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作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52章 作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皇宫夜

    太后倚在床头,半眯着眼睛,漫不经心道,“容九还未回京?”

    桂嬷嬷恭敬应,“是!”

    “休书呢?”

    “回太后,未见!”

    太后听言,扯了扯嘴角,几分笑意,更多嘲弄,“哀家倒是才知,他竟也有大肚能容的时候。(. 好看的”

    桂嬷嬷听言,垂眸!

    一言过后,太后随着沉默下来。良久,淡淡开口,“不知祁老皇妃现在怎么样了?仔细算算,她也五十有五了吧!”

    “是!”

    “以前没事儿总是捂着心口,嚷着不是脚疼,就是手疼的人,也活到了这个岁数,老天可真够疼人的!”语气清淡,言辞却是几近嘲弄。

    对于老皇妃,庄太后一个字,厌!两个字,极厌!

    装腔作势,拿乔作态,骄横任性,泼辣凶残!

    想到老皇妃,桂嬷嬷心里却是无声溢出一声长叹,一个传奇呀!

    风华绝代自是不提,当年有多得宠暂且不说。美,宠,这些在宫中都不算稀奇。

    年少时,谁都美过。最美时,谁都被宠过!可过后,变成昨日黄花的太多。可老皇妃却是不同。她的宠爱一直都在。

    更为与众不同的是,别人为了争取圣宠,那是挖空了心思,做足了姿态。可她,却是截然相反!别说哄着老皇爷了,很多时候还得老皇爷哄着她。

    性情不定又肆意妄为,说撒娇就撒娇,说撒泼就撒泼,对着老皇爷也是一点不遮掩。心气顺时,笑的比谁都娇,声音比谁都甜。可一旦惹了她,翻起脸来那是比翻书都快,且一点儿都不忍着,当老皇爷就把你给收拾了!

    现在的太后,当时刚为皇后,可就没少被她拿捏。老皇妃那一张嘴哟,挤兑起人来,那真是……句句如刀,刀刀见血,一点情面都不带给你留的。看你不顺眼时,无论你做什么,都会被她嫌弃。比如……

    吃饭,你吃的慢丝条理,缓慢优雅!她就不满意了。

    训斥,“你那是什么样子?吃饭如嚼蜡?怎么?对着我吃不下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是不是?”

    你回:不敢,不敢!没有,没有!

    “哼!我谅你也不敢。”到此,还未结束,嫌弃继续,“都说能吃是福。可看看你,你福薄不怪你,但明知自己富薄还敢到宫里来?你是想祸害谁呀!”

    几句话说的,你这辈子在冷宫都别想出来了。

    再比如……

    “喝茶,喝茶,那就是喝的。你在那里抿什么?怀疑我给你下毒是不是?”

    还有……

    “哎呦,可真是心有灵犀呀!你今天竟然跟我梳一样的发髻。”笑着,突然变脸,“怎么?你是不是也想跟我坐同样的位置呀?”

    发髻,衣衫,包括蔻丹,你敢跟她用的一样。那就是居心叵测,是盼她早死,好取而代之。

    看你碍眼时,就是这样一个罪名接着一个罪名的给你往上按。不用下什么暗手,就那一张嘴,就能说死你!

    当时的后宫,对于老皇妃那是没一个不畏惧的。连穿衣服,梳发髻都得避着她。

    但有时你避着,也得看她乐不乐意。她若想找你的事儿。那,你不跟她梳一样的,她转过身换一个,专门给你梳一样的。然后,扭过头来,继续挤兑死你。那个作呀!

    对于她那种性子,老皇爷也难忍过,打她入冷宫的次数不下于五次。

    到了冷宫,你以为她就会改过了吗?不,正好相反。

    第一次进冷宫,一言不发,二话不说,一把火把冷宫都给烧了。

    气的老皇爷直翻白眼。但,气过之后,就那么揭过了,该宠继续宠着。

    宠着,被惹火了,再打入冷宫。

    老皇妃一入冷宫,侍卫之前先把水给备好。万一她再烧,也可赶紧灭火呀!

    可是人家不烧了。开始挖洞,翻墙,爬树。幺蛾子不断,意思明显,什么宫妃,什么宠妃,老娘不当了,包袱款款要走人了!

    那时那个折腾呀!但,就是那样折腾,也没折腾死自己。反而,把老皇爷折腾个没脾气!

    老皇爷都管不了,何况是其他人。

    太多往事,至今记忆犹新呀!

    很多时候,桂嬷嬷都觉得,湛王爷之所以那么作,定然是得了老皇妃的真传。因为,那时老皇妃狠作别人,对湛王爷却意外的很护着。

    有一句话不是说,孩子是看着大人背影长大的嘛!

