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小鸡捉老鹰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71章 小鸡捉老鹰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小乖,乖……

    这是哄人吗?

    抬手挥开容倾抚在他头上的手,“容九,你当本王是那只肥猫?”

    容倾摸摸被湛王拍疼的手背,再看男人难看的脸色。讪讪……本想给他顺顺毛,结果适得其反,他老人家又炸毛了。

    还肥猫……

    招财可是比他听话多了。

    “都说床头打架,床尾合。相公,昨天晚上我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无错不跳字。

    “本王并未生气。”

    “那你还……”

    “只是忽然心情不好,突然想听些好听的。怎么?可是不行?”男人晃着摇椅,黑脸不见,脸上表情不咸不淡,姿态分外傲娇。可落在容倾眼中,那是满满的娇嗔。

    “相公!”

    “说!”

    “不过是撒娇,却还能娇的傲气冲天。这姿态,男人做出来实在有些欠抽。可是……”容倾弯腰,靠近湛王,叹,“可是相公做出来,不管怎么看,怎么都感风情无限呢!”

    这哄人的话,妥妥的高杆儿。只是……

    凛一抬头望天,他怎么感觉这天没刚才蓝了呢!

    这感觉刚出,随着被压下。他还是别娇了。

    傲娇分人。主子做出来那是风情,他敢娇,那就是欠抽型的。

    “唉!这心也是偏的没边儿了。都说情人眼里出吕布,这话果然一点儿也不假。”

    湛王听着,盯着容倾,悠悠道,“都说世事难料,这话诚不欺人。”

    咦?

    容倾眨眨眼,这话茬接的怎么有些驴头不对马嘴呢!

    “谁能想到,本王有朝一日会为一个女人总是不着四六的话,给诱的三到五迷呢!”

    这总结性的答案,湛王说出,心里仍感些许不可思议,也点点自我唾弃。

    从最初,被这小女人的猛言浪语燃起好奇,到被她绕糊涂,最后生生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不着四六?!这字眼,容倾表示没听到。

    她就听到了一个……

    “三到五迷?相公,你这话的意思……是为我着迷吗?”无错不跳字。

    容倾这解说出,湛王看着她,凉凉道,“有空多看看书吧!”

    “三到五迷不就是三天两头就为着迷吗?这个,我不用看书也知道。”

    容倾这解释,让湛王浑身莫名刺挠起来,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凛一。”

    “属下在,明天给王妃找个夫子过来。”

    “是!”

    夫子!这个现在可是一点儿都吓唬不了容倾了。

    “相公,被自己的媳妇儿迷住了,你就承认了吧!这又不丢人。”

    湛王看着凑过的小脸儿,那晶亮的眼睛,璀璨的惑人,不觉抬手,扣住容倾下巴,淡淡道,“是被迷住了,本王承认了又当如何?”

    湛王话出,容倾却是愣住。

    刚刚说要请夫子时,还是以为他又恼羞了。怎么……

    是被迷住了!

    是被迷住了!

    几个字在脑中炸开!心跳不稳。

    容倾盯着湛王,好似他头上长了两个角。

    容倾这眼神……

    湛王看着,脸上表情一收,眼中顿然露出凶光,“容九,你那是什么眼神?”

    “什……什么什么眼神?”

    “你在怀疑什么?”

    容倾未答,只道,“相公,你刚喝的真的是茶?不是酒吗?”无错不跳字。

    问着,还不自觉的拿起湛王手边的茶杯闻了闻。真的是茶呀!

    喝的是茶,怎么就说出了情话呢?

    要知道,就湛王这闷骚的性格。让他说点儿甜言蜜意,在被窝里翻红浪的时候都办不到,何况这青天白日了。

    当然了,在被窝里黄话湛大王爷说的还是很溜的,情话则不然。

    容倾这反应,这怀疑……

    湛王嘴巴微抿,随着起身往外走去。

    “相公,你去哪里呀?”

    没人搭理她!

    “相公,我不是怀疑你的话啦!就是有些意外而已。”

    “相公,你别走那么快,我们聊聊呗!”

    “相公,我就是心花怒放太过,一时有些大惊小怪了!”

    “也是你表白的太突然了,我完全没防备,所以……”

    “相公……相公……”

    表白两个字出,湛王瞬时没影儿了。

    容倾站在原地,吐出一口气,而后咧嘴傻笑。

    在意的话,湛王也说过。可是这么**裸,火辣辣的,还真是第一次。

    着迷呀!

    比喜欢还要动听一沓!

    凛五站在院中,看着湛王大步流星离开的背影。

    这背影,莫名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表白!

    王妃的反应若是含蓄点儿,不要这么直白的揭露,只是心里偷着乐。此时大概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可现在……

    “凛五!”

    “属下在!”

    “王爷他不会是在害羞吧!”

    “这个,应该不是。”应该只是觉得王妃太煞风景而已。

    情话讲究的是一个气氛,朦朦胧胧的才有意境。

    小意的话,男人说出口,女人应该心驰荡漾,最好再来个意乱情迷那才有趣。可王妃哪一样也没占。反而,直接怀疑主子是喝醉了。

    当说了情话的结果,是被怀疑‘你是不是病了’的时候。哪个男人脸皮还能挂得住。

    “不是吗?可我看着很像呀!”说着,叹,“我表白那么多次都没害羞过。他不过是说了一句而已用得着不好意思么?”

    凛五听了,垂首,暗腹:这就是要脸皮和不要脸皮的差距呀!

    相比湛王这口贵的,容倾不是一般的奔放。而那奔放的话,湛王其实很爱听。当然了,这次除外!

