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你在意他 他稀罕着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61章 你在意他 他稀罕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云海山庄

    容倾从老皇妃屋内出来,走出不远,看到悠然的在院中品茶赏月的云陌。不由顿住脚步。

    “怎么不在屋里待着,出来了?”云陌看到容倾,随口问道。

    容倾缓步上前,不答反问,“小皇叔呢?怎么不进去?”

    云陌直白道,“云珟不太乐意看到我。而我,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进去也是热脸贴冷屁股。”所以,也就不去膈应他,连带为难自己了。

    容倾听言,不觉扯了扯嘴角。

    “坐吧!”

    “好!”

    在云陌对面坐下,接过云陌递过来的热茶,自然道谢。

    看容倾对他如以往常一样,完全无异的态度。云陌开口,随意道,“我跟云珟打赌的事,你都知道了吗?”

    容倾点头,“知道了!”

    “你没让云珟失望……”说着微顿,抬眸,“也幸好没让他失望。”

    容倾颔首,“皇叔说的是!”

    赌约说的清楚,可若她当时的选择是躲着。那,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如赌约所言的那样,她拿到休书,而后留在云海山庄。因为,湛大王爷不会容许。

    无视他的生死,还想安稳无忧,逍遥自在的活着?那怎可能!所以,休书会有,可自由不会有。更别想留在云海山庄清净的生活。

    当智商回笼,如云陌所言,幸好没让湛王失望,幸好她没选择躲着。

    否则,后果将十分严重。

    少时沉默,云陌放下手中杯子,看着容倾包扎的层层叠叠的胳膊,开口问,“胳膊受伤了?”

    “哦!就是蹭破了点儿皮儿。”

    云陌听言,挑眉。

    看云陌表情,容倾开口,“老夫人说,包成这样不但能防止见风还特别暖和。”关键是,让云珟看到就扫兴。不过,这句容倾没说。

    但,容倾没说,云陌却想的到。

    “如此包法,对云珟没用。”

    容倾听了,干笑!

    云陌每次直白的言辞,总是令她感到莫名的神奇。

    “小皇叔,你说过谎话吗?”

    “说过!”云陌看着容倾,道,“跟你说给人去送药,然后把你带到云珟被人劫杀的地方。刚刚骗过你一次,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不小心还真差点忘记了!”

    云陌淡淡一笑,轻缓道,“这么容易忘记,是因为我不是你在意的那个人。所以,我的欺瞒,不足以让你铭记,不会在你的脑子里存放太久。”

    “小皇叔,你可说我是个特别大度的人。”

    “对云珟你可没这么大度。”

    “怎……怎么会!”容倾莫名结巴了一下。

    “对着他伤口下狠手的时候,可是没手下留情。”云陌轻抿一口杯中热茶,平缓道,“因为在乎他,看到他被人攻击,就算有所怀疑,当时还是乱了方寸。事后,发现他又骗你,不由的会大动肝火。”

    当你开始在意一个人,不由的就开始跟他(她)闹脾气!

    容倾听言,不由心跳不稳。云陌的分析,让人紧张,手心冒汗。

    “你在意他,他稀罕着。你也算是幸运的。”云陌淡淡道,“样貌,地位,云珟所拥有的,很容易让人对他心动。而这世上真心在意云珟的女人应该也不在少数。但他并不是个个都稀罕着!很多时候都是,你在意你的,跟他有何关系。”

    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这理论,于湛王来说,完全是扯淡,更是无稽之谈,是绝对的放肆!

    完颜惜就是一个例子。她对云珟是真的在意,在意到痴迷。可最后结果,她是生,是死,他从不曾在意过。

    或许是因完颜惜那种强硬,只以自己感觉为中心,只是自己喜欢,就要占为己有的方式,让湛王很是不喜吧!虽然,湛王他自己也是那样的人。

    对容倾,他在意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心情。可是那又如何呢?

    他可对他人放火,可绝不容别人在他面前点火。咋地!就是这么不讲理。

    容倾垂眸,没说话!

    她在意他,他稀罕着。她就是幸运的!虽云陌这结论,听着也挺扯淡的。但,却又让人无从辩驳。

    时至今日,她能活着。所依仗的不就是湛王那点点稀罕么?

    “珟儿!”

    云陌声音起,入耳,容倾不由转头,湛王那高大的声影随着映入眼帘。

    湛王看了云陌一眼,随着移开视线。(. 好看的

    珟儿!这称呼,听着腻的难受。

    “药呢?”

