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团团迷雾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84章 团团迷雾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三皇子府

    男主子受伤,按说该是家里女眷表现贤惠的时候。然……

    三皇子一句话让后院的女人都老实了。

    凑过去者,都是欲行**者!

    他都已经受伤了,还往他跟前凑不让他得清净,简直是居心叵测!如此殷切,所求是何?想得他**幸不成?

    好吧!

    这话都说出来了,再没脸没皮的人也不敢往三皇子跟前凑一步。否则,那就是承认了自己放荡。男人都受伤了,还不放过想被**幸!忒不要脸!

    三皇子如此,庄诗雨倒是也乐的自在。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没谁爱做。

    “小姐,要不要厨房送点宵夜过来?”秋红看着仍在看书的庄诗雨道。

    庄诗雨听言,抬眸,“什么时辰了?”

    “小姐,已经亥时了。”

    庄诗雨放下手中书,按按眉心,缓解略感疲惫的眼睛。

    “小姐,喝点水,歇会吧!”秋红把水递上,道。

    庄诗雨接过,轻抿两口放下。

    秋红走到庄诗雨身后,伸手给她轻按肩膀。

    庄诗雨放松身体,随口道,“沈茹伤势如何?太医可有说?”

    “嗯!今天奴婢听太医跟三皇子说,沈家小姐伤得不轻。不过已无性命之忧。就是……”秋红说着,微微一顿,声音不觉放低,语气染上一抹异样,“就是以后怕难有子嗣了。”

    闻言,庄诗雨挑眉。

    伤倒是没要了命。但,却是毁了一辈子。

    对于女人来说,子嗣就是命。这点儿不容置疑。

    “小姐,你说就现在这情况。湛王妃会不会正后悔把人接入王府呢?”

    为了表现善良。把人接入王府,现在可是进退两难了。

    虽然沈茹那一冲,本意并非是为护湛王。可是,就算是阴差阳错也好,沈茹也确实是为湛王挡了一劫,让湛王免于了受伤。如此……

    湛王妃若是真的善良。那么,就应该把这断了子嗣的可怜女子给纳入湛王府。不然,现在这善举就是伪善。

    秋红心里在想什么,庄诗雨无需深探,不用看就知道。

    “你觉得容倾不该把她带到湛王府?”

    “奴婢想,大多数女人遇到这种事儿,都不会把人带回自家府邸。”

    简直是个烫手山芋,不想府中多个姨娘,避之唯恐不及才是正常。

    “是呀!一般人都不会做这么做。”

    但现在,容倾偏就这么做了。看起来很蠢。但……

    庄诗雨悠悠道,“在这件事上,容倾总是要有个态度。不能不声不响,不闻不问。”

    “小姐说的是。可是,那也没必要把人带回王府吧!”湛王妃不这么做,沈家人也不敢说什么。

    “不带回王府。直接送去沈家的话。那,容倾这个湛王妃不想再热非议。就只能三天两头的去沈家表示关切了。每次去面对沈家一众人,还有前去探病的官家女眷……”庄诗雨说着扯了扯嘴角。

    怕是要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吧!只是,很多女人宁愿受着那份不自在,也不想让自己相公的后院再添一娇人。

    “可是这也比让湛王多一个姨娘好吧!”

    看吧!连秋红都这么想。

    “你觉得湛王爷会纳了沈茹?”

    “这个,奴婢不敢说一定。但,却也不无可能。”

    毕竟湛王也是男人。男人总是有个心潮起伏的时候。特别沈茹无论是脸蛋,还是身姿那可都是绝佳的。

    不说到了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程度。也绝对是艳压一方呀!而男人没有不喜色的。这一点儿看宫中的沈妃就知道了。一入宫既是盛**不断呀!

    虽然沈妃得**,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皇上想扶持沈家,是为以示看重。但,关键还是沈妃姿色够好。不然,皇上就是再看重沈家也不会**幸她。

    男人喜色,连帝王都不能免俗。如此,湛王贪个鲜也极有可能,也是再正常不过。

    不无可能吗?

    庄诗雨听了,笑了笑,没说话。

    是呀!是不能绝对的肯定。也因此,她才觉得容倾这一举甚是有魄力。不是谁都敢断然做出那样的决定的。

    而且,她这样……

    是已被湛王给予的**爱迷了眼,确信湛王除了她,绝对不会再看上其他任何女人呢?还是,只为表现自己的良善和大度呢?