    男人一恼羞,大概又要傲娇好几天。

    容倾想着,却是不由笑了,看着府门口,轻声道,“不知道云珟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凛一暗想:大概不会太早。

    ***

    迎太子归!

    庄骅的尸体在庄家停放了不到三日,既悄然下葬了。

    庄家的丧事,不能冲了大元的喜事儿不是。

    喜事儿?太子凯旋归来,本应是喜事儿。可是……

    太子府搬迁,让皇后心头蔓延一层阴霾。

    湛王作,皇后纵然气恼,却也已是见怪不怪。试问大元皇室的人,哪一个没被他作过。可是皇上呢?

    明知湛王是纯心作太子,他竟然也应了。

    皇上这一应,意味着什么?预示着什么?稍微深入想,都是一片寒凉。

    太子收复古都,皇上给予的就是这样的奖赏吗?还有……

    皇后外面沉黑的夜色,心亦发沉。关于那总是出事儿的宅子,她的父亲,好似并未完全说实话。

    庄韫在隐瞒什么。这不是猜测,而是肯定。

    毕竟是父女,皇后对庄韫自是比其他人都了解。

    不断死人,不断出事儿。纵然要搬离,她的父亲也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不然,他怎么也不会安心。

    什么宅子气势太重,什么庄家压不住。呵……

    风水一说,自是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完全都信。那一个宅子,定然隐藏着什么秘密在其中。

    是什么呢?她早晚会查个明白。

    “娘娘,时辰不早了,早些安歇吧!”

    皇后转头,看着站在身后的钱嬷嬷,淡淡一笑,“想到太子明天就回来了,还真有些睡不着。”

    钱嬷嬷听了,随着一笑,“老奴也……”

    “皇上驾到!”

    太监那尖细的声音陡然入耳,钱嬷嬷微微一怔,随着疾步上前,快速为皇后打理一下仪容。主仆两个,快步去迎驾。

    站在寝殿门口,看着那缓步走来的明黄身影,皇后心里不由嗤笑:非初一非十五的,皇上可是从不再踏足她寝殿的。今儿个怎么……

    是因为太子要回来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个例外吗?

    “臣妾恭迎皇上!”

    “皇后无需多礼,起来吧!”

    “谢皇上!”

    无论心里怎么想,在表面上……

    皇上贤明,皇后贤德,配一脸。

    湛王府

    夜幕之下,凛五看到湛王身影,大步迎上前,“主子!”

    “嗯!”随口应,站定,神色如常,“王妃睡了吗?”无错不跳字。

    “回主子,王妃说:要等到主子回来再睡。还特别让属下站在这里迎接。说……”凛五说着顿了顿,看一眼湛王,又垂下眼帘,平稳道,“王妃说,主子回来,若是听到这些话,还要跟今天上午那般一样窜溜,就让属下大叫。”

    凛一听了,眉头微动。大叫作甚?王妃好出来逮人吗?如做贼那般?

    不得不说,主子和王妃这情趣越玩儿越高杆儿了。都上升到小鸡捉老鹰的高度了。

    湛王冷哼一声,抬脚走进去。不急不缓,优雅不减,贵气依旧。

    溜窜?哼,容倾想多了。没听过老鹰怕小鸡的。

    凛五跟在后面,自行禀报道,“今天主子出门之后,王妃在门口张望了好多次。未等到主子,倒是把容逸柏等来了。然后,王妃以主子为例,对容公子大大教导了一番。对容逸柏说:男人脸皮一定要厚些,让他千万别同主子一样,不过是说句情话,结果把自己给羞跑……嗯……”

    话未说完,挨了一脚。

    “本王看你是……”

    “相公,你回来啦!”

    容倾声音出,人出现。

    湛王训斥的话一顿。凛五麻溜请罪,“主子恕罪,属下告退。”

    看着凛五麻溜开溜的背影。湛王莫名感到刺眼,凛一看着,必须承认: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

    主子刚会开溜,凛五马上就学会了。

    “相公……”

    “闭嘴!”

    还没说话呢,就让闭嘴呀!

    好吧!我不动口,我只动手行了吧!

    容倾乐滋滋上前,这次不牵手了,直接搂住湛王腰。

    这动作刚出,脚下一空,衣领一紧,人直接被湛王拎了进去。

    这姿势实在不雅观,不过倒是悠哉。衣领杀,比公主抱还浪漫。

    凛一站在门口,看着湛王面无表情拎着容倾。看着容倾满脸乐呵,一路却不断探手,欲把手伸向湛王咯吱窝。

    大家一起开心嘛!你不乐,我只能挠你咯吱窝了。

    这画面,含蓄点儿说,是温馨。直白点儿讲,老鹰又被小鸡逗弄了。

    三皇子府

    庄骅下葬,庄诗雨从庄家回来。

    三皇子府一切如常,包括三皇子!

    三皇子对她依旧是那不冷不淡的为所谓之态。

    “太子回京,宫中摆宴,你也赶紧准备一下,一会儿随着入宫吧!”

    “是!”

    庄诗雨应,三皇子飘然离开。

    看着三皇子的背影,庄诗雨眉头微皱,眸色暗沉。云榛此人,让人很是看不透。

    “小姐,您说,赵姨娘给三爷的信函中到底写了什么呢?”三皇子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庄诗雨听了,静默,少时,淡淡开口,“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秋红不解。

    庄诗雨却没向她解释的意思,自个心里明了。

    她于云榛来说,是完全无所谓的存在。所以,有关她的,与他都无关。

    “秋红,给我更衣!”

    “是!”

    太子回京,今天的宫宴应该很热闹。

    ...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