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因由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32章 因由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齐瑄听了,眼睛微眯,‘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这是承认了?倒是更利索的。(.CC 好看的棉花糖

    “说说吧!杀害林姨娘的原因是什么?”

    齐瑄不以为是为争宠。因为,后院之中没有那个是受宠的,均是半斤对八两,处境都是差不多!更何况林婉儿从入府至今,还未被宠幸过。如此,说香姨娘嫉恨她有些站不住脚。

    所以,香姨娘杀林婉儿,必有他因。

    香姨娘抬头,看着齐瑄,平静道,“我能见见王妃吗?”

    齐瑄没说话。

    香姨娘淡淡一笑,“这其中很多事跟王妃有关。我想王妃知道或许会更好!”

    齐瑄听了,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抬脚,转身往外走去。

    “姨……姨娘!”

    看着秋菊怔忪,紧绷的面色,香姨娘柔和道,“你不用害怕,这件事跟你无关。”说完,抬脚走出。

    秋菊看着香姨娘的背影,惶然怔怔,飘忽不定,齐管家和姨娘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齐管家怀疑林姨娘是香姨娘杀的?

    想法出,秋菊脸色陡然大变,瞬时一身冷汗,全身虚软。

    正院

    “婢妾叩见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面色平静,恭敬叩首的香姨娘,容倾眸色深远。

    这个时候,这一种平静,一种反常。不是认命,就是胸有成竹,有底牌绝不认输!

    “起来吧!”

    “谢王妃!”

    “坐吧!”

    香姨娘听言,抬眸,看着容倾,嘴角扬起一抹无意识的弧度。没推脱,缓缓坐下。

    容倾伸手倒一杯水,放在香姨娘面前,态度平和,语气清淡,“你说,我听!”

    香姨娘听了,看着容倾,却是转而问道,“王妃,林姨娘死了,您可心喜吗?”

    香姨娘话出,容倾抬眸,看着她,静默少顷,摇头,清淡道,“不觉高兴,也没有难过。”

    “为何?”

    “因为她于我只是一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可是她死了,王爷的后院就少了一个人,这于王妃可说是好事儿。”少了一个分宠的人。

    容倾听了,扯了扯嘴角,“王爷的后院,王爷说了算,我说了不算。”

    香姨娘听了,眼帘微动。

    齐瑄眉头微扬!

    容倾淡淡道,“后院女人的多少,取决于王爷的心情,而非我的谋算。他喜欢,后院人会再多,他厌了,后院人会越少。”

    后院的女人,不是你干掉一个就会少一个。相反,你除掉一个,湛王或许会再找来十个。反之,只有他厌了,才是遣一个少一个。这是古代男人的权利,亦是古代女人的悲哀。

    看着容倾悠远,平和,清澈的眼眸,香姨娘神色几分复杂,眼底溢出一抹怅然,“王妃看的通透。但,却不是所有人都有王妃这份觉悟。”

    齐瑄无声认同,看的确实透彻。

    “为何要杀林婉儿?”容倾开口,接入正题。

    “因为,她威逼我杀一个人。”

    “杀谁?”

    “不是别人,就是王妃。”

    容倾闻言,挑眉,“我吗?”

    香姨娘点头,直视容倾的眼眸,眼底一片坦然,“王妃还记得您第一次入府,就刚好碰到婢妾的事吗?”

    容倾点头,“记得!”

    “我故意撞了王妃一下。而我身边的丫头却倒打一耙,对王妃一通训斥。而后,王妃一不小心跌倒,撞到婢妾,又顺手偷走了婢妾的荷包!”

    “嗯!”