    湛王爷跟着老皇妃,性子扭曲倒是也正常了。

    可是,就这么能闹腾,过分作的人,让老皇爷在驾崩之际,生生把该传给先皇的龙卫传给了她。包括虎符,五块虎符,她掌两块。

    几近逆天的存在,当时引发的那一场动荡,至今想起,仍是心有余悸呀!

    而如今……

    她远离开了皇宫,远离京城,退隐世外。好似风光不再。但,却仍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令人忌惮!

    云海山庄

    “容九呢?”

    这一句话,现成了老皇妃最常问的一句。

    赵嬷嬷柔声道,“容姑娘,这会儿应该在厨房用饭。”

    老皇妃听言,冷眼,“带她过来!”

    “是!”赵嬷嬷领命离开。

    ***

    “那个叫容倾的到底是什么身份呀?”

    “不清楚!应该是老夫人和公子的亲戚吧!”

    “亲戚能被那样对待吗?连吃喝都要她自己动手?”

    “是奇怪了点儿。不过,不管怎样她跟我们都不一样,绝对不是奴婢!”

    瘪嘴,不屑,“就算不是奴婢,也比我们金贵不到哪里去。依我看,十有*就是来打秋风的,家里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来这里投靠老夫人和公子来了。”

    “也许是吧!”

    “肯定是。”声音里难掩嫌弃,“你看她每天做的那个饭,没见过那么粗糙的。就这还能吃的那么香,一脸的落魄相儿。”

    “不管这么说,人家都半个主子!”

    “呸!还主子,谁承认她呀!你是没看到她对着公子时笑的那个样儿没脸没皮的,一看就是个不知检点,不安分的。”

    “她真的……”话未说完,骤然顿住,脸色陡然大变,慌乱,声音不稳,“嬷……嬷嬷!”

    一言出,一旁丫头脸上的嫌恶急速被惊慌取代,转身,看到赵嬷嬷,随着噗通跪下,“奴……奴婢给嬷嬷请安。”

    赵嬷嬷看着眼前两个丫头,神色淡淡,“春华,秋实!”

    “奴……奴婢在!”

    赵嬷嬷颔首,随着转头,看一眼身边丫头,“梅香,带她们去见老夫人。”

    “是!”梅香应,不容她们多言,伸手封住她们穴道,强硬带她们往正院走去。

    赵嬷嬷收回视线,抬脚往厨房走去!

    一碗白粥,一个馒头,一碟咸菜,一桌寒酸,容倾坐在桌前却吃得津津有味。

    赵嬷嬷看此,眼神微闪,缓步上前,“容姑娘!”

    闻声,转头,看到赵嬷嬷,容倾皮紧了一下。

    容倾不由的紧绷,赵嬷嬷看在眼里,眸色却缓了几分,走上前,平和道,“厨房里有不少食材,容姑娘为何不多做些呢?”

    简单的是有些粗糙!关键是,她竟然还能吃的有滋有味儿的。

    “早上起晚了,肚子饿了,就简单做了点儿。”

    相比在现代为赶时间,连早饭都来不及吃的时候,这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现代古代不能相提并论。人要善待自己。早上简单对付了,中午容倾准备做点儿好吃的慰劳一下自己。不然,哪有精神来抵挡老皇妃不时抛出的那份刺激。

    赵嬷嬷听了,没再多言,容倾很多时候,真的很不像是一个湛王妃。不过,那又如何呢?想当初,老皇妃也完全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宠妃。

    言行举止,代表的是一个人的性情,决定不了一个人的身份。

    纵然你再看不惯,在曾经,皇妃都是最独特的存在。一如容倾,艺德几乎不通又如何,衣食随意又怎样,她依然是大元王朝名符其实的湛王妃。

    微微躬身,赵嬷嬷开口,声音平缓,“容姑娘,老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容倾听言,咽下口中饭菜,放下筷子,起身,“走吧!”

    “容姑娘,请!”

    “嗯!”

    ***

    走入正院,院内氛围明显不同,过于沉寂,点点压抑。

    走入屋内,老皇妃懒懒靠在软榻上,两个丫头跪在下面身体轻颤。

    看此,容倾眼帘微动。

    “老夫人!”

    老皇妃抬眸,看了容倾一眼,不咸不淡开口,“连下面丫头都开始嫌弃,你这湛王妃做的够可以的。”

    闻言,容倾神色微动,转眸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丫头。

    湛王妃!

    三个字,落入两个丫头的耳中,心头一震,满眼惊骇。

    湛王爷的王妃!?

    湛王爷在大元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纵然她们之前只是平头百姓,却也是如雷贯耳。

    湛王,闻之心颤!

