”

    “废话真多!”

    “不是相公说,遇到不懂得一定要问……”

    “以后还想吃凉面吗?”无错不跳字。

    “想!”

    “那就闭嘴。”

    容倾瞬时老实了,开始待客了,倒一杯水递给完颜千染,“姨母喝水。”

    “谢王妃。”完颜千染说着,眼睛却是看着湛王。

    面对他的小王妃,湛大王爷威严扫地。不过,这样的云珟看着,倒是讨喜多了。

    “王爷!”

    “进来!”

    齐瑄走进来,看着湛王禀报道,“顾二公子来了,在外求见。”

    齐瑄话出,完颜千染起身离开。

    “让他进来。”

    “是!”

    齐瑄领命离开,容倾看着湛王道,“相公,我要不要回避?”

    湛王听了,看着她,淡淡道,“见到他有什么不自在的?”

    容倾摇头,干脆道,“没有!”

    “那就老实待着。”

    “是!”

    好吧!湛大王爷好像心气儿有不顺了。

    不是不顺,是很不顺。一个月他本可开戒四次。现在因一碗凉面,他这个月都要食素了,一次也别想一次了。这感觉……

    不是憋出火,是要憋废了。

    “小民见过王爷,见过王妃。”顾廷煜走进来,规矩见礼。

    “起来吧!”

    “谢王爷。”顾廷煜起身。

    湛王开口问,“都查到什么了?”

    顾廷煜从袖袋里掏出几本书,双手递给湛王,“这是从广源寺拿过来的。王爷请看。”

    湛王听了,伸手拿起,翻看。

    顾廷煜随着道,“王爷可是觉得这上面的字迹有些眼熟。”

    湛王看着,没说话。容倾听了,凑过去看一眼。这字……

    “夫君,这个跟那小册子上的字很像。”容倾说着,看向顾廷煜,“这是谁写的可查到?”

    “周飞!”

    “周飞?”意外。

    本以为往她身上放小册子的,跟写小册子的人应是两个人。现在看来是错算了吗?

    顾廷煜点头,“我已问过寺院的主持,还有寺院中的僧人。这确实是周飞所写的没错。”

    容倾听了,仍有疑惑,“从周飞头上的香疤来看。周飞出家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一年多,就已写了几本经书?那他平日什么都不做,就专门在寺院负责抄写经书吗?”无错不跳字。

    顾廷煜回答道,“周飞确实是一年多前才出家。但,他在五年前就已被主持收留在寺庙中做杂工了。直到一年多前才剃度。几年的功夫,他抄写的经书不止这这些。”

    “这样呀……”原来周飞能写出一手好字,竟是这个原因。

    容倾想着,再问,“周飞可曾上过私塾吗?”无错不跳字。

    顾廷煜摇头,“没上过。不过,周飞的娘亲曾经在私塾做过几年的厨娘。周飞在私塾外也跟着认了不少字,听了不少言文。”

    顾廷煜说完,又补充道,“我还找到了当年教书的先生。他对周飞印象很深。直说可惜,因为周飞是个悟性特别高,特别机灵聪明的孩子。只是,他父亲不成器,嗜赌成性,不但误了周飞,还害了周飞娘的命。”

    “害了他娘的命,这是什么意思?”

    “在周飞八岁时,周通在赌坊输钱输狠了就急了,开始出老千,结果被庄家发现了,当时差点被打死,为了保命,他竟把周飞的娘给抵了出去。”

    呵……这事儿,还很是不稀奇。只是,却让人痛恨。

    “周飞的娘被带走,被折腾的不轻,没捱多久就死了。也自那时起,周飞应该从心里就恨上了周通这个父亲。宁愿出去乞讨流浪也不愿再跟周通在一起。”

    容倾听了,问,“周飞那一快手的技艺可也是在离家之后的学到的。”

    “是!在被广源寺的主持收留之前,周飞吃了不少的口头。在杂技班待过,饿极了还去偷过。”顾廷煜说着,看向容倾问,“王妃之前可曾见过周飞吗?”无错不跳字。

    “没有!”

    顾廷煜听了,垂眸。

    看来,周飞那样做,并不是因为跟容倾有什么私人恩怨。一切都是被人指使。

    “周飞在寺庙中,可有什么特别交好的人?”

    顾廷煜摇头,“除了主持之外,周飞跟其他人都不是很亲近。不过……”顾廷煜顿了顿道,“跟周飞同住一个屋子的僧人说,周飞有一件特别宝贝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一个荷包!”

    顾廷煜话出,容倾神色微动。

    顾廷煜道,“平日里周飞虽然性格稍显孤僻,可脾气却是不坏,人也特别勤快,几乎没与谁红过脸。可是有一次,跟周飞同住的僧人不小心弄脏了他的荷包。周飞当时反应特别大,人也特别激动。”

    也因此,让人印象很是深刻。

    而周飞当时的反应,也说明了,他对那荷包真的很紧张。

    “只是,我问他是什么样儿的荷包。那僧人却说,当时被周飞的反应给吓到了,没看清楚。现在更是记不清了。”

    容倾听了没说话,转身走进内室。少时,手里拿着一个荷包走出来。

    看着顾廷煜道,“这荷包你以前可曾见到过?”

