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狠心的丫头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58章 狠心的丫头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是庄藴派你们来的?”

    “都这个时候了,凛护卫又何必多问。[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冷硬的回答,激奋激动夹杂,“不过,湛王爷若是要等着湛王府的护卫和暗卫来救驾的话,那恐怕是要失望了。”

    在容倾惊疑不定间,声音再次传来!

    声音落下,一时静窒!

    容倾眉头打结,心跳不稳。庄藴?

    围攻云珟的人,幕后黑手是庄家?

    庄家忍受不了湛王的理由,太多!围杀云珟,不难理解。只是……

    湛王府护卫和暗卫无法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被埋伏截杀了?但是,这也不对……

    “以命索命,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想过活着回去。同样的,湛王爷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话语平淡,却足够决绝,你死我亡,同归于尽。

    “口气倒是不小。”声音淡淡,表情淡淡,一如往常,矜贵又恼人,好似被围攻的根本不是他!

    那种睥睨所有,居高临下,看你如蝼蚁,不屑一股的姿态,最是令人冒火!

    容倾看着,心口微堵!狂霸拽,管它什么形势,都挡不住他的傲娇。

    男人还是这么气人!

    如此傲然,希望他一会儿别被人给收拾了。

    “实力跟口气一样,都很不小。只希望湛王爷一会儿别求饶遁跑才好。”显然,湛王那目中无人的姿态,也惹火了某些人,说话也难听起来。

    “刚缝上裤裆几天,就敢跟本王说实力?哼!”

    湛王话出,一众人黑了脸儿,红了眼,利剑随着怒火一起翻涌,滚动,直直刺向湛王!

    容倾思绪翻腾间,对持起,打斗声再次传来,心里一沉,透过树丛看去……

    长剑如虹,寒光冷厉,杀气冲天,人影晃动,快若蛟龙,真实搏杀,你死我亡!

    容倾看着,身体紧绷,脑子一片混乱,思绪起伏!

    刚出来就巧遇云珟被人围攻,这种巧合,巧的令人冒冷汗。

    以寡敌众,云珟外出为何身边只带凛一,凛五两个人?

    湛王府的暗卫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轻易就被人截杀?

    说不通,不对劲儿的地方太多,还有……

    “主子小心!”

    凛五陡然的一声,落入耳中,心头一紧。眼看长剑刺向他咽喉,脑子骤然空白……

    殊死搏杀,稍有不慎,小命瞬灭!

    长袖掠过,身体后退,还击攻守,衣服被划破,致命一剑险险避过!

    见他避开,容倾紧攥的拳头松开,所有思绪飘散,一切情绪屏退,忽而奇异的平静,垂眸,伸手探向自己腰间!

    刀光剑影,血色已现!

    都是血肉之躯,纵然武功有高下之分,可以寡敌众,终是不利!

    当寒光逼至眼前,湛王眸色沉暗,真气翻涌,手抬,遂然可避退的关头。忽而,眼帘微动,手忽然顿住……

    “主子……”

    眼见长剑逼至湛王心口,凛五,凛一脸色骤然大变,真气倾泻而出,全力一击,尘土飞扬,风起云涌,不再顾及,飞身向湛王冲去!

    周边黑衣人看此,团团出击,群起而上,围堵凛一,凛五,阻止他们靠近。

    目的,要湛王孤立无援,任人宰割,被人诛杀……

    将被击中瞬息,血色飞溅几乎隐约可见的一瞬,一道蓝色环带骤然而出,越过湛王,向着攻击他的人飞去!

    没甚力道,不惧威胁,却是障碍,难以忽略。(. 求书)眸色一沉,手动,剑移,豁然斩断!

    长剑偏移,湛王手腕一紧,人被拉开,一个人影挡在眼前,对着眼前人,干脆利索,毫不犹豫,抬腿儿就是一脚,精准很,攻向男人最致命点儿——裤裆!

    “嗯……”

    痛意袭来,脸色大变,闷哼难忍!

    湛王挑眉,随着口鼻被人捂住!

    啪……

    瓷器碎裂声伴随着一团白雾一同散开!

    “闭气……”

    容倾动作快,一些人动作也不慢。

    闭气!哼!

    反应快,却防不了某人暗招多!

    迷药下去,药面随同!辣椒面……

    随风散开,直面而来,辣红一片人的眼。

    闭气之后,是否也要随着闭眼?