    “那次巧遇不是碰巧,而是有意。是林婉儿指使婢妾去给王妃难堪的。原因,因王爷让庙堂宠幸了您。这让林婉儿心里很不高兴。”

    “原来是这样!”原来,在她还不是湛王妃的时候,就被人厌上了。

    香姨娘扯了扯嘴角,带着几分嘲弄,几分冷漠道,“因为,林婉儿从入府至今,都不曾得到王爷的宠幸。她用尽心力都没得到的,王妃却轻易的就得到了,并且还连番被王爷提及。林婉儿对王妃的嫉恨,积压已久。”

    容倾听了没说话,继续听她叙述。

    而到了这个时候,香姨娘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了。

    “而此后,王妃坐上湛王妃的位置,还有王爷对您明显的不同,都让林婉儿再难忍受。”香姨娘平缓道,“湛王妃的位置,王爷的宠爱,王爷的纵容!王妃现在所拥有的,都是林婉儿所求的。在她的眼里,王爷之所以看不到她,都是因为王妃您的缘故。只要王妃您不在了,她才能够如愿。”

    容倾听了,不予置评,知问,“她为何找上你,让你动手?”

    “因为除了我,她再无其他人可选。她入王府时,因为是妾室,只容许带两个丫头。一个在入府不久,就因冲撞王爷被处置了。还有一个,在王爷与王妃大婚的第二天,因有预谋的接近您的陪嫁丫头,套取她的话,犯了口忌而被齐管家给处置了。她可信的两个人都没了。现在的青桃和兰子都是齐管家派去的,卖身契都在齐管家手里。林婉儿对她们都不相信!”

    “不信她们,为何信你呢?”

    “因为婢妾一家人的性命都在林家人手里握着。”一句话,*裸的现实,苦涩盈满,无力蔓延。

    容倾听了眉头微皱!

    “在这个府里,没有心腹,就如没了眼的瞎子,没了手的残疾。[. 超多好]想知道府中的动向,都变得分外艰难。而林家为给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助力,不至于让她太过委屈,就把注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香姨娘说着,声音染上冷意,“婢妾身份低微,家世亦然。林家要拿捏我家,实在太容易。为保全家人的安危,我被迫沦为林婉儿的奴才,直至成为她手里的一把刀,被她威逼着杀人。”

    人在江湖,纷纷扰扰,暗暗交错,预想不到,难以预料!

    “但婢妾不是傻子,王爷对王妃的看重,婢妾看得到,看的清。若是我对真的对王妃下手。那么,不用林家人动手,王爷即刻就会灭了我全家,甚至全族的人。”

    “所以,你就杀了她?”

    “是杀她,也是杀己。”香姨娘浅浅一笑,满满怅然,“现在她死了,婢妾的命也到了尽头了。只愿王爷,王妃不要迁怒我的家人。”

    杀她,也是杀己,一种悲凉,那样无奈。

    容倾一时沉默,良久,开口,“被威胁,也许你该说。”

    香姨娘听了,眼底盈满苦涩,“我也想过,可是该向谁说?”抬头,看着容倾,苦笑,“向王爷说吗?王爷若知,不会饶了她,可也绝对不会护着我。因为,在王爷的眼里,她是主谋,我就是同谋。满腹算计,勾心斗角,王爷最是不喜。”

    容倾听了,垂眸!

    “王爷是什么性情,王妃您也是知道的。他不喜,他一厌,林姨娘没好结果,我亦同样。”香姨娘说着,不由喉头发紧,心头酸酸涨涨,“虽然活的卑贱,虽然日子艰难。可是,我还是想活着。这次,若非林婉儿太过,我或许还会忍着,直到忍无可忍。”

    她害怕湛王,也不相信湛王会护着她,所以,她情愿选择和林婉儿同归于尽。

    这一种选择是对?还是错?

    湛王态度不明,暂无法得知!

    “在林婉儿出事儿的当天,你并未跟她接触过。如此,你是如何把甘青放进去的?还有,药是如何得来的?”

    “早些日子去探望李姨娘时候,顺手偷来的。而药,其实是在林婉儿死后,我才放进去的。林婉儿对我没防备,看到我去找她并未戒备。而我也趁她不妨,把长针直接刺入她头顶的百会穴。之后,再给她灌了毒药,下了迷药。”

    容倾听言,神色微动,原来是这样。

    “甘青就如毒药一样,是为迷惑我们。”

    “是!”

    容倾直直看着她,再问,“除了迷惑,是否还有嫁祸?”

    香姨娘听言,眼帘微动,随着颔首,“是!”

    “为什么这么做?”

    “林婉儿既死,必有凶手,那个人最好是李怜儿。”

    “为何?”