    如此惊骇,皆因在民间,湛王早已被妖魔化。样貌:是面无全非的;秉性:是恶毒无比的。喜好:吃人肉,喝人血。湛王的名头,提出来,是能吓哭孩子的。

    你再不听话,我就让湛王爷来收拾你。这话听在孩童的耳中,犹如见鬼一般,要被鬼吃掉一样的可怕。

    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是那妖魔的女人!

    看着两人惊恐的表情,容倾忽而皮紧了一下。湛王有多吓人,让人想忘也忘不掉。

    “梅香!”

    “奴婢在!”

    “揭开她们穴道,让她们把刚才的话再对着湛王妃讲一遍。别浪费了她们这份胆量。”

    “是!”红梅领命,上前,伸手,轻触。穴道解开,两个丫头开口既是请罪,求饶!

    “奴婢知错,求王妃饶命……”

    “奴婢知罪,求湛王妃恕罪……”

    完全无视老皇妃,直接向她请罪。看来,对于老皇妃的身份,她们确一无所知呀!

    老皇妃看着容倾,不咸不淡道,“说说吧!怎么处置她们?”

    “我听老夫人的!”

    如此恭顺孝敬的话,落在老皇妃的耳中,惹来极致的不满,冷眼,冷脸,“听我的?你自己就没一点儿主见?”

    “在您的地盘,守您的规矩嘛!”

    “你这是拿我的话来堵我?”老皇妃一副,你在找事儿的口吻。这语气,这强调……听着咋就那么熟悉呢?

    容倾这么看着,心里不由嗨了一句东北小调:我从哪个屯儿,跑到这个屯儿,可遇到的咋就是一样的人儿!咋都这么不讲理儿。

    “你这是默认了?”表情,好大的胆儿呀你!

    “没有!我其实就是在发呆。”

    “这个时候你还敢发呆?”

    “老夫人恕罪!”

    “你就只会说这个?你那脑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话出,容倾一个没留神,贫了一句,“脑子纯粹是用来显身高的。”

    一言出,赵嬷嬷不由低头,忍笑。

    老皇妃抿嘴,直直盯着容倾,“你这才艺不行,嘴巴倒是挺利索的。”

    “这个,也算东边不亮西边亮吧!”

    “极好,你最好给我一直亮着。”

    容倾听言,低头,跟老皇妃说话,跟面对湛王一般无二的感觉如影相随呀!好蛋疼。

    “赵嬷嬷!”

    “老奴在!”

    “带她们下去,溺了!”

    溺了!

    两个字,说的风轻云淡。落入耳中,砸在心里,微微发颤。

    两个丫头直接傻了,溺了!这意思是……

    “老夫人……呃……”话未说完,穴道被封,人瞬时被提了出去。

    云海山庄的一切不容外传。驱逐她们,是给自己制造麻烦。留着她们,看着碍眼。

    祸从口出的后果,老皇妃执行的彻底。

    多嘴多舌,在老皇妃这里是最不能容。她们犯了最大忌讳。

    人被带离,老皇妃拿下手腕上佛珠,漫不经心转动着的,抬头看向容倾,冷冷淡淡道,“你说,佛主这会儿在做什么?”

    容倾听言,眼帘微动,视线扫过老皇妃手里的佛珠,垂眸,“佛主今天休沐不问俗事。”

    老皇妃听言,扯了扯嘴角,“你倒是会说话!”

    “刚开窍,不值得老夫人夸赞。”

    “哼!”老皇妃轻哼一声,随着道,“从今天开始,你每日早饭之后,来我这里练习棋棋书画和女红。”

    容倾听言,干脆应是。

    老皇妃看此,扬眉,“你没意见?”

    容倾轻笑,“多学点儿没什么不好。特别能得老夫人教导,那也是我的福气!”

    老皇妃听言,面色一冷,声音沉沉,“我不喜欢听假话!”

    闻言,容倾脑袋耷拉下来。真话就是不想学。可是,谁的地盘谁做主,她放抗的过吗?要不,试试!

    轻咳一声,容倾开口,“现在天冷风寒。要不,待到春暖花开……”

    “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呃……那晚辈明天吃完早饭就过来。”

    “你敢不过来试试!”

    容倾苦笑。书法,琴棋也就罢了。可绣花……跟被湛王修理,那个更难忍一些呢?几乎是不相上下呀!

    学习模式启动,老皇妃向容倾开炮。

    琴……

    容倾一曲结束,老皇妃评语,“你是在召唤狼群?还是在召集鬼怪?”

    意思,完全不是弹给人听的。

    书法!

    “握笔的既是手。那么,写出的字能不能少些脚臭味儿?”

    意思;字写的那个丑,完全是用脚划拉的。

    棋!

    “每次寻死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慢点!”

    “上次自入死路,这次全军覆没。死出新高度呀!”

    其他……

    “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脑子是用草做的么?”

    “云珟呢?赶紧给云珟写信,让她把媳妇儿给我领回去!”

