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憋着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59章 憋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结果如何?”老皇妃看到云陌,开口问道。9;

    “她没躲着!”

    老皇妃听言,扬眉,把手里热茶递给云陌,“没躲着?跑了?”

    云陌轻抿了一口道,“是护着!”

    老皇妃听了,扯了扯嘴角,而后瘪嘴,“那丫头真够笨的。就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儿来?”

    “刺杀是真的,只是被云珟操控,涂改了一些过程。容九怀疑过,可最后还是出来了。她说:为辨定一个真假,非要眼睁睁看着云珟真的出事再定论,没意义。所以,就算是有所怀疑,还是选择先护着。”

    闻言,老皇妃心头微动!

    夫妻之间,纵然有猜疑。也该有个限度。若是到了在生死面前,都无动于衷,还持续猜忌着。那,这样的妻子(丈夫),不要也罢!

    “云珟这次高兴了吧!”

    “他应该高兴。”

    夫妻之间,从来同富贵容易,同患难却难,在皇家更是如此。患难与共几乎是奢望。可云珟,他却找到了一个,很是难得!

    所以,哪怕用虎符拿出交换,云珟也生生没吐出那句‘不要她。’

    这一次,云珟不但得了人,还赢得了赌注。心里肯定很舒畅吧!

    “容九心里既然有云珟,她怎么还跟着你回来了?还有,云珟又怎么容许你带着她回来?”

    上一次,云陌带走容倾,云珟正在气头上,无视之,不拦着,倒也正常。

    可这一次,云陌再带走容倾,他怕是怎么都不会乐意。更不会眼睁睁看着。

    云陌扬了扬嘴角,“因为云珟心眼太小。看他见红,受伤,中毒。容九正焦急着,他就对着容九丢出一句,‘他若不在了,她会不会再嫁?’,也就是这句话,或让容九证实了什么。而后,被容倾甩了一脸灰。”

    听言,老皇妃瞬时感兴趣了,“容九说了什么?”

    “容九说,会再嫁。并且再嫁定会找个跟他完全相反的。”

    老皇妃听言,瞬时乐呵开来。

    一边的赵嬷嬷叹,容姑娘可真是够敢说的。

    云陌抿了一口茶水道,“你说要让容倾给我做媳妇儿,我说让容倾留在云海山庄。这些话,云珟大概搁心里,不高兴了。所以,故意当着我的面儿,故意那样问容倾。本意是想听容倾说一句不再嫁让我听吧!只可惜,太心急了点儿。”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然后碰了一鼻子灰。活该!”老皇妃挤兑起云珟来,同样是完全没压力。

    乐呵着,老皇妃轻喃道,“不过,经此一事。容九这丫头,倒是看着越来越顺眼了。”

    有情有义,还有脾气!但,对长辈倒是有副好心性。[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老夫人,公子,湛王爷来了……”

    龙武话出,云陌扬眉,“这次来的倒是够快的。”

    老皇妃心口微紧,难抑欢喜,“带他过来!”

    “湛王爷去容姑娘院子了……”龙武说着顿了顿道,“一时半会儿怕是过不来。”

    这话何意,不言而喻!

    “这小子……”老皇妃轻念,却不由笑了,诡异莫测。

    云陌看着,神色微动,而后垂眸!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呀!一句话,再次送给云珟。

    ***

    小小的人儿窝在软榻上,靠在暖炉边取暖,听到声音,眼帘也未抬一下。

    “容九!”

    “不在!”

    这回答,听着顺耳。

    湛王抬脚上前,不开口,俯身,直接覆在容倾身上。

    那重量,压的人透不过气,“起……唔……”

    刚开口,既被堵住!

    灼热,强硬,霸道,丝毫不容她闪躲,用力的吸允,那股狠劲儿,似要把人吞噬入腹。

    气息交融,熟悉的馨香,久违的柔软,触之瞬时点燃所有,隐忍的*完全苏醒,铺天盖地而来,再难控制!

    上下其手,攻城略地,揉,捏,抚,极致热情,完全禁忌!

    呼吸渐粗,胸口剧烈起伏,身体僵硬如石,蓄势待发,一刻难以忍耐。

    如此发作,第一次!

    训人,较真的过程哪里去了?

    湛大王爷,你这是破坏规矩!

    书上有言,电视上有演,被如此狠吻,女人无力瘫软,化为一滩春水。可是容倾……那奇妙的感觉她没有!

    “唔……起来!”含糊不清开口,双手用力推。

    感受到容倾的反抗,湛王眸色更暗了几分,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微微退开几分,不待湛王开口,只听……

    呼……呼……

    容倾捂着心口,如牛一般的猛喘气!

    差点憋死,差点被压死,还美妙,还化作春水,狗屁!

    双颊憋的发红,嘴唇被亲的泛红,微肿。容倾感到的是,嘴巴泛疼。而湛王看到的是,绝对诱惑!

    喉结微动,不再忍着,开始动手。然,刚碰触到容倾腰带,既被拍开!

