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过往,猛料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43章 过往,猛料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表嫂!”

    看着笑颜似花,甜美艳丽的完颜璃。容倾回一笑!

    完颜璃好像时刻都这么开心着。对着这么一个爱笑的女孩儿,看的人都不觉心情一靓吧!

    可容倾却是有些笑不出,这两天笑的太多,脸疼!

    “郡主,请坐!”

    “表嫂,你叫我璃儿吧!叫郡主听着太冷疏!”

    容倾听了,笑了笑,顺着应下,“璃儿!”

    称呼出,完颜璃笑的甜腻,“这样听着多近亲呀!”

    容倾颔首,亲斟一杯茶递过去,“璃儿,喝茶!”

    “谢表嫂!”完颜璃接过,轻抿一口放下,随意道,“表嫂,表哥呢?”

    “王爷有事儿外出了!”

    “去哪儿了呀?”随口一问,语气纯粹,无心。

    容倾摇头,“王爷没说!”

    完颜璃听了,眉头微皱,“连去哪里都没说,表嫂这心里更加挂心了吧!”

    容倾点头,“是挺挂念的。”

    容倾话出,完颜璃话锋一转,“也许,表哥是不想表嫂太过担心,所以才没说的吧!”说完,笑眯眯道,“表哥可真是疼表嫂!”

    容倾浅浅一笑,对于完颜璃那句,湛王疼她的言辞,未羞涩,也未承认什么,只道,“璃儿可真是会说话!”

    “这是事实嘛!不然,就不会亲自教表嫂那雕刻瓜果了。”

    “王爷一时兴起罢了!”

    听容倾这么说,完颜璃打趣道,“表嫂这是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听到这几个字,容倾不由想,她最后一次不好意思是什么时候呢?久远的已经记不得了。

    见容倾一时怔忪,完颜璃轻笑道,“表嫂跟表哥感情好,那是好事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容倾听言,微微一笑,“是挺不好意思的,璃儿来到了后,我连地主之谊都不曾尽过。所以,璃儿下午若是没有别的安排,晚上就这里用饭吧!”

    话题巧妙转移!

    完颜璃也随着逗趣道,“表嫂开口,我只当遵命,莫敢不从呀!”

    “那我也尽力安排,不让璃儿失望!”

    “表嫂如此一言,我可是受宠若惊了。”

    说笑几句,完颜璃看着容倾道,“表嫂,我可以在王府逛逛吗?”

    容倾听言,起身,“雀儿,拿个手炉过给表姑娘!”

    “是,王妃!”

    “璃儿,请!”

    “叨扰表嫂了!”

    简短客套两句,容倾带着完颜璃在府中缓缓漫步,一路走来,完颜璃感叹不断,“记得两年前来的时候,这池塘里的鱼儿还很小,没想到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这腊梅树也长大了许多,开的越发娇艳了。”

    “花草树木比两年前都繁盛不少。”

    “唯一未变的就是这王府的布置,还是跟两年前一样,无一丝变化。”

    容倾静静听着完颜璃感慨不停,不曾多言。连王府的花草树木,各个景致都记得这么清楚。这说明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表哥还是依然,一点儿未变,无论对人,还是对物,一旦入眼,就不会轻易改变。”

    这一句入耳,容倾眼帘微动。莫名感,这一句话透着意味深长,饱含良多的味道。是她想太多了吗?

    “婢妾见过王妃,见过完颜郡主!”

    闻声,转头,舒姨娘和其丫头的身影映入眼帘。

    “舒姨娘,请起!”