    顾廷煜伸手拿过,仔细端看,良久摇头,“没有印象。”说完,看着容倾问,“这个荷包是?”

    “送周飞身上找到的。”

    闻言,顾廷煜眼睛一亮,“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找到这荷包的主人,就能确定那幕后之人是谁了?”

    “应该是这样!”

    “我现在即刻去查。”

    “嗯!”

    “小民告退。”

    顾廷煜疾步离开,容倾看向湛王,“夫君,那个放暗箭的人,身份可确定了?”

    “被山石掩埋,面目全非。除了确定是男的,其他均难确定。”

    容倾听了,看着手中的荷包,沉思,轻喃,“抹黑我的人和对夫君放冷箭的人。这两者,我总感觉有一定的联系。但一时又理不出一个清晰的头绪。也许……”容倾说着,顿了顿,看向湛王,“也许再吃一碗凉面,马上就能想到了。”湛王听了,眼帘都未抬一下。

    她吃凉面,他就要当和尚。如此……

    宁愿亏了她的嘴,也不能空了自己的肉。所以,哪怕是容倾说的天花乱坠,对于欲念当头的男人来说,没甚用!一点儿用都没。

    ***

    不得不说凛五的医术是真的不错。而,湛王府的药材也够金贵实用。

    不过三天的功夫,沈茹差不多已经能够下床了。虽走的吃力,但是吃饭,如厕什么的已是可以自理了。

    “茹儿,歇一会儿吧!”沈夫人扶着沈茹,看着她额角溢出的汗珠,心疼道。

    沈茹点头,也没太勉强。由沈夫人扶着在椅子上坐下。长吁一口气,试图缓解伤口处不断传来的痛意。

    “娘,我身体已好多了。一会儿我们就去向王爷和王妃谢恩,然后回沈家吧!”

    沈夫人听了,道,“向王爷和王妃谢恩是应该。可是,离开的话恐怕还有再等一阵子了。”

    听言,沈茹抬头。

    沈夫人看一眼守在门口的丫头,压低声音道,“昨日你父亲已向王爷请离了。可是王爷没同意。”

    沈茹闻言,脸上神色疑惑不明,眼底情绪起伏隐约可见,“娘,王爷为何没……”

    “你身体还未全好,这时离开不合适。”沈夫人说着,声音更低了几分,“让还未复原的人离开王府,一个弄不好会招来他人对王妃的误会。所以……”

    沈夫人话未说完,可沈茹却已知其中意思。垂眸……

    是呀!是挺容易招来误会的。

    微善不良,装模作样。等等……

    “茹儿,你安心养伤。等再过几日身体都好了,再向王妃请离。”

    “好!”

    乖巧,善良,貌美,孝顺……

    世上所有美好的词用来形容沈茹,沈夫人都觉得不过分。可是……

    这样一个如花似玉,又善良美好的女子。湛王爷竟然连来看一眼都不曾。

    “茹儿,明天太子府的小主子过九。我今天要回沈家准备一下。所以,今天晚上也许不能在这里陪你了。”

    沈茹听了,道,“娘,您只管忙,我在这里很好。”

    “嗯!”

    沈家

    准备好明日去时要送的礼物,沈夫人坐等沈致。

    等沈致回来,沈夫人对着自家夫婿,把这几日在湛王府积攒的话,一股脑的说道开来。

    “老爷,茹儿以后都不能再有子嗣了,你说这可该怎么办才好?”

    沈致听了,看着沈夫人,道,“纵然不能有子嗣。以后她出嫁,在婆家,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

    “这个,我自是相信老爷。只是……女人没有子嗣……”沈夫人话未说完,既被沈致打断。

    “你心里是什么想法,可直接说出来,没必要绕弯儿。”

    在外,跟官场上那一帮子人玩儿心眼。回到家里,沈致不想再听自己的夫人,还在这里跟自己玩儿那些弯弯绕绕的。

    沈夫人听言,眼神闪了闪,随着也不再跟沈致打马虎眼,直接道,“我想茹儿入湛王府!”

    沈夫人话出,沈致扯了扯嘴角,眸色沉沉,“我会令再派人照顾茹儿。湛王府你以后都不要再去了。”

    沈夫人闻言,脸色不由一变,“老爷……”

    对沈茹入湛王府,从沈致最初的态度来看,他十有**是反对的。沈夫人看出来了。所以,对她的话,他会不喜,这一点儿沈夫人多少预料到了。

    可是,沈致竟然直接禁止她再入湛王府去照顾茹儿,这是沈夫人怎么也没想到的。

    而且,茹儿又湛王府又什么不好的?沈致为何这样反对,沈夫人也多少有些想不明。

    “老爷,就茹儿如今的情况,入湛王府……”

    “不要再说了。我累了!”沈致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老爷……”

    对于沈夫人的唤声,充耳不闻,大步走出正院儿。

    沈贵妃有喜,这本该是喜事儿。可是……

    沈贵妃恃宠而骄,明知有喜却引而不报,为此差点伤及腹中龙嗣,实在不该!

