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不死她 死谁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79章 不死她 死谁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王妃!”

    “嗯!”

    “往王妃袖袋里面偷放东西的人找到了。”

    闻言,容倾抬头。

    凛五眉头微皱,“不过,人已经死了。”

    这答案……

    竟丝毫不觉意外。

    “怎么死的?”

    “被杀,一剑毙命。”

    容倾听了,静默。少时开口,“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妃稍等。”

    容倾点头,凛五转身离开。片刻回转,手里拿着一个卷轴,双手递过去。

    容倾接过,展开,看到画像的人,眉头不觉皱了一下。

    体格清瘦,样貌清秀,年纪……出乎意料的年少,甚至可说稚嫩。

    从画像看,好像连十五岁都不到。

    “确定是他吗?”

    “是!”

    因为是在人潮涌动的街头。所以,凛五更谨慎,也更警惕。每一个稍微靠近容倾的人,都会习惯性的打量,戒备。

    而有护卫在,能碰触到容倾的人几乎没有。仅有的两个,也是容倾在摊位前买东西时,不经意间衣角交错,擦身而过。

    不过,根据其后的事来看。一个擦身而过是不经意。而这一个,却是早有准备。

    “尸体现在在哪里?”

    “在刑部。让仵作再查看一下。刘正也贴出告示,看有没有人前去认尸。之后,顺着再继续查下去。”

    容倾听了,道,“我想去看一下那尸体。”

    凛五听言,颔首,“属下去准备马车。”

    解析尸体,容倾的能力不容置疑。她去看过,或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是谁欲在背后抹黑王妃,凛五也想尽快查探到。所以,容倾既想去,他无异议。

    凛五走出,容倾有所思。

    用一个如此年弱的少年,事刚做完,即刻动手把人灭口。这等作为,此等做法,显现出背后之人的恶。如此……

    这样的人,还是尽快找到的好。明知身后隐匿有恶犬,不能被动的等着不是。

    三皇子府

    秋红走进内室,看着站在书案前,正专注写大字的庄诗雨。眼里溢出点点叹息,脚步几许踌躇,抬脚走进去。

    “小姐!”

    “拿过来了吗?”

    “是!”秋红双手递过去。

    庄诗雨放下毛笔,接过,翻看几页,顿住。转头看向秋红,看着她脸上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秋红顿了顿道,“就是,太子妃的册封圣旨下来了。”

    庄诗雨听言,眼帘微动,而后一笑,柔和道,“这是喜事儿!”

    太子妃,终还是庄家女。只不过不是她而已。

    庄诗画成了太子妃,而她为三皇子妃。

    同是庄家女,是姐妹,是妯娌,是……对立!

    以后会如何不知道,但绝对不会是一团和气!

    垂眸,掩住眼中神色,翻看着手中书,却是心不在焉。

    册封庄诗画为太子妃飞,太子主动请封,庄家感恩附和,皇上干脆下旨……

    以上,君与臣,父与子,看着均是一团和睦。可其实呢?庄诗雨若有所思!

    从皇上对庄家显露忌惮起,太子对庄家也开始了回避的态度。连太后,亦是不敢在轻易干涉。但现在……

    从庄诗画为太子妃,清晰可见,太子对庄家态度变了!

    由回避,到主动拉拢,倚重。

    这一种转变意味着什么呢?

    风雨欲起!

    湛王府

    容倾前脚离开王府,湛王后脚回来。

    “王爷,王妃去刑部了,为收到那一纸疑书的事儿。往王妃袖中放东西的人找到了,只是人却死了,所以……”

    听完齐瑄的禀报,湛王什么都没说,抬步去了正院儿。

    齐瑄站在却是未动,直到湛王身影消失不见,才抬脚往正院儿走去。

    也许,该派人把王妃叫回来。因为,清楚感觉到,王爷心情不好。

    回到正院儿,湛王刚坐下不久,婢女轻步进来禀报,“王爷,染夫人来了,在外请见。”

    湛王听了,眼帘未抬,淡淡道,“让她进来!”

    “是!”

    婢女出去,少时,完颜千染走进来。不待湛王询问,不指望湛王客套,凡事自觉。

    在他对面坐下,而后拿出一张纸放在湛王手边,“这是所需的药,你备齐了,我既开始。”

    湛王听了,拿起看一眼。看到上面所写药物,还有治疗方案,眉头瞬时皱起,看向完颜千染。

    完颜千染自觉道,“要想见效果,她吃点儿苦头是必然。只是温补,治标不治本。”

    话很有道理。可是……

    “换一种。”

    完颜千染听了,不咸不淡道,“可以!不过,结果怕是不如你意。”

    “你就这点儿能耐?”

    刺儿!

    完颜千染却无所觉。因为,云珟说话从来都是这调调,早就习惯了。只道,“良药苦口,可治病。蜜糖好吃,却伤身。你又想给她调养,又不想她吃一点儿苦。我是做不到。你另寻别人吧!”