    一手暗招,卑鄙无比。不惧威胁,却难以忽视,形成障碍!

    短暂的不适,争取了时间。这简短的时间,于容倾这菜鸟,逃脱是不可能。可于湛王却是足够了!

    转身,伸手抱住湛王腰身,抬头,“快跑!”

    然,湛王却是没动。只是低头,静静看着她!

    “云珟……”容倾的疑惑,在触及湛王胸口那一抹猩红后,脸色遂然一变,眼眸紧缩。

    “我受伤了……”声音平缓,情绪不明。

    容倾听言,伸手往湛王腰间摸去,“治伤药呢?随身带了没?”

    “没有!”

    “点穴……点穴止血,你不是会吗?”

    “没用。他们在剑上淬了毒……”

    湛王话出,容倾指尖颤了颤,心里发慌,张口却道,“没……没事儿,没事儿,小皇叔医术很好,我们去找他。别怕,别怕……”容倾说着,转身,看向刚攻击云珟的那个人。

    解药,他肯定有解药!

    而这不多时的功夫,刚中招的一众人,也差不多缓了过来。直直盯着湛王,容倾,眼里杀气蔓延,不死不休的攻击,即将再次开启。

    “主子,王妃……”凛五突围走来,脚步不稳,身上挂彩,很是狼狈。

    “凛五,擒贼先擒王。”容倾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贼头子,沉沉道。

    凛五颔首,“属下全力以赴!”

    “别弄死她他,要抓活的。”

    “属下明白!”

    容倾随着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直接放入凛五口中,“提神的。”

    “谢王妃!”

    “靠你了!”

    凛五颔首,随着飞身而去,厮杀开启。

    容倾看着,面色冷凝,脑子却分外清醒,手心浸满冷汗,背后发凉,心跳却很是平稳。

    “容九……”

    低沉的声音入耳,容倾头也不回,全身戒备,盯着逐步靠近他们的人,平稳道,“不会有事,你不用担心!”

    “不会有事吗?”湛王看着站在他身前,纤细娇小的人儿,眸色起起伏伏,一如内心。

    “我保证!”

    “这情况,你还能保证?”

    “嗯!祸害遗千年,你绝对不会轻易死掉。所以,你一定会好好的!”

    容倾说的清淡,坚定。话入耳,融入心,软软麻麻,不觉伸手从背后圈住她腰身,依在她身上!

    “云珟!”

    “我头晕……”

    “忍着!”

    忍着!两个字入耳,湛王胸口涌动,嘴角无声漾出一抹笑意,清晰,柔和。

    是得忍着,不然这个时候还能如何?

    坏人就在眼前,已然逼近。多愁伤感,好言安慰都没功夫。本就武力低微,本就难以护住他,若是再分神,死的凄美!

    谈情说爱,也要有花有月。眼下,刀光剑影的,还是先保命要紧。

    “危险关头躲在女人身后,湛王爷真是好胆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呀!”几近讥讽,嘲弄。

    话出,湛王还未开口,容倾已道,“有地方躲才躲。倒是你,也躲一个给我看看?”说完,不待他开口,冷声道,“恐怕就是想躲,也没人护着吧!在世上混了几十年了,就混到这个程度。你也好意思活着。”

    挤兑,极尽所能的挤兑。

    “湛王妃倒是好胆识,这么迫不及待的等着寻死!”

    “死?看年纪,大伯你也应该走在我前头吧!”说着,伸手掰开云珟抱着她的大手。

    “牙尖嘴利……”话出,手动,戾气袭来,向着容倾攻去。

    眼睛微眯,越发沉静,屏息静止,看他逼近,眼眸微缩,就是现在……

    伸手推开云珟,随着弯腰,躬身,避过利剑,近身相搏,触及身体,屈膝顶,手肘击,手脚齐上……

    奈何力量有限,压制他不住,制服他更无可能,只是趁他疼痛变脸,伸手探向他腰间,怀里,“解药在哪里?”

    危险逼近,她竟敢不退反进。

    “你该死……”

    “少他妈废话!”爆粗,直接坐在他身上,因体重压着他,动手快速搜索。

    容倾这凶猛的动作一出,湛王面皮紧了紧。

    解药未找到,寒光利剑到,对着容倾落下瞬间,湛王眼底划过一抹暗红,瞬时抬手,内力倾泻而出,风起云动,厚重弑人,犹如利刃,触及则伤!