    云陌拿起桌上小药瓶递给湛王。

    湛王却是没接,看向容倾,“拿上。”说完,抬脚离开。

    大爷的,还是那么大爷!好像乱生幺蛾子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湛王还是那么让人牙痒痒的。

    “云珟真是一点儿没变,小的时候就是这么蛮横无理。”

    容倾听言,不觉点头,随口道,“就算是做错了事儿,他也仍是大爷,对人照样理直气壮的颐指气使。这蛮横,却让人……火不起来了。”

    “为何火不起来?”

    “因为,他是湛王爷呀!湛大王爷不讲道理,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呀!”

    这个世界,他就是道理,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

    云陌听了不由笑了,“你看的倒是透彻。也是,云珟若是变得通情达理,那就不是他了!”

    “小皇叔说的……”这一声附和还未落,看到湛王豁然转头,容倾表情一变,伸手拿过云陌手中的药瓶,细心道,“皇叔,这药要怎么用?”

    “外擦的,早晚一次。”

    “谢皇叔!晚辈告退。”说完,快步向湛王走去。

    看容倾走进,湛王不知说了什么。容倾听着,憨憨笑着。然,笑脸却换来某人一冷眼。

    容倾不笑了,什么都没说,直接上手,拉着那傲娇的男人离开。

    云陌静静看着,嘴角漾出点点笑意,小心眼的男人!

    突然插手,带走容倾,这笔账,云珟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他算?希望这次用的方式稍微温和些。

    京城*湛王府

    “齐管家,容逸柏回京了。”周正看着齐瑄,禀报道。

    齐瑄听言,扬眉,“回来的倒是恰到好处。”

    事情差不多都缓解下来了,他人出现了。这时间抓的刚刚好。

    看来,对于京城的形势,王爷的动向,他知晓的很清楚呀!

    想着,齐瑄眼睛微眯。不得不承认,容家这位公子,王妃这个哥哥,还真让人很难忽视。不容小觑呀!

    “齐管家!”

    “嗯!”

    “马上年节了,府里是不是也布置一下?不然,等王爷回来,这府里如此冷清,怕是影响心情。”

    齐瑄听了,看着周正,点头,“稍微布置一下就行。王爷心情不佳,搞得太花哨,会适得其反。”

    “属下知道了!”

    “还有,让人看好后院。主子不在,别生出什么幺蛾子。”

    “属下明白!”

    “你下去忙吧!”

    “是!”

    周正领命离开,齐瑄收回视线,看向正院,眸色深远,悠长。

    这一个年节,湛王十有*是不会在王府过了。所以,没必要布置太精致。

    这一个年节,王府注定冷清呀!

    “姨娘,开了,开了……”红梅看着悠悠绽放的花儿,轻声道。

    舒月儿静静看着,眸色分外柔和,花开的过程,分外美妙。

    花开无声,花开一瞬,不待你看够,它已然完全盛开。

    看着完全绽放的花儿,舒月儿微微俯身,细看,淡淡花香袭来,“真美!可惜王妃不在,不然,王妃定然也喜欢。”

    红梅听言,眼帘微闪,嘴巴动了动,却没敢接话。

    舒月儿起身,“不过,也无碍,还有许多花儿陆续将开。待王妃回来再看也不晚。”

    “姨娘说的是。”

    “王爷,王妃不在,这府里真的好冷清。”

    这话,红梅又沉默了。而舒月好像也不在意,红梅是否接话。只是那样随意说着,“新的一年,祈愿王爷王妃越来越好!王府越来越好。”

    红梅听着,垂眸。伺候舒月两年多了。可是她却一直看不透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除了那些花花草草之外,她对别的好像都不是很上心。包括对王爷的宠爱!

    王爷的宠爱,有没有,还在不在,她好像完全无所谓。

    王妃得了王爷宠,她不见嫉妒。那个姨娘失了王爷的宠,她也不见幸灾乐祸。真是让人揣摩不透她想得到底是什么。

    不过,舒月在想什么,好奇的人不多。

    王府的人更好奇的是,王爷和王妃到底在哪里?只是,好奇在心,却无人敢问。

    其实,王爷不在,府内的下人心理上不由感觉轻松不少。只是,后院个别姨娘,却是不同。妾心悲凉呀!