    不但如此,还利用腹中孩儿胁迫皇后,向湛王妃施压。要湛王妃恳请湛王爷纳沈茹为妾,这等作为,已不止是不恭敬,简直就是妄为。还有……

    沈茹刚好为湛王挡箭,真的是巧合吗?恐怕不尽然吧!

    随着沈贵妃有喜,以上言词,隐约流出,直接针对沈家!

    以上,这些流言是谁搞出来的,沈致几乎可以确定。

    除了太子不会有第二个人!

    沈家既不愿向太子靠拢。那么,被太子打压也是再正常不过。

    特别沈贵妃有喜,太子怕是尤为不喜。如此……

    沈致心头烦躁的厉害,对沈夫人解说其中利害没那耐性。直接的禁了她了事儿。

    沈致的烦躁沈夫人不懂,此时她只觉得自己心里憋闷的厉害。

    湛王自己无子嗣。如此,沈茹会不会生,也就不再事儿。而且……

    沈茹挡在湛王身前,真的是脚底打滑吗?沈夫人总觉不是。定然是茹儿对湛王也有那层心思。只是,女儿家矜持,不好吐口罢了。

    凭着湛王的样貌和地位,不会辱了茹儿。以后就算是没有子嗣,凭着湛王府的富贵,她照样能一生锦绣。

    而凭着茹的才华和美貌,还有对湛王的真心。湛王怎么也该满意才是!怎么就那么无动于衷呢?

    沈夫人想着抿嘴,定然是那装腔作势,伪装善良的湛王妃在湛王的耳边说了什么。不然,湛王怎么也不会对茹儿视而不见的。

    自己的女儿总是万般好。所有的不好,都是别人的。

    沈夫人护犊子护到不经道理。

    湛王府

    夜深人静,疲累一天,酣然入睡的时候。沈茹躺在床上望着床幔,却怎么也睡不着。此刻脑子她脑子里想的既非沈家人,也非湛王爷。而是……容倾!

    知道容倾不简单。可是,做事儿不安套路出牌到如斯程度,却是沈茹怎么也没预料到的。

    本以为发生这事儿,容倾对她该是各种不满,避而不见都感心烦才是。然……

    她却断然把她带回了湛王府。也因此……

    让后续的事,都开始脱离她的控制。往不可预料的方向开始发展。这感觉很是不好。

    不好到,已开始不安。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这结果,可不是她想要的。只是……

    沈茹缓缓闭上眼眸,遮住眼中的晦暗。

    翌日

    太子的儿子过九,容倾作为长辈怎么也得意思意思。继而早饭过后不久,容倾既乘坐马车往太子府而去。

    坐在马车内,看着凛五准备的礼物,甚合心意。

    没送吃的,没送用的,就送一个玉佩装饰品。走个过场,去去就回。

    “啊……啊……”

    忽而一阵骚动,伴随着尖叫惊呼一并传入耳中。

    容倾神色微顿,不由掀开车帘,往发声看去。

    “吁……吁……”

    “停车,快停车……”

    赶车的小厮紧紧拉着缰绳,大喊着停,白着一张脸试图控制失控马车。

    后面两个丫头,在后面追着尖叫着喊停。

    而凛五看着前面突然疯了一般冲过来的马车,面皮微紧。直接对着容倾伸出手,“王妃!”

    容倾把手递给凛五,随着脚下一空,凌空而起,由凛五揽着,舍弃马车,飞向高处,在房顶停驻,居高临下看着下面。

    邓!

    看着那失控的马车上隐约闪现的标志,容倾不觉眉头皱起。转头看向凛五,“那个,可是邓家马车?”

    凛五点头。

    容倾看此,再问,“那两个丫头,刚才口中喊的可是‘小姐’。”

    “嗯!那里面坐的应该是邓家小姐。”

    闻言,容倾心头莫名一紧,脑子里漫过各种念头,最后不待细分析,转头看向一处的周正,“周正,你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人从马车里带出来。”

    “是……”周正领命,刚动,只听……

    嘭……

    一声巨响,马车撞在一旁的树上,小厮随着倒地,而马车里面的人随着飞了出去。

    周正急速飞过去。然,还是晚了一步。只扯到一个衣角,眼睁睁看着人抛出,再狠狠摔下。看着血从口中吐出!

    “带我下去看看。”

    凛五揽住容倾肩膀,带她飞身而下。

    “小姐,小姐……”婢女跑上前,对着躺倒在地失去意识的女人子,喘着气急唤,满脸慌乱紧张。

    邓敏!

    看清躺在地上的人,容倾直觉心一紧。上前一步,习惯性的上下扫视一眼,看伤在何处,是否致命。而……

    视线在触及到邓敏脚踝处,那一处凸起时,心一沉,眼眸紧缩!

    是她!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