    “噗……”

    未靠近容倾,人已倒下,血喷出,内剧痛,命旦夕!

    同一时间,云陌身影忽现眼前,龙卫随行!

    人现,形势瞬时逆转!

    “杀无赦!”

    三字出,厮杀起,犹如战场,血流成河,黄土变红疆!

    “别杀他……”

    龙卫动作快过容倾的话。容倾话刚出,他剑已落,地上人被斩杀!

    “该死的……”

    听到容倾低咒声,云陌缓步上前,“在找什么?”

    容倾起身,拉过云陌走到湛王身边,“皇叔,他受伤了,你给看看……”

    云陌听言,挑眉,视线落在云珟胸口那一抹血红上,“受伤了?”

    容倾点头,弯腰捡起地上大氅给云珟披上,伸手揭开他衣襟,“给他看看伤口,看看伤势如何,还有……是否染了毒?能不能解?”

    云陌抬脚上前,伸手轻触湛王伤口,看过,探上他脉搏!

    容倾眼睛直直盯着云陌,眉头紧皱。

    湛王却是看着容倾,静静看着,眸色平和。

    少顷,云陌手放下,容倾随着开口,“如何?”

    “确实中毒了……”

    云陌话出,点滴猩红落在容倾手上,点点温热,却敢烫的灼手。抬头,看着湛王嘴角溢出的血丝,眼眸微缩,心口紧窒,看着刺眼,“云珟!”

    “我若死了,你会令嫁吗?”眸色清淡,语气平缓。然问出的问题,却直白的尖锐。

    容倾听言,看着湛王,静默,少许,抬手揉了揉眼睛,放下,眼圈微红,点头,声音柔和,清亮,“嗯!我会再嫁的!”

    会再嫁的!

    答的那个干脆。云陌眉头高扬,随着默默移开视线。

    凛五捂着伤口,却莫名的感觉不到疼了。容倾的答案,不但惊心,还震痛!

    湛王听了,盯着容倾,一时没说话。

    容倾抬头,看着湛王,眼睛红红,泪水点点,声音绵软,点点伤感,“王爷您放心,我不会让自己一生孤寂!”

    容倾话出,湛王又静了一会儿,才开口,“嫁给谁?想好了吗?”

    “没有!等遇到了就知道了。”

    “是吗?”

    “嗯!”

    “再嫁想嫁个什么样儿的?”

    “疼我的!确切的说,是跟王爷相反的。”

    一言出,又是一阵沉默。

    “如此厌弃本王,现在还哭什么?”

    “辣椒辣了眼睛了!”

    “那刚才还冲出来救本王呢?也是被药迷了眼了?”

    “最初没打算出来的。以为这巧合是苦肉计,又是逗我玩儿,试探我的。所以,本想躲着的。可是后来……”

    说着,微微一顿,扯了扯嘴角,“若是非要等到你出事。或是受伤,才真实确定你是真的被人围攻,才想着去护你。那时,什么都晚了。夫妻一场,看你被剑指着,不该去探究其他。所以,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都不重要了。”

    湛王听了,看着容倾仍在发颤的小手,心口微紧,“没想过跑出来会死吗?”

    “你看起来很厉害。所以,当时没怎么害怕。脑子一热,就出来了。”

    “后悔吗?”

    “嗯,后悔了!”

    “口是心非的小骗子……嗯……”话未落,脸色微变,绷紧。

    一旁凛五看着,不由吸一口凉气,王妃下手够狠的。对着主子伤口被狠掐一下,那疼。没落在自己身上,都觉得疼。

    容倾收回手,转身走向云陌,“小皇叔,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云陌点头,伸手揽过容倾,刚欲离开,一人闪身拦在眼前。

    看着云珟,云陌嘴角微扬,而后,遂然出手,倾力而出。湛王眸色一沉,一个闪过,那瞬间,云陌已带着容倾消失在眼前。

    看着云陌离开的背影,湛王眼睛微眯。而后垂眸,看着刚被容倾掐过的伤口,抿嘴,“狠心的丫头!”一声轻喃,绵软悠长。

    “主子,您没事儿吧!”

    湛王没回答,从袖袋里拿出一颗药放入口中,不紧不慢道,“去云海山庄!”

    “是!”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