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那一抹脆弱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19章 那一抹脆弱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湛王府

    容倾起身,披上大氅走到正院。(. 好看的本以为湛王爷既然病了,那么,凛五,齐瑄等应该在跟前照顾,伺候才是。没曾想,却是个个都在外面站着。

    看此,容倾第一反应,不会是逗她玩儿吧?念头出,既被否,身为湛王府护卫,这种逗闷子的事儿他们不会做。更不会拿湛王身体来忽悠人玩儿。

    容倾思虑间,凛五已迎上来,面色凝重,眉宇间的担忧清晰可见。不待容倾问,既开口禀报道,“今天傍晚时分,主子已有些不舒服,属下探过脉,当时并无大碍。只是没想到晚上竟然会突然加重。虽已吃过药,但不会那么快见到效果。所以,属下担心主子会用其他方式来缓解身体的不适。”

    有些事儿,凛五避重就轻的揭过。而容倾此时,也不予探究太多。比如,那所谓其他的方式来缓解,指的是什么?

    疑问压下,容倾听完凛五的话,只问,“既然担心,为何不进去?”

    “主子下了禁令,不准属下等进去。”每次都是这样。只是,湛王此时的情况明显不同,他们无法不担心。

    容倾听了,眉头微皱,“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打算?让我先进去看看?”

    这样,他们不算违背命令,而她也算是尽到了身为王妃的职责?可,容倾不以为凛五等人是这么愚忠的人。

    明知道湛王身体不舒服,还愚蠢的守着那令行禁止的规矩专等她过来。关键,她就算是来了,又能启到什么作用?容倾也不认为,凛五他们会指望她。

    他们没那么信任她。同时,她也没那么大的能耐,都够值得他们期待。

    如此,一个奇怪点儿!对此,容倾却是没闻。显然,凛五他们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但有一点儿,容倾想的没错。凛五,齐瑄等人不敢进去的原因,眼下自然不是因为湛王的命令。而是因为有所顾忌。因湛王情况暂时不明,他们担心进去反而坏事儿。

    继而,听到容倾这么问,他们不由一时沉默。犹豫不决,仍在持续。

    他们犹豫的真正缘由是什么,容倾不知,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探究。随着道,“王爷既然不舒服,那么,一探究竟是必须,傻站着解决不了问题。若是不能进门,那就爬墙吧!凛五,你去房顶探探,看王爷情况如何?”

    凛五听言,垂眸。其实,一直有人在那上面守着。只是……

    沉思间,一暗卫飞身而下。

    “主子情况如何?”凛一紧声道。

    暗卫声音厚重,“情况不太好。”

    凛五听言,凝眉,面色更为凝重,抬眸看向凛一,“如此,一会儿听到动静,我们就进去吧!”

    “嗯!”

    容倾听言,了然,看来要如何应对,他们已准备好。而他们叫她过来,好像也不是为了让她出谋划策。似乎只是让她参与其中而已。这种感觉很强烈!

    还有,容倾垂下眼帘,遮住眼底变幻不定的神色。湛王的病,好像很不同寻常。这一点从凛五他们的反应,清晰可见。所以……

    砰……

    突然的一声,那一声响,那陡然的一震,容倾只感脚下的地都晃了一下。怔忪瞬间,凛一,凛五已然冲了进去。

    容倾回神,随着走进去。走到屋内,一股血腥味儿随之传来,心头不由一跳。

    “主子!”

    凛五紧绷,担忧的声音传来,容倾顺着声音,走到洗浴间,抬眸看去……

    绝美的面容,雪白的面色,赤红的眼眸,散落的乌发,被汗水浸透的白衣,精壮的体魄一览无遗!

    虚弱与强壮,无力与魅惑!

    那极致的美,又极端的恶,王子与撒旦的结合。那样的矛盾,却又完美的融合。

    明明那样看起来那样虚弱,可身上威慑却又更重。直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看到容倾,湛王赤红的眼眸,划过一抹幽光。

    “过来!”开口,声音厚重依然,凛冽依旧,只是又多了一抹沙哑。

    闻声,容倾不迟疑,抬脚上前。

    “扶我!”

    容倾听言,伸手圈抱住他腰身,碰触一片冰凉!那凉意,令容倾指尖微颤,“抬脚向前,去床上躺着。”

    “你在命令我?”

    “是训斥你。”

    “容倾,你越来越大胆了。”

    “还不够大。不然,这会儿就不是扶着你,而是把你赶出去了。”

    容倾话出,得到的回应,不是一声训斥,而是一抹低沉的笑声。

    低低沉沉,轻轻缓缓,落入耳中,有些飘忽,有些陌生。心口微缩,却不曾抬头。

    “凛五,过来……”容倾话未说完,既被湛王沉戾的声音打断。

    “什么都叫他们,本王娶你做甚。”

    “云珟,我扶不动你。[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趴下了吗?既然没有,就继续走。”

    好!继续走。眼下争执,是最不需要的。她听他的,听他的!该死的……

    从洗浴间到房间,不算长的距离,容倾却感觉是那么漫长。身边的男人很重,她扶着很吃力。

    明明凛五他们都在,可他偏就让她扶着。

    湛王的任性,也让容倾响起容逸柏曾经说过的话……

    “你是不是以为湛王身边人多。所以,你就算不上前,他也不会如何?”