    “胆小,柔弱,无害,那不过是表象。真实的李怜儿比林婉儿更加阴暗,狠毒。而且,她若死,对王妃您也是一种福气。”香姨娘说着,直白道,“我这样说,不是为了可以讨好王妃,意图脱罪。我只是对她同样厌恶。”

    “她曾对你做过什么?”

    “王妃若想知,可去查。查到的东西肯定比我告诉您的更多。”

    容倾听了,继续道,“毒药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问题出,香姨娘不由笑了,“是林婉儿给我的,让我用到王妃的身上。不过,最后我都给她灌下去了。”

    容倾听言,不知该说什么,询问,“药她是怎么得来的?你可知?”

    “从何处得来的,我不知晓。不过,必然跟林家脱不了关系。”香姨娘沉沉道,“王妃可能不知,林夫人因为膝下无子,继而对于林婉儿这个女儿可是当眼珠子在疼着。对林婉儿,已到了不管对错,均有求必应的程度!拿捏我家人性命,威迫我对林婉儿唯命是从,这些皆是出自林夫人之手。所以,我倒是很希望药是林夫人给她的。这样正好让林夫人自己也尝尝害人终害己的滋味儿。”

    林夫人么?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白发人送黑发人,最终结果,竟全是自己做出的祸。

    “如此说来,你丑时说身体不舒服要秋菊去寻药,也不过是为了支开她?”

    “是!”

    作案的动机有,作案的时间有,一切对对的上。只有……

    “那染了血的衣服,你是什么时候埋入青怜院树下的?”

    香姨娘垂眸,“人都杀了,要埋一件衣服又有何难。”说着,跪下,“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已全部交代。王妃如何处置,我都无话可说。”

    全部交代了吗?最后一个问题,香姨娘明显回避了。再问,均沉默。

    容倾看此,亦不再继续。

    “齐管家,先带她回自己的院子吧!让人看着。”

    “是!”

    香姨娘离开,容倾静静站在窗前,看着那昏黄的落日,长长的沉默。

    京城之外,别庄

    皇上责令湛王去令人,去处理云榛那一摊烂摊子。

    对于皇上命令,湛王这次听从了!

    在云榛被人揍得鼻青脸肿时,缓缓出现了。随着湛王的出现,情况瞬时大逆转,商家哭了,三皇子笑了。接下来嘛!自然是把自己受到的痛打,十倍的还了回去。

    看着刚才还对他拳打脚踢,口出恶言各种不敬的商家众人,此时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求饶命,求开恩的,三皇子这个心情瞬时舒畅不少!

    打痛快了,三皇子转身对着湛王开始摇尾巴,“皇叔,侄儿就知道,您绝对不会扔下我不管的。”

    湛王听了,扬眉,看着云榛红肿交错的面容,不紧不慢道,“还能说话,还能走路。看来,本王来的还是早了点儿。”

    早了点儿?这话意思,本是想等三皇子完全躺倒再出现么?

    三皇子神色不定,“皇叔,难道说,其实您早就来了?”

    “刚来!”

    “你骗人!你肯定早就来了。但却没出现,而是在一旁看乐子,是不是?”

    湛王挑眉,不掩嫌弃,“这也叫乐子?趴在地上只会叫器的样子,真是够难看。”

    湛王话出,三皇子跳脚,“你果然早就来了!”说完,更加不满的是,“你乐子都看了,还嫌弃人家挨揍的姿态不好看!皇叔,没您这么挤兑人的,没您这么伤人心的。”

    “姿态虽不好看!不过,脸上颜色倒是不错!”

    湛王话落,三皇子瞬时又嚎叫起来,“皇叔,我是您侄儿,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您不心疼我也就罢了,怎么能笑话我!”

    湛王懒得搭理他!

    三皇子却是不依不饶,憋着气道,“皇叔您这样,也就别怪侄儿无理了!”