    “不愿意?”声音哑的不成样子,质感,磁性又饱含*。

    容倾抿嘴!

    湛王垂眸,低头,在她唇上轻吻,轻咬,情动,诱惑,“为夫想了!”低低沉沉,魅惑,*。

    闷骚外溢,男色诱人,雄性荷尔蒙满溢。某男人开始玩儿引诱了。

    容倾伸手握住那又落在她腰带上的大手,抬眸,“我给你包扎伤口!”

    湛王动作微顿,“这是拒绝本王?”

    狠掐他的时候,她可是一点儿都没留情。这会儿了,竟拿他伤口说起事来了。意思为何?体贴是虚,拒绝是实!

    容倾抬眸,看着他,没什么表情道,“你想带伤上床,浴血奋战,最后瘫到在床上?”

    湛王听言,眉宇间点点柔和晕开,“这是关心本王?”

    不答,只道,“上个床像打血仗,你有心情,我没兴致。起来!”她口味可没那么重。再说了,跟一个诡计多端的男人,滚什么滚!

    湛王没动,看着容倾,意有所指道,“包扎好伤口以后呢?”说着,往容倾身上蹭了蹭,让容倾清楚知道,他这会最难忍的不是伤口,而是其他!

    容倾嘴角抖了抖!

    矜贵范儿全抛,流氓态全开!

    湛王一旦耍起流氓来,容倾只能干瞪眼。

    对于情事儿,容倾也只是口头猥琐。行动起来,让她在男人身上蹭蹭蹭,她马上就蔫了。可反观湛大王爷,索要欢爱,眼睛都不带眨的,还连带动作!

    看容倾瞪眼,一时无言。

    湛王不由勾了勾嘴角,兴致愈浓。人就在身下,若不就地办了,满身火何处消!

    “安安……”

    亲昵的一声,容倾抖了抖,随着豁然出手,干脆捂住他的嘴,“闭嘴!”

    湛王眉眼笑意轻染,风情无限,潋滟无边,随着……

    容倾猛感手心一抹温热袭来。被舔了!

    湛王动作一出,容倾浑身都刺挠起来,冒汗,面皮紧绷,“云珟,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

    容倾话出,湛王伸手拉下容倾小手,看着她,眸色暗暗,“帮我把衣服脱了!”说着,把容倾手放在他腰带上。

    帮他脱衣服,这就是他要说的!

    没听到,她没听到!

    “那些刺杀你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话真多!”说完,手动……

    “皇妃!”

    “嗯!珟儿呢?”

    “回皇妃,主子身体不适……”

    “知道他不适,我过来看看!”纯粹是带着关心来了的。

    “皇妃费心了。不过,这会儿主子正在沐浴梳洗。稍后属下禀报了主子,再……”

    “不方便是吗?无碍,我带了椅子过来。我就在门口等着他吧!省的来回的跑。”老皇妃说完,赵嬷嬷即刻把椅子送上。

    凛五看此,低头,束手无策!

    屋内

    容倾垂眸,不看湛王脸色。

    “一会儿跟我回王府。”声音暗哑,克制忍耐,不腻歪了。

    容倾听了,低头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

    这男人,如斯霸道!

    玩儿了心眼之后,什么都不说。那一副,他算计你理所应当。而后,理直气壮的态度,有时候最是让人恼火。

    想到那一幕幕心惊胆战,当时的心情,那种后怕,焦灼。还有,傻气!心火陡然窜起……

    抬头,豁然伸手,伸手圈住湛王脖颈,抬头对着他脖颈咬却!

    “嗯……”

    容倾动作出,湛王身体陡然紧绷。闷哼,刺痛,酥麻,躁动!

    对着本就浑身惹火的男人,做出如此动作,绝对的火上浇油。

    极致想把她就地正法,可是想想坐在门口的老皇妃。湛王太阳穴猛跳,深吸一口气,“容九,松口!”

    容倾不说话,对着湛王上下其手,把他刚才对着她做的,一点儿不差,从上到下的做了一个遍,一个彻底。

    “容九,再动我就扒光了你。”压抑,紧绷,失控边缘。

    容倾听言,对着他脖颈吸了一下,手同时落在最敏感处,紧握住!

    “该死……”箭在炫,再难耐,抬手,还未碰到人,胸口猛然一痛,面色紧绷。

    容倾用力把人推开,随着起身,站起。看着某人气息不均躺在软榻上,明明该狼狈,他偏偏性感的魅惑,勾人!

    看着恼人,容倾低头,整理自己衣服!

    “点了火,就这样不管了!”

    容倾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有手么?”

    容倾话出,湛王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点点嗔怒,稍纵即逝,“容九,你越来越放肆了!”声音干哑,眸色一片晦暗。

    容倾轻哼一声,“不想动手,就憋着!”说完,学着他的傲娇,迈着四方步走了出去。

    ------题外话------

    女儿明天考试,最后备战。霍霍磨刀,不快也光一下呀!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