    湛王妃名誉上的糟点太多。想以此扳回点儿什么吗?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容倾一举,利弊清晰可见。而湛王终是关键。

    若湛王对沈茹无心。那么,容倾这一决定,是绝对的化被动为主动。

    由屈尊亲自跑去沈家表示感谢,接受众多异样目光,听着那隐约可闻的议论。承受心里那份憋闷。到现在,一举颠覆所有。

    容倾是稳坐湛王府不动,接受沈家的感谢。现在,沈茹的所有,可都在她的手心里握着。沈家敢不恭着,敬着?只是……

    若是湛王对沈茹起了心。那,容倾除了得到一份赞誉。其他,输的彻底。

    静待后续!

    看看三皇子稀罕的这位小皇婶,最后会是以何种情势收尾。

    湛王府

    湛王躺在**上,看着已陷入沉睡,面容平和的容倾,耳边回荡着她睡前的那几句话!

    相依相偎,同你一起到白头。

    相护相守,看容逸柏一生幸福,直到发苍齿晃。

    只要你们安好,一切事都不算事。

    人生不会一帆风顺,波折,起伏,酸辣苦涩,只是经历。而你们,是幸福!

    以前她可不是这么说的……

    只要王爷心不移,我就无所惧。

    过去,同他公担所有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不容他变心。可现在……

    就剩一个,只要他安好就够了!

    是因为没了心动的感觉。所以,连警告他不许变心的话都忘记说了吗?

    湛王抬手,落在容倾脸颊上,轻抚。动作轻柔,而眼里却是嗔嗔不满。

    许久不说句动听的。好不容易说一句,还不忘捎带上容逸柏。让他好好的感动一下不行吗?偏要煞风景!

    不能绝对成为容倾心里唯一重要的那个。可,最起码偶尔是不行吗?

    对容逸柏心里时刻惦念着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对于这一点儿,湛王甚是不满意。

    明明心已柔的快化作一汪水了。却还是斤斤计较的矫情着。

    沈家

    本是夜深人静,安然入眠的时候。奈何,这一晚失眠的人太多。

    沈家大家长沈致看着沈琦郢,沉沉道,“这次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希望你如实的说,不要有一点儿隐瞒。”

    沈琦郢听了,道,“事实就是父亲所看到的那样,没有其他。”

    沈致听言,凝眉,“真的只是那样?”

    沈茹刚好的挡在湛王身前。这样一种巧合,不要说湛王,容倾怀疑。就是沈致也在怀疑。

    沈琦郢直视沈致的眼睛,凌然道,“父亲,我清楚湛王的秉性,也清楚沈家在朝堂的位置。所以,谋算湛王的事儿我不会做。因为后果承担不起。而且,我同父亲一样,并不希望沈家女儿入湛王府。”

    不想沈家女入湛王府,这不是虚言,而是真言。理由……

    因为,湛王妃的舅父是顾盛。而沈家跟顾家在某种意义上说可说是敌对的关系。

    纵然湛王妃跟顾家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可亲的毕竟是亲的。当顾家和沈家摆在一起的时候。湛王妃定是更愿意看到沈家倒霉。而非顾家。

    如此,沈家女进入湛王府能有什么好处?未进,就先被湛王妃不喜。

    再加上眼下湛王对湛王妃**爱的程度,沈家女进去绝对不会得好。

    而最关键的还不是这个……

    最关键的是,皇上有心扶持沈家。

    君王有心,为臣者自然要绝对忠心。如此,若是沈家喊着效忠皇上,却还意图攀附湛王。皇上怎么会喜欢?

    这样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儿,沈致没想过做,而沈琦郢同样没有。

    因为比起跟湛王府攀上关系,自然是先得皇上看重比较重要。因为相比湛王,皇上更纯粹一些。

    只要沈家够忠心,皇上不会薄待。而湛王……

    性情太过莫测多端,太难琢磨。更重要的是,湛王并不需要沈家效力。如此,硬往上凑做甚?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呀!

    沈致看着沈琦郢,问,“茹儿可曾对你说过什么没?”

    沈琦郢摇头,“什么都没不曾说过。不过,儿子会尽快的进行查探,看她身边丫头是否知道些什么?还有她这些日子的动向,是否有可疑的地方。”

    “尽快查,有结果马上告诉我。”

    沈琦郢点头,随着道,“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尽快把沈茹从湛王府给接出来比较好。”

    “嗯!”