    “无理?怎么个无理?”倒是好奇了。

    三皇子轻哼一声,抬着下巴,难掩得意道,“我已写信回京了,告诉皇婶说,皇叔您在这里逛红楼。”虽然湛王什么都没做。可这点儿,他才不会告诉容倾。如此,给容倾添堵那是足够了。

    三皇子话出,凛五瞬时抬头,那瞬间清晰看到自家主子脸色僵了一下。

    这反应……什么意思?反正不是无所谓。如此,那是什么呢?

    凛五不由思索,一时却难确定。

    而三皇子在碰触到湛王视线,清晰感受到那瞬息的威压,厚重嗜人,压迫感出,三皇子皮不由紧了紧,一句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男人逛花楼再自然不过,皇叔您紧张什么?难不成,还怕她容……皇婶她还敢给你脸色看不成?”

    一句话出,湛王眼眸陡然一沉。凛五即刻垂首,心跳不稳!

    三皇子一个激灵,威慑袭来,第一反应,拔腿开溜,转眼既消失不见……

    逃窜的速度,杠杆的!

    被揍成那样,还能跑出那个速度,三皇子超常发挥,潜能突现。

    湛王冷哼,看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一众人,“抄了!”丢下两个字,挥袖离开!

    凛五跟在湛王身后,若有所思,主子这反应怎么想都有几分……恼羞成怒的味道。难道说,三皇子在无形中说中了什么?

    凛五想着,神色不定!

    回到别院,湛王坐下,周正上前,禀报,“三皇子被皇子责罚了,现被禁足中!”

    湛王听了,眼帘都未抬。

    “还有,这是齐管家传来的信。”

    湛王听言,抬眸,静默少顷,才伸手接过!

    展开,优美的字体映入眼帘,湛王眸色瞬时寡淡下来,面上却未曾显露什么。

    快速浏览……

    杀害林婉儿的人已确定,是香姨娘!

    药的来源已确定,是林府的人来探望林婉儿时候,把药洒在帕子上被带入了王府。用途,意图谋害王妃!

    林婉儿尸首已遣送回林家。林府已全部被控,静待主子回来发落。

    王妃并未处置香姨娘,一直沉默着!情绪看起来不是太好。属下曾问过;王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王妃言:没哪里不适,就是想您了。

    不过,据属下观察,王妃话是那样说的,可听着却带着点点火气。好像对主子您有些不满。(只是属下的猜测)。

    还有,属下才知,王妃在您走了以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屋子给扒拉了一个彻底。以属下猜测,应该是在寻银钱。不过,看王妃之后神色,应该是一无所获。

    另:王妃本想给您写信的,奈何查案的时候不小心伤着手了。继而,这次的信还是有属下代笔。

    最后:王妃有句话让属下叮咛主子。王妃说:让主子您在外面安分些,少祸害东家闺女,西家媳妇儿的。

    敢惹桃花,回来就给您颜色看。还是绿色的!咳……(这话王妃让属下抹了。不然,就让属下回去吃自己)。不过,属下以为主子该知道,所以,就偷偷写上了。

    敬上,齐瑄叩安。

    信看完,湛王眼睛微眯,眼底神色阴晦莫测。

    小东西还是那么放肆,恼人。而有些人,还是那么不知死活!

    皇宫

    “湛王府现在什么情况?”太后半靠在软榻上,随意道。

    桂嬷嬷低头,恭敬回禀,“回太后,刚侍卫来报说;林姨娘的尸体被遣送回了林家。而林家现在被湛王府的护卫团团围守着,不许进,不许出。”

    太后听言,凝眉,“怎么回事儿?”死的是林婉儿,怎么反而把林家给围起来了?

    桂嬷嬷摇头,“这个暂时还不清楚。自从事出后,湛王府的戒备更加严了。”

    太后听了,眸色沉沉。然,却不再多问。只要不波及到庄家,不波及到太子。林家如何,太后可是懒得去管。

    湛王府

    “齐管家!”

    “属下在!”

    “我想去馨园看看容逸柏,可是我没钱买礼物。”容倾看着齐瑄,很是直接道。

    齐瑄听了,垂首,“王妃何时去,属下为您打点。”

    “现在就去!”

    “那属下这就去准备。”

    “要不,你给我拿点银钱,我自己去买。”

    闻言,齐瑄抬头,看着容倾道,“王妃,这个属下怕是不能做主。”

    “为什么?”

