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扒了她的皮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53章 扒了她的皮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身染血色,脸色透白,几分狼狈,温润不见,清冷取代!

    “钟离隐!”

    云陌那几不可闻的轻喃入耳,容倾掩去脸上惊色,不由侧目,看向云陌,他认识钟离隐?

    人隐世,世上人事却尽在掌握吗?

    意外碰到钟离隐,还是这样一幅模样,云陌看着不由凝眉。]

    而钟离隐乍然看到云陌,亦是不由愣了一下,随着眼底即刻的划过什么。只是,当视线触及到容倾后,心口微窒,眼眸微缩,“容九……”

    一声轻唤,轻轻淡淡,却又绵绵悠长!

    落入耳中,容倾抿嘴。

    云陌转眸,瞅向容倾,“除了云珟,你还有别的男人?”

    话出,容倾嘴角下垂,“小皇叔,这笑话可是不好笑。”

    “难道是我想多了?看错了?”

    云陌想多的是什么,容倾没工夫探究。她只感形势很是有些不妙。

    “小皇叔,你说,我们是不是先撤?等到明日再来采那什么药?”

    容倾话出,云陌挑眉,徐徐道,“看来,他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

    看到钟离隐如此,容倾第一反应是撤离,而不是上去嘘寒问暖。这一做法挺好!云珟头上帽子没变绿。

    什么都不是吗?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偶尔想起钟离隐,容倾还是会有想伸脚踹人的冲动的。

    山谷上把她拉下山崖,害的她小命差点没了。早些时候,又给她送来那么一箱东西,让她听尽湛大王爷的哼声。

    钟离隐这货,一个居心叵测,不安好心的。他到,霉气到。这次也是同样,感觉很是不太好!

    容倾一念出,嗜气突然而至,数百黑衣人随之出现眼前。寒光冷剑,煞气冲天。

    靠!容倾不由低咒。好的不灵坏的灵。

    “看来,是走不了了!”云陌声音淡淡。

    容倾面色难看。遇到钟离隐果然没好事儿。带着血色出现就是一种预示。

    看着追来的一众黑衣人,钟离隐看了容倾一眼,扫过云陌放在容倾腰身上的大手,眼帘微动,而后移开视线。看着眼前想取他性命的人,眼底盈满凉意。

    容倾神经紧绷,抬头看向云陌,“小皇叔,怎么办?”

    云陌垂眸,看着她,不疾不徐道,“我全身而退并非难事儿。”

    容倾听言,眼睛圆了一下,“那……那我呢?”

    “就自求多福吧!”

    这是在逗她玩儿吗?最好是呀!可别说真的。

    “小皇叔,我们可是亲人呀!”

    “是亲人,可还没亲到生死相许的程度!”

    听到这话,容倾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

    “听……听过。”

    “如此,我不带你一同离开,你也能够理解吧!”

    容倾摇头,要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能!”

    云陌挑眉。

    容倾拉住云陌衣袖,“小皇叔,我很轻松的,你两个手指头就能拎的动我……唔……”容倾话未落下,几道黑影忽而而至,对着她和云陌一言不发,决然出手。显然的,他们在预备弄死钟离隐的同时,对于她和云陌这个目击者也打算灭口了结。

    人至眼前,寒光闪现,冷剑刺来,直指心口,一击毙命,毫不留情。

    云陌眼眸微敛,衣袖飞舞,真气外溢,压迫弑人,骤然而出,出手还击更不迟疑!

    “噗……”

    被击中,血喷出,人后腿。剑握紧,眼睛直直盯着云陌,杀气更浓。

    容倾看着,面皮发紧。这可不是在拍戏,这要是被刺中了,绝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剑击中,不死即残。想着,拉着云陌衣袖的手更紧张了。

    另外一边,钟离隐自顾不暇,因身上伤应对已是吃力。那刺向容倾的长剑他看在眼里,却是分身乏术。护她,有心无力,做不到。

    “我一松手,你会如何?”云陌清清淡淡开口。

    容倾心头一紧,“会死吧!”

    “所以,我于你……”

    “绝对的救命之恩!”

    “你欠我一份恩情。”

    “是!以后一定还。”

    “还了两清,不还索要你命!”

    “我一定谨记……”答的分外铿锵有力。

    云陌看了她一眼,声音浅淡,“看在云珟的份上,容你先欠着。”

    “谢皇叔!”容倾话出,云陌身上气势陡然一变,不见杀气,却不留余地,出手不空,招招致命。容倾只感眼前一片血红。何为厮杀,这就是!命如草芥,不死他们死自己。不是叹息的时候,也不是手软的时候。

    云陌出手,钟离隐那边压力不觉减弱。然,不待钟离隐喘口气,云陌突然收手,方向一转,带着容倾飞速离去,直至山崖边,脚尖轻点,骤然往下,飞身下坠。

    不是飞身离开,而是飞身坠崖。这突然的动作,吓的容倾一呆,直直看着云陌,若非他睁着眼睛,她几乎要怀疑,他是晕过去,掉下去。

    “皇……皇叔,你还好吧!”虽看他睁着眼睛,可还是忍不住一问。

    云陌未看她,只是不咸不淡丢出一句,“你并不轻!”