    等等等!

    那个挤兑呀,容倾都开始噩梦了。而老皇妃却是正好相反,每日一吼。吼出了精气神,精神焕发呀!

    如此几日,容倾开始化被动为主动。

    瓜果雕刻,每日一花,不带重样的送在老皇妃面前。

    “你雕的?”

    “是!”

    “你雕的?”

    “是!”

    如此重复询问,亲眼见容倾雕刻一次,老皇妃信了,稀罕了,来兴致了。

    “教教我!”

    容倾听言,轻轻笑了。然,事实证明,她高兴的太早了!

    “你到底会不会教?”

    “老夫人……”

    “你在逗我玩儿是不是?”

    容倾:……

    她教别人,别人学不会,她挤兑别人。

    现在,别人教她,她学不会,错的还是别人。

    好不讲道理呀!

    “娘,今天我要去山上一趟,大概明日才能回来。我想让容九跟我一起去。”

    云陌话出,老夫人和容倾同时抬头。

    “为何去那么久?”

    “山上有一味儿珍品今晚可能要开了,我要去盯着点儿。”

    “那为何让容九跟你去?”

    “她做饭还不错,晚上回不来,让她就地做点吃的。”

    云陌说的平淡,老皇妃听了瘪嘴。不过,却没反对,“既然如此,你们就去吧!”

    云陌点头,看向容倾,“去厨房准备点儿吃的带上。”说完,抬脚走出。

    容倾看向老皇妃,得来一冷眼。

    容倾抹汗,抬脚走出。

    看着容倾离开的背影,老皇妃转眸看向赵嬷嬷,“你怎么看?”

    话问的似没头没尾,可赵嬷嬷却明了老皇妃问的是什么。

    坦诚道,“湛王爷眼光挺不错!”

    老皇妃听了没说话,算是一种无声的认同。

    容倾的才艺烂得她看不下去,可心里却完全不以为意。琴棋书画,女红诗曲,对于老皇妃来说都是狗屁。相比那些虚的,人心才是一切。

    不娇气,少怨气,无戾气,心平和!

    那一种平和,最是难得。

    “看来,云珟会娶她,容逸柏会护着她,也是有一定理由的。”

    “老夫人说的是。”赵嬷嬷就事论事,“在湛王爷面前耍心眼,玩儿心机,能得好的人不多。若她真是一个心思不正的,湛王爷也不会由着她来到老夫人您跟前儿。”

    云海山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湛王爷比谁都清楚。

    “你可我这几日做的可是有些过了?”

    赵嬷嬷听言,抬头,还未开口,老皇妃已道,“过了又如何,反正都做了。”

    赵嬷嬷听了,不由一笑。

    老皇妃轻哼,“谁让她那么笨的。”

    “老夫人说的是。”

    这一句附和带来老皇妃一个冷眼。赵嬷嬷轻笑。

    “算了!看在她是珟儿王妃的份上,我就对她宽容点儿,省的以后云珟对我不依不饶的。”

    “那老夫人是打算不教她了?”

    “我刚教出点儿兴致,怎么能不教。”

    “那……”

    “以后把她的饭桌撤了,再吃饭,她跟陌一样都在我跟前儿吧!”

    “是……”

    “人老了,眼前热闹点儿也挺好的。”一声轻言,几分叹息。

    ***

    背着吃的,喝的,走出山庄。容倾看着一旁的云陌,忍不住道,“小皇叔,我们今天晚上真的要在外面过夜吗?”

    “嗯!”

    “那……你不带几个人跟着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

    “就是万一有坏人什么的怎么办?”

    “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云陌说着,转眸看了容倾一眼,直白道,“劫财,我看起来比你有钱。劫色,我长得也比你好看。”

    容倾听言,祈祷,“万一出现大盗,希望是个女的,劫色只劫男色!”

    “若真是如此,我会把云珟给她送过去。”

    容倾听了,眨巴眨巴眼,“只要他愿意,我没意见。”

    “这话你敢对着云珟说吗?”

    “不敢!”

    “如此,下次写信我不会忘记把这话给你加上的。”

    闻言,容倾嘴角抽了抽。

    “反正你在他跟前已是罪状无数了,再多一个献夫求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容倾听了,不说话了。罪状无数,够自刎谢罪的了。

    容倾不再开口,云陌亦是沉默不言。

    两人缓步前行,容倾漫不经心走着,偶尔看一眼四周景致。走着,看着,忽而手腕被人握住!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云陌,“怎……”

    一句话未问出,腰身一紧,云陌揽着她飞身往后退去。站定,异动忽起,容倾心头一跳。神色不定,不会这么乌鸦嘴吧?真的遇到江洋大盗了?

    念头出,眼前人影晃动,一人骤然出现眼前,当看到眼前人,容倾眉心一跳……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