    “谢王妃!”舒姨娘起身。(. 求书)

    完颜璃笑道,“舒姨娘,许久不见呀!”话里透着熟络。

    舒姨娘颔首,微笑,“好久不见。”

    “两年不见,舒姨娘真是一点儿没变。”

    舒月淡淡一笑,“郡主却是越发的漂亮了。”

    完颜璃听言,笑开,“舒姨娘嘴巴也越来越甜了。”

    “婢妾过是实话实说。”

    一来一往,寒暄着,透出点儿什么。比如……

    相比完颜璃的热切,舒月显得太过规矩,表情也过于清淡了些。

    显而易见的对比,隐约透着一个信息。舒月跟完颜璃熟识,可却远没有完颜璃所表现的那么近乎。

    两个人,彼此两种不同的态度,到底是因意呢?到底谁在走内心,谁又在做表面呢?容倾暂不知。

    寒暄过后,舒月看着容倾,恭敬道,“王妃,院里有几株君子兰要开了,婢妾要去守着点儿,就不扰您与郡主了。”

    容倾听了,点头,“你去忙吧!”

    “是!”舒姨娘俯身,行礼,而后离开。

    看着舒姨娘的背影,完颜璃脸上神色掠过一抹复杂,而后隐匿无踪,恢复如常。只是,那一瞬间异样的神色,已足以令人看清,记住!

    “舒姨娘对花草还是那么上心。”

    “是呀!”容倾应,不曾多问其他。对于完颜璃和舒月之间曾有过的接触,那一种过往,完全不好神奇。

    倒是对舒月入府的缘由,啧啧过……

    因舒月打理花草特别有心得,并特别的痴迷,无论什么品种,但凡到了她手里,极少有不成活的。因为这个,她被湛大王爷纳入了王府。专门来打理王府的珍品花草。现那一满院子的景致,极大半儿都是舒姨娘的功劳。

    看上人的特长,就把人给纳入府的。对于湛王这等行为,只能说不负他的名讳,珟!绝对的我行我素。

    一小段插曲,完全不影响完颜璃的兴致。这一逛,直逛到几近傍晚。直到晚饭将好,直到……

    “王妃,王爷回来了!”

    容倾闻言,扬眉!

    完颜璃眼睛一亮,“表哥回来了!”开心不已,且完全不掩饰。

    齐瑄垂首,“王妃,主子让你即刻回正院儿!”

    容倾点头,看向完颜璃。

    完颜璃伸手挽住容倾的胳膊,笑眯眯道,“表嫂,表哥还真是不经念叨。我们不过就是念了他两句,他马上就回来了。”说着,随同容倾往正院而去。

    齐瑄站在原地,看着挽着容倾的完颜璃,眸色沉远,意味不明!

    正院

    看到湛王身影,完颜璃雀跃非常,率先一步跑道湛王跟前,“表哥,你终于回来了呀!”

    话入耳,湛王挑眉,“终于?本王可是错过了什么?”说着,视线落在慢一步进门的容倾身上。

    视线碰撞,容倾扬唇一笑,微微辐射,“王爷!”

    这一拘礼,少见的规矩。湛王眉峰微动,每当有外人在,她总是分外的守礼,对他敬慕有加的模样!

    “表哥,你出门怎么连去哪里都不告诉表嫂呀!”完颜璃忽而旧话重提,“不知你什么时候回去来,不知你去哪里。表哥这样,该让表嫂多担心呀!”

    完颜璃话出,容倾转眸,眼底神色变幻,脸上浅笑却是不变。

    完颜璃这是为她抱不平吗?可是,这话让听着的人怎么想呢?会不会以为,是她向完颜璃抱怨了什么。所以,才让完颜璃这个客人说出这种话来呢!

    湛王听言,看向容倾。

    容倾缓步上前,看着湛王,不多言其他,只道,“是挺挂心的。”说完,倒一杯茶递给他,“累吗?”

    “还好!”

    “洗浴间我给你放好了衣服。你去梳洗一下,纾解一些。一会儿就可以用饭了。”

    放好了衣服?

    “猜到本王今天要回来?”

    容倾摇头,“猜不准!只是每天都备着。”

    湛王听言,神色微动。

    容倾柔柔一笑,“去吧!”