    从来不知道做人家妾室,竟是比守寡都难熬。

    丈夫没了变成了寡妇,还被容许再嫁。可是她们呢?男人安好,却要生生守寡,并且还要绝对格守妇道。心疼自己呀!不有自怨自艾。

    宁为贫家妻,不为高门妾,这话的真正含义,算是彻底体悟了。可惜,也晚了。

    馨园

    容逸柏人入京,刚到馨园,椅子还未坐热乎,容霖就来了。

    连让人唤他入容家的程序都剩了,直接就亲自过来了。看来,心里很是焦灼呀!

    “祖父……”

    容逸柏刚开口,容霖劈头问,“湛王妃跟陌皇爷是怎么认识的?陌皇爷为何突然带走湛王妃?”

    问题出,容逸柏看着容霖,脸上那浅淡的笑意隐没,回答的也干脆,直接一句,“我不想说!”

    话出,不意外的看到容霖愣了一下。显然,这答案让他太过意外。或许是怎么也没想到,容逸柏竟然连托词都懒得找。就如此直白的给出这么一个恼人的答案吧!

    “不想说?这意思就是,你知道其中缘由了!”容霖明锐抓住其中关键点儿。死死盯着容逸柏。

    容逸柏点头,完全不否认,“是知晓!”

    容霖听言,面色沉厉,“既然知道,为何不说?”

    “因为,湛王会不高兴。”

    闻言,容霖抿嘴,眼底神色变幻不定。

    眼下无外人,你告诉我,天知地知,湛王不知。有何不能说的?

    这话,像是诱哄孩子,说出来感觉太过幼稚。所以,在嘴巴里转了转,容霖不由又咽了下去。

    见容霖一时无言,容逸柏不紧不慢道,“祖父知道的太清楚,说不定会让皇上错以为,容家跟陌皇爷暗下关系很是亲近。要是这样,祖父您觉得好吗?”

    容逸柏话出,容霖一窒。

    陌皇爷身份尊贵,却也极度敏感。跟他从往过密,绝非好事儿。

    “一些事,祖父知道了,对皇上禀明了,皇上并不见得会高兴。而,知道了,因顾虑太多,最后选择隐而不报。那便又是欺君。”容逸柏温和,清淡道,“更重要的是,湛王也不会高兴。”

    简单一句话,知道了,为难的是自己。不如不知道!

    容霖听了,眸色沉沉,“我什么都不知道,皇上就会满意了?”

    “皇上再问,我会禀明!不会令祖父为难。”

    容霖听言,直直看着容逸柏。

    容逸柏任由他看,无动于衷。

    祖孙两个,两相对望,不言。良久,容霖收回视线,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容逸柏,容家的子孙。但,却不是他可掌控的存在。

    忽视的太久,转眼发现,他已长大成人且城府重要的,已难探到一分。

    在容家的子孙中,容逸柏或许是最有才的那一个。可,容霖却并不欢喜。因为,他跟容家并不一心。

    容家一众人,他在乎的只有一个,就是容倾。

    而容倾,他也拿捏不了,也不敢拿捏!

    面对容逸柏兄妹,容霖再次感到深深的挫败。

    容霖离开,祥子站在一侧,静静看着容逸柏。可清晰感觉到,容逸柏心情不好,很不好!

    为何心情不好呢?祥子缓缓垂眸,隐约想得到。但却不敢深入去想,触及心惊!

    云海山庄

    衣襟松开,胸膛外露,胸肌,腹肌,线条优美,精壮诱惑,力与美的结合,无声透着魅惑。

    可容倾看到的却只有上面那道伤。

    看着,眉头微皱,“有些肿了!”

    天冷,伤口本就不好愈合,若是再发炎了,可就更难好了。

    容倾皱起的眉头,湛王看在眼里,分外顺眼。她为他发愁的样子,他喜欢看!心里如此,嘴上却道,“会红肿,严重,都是被你掐的!离开王府这些日子,看来是连规矩都忘记了,越发大胆放肆。”

    这话听着,气人!

    容倾抬头看了他一眼,“早知王爷是这样想的,臣妾当初不应该掐你。直接该不管你。”

    湛王听言,扬眉,“不但胆子大了。你现在还越来越会跟本王闹脾气了。”

    “说的好像又是我的错!你越来越讲道理了。”

    “跟着云陌离开,难道你还做对了不成?”旧账翻出。

    容倾低头,不说话了,瓶子打开为他涂药。

    “为何不说话?”