    沈茹那一挡,惊住了所有人。随后,湛王妃一举,又超出太多人预料。

    湛王府

    吃过早饭,凛五来报,“王妃,沈茹醒了。”

    容倾听言,起身,看着湛王道,“我去看看。”

    “嗯!”

    湛王点头,容倾抬步走出,刚走两步,停下,转头,“王爷要不要一起去?”

    “你说呢?”

    容倾没说话,直接走人了。

    看着容倾的背影,湛王勾了勾嘴角。心眼小一点儿才讨喜。

    容倾前脚走,完颜千染后脚过来,“到了泡药浴的时间了。你的小王妃人呢?”

    湛王手执茶盏,姿态悠然,“她一会儿就过去。”

    “这样呀!”完颜千染说着,在湛王对面坐下,看着他,随意道,“昨天齐瑄让我给那位沈家小姐探了脉。”

    “是吗?”

    “沈家小姐以后怕是不会再有子嗣了。”

    “是吗?”

    “不会生育子嗣的女人,做主母已没资格。不过,做妾室倒是很合适。姿色佳,膝下空,甚合意。”

    姿色,男人满意。无子嗣,主母满意。

    湛王听了,眼帘抬了抬,看向完颜千染。

    完颜千染不闪不避,随意道,“那沈茹姿色倒是很不错。而且,你的小王妃把她带回来,不也是想给你身边再添一人吗?”

    完颜千染这是怂恿湛王纳了沈茹吗?听着,好像就是那个意思。

    而湛王听了,却是缓缓笑了,看着完颜千染道,“待小安儿身体好了。姨母可想去云海山庄一趟?”

    闻言,完颜千染神色微动。

    湛王不疾不徐道,“皇祖母近来身体越发不好了。姨母若是想见见她,之后我可派人送你过去。”

    完颜千染听言,皱眉,“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

    “有一段日子了。”

    完颜千染垂眸,静默少时,什么都没说,起身走了出去。

    ***

    “茹儿,你终于醒了!身上怎么样?可疼的厉害?”沈夫人看着沈茹,紧声道。

    沈茹勉强扯了扯嘴角,“不怎么疼,娘不用担心。”说着,看着眼前陌生的景物,虚弱道,“娘,这里是哪里呀?”

    “这是湛王府。”

    闻言,沈茹愣住,“湛……湛王府?”

    “嗯!你出事儿后,王妃既下令把你带到王府来了。”

    沈茹听言,神色不定。

    沈夫人想到今早沈琦郢轻声对她交代的话,伸手握住沈茹的手,柔声道,“王妃说这里药全,凛护卫的医术也很好。你在这里能得到更快更好的治疗。所以,就把你带来王府了。你现在能这么快醒来,都要感激王妃。”

    “嗯!娘说的……”沈茹话未说完,被一道声音打断。

    “奴婢给王妃请安。”

    “起来吧!”

    随着声音,容倾身影映入沈家母女眼帘。

    沈夫人赶紧起身,迎过去,随着俯身见礼,“臣妾给王妃请安。”

    “沈夫人无需多礼,请起。”

    “谢王妃!”

    容倾缓步走到**前,看着沈茹温和道,“沈小姐感觉怎么样?”

    沈茹看着容倾,略显拘谨道,“让王妃费神了,臣女还好。还有,多谢王妃为臣女医治。”

    容倾听了,浅笑,“沈小姐无事最重要。”

    “谢王妃!”

    “沈小姐安心养伤,有哪里不适,有什么需要吩咐屋内下人就好。”

    “是!”

    容倾又说了几句,沈茹始终满脸敬畏,诚惶诚恐之态。

    容倾看此不再多言,起身离开。

    容倾走出,沈夫人坐在**边看着沈茹,低缓道,“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安心养伤。等伤好些了,娘既带你回沈家。”

    “好!”沈茹轻应,随着闭上眼睛。明显精神不济!

    沈夫人见此,也没再多说。静静坐着,守着。

    ***

    容倾从沈茹院出来,刚欲去完颜千染哪里……

    “王妃,钱嬷嬷来了。”

    钱嬷嬷?皇后身边的心腹嬷嬷。

    容倾听言,转头,看着齐瑄,问,“有什么事?”

    齐瑄禀报道,“皇后请王妃入宫一趟。”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