    湛王听了,没再说什么,抬脚往洗浴间走去。

    “表嫂你对表哥可真好!”

    “妻以夫为天,敬他,重他,这些都是应该。”

    听到这句,湛王不由驻足,转头,看到就是某人,一点儿不心虚,反而越发柔和,贤良的小模样。见到他转头,还分外体贴的问一句……

    “王爷,可是还需要什么?”那个体贴入微,关心备至。

    装腔作势的小东西!

    “叫齐瑄过来!”湛王说完,抬脚去了洗浴间。

    容倾自去吩咐。而后,带着完颜璃去了西厢,闲聊,消耗时间,等湛王,等晚饭。

    林家

    容倾对容逸柏说起了林明玉。自然的,林夫人回到家中,也对林海说起来容倾。

    “那些过往在哪里摆着。但,湛王妃对太后,对皇后,应对得体,说笑自然,脸上那真真是连一点儿异色都找不到,看不出。”

    曾经那些过往。指的不是别的,自然是太后遇刺时,容倾为定为主谋,差点被处死一事。那尴尬的往事在哪里摆着,可在当事人的身上,却是什么都看不出!

    看那其乐融融的场面,好似那些事,根本就是她们幻想出来,其实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

    林海听了,平稳道,“什么都看不出那是应该的。若是还摆在脸上,那才是要命的!”也是愚不可及的。纵然她现在是湛王妃了。可太后还在她头上。比起太后,无论是地位,还是辈分,她都是被压的死死的那个。

    若妄想着为自己讨回点儿公道,试图给太后对上。那,她就是寻死。当然了,若是湛王……想法出,林海既把它压下。

    林夫人点头,“这个我自然是知道,只是……看着湛王妃,在面对太后时,那从骨子里透出的从容淡定,不由有些感叹罢了!”

    骨子里透出从容淡定吗?大概是死人见多了,扭曲的案件接触的多了。所以,从容淡定什么的,容倾确实有些。但这点儿风轻云淡,一旦牵扯上银钱,那是什么都没有了。只能说,容倾怂怯的样子,林夫人尚没见到过。

    所以,林夫人不有叹息,亦若有所思着。

    太后也就罢了!在宫中沉沉浮浮这么多年,那是什么事儿都见过了,修炼到那种程度,也纯属正常了。

    可容倾,一个不过才十几岁的女孩儿,竟也能做到如此风轻云淡。不得不说,除了定力,还有这脸皮……也是非同一般呀!

    “还有那瓜果雕刻,湛王妃竟然会那个也是挺意外的。”林夫人说着,不由借此说出,一直心中所想的事,“老爷,你说,关于湛王妃喜好什么的,我们是不是也派人查……”

    林夫人话未说完,既被林海打断,“这种想法你最好不要有。”

    “老爷,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着……”

    “我知道你想什么。查探到湛王妃的喜好,以后等到玉儿嫁入容家,就让她投其所好,更为融洽的跟湛王妃相处。只要湛王妃高兴。那么,玉儿跟容逸柏之间也会更融洽。这样玉儿的日子才能过的和美,是不是?”

    林夫人点头,不否认。

    林海看此,郑重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女儿嫁人,你当娘的怕她受委屈,想为她多做些。也在情理之中。可是,玉儿情况却是不同。容逸柏许诺了条件,那么,要的就是她的用心,而不只是她那一种蓄意的讨好。虽接触不多,可容逸柏那人并不一个简单的人。玉儿对湛王妃是真心的好,还是在敷衍,他看的出。所以,你若想玉儿过的好,就让她用心的做。查探湛王妃喜好,那不是投其所好,而是投机取巧。只会适得其反!”

    林夫人听言,垂眸!

    林海再加一句,声音沉沉,“还有,容倾她现在是什么身份?你去查探她,无论查的是什么,湛王都不会高兴。湛王爷是什么性情,你应该是知道的!”