    “一心二用,不小心戳到你伤口怎么办?”理由多充分。

    湛王冷哼,不想回答的问题,又有了一个借口,拿他伤口说事儿。

    横她一眼,却也没再开口。静静看着她为他上药。

    药,容倾涂的很细致。可那轻柔,缓慢的动作……

    “你在勾引本王?”

    闻言,容倾动作一顿,随着,抬头看了他一眼,问,“疼吗?”

    “伤口不疼!疼的是别处。”话出,伸手揽住容倾腰身,身体瞬时贴在一起,让容倾清楚感到某处异样,“你在本王胸口乱划的结果。”

    容倾:……

    “容九……”

    “闭嘴!”嘴巴不老实,身体也不老实。

    容倾一凶,湛王不觉勾唇,“本王只是想问你;开始知道本王中毒,还知道担心。后来,为何突然就不着急了?并且还对本王下起了狠手。”

    容倾听了,垂眸,不咸不淡道,“若毒性真的有你说的那么霸道。你还有那功夫问我嫁不嫁那样无聊的问题。”湛王可不是那么儿女情长的人。还有凛五,凛一,又怎么会安静待着,恐怕早就急了。

    湛王听了,扬了扬嘴角,漾出点点笑意,然却不达眼底,“你倒是了解本王。”

    无聊的问题?

    也是,他的性命,理所当然比她嫁不嫁的问题更重要。

    湛王是对她有些喜欢,可这喜欢,跟他的性命不能相提并论。容倾感,这种理解不会有错。在湛王面前,从不敢太高看自己。

    这,可说容倾识相。只是,这种识相。湛王心里却并不舒服。

    为何不舒服?说不清!

    “好了!”药擦好,抬手为他拉上衣襟。然,手刚抬起,既被湛王握住。

    抬眸,“怎么了?”

    “除了伤口,你就没看到别的?”

    容倾听言,垂眸,随着神色微动,抬头,却又是一脸不明,茫然,“还有什么呀?”

    “你说呢?”

    “我说呀!除了我家相公分外好看的身材,也没看到其他呀!”

    “既然看到了,就没什么想法?”湛王不疾不徐道。脸上表情,‘识相点儿,赶紧点头,给你表现的机会,别给我没眼色’。

    容倾看着,不由失笑,随着踮起脚尖,在湛王嘴角边亲了一下,退开。看着湛王,眸光流转,声音染笑,“虽然我家相公发脾气的时候还是那么吓人;算计人的时候还是那么不留情面;不讲理的时候还是那么蛮横。可是,这时候看着,却分外可爱!”

    可爱?这是什么夸赞吗?听着不顺。不过,暂且将就着听吧!

    将就着,不满着,“可爱前面那些都是什么?”

    “你的缺点,糟心点儿呀!”

    “皮痒了又!”

    容倾轻笑,随着抬手,把他衣襟合拢。

    湛王垂眸,对容倾的体贴,满脸不满,“容九,你真不懂本王是什么意思?”

    怎么会不懂?毕竟,他表现的可是再明显不过。

    容倾扬扬胳膊,“我这不是有心无力嘛!”

    “又不用你出力!”理直气壮的流氓着。

    容倾嘴角歪了歪,随着道,“你也受伤了,还是……”

    “本王又不是下面受伤。你担心什么!”湛王说着,面露不愉,眸色发沉。心里开始冒火星。跟自己媳妇儿上个床,怎么这么费劲。容倾再三磨叽,湛王将怀疑,她这是抗拒。

    欲求不满的男人,本就没甚耐性。湛王这种霸道的人尤其。

    看湛王脸色沉下,容倾轻咳一声道,“王爷,我这不是拒绝,我主要是担心你会受伤!”

    “担心的多余……”

    湛王话未落,门外赵嬷嬷声音传来,“王爷,王妃,老夫人请你们过去用饭!”

    话入耳,容倾小声道,“看到了吧!老夫人随时都会出现呀!小画本上说,这种事儿中途被打断,男人会很受伤。所以,王爷三思而行呀!”容倾说完,拿下湛王圈在她腰身上的大手,抬脚走出。

    看着容倾的背影,湛王眼睛微眯。留下来,好像是个错误的决定。

    还有容倾跟云陌相处的是不是太过融洽了些?想着,湛王眼睛微眯。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