    齐瑄轻咳一声道,“府里面的物件,王妃可随意支配。可是银钱……主子有令,一概不许王妃触及。”

    容倾听言,抿嘴。

    “属下也是奉命行事,请王妃恕罪。”

    “不给拉倒!”

    齐瑄垂眸,“那属下去准备了。”

    容倾没说话,齐瑄转身离开。

    齐瑄走远,容倾眯了眯眼,撸袖子,“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明的不行只能来暗的。”

    小麻雀在一边看着,神色不定,“小姐,您准备……”

    “偷!”

    一个字,铿锵有力,干脆利索,气势是有了。可是……

    小麻雀却是不看好,“小姐,就您这身手怕是还没上房,就被府中护卫给拿下了。所以,这主意不靠谱。”

    “我知道!”

    “那……”

    “我没说我上!”容倾看着小麻雀,眼神灼灼。

    小麻雀瞬感压力很大,“小姐,您准备让奴婢上?”

    “麻雀真聪明!”

    “奴婢功夫是比小姐好些。可是跟府里护卫比,怕是也……”

    “没让你上房!”

    “那小姐您你打算……”

    “一会儿去馨园,齐瑄十有*是要跟着。一会儿你去搞点迷药,等到了馨园,让他好好睡一会儿。然后,取了他身上的腰牌,你回来去账房去银子。告诉账房,说齐管家身体不适,为他抓药支钱!”

    “小姐,您不是说来暗的吗?这明明白白的支钱,支了多少一清二楚。等王爷回来,还不是得如数上交吗?”

    容倾嘿嘿一笑,“账房的是明的,可齐瑄身上的钱却是暗的。”

    麻雀听言,恍然,“小姐你说的偷,目标不是王府,而是齐管家!”

    “没钱的滋味儿大家都尝尝嘛!”

    口袋空太久,容倾没习惯,反越发心焦了。

    都说钱财不外露。谋算也是同样,凡事能搞阴谋的时候,就别搞阳谋。计划铺光!

    齐瑄听完,暗卫的禀报,望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有一个如此挖空心思想弄钱的王妃,他这做下属的……闹心呀!

    希望主子快些回来,不然,他这口袋里的钱保不住真的会空。

    “王妃,礼物都备好了!”

    “哦!那走吧!”

    “是!”

    缓步外出,走着,齐瑄随意道,“所有东西王妃可都带齐了吗?”

    容倾听了,转眸,不明他为何有此一问。

    齐瑄淡淡道,“因为属下身上没带银钱,一会儿出府,王妃若是需要再买什么,怕是不好办!”

    齐瑄话出,容倾脚步顿住,直直看着他!

    齐瑄也也不回避,坦诚道,“因为主子不在,为了王妃的安全考虑。在暗处,属下安排了暗卫,不分昼夜时刻守护着王妃。”

    容倾听言神色不定,“不分昼夜?时刻?”

    “是!”齐瑄颔首,随着又加一句道,“暗卫是女婢,王妃无需有顾虑。”

    容倾听言,抿嘴,“这么说来,我刚才跟雀儿说的话,你已全部知道了?”

    “是!”

    “既然知道了,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王妃计策不错!”

    “就是显露的太早了些。”

    “是!”

    “还有呢?”

    “还有,属下听闻后,最近身上都不会再带钱了,腰牌也会护好。”

    容倾听了,嘴角垂了垂,随着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听言,齐瑄静默,少顷,垂首道,“属下会如实禀报主子的。”

    “那个,不告诉他怎么样?”

    “那是不忠!俗话说,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属下不能明知故犯。”

    “既然这样。那,你等他回来再告诉他。我一会儿写信告诉他。”

    齐瑄听言,抬头!

    容倾瘪嘴,“坦白从宽,争取个宽大处理。”

    齐瑄不由勾唇,“那属下就等主子回来再禀报。”

    “真是多谢齐管家了。不过,你说我这样坦白,会不会有什么奖赏呀?”

    “这个,属下说不好。”

    容倾听了,不再说话,自己默默琢磨。不管如何,在湛王回来之前,她一定得弄点钱。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