    林夫人闻言,心头骤然一跳。

    “心正,路自宽!”

    一句话,入耳,林夫人心口陡然一松,那为将嫁女儿升起的不安,浮躁不觉舒缓下来。抬头,看着林海,敬慕道,“是妾身急躁了,多亏老爷教导!”

    林海听言,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你自来是个稳重,明白的。这些话我就算不说,你早晚也会想到的。”

    含蓄的甜言,让林夫人不由笑开!

    都说林海是木头,可是人家哄起媳妇儿来,那也是一套一套的。该教的教,教导过后,还不忘送上一个台阶,一顶高帽。

    湛王府

    荤素搭配,丰盛却不奢侈,一桌八个菜,有湛王喜欢吃的,有完颜璃喜欢的,至于容倾,她不挑食,都喜欢!

    一顿饭,完颜璃吃的满口生香,湛王亦是用了不少,容倾自然不会亏了自己的肚子,跟客人,跟相公夹菜的时候,也没落下自己。

    一顿饭,可谓宾主尽欢!

    “来大元之后,这顿饭吃的最好。表嫂费心了。”完颜璃说起好听话来,跟容倾那也是不相上下。完全的信口就来。

    湛王抿了一口茶水,轻拭嘴角,而后起身,“我去书房了,你们聊吧!”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湛王离开,完颜璃看着容倾道,“表嫂,你去梳洗一下吧!不用特别陪着我。”

    刚才用饭的时候,容倾衣服上不小心沾染到了汤汁。客人在,离席不合适,所以也一直未换。这会儿,天晚了刚好梳洗一下,换换衣!

    其实,那么一点儿汤汁,容倾还真没所谓。不过……

    “那我去梳洗一下,先失陪了!”

    “表嫂去吧!”

    容倾起身去洗浴间,完颜璃在屋内坐了一会儿,抬脚往外走去。

    洗浴间,容倾简单梳洗过后,走出。看到完颜璃刚才的位置已空空无人。

    “表小姐呢?”

    “刚出去了。说是在院子里走走,去消消食儿。”麻雀绞着头发,回答道。

    容倾听言,没多言。待头发干,还未见完颜璃回来!这食儿消的够久的。

    “雀儿,把大氅拿来!”

    “好!”

    头发简单在头顶挽起一个发髻,其余散落,披上大氅,容倾抬脚走出。

    并未向下人询问完颜璃去了何处,出了正院,容倾缓步往书房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儿,停下!有时不需要询问,因为人已在眼前。

    看着不远处,那一株百年大树下,晃动的两个身影,容倾脚步顿住!无需上前,声音传来……

    “其实,比起表哥,我那时更希望叫你一声姐夫!”

    入耳第一句,就是一猛料。

    容倾不由扬眉,姐夫?

    完颜璃那略带叹息的声音之后,却并未听到湛王的声音。

    “只可惜,我姐姐福薄,纵然有心,却没那个命!”

    没那个命!这意思,是说人已不在这世上了吗?

    湛王依旧沉默着,才想不出他此刻的神色。只是,这好像丝毫不影响完颜璃回忆往事。

    “只是,直到现在我却还记得表哥和我姐姐站在一起的每一个画面。每每想到,我都莫名的感动着。那时候,我觉得这世上再不会有比表哥和姐姐更配的人了。”声音染上点点伤感。

    湛王依旧沉默不言。

    “不过,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表哥现在过的很好,我姐姐在天之灵,若是看到也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表嫂人很不错。表哥,你可是要对人家好些呀!不然,不止是我,就是我姐也不依你!”

    一言出,湛王那熟悉的声音响起,质感,沉厚,“你话太多了!”

    湛王话出,完颜璃笑声起!

    容倾拂过滑落脸颊的长发,转身离开。

    余光扫过,看着那熟悉的裙摆渐远,湛王眸色沉沉,暗暗。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