    湛王盯着她,不言。

    那满眼不满的模样,完颜千染看着,却是不由扯了扯嘴角,“你不高兴有理由。不过,我只是实话实说。还是说,你也要我跟宫中那些狗腿子一样,凡事都挑好听的说?若是,我也不是不会。”

    湛王移开视线,再看一眼纸上那治疗方案,静默,良久,开口,“要多久?”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难受也是最开始的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多久?”

    “不确定,要看她身体接受程度。”

    湛王听了,沉默。

    完颜千染看着湛王,眼底漫过一抹复杂,稍纵即逝,淡淡道,“不会要了她的命。捱过了,她身体慢慢养实了,以后才能少受苦……”

    “青竹姐姐,王爷的参汤好了,请姐姐通传一声吧!”

    门外声音传来,完颜千染不再开口,伸手给自己倒一杯水,轻轻品着。

    而后,脚步声传来。

    “王爷……”

    “端进来!”

    “是!”

    青竹领命离开,少时……

    一丫头轻步走进来。一股馨香入鼻!

    凛一瞬时抬头……

    一身翠绿长裙,身姿玲珑婀娜,凸凹有致,妩媚多情。一张小脸儿如花似玉,双鬓发髻,一丝垂落,不经意抚过脸颊,增添几分俏皮。

    含苞欲放的年纪,水蜜桃一样的身姿,花儿一样的容貌。

    凛一看着,表情木然。

    “王爷!”俯身请安,声音怯怯。

    凛一听着,眼神木然。

    看着对着他俯身请安的俏丫头,湛王神色淡淡,只是静静看着。

    湛王不开口叫起,丫头自是不敢起身。可被湛王这么盯着看……

    睫毛闪闪不停,红霞迅速布满脸颊。忐忑不安,含羞带怯。女儿的娇柔,青涩,羞怯,完全显露,这种神态,一种风情,最是惹人怜爱,最易激发男人本能。

    湛王缓缓伸出手,落在丫头那精致小巧的下巴上。

    一个碰触,丫头身体轻颤,紧绷,心跳如鼓,“王……王爷……”

    看着丫头脸上那抹娇艳欲滴的绯红,凛一木然的表情,染上点点凉意。

    完颜千染继续品着手中茶水,表情清淡。

    “知道王妃出府了?”湛王开口,声音轻缓。

    丫头摇头,“不……不知!”

    “是吗?”湛王说着,手缓缓向下,在丫头紧张无措,又难掩激动的表情中,眸色越发清淡,声音却是越发的柔和,“若是王妃在府里,若是你在他面前媚惑本王。那么,本王或许还能赐个墓给你。”

    湛王话出,那魂儿已在飘,心跳已找不到的丫头,愣愣,脑子空白,一时不能回神。

    不过没关系。湛王话是何意,她很快就明白了。

    在湛王的手落在她脖颈上,在那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指扣住她咽喉时……

    丫头脸上绯红瞬时消散,脸色登时大变,“王爷……唔……”

    明了,反应过来,脸色灰白,开始挣扎,求饶,“王……王爷恕罪……王……爷,饶命……奴婢知……知错了,再也不敢了,王……”

    脸色憋的涨红,话断断续续,手脚乱扑腾。然,拼了力,却是挣脱不了那一只大手。

    手不断收紧,丫头眼前开始犯黑,脸色呈现紫红色,话已快说不出来,“王……王爷,是她,是染……呃……”

    话未完,眼睛翻,气息断。

    湛王手松开,凛一上前,伸手把人拎出去。

    刚听到动静,随着进屋的青竹,不敢迟疑,打上水,快步走到湛王跟前,跪下,“是奴婢失责,请王爷责罚。”

    湛王没说话,净手,擦手,表情依然浅淡。

    因过去那些伤害,小九儿要吃苦了。而在这个时候,有人竟要媚惑她的相公。如此……

    不死她,死谁!

    棉布放下,湛王转眸看向完颜千染。

    完颜千染放下茶杯,坦然道,“我是王爷姨母,又得王爷另待,被准许留在府中。因此,我在湛王府这些丫头眼中,应该是特殊的。所以,她们对我都很是恭敬。个别的甚至是热情,就如刚才那个。本想无视而过,奈何眼神实在太迫切。她既分外想,你或许也需要,我就多言了一句。只是你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急迫。”

    看来,纵然王府的规矩就是再严,也压不住某个丫头那春心萌动,想一步登天的心。

    湛王听着,面色寡淡,“结果可还满意、”

    完颜千染淡淡一笑,“结果让我更加确定了,若不想跟刚才那丫头一样,就一定要好好为你的小王妃调养。”完颜千染说完,起身,“我会全力而为,尽力不让你失望。愿你得偿所愿!”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