    闻言,容倾扯了扯嘴角,不再说话。没晕过去就好。至于体重轻也好,重也罢了,谁管它。

    眼看云陌身影消失,黑衣人站在山崖边上对视一眼,没追。转身,看向钟离隐,剑出,剑指,向他进攻。

    诛杀钟离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他们的任务。最终结果,决定着他们的生死。钟离隐若不死,他们就得死。生死面前,拼尽全力!

    被围攻,钟离隐却不见慌乱,眼底神色莫名,防守,攻击,后退,旧伤添新伤,衣衫再染血红。然,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见减缓,脚下步伐亦然。直至退到山崖边,嘴角扬起一抹温润浅笑……

    一抹浅笑入眼,黑衣头领心头一跳,再看钟离隐所处的位置,脸色不由一天,“不好……”一声喝,声音未落,钟离隐往后倒去。在跟云陌同样的位置,飞身而下。

    “该死!”

    “追……”令下,脸色随之一变。

    无声无息,从天而降,百名精悍之卫铺散四周,

    龙武在前,面无表情看着眼前这一群黑乌鸦,手微抬,声音起,“一个不留!”

    令出,一些人的覆灭!

    京城

    庭院之中,梅花树下,一倾长的身影静立其中,扫过手里那封信!

    “姑姑,你好不好?我想你了……”

    姑姑!文栋寄给容倾的信函。现容倾不在,自然而然的这信就落入了湛王手中。

    我想你了!

    看到这几个字,湛王眼底溢出点点凉笑,一个小鬼知道什么是想?大言不惭!

    手中信丢下,抬头看着眼前梅花,眸色沉沉暗暗。已半个月了,某个女人一点回来的意思都没有。看来,她是真的想翻天呀!心火不消,心已难耐。挑战他耐性!

    “凛五!”

    湛王话出,凛五闪身出现在眼前,“属下在!”

    “你去容家一趟!”

    凛五闻言,不由抬头。

    湛王看着眼前红梅,不温不火道,“去告诉容霖……”

    随着湛王的吩咐,凛五垂眸,眼底神色变幻不定。终于按耐不住要出手了!

    “去吧!”

    “是!”凛五领命飞身离开。

    湛王转眸,看向一侧,一个淡蓝色身影映入眼帘。

    碰触到湛王视线,舒姨娘垂首,轻步上前,微微俯身,“婢妾见过王爷!”

    湛王看着她没说话。

    舒月自觉起身,低头,静静站在一旁,亦不敢多言。

    氛围一时沉寂。

    良久,湛王开口,声音清淡,带着一抹漫不经心,“你来府里多久了?”

    “回王爷,已两年有余。”

    “两年……”湛王轻喃,眸色悠长深远。她已入府两年,他却毫无感觉。而某个女人,从相识至今不足一年,却已闹腾的他一团乱。现在她走了,不在眼前了,还仍然让他不能安生。这是为什么呢?

    湛王一时静默,舒月垂首沉默不言。不多言,不探究。

    少时,湛王声音再次响起,“可曾想过离开湛王府吗?”

    这话出,舒月神色微动,随着抬头,看着湛王坦诚道,“没想过!不过,若王爷让婢妾走,婢妾自是不敢多留。”

    这话听着,如此识相。曾经某个小女人也很识相,对他唯命是从,可是现在……也是造反了!

    前一日还对着他撒娇,甜言的女人。第二日,眼睛不抬,甩眼不看的,就那么干脆的随同别人走了。

    每每想到,这心头火就蹭的上来了。

    容九,你跟别人离开,若只是跟本王闹脾气也就罢了。但,若是因为对他完全不在意,若是厌了他,想这么弃了他。那……

    湛王眼睛微眯,他一定扒了她的皮!

    身上火气外泄,极致冷戾,令人心悸,舒月低头,心口微紧,一时不明到底是那一句惹湛王不愉了。还是说,湛王会不高兴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

    舒月思虑间,湛王已抬脚离开。

    看此,舒月不觉松了口气。转眸,看着湛王的背影,眸色深远,王爷的心情很不好。而她,竟能清晰感觉到。是她感官敏锐了吗?还是……王爷也有失控的时候?是为谁呢?

    想着,舒月嘴角不觉溢出一抹浅笑,眼底情绪不明。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