    “护卫护着他,那是本分!而你护着他,却是一份用心,还有职责。你是他的妻子,无论何时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不在乎你能力多少,不在乎你护不护的住他,他要的或许只是那份用心。”

    心,她有!用心,她会!可是,就怕太用心,结果是太伤心。

    想着,容倾咬牙,随着拉起湛王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用力抱住他腰身。

    心里有些沉闷,鼻子有些泛酸。却什么都不想去想。不去想他任性的原因是什么,不去想她心里的不舒服又是什么。

    她只知,身边男人那虚弱中,隐约可见的一抹脆弱,让她很是心焦。这种任性,也让人很搓火!身体不舒服,还不忘闹情绪。难受死他,活该!让他作。

    “容九,你为什么总是惹本王不高兴?”

    “惹你不高兴?我有那心,可没哪儿胆儿。”

    “你嘴上是这么说的,可你却从不是这么做的。每次总是本王不喜欢什么,你偏就做什么。”

    容倾听了不说话。

    湛王不满意,“为什么不吭声?”

    “因为要留着力气扶你。你也是,把嘴巴闭上,给我好好走。”

    “你敢凶我?”

    容倾听言,抿嘴。云珟这厮肯定是发烧烧糊涂了,说话的语气竟然变成这样。

    “容九,我不舒服!”

    “吃了药就会好。”

    “本王不喜吃药。”

    “不喜欢吃药那就受着。”

    “你个混账女人,凶婆娘……”训骂的话,却没一点力道,绵软无力。

    容倾不说话。

    湛王那飘忽的声音再次传来,“容九……”

    不搭理他!

    “容九,我不喜吃药,也不想受着。所以,你去祷告,祷告,把本王这不适移到你身上好不好?”

    湛王话出,容倾嘴角猛抽,磨牙,应该把他丢出去,丢出去!这自私的男人。

    “容九,你这几日想本王没?”

    “没有!”

    “说谎!你若没想本王,本王怎么会生病?肯定是你念叨的。”

    容倾听了,不接话。湛王也没再开口。

    把人扶到床上躺下,湛王脸上那一抹雪白更加明显,嘴角点点血色外溢。人,已然陷入昏迷。

    容倾看此,心不由一沉。

    “凛一,你在这里守着,我去煎药。”凛五说完,抬脚疾步离开。

    “我外面守着,有事儿就叫我。”齐瑄说完也走了出去。

    凛一站在一侧,静静守着。

    容倾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贴身衣物,“凛一,帮王爷把衣服给换了。”

    “是!”

    “把被褥也换了。”

    “是!”

    “另外,再打一盆热水过来。”

    一通忙活,药吃了,身体也擦了,可湛王体温却一直降不下去。而脸色却越发的透白。让人心焦。

    生病发烧要痊愈,需要一个过程,这个容倾是知道的。要说体温一时半会儿下不去倒是也属正常。可是这……

    湛王真的是单纯的受寒生病么?有谁感冒是会吐血的?

    容倾皱眉,这男人作的时候,很让人闹心。可是就这么躺到了,容倾也没感到省心,反而头痛的厉害。

    “凛五,你入宫请太医过来一趟。”

    容倾话出,凛五却是没动,“王妃,主子的身体情况属下最是了解。比起太医,属下更清楚该如何应对。”

    容倾听言,转眸,平静道,“既然很了解,也清楚如何应对。那么,你告诉我,就他现在情况,你能保证他定会安然无恙吗?”

    凛五垂眸,“属下不敢绝对保证。”

    闻言,容倾心口微窒,静静看着凛五,凛一,淡淡道,“论时间,我没有你们跟着他的时间长。论对他的了解,我亦没有你们多。如现在的情况,你们或许曾经经历过。而我是第一次,该怎么做,你们也许比我更清楚。所以,我或该听你们的。但,在此之前,我要确定一点儿。”

    容倾说完,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四颗药丸,置于手心间,“因为自身能力有限,出门为自保,就有了随身携带各类药的习惯。”说完,手中药物送于凛五,凛一前,清淡道,“红色的是毒药,白色的是解药。”

    凛五,凛一听言,神色微动。

    容倾看着凛五,清淡道,“你懂得医术,你应该分辨的出。”

    “红色是毒药,白色是解药。王妃所言属实。”

    “吃或不吃,都在你们。”

    “吃了如何?”

    “你们不愿请太医过来,或有你们的缘由。”

    “不吃呢?”

    “不吃,只愿你们只是对我不以为然。而对他,却是忠心绝对。”

    “王妃这是在试探我们?”

    容倾听了,淡淡一笑,“凛五,他是我的丈夫!”虽然是那么的不靠谱,可比起死了,他还是活着好。

    凛五听言,眼帘微动。

    容倾笑意染上一抹怅然,“虽然他不是一个好丈夫,而我也不是一个全心全意的好妻子。但,他于我从不是仇人,也终不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我不愿看到他出事,这一点望你们相信。”

    凛一听了,垂眸。

    凛五直直看着容倾,直白道,“既不是一个全心全意的妻子。那么,王妃不愿意看到主子出事儿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如实的讲,他若出事儿有个好歹,我作为湛王妃也不会有好结果。模糊的说,虽不是全心全意,可对他也不是完全的无所谓。有太多说不清的东西在其中,苦苦涩涩,却仍想努力试试看。”

    “努力什么?”

    “努力心口合一,如成亲时所言,疼他,宠他,守护他!直到有一天,我做到了,他懂得了,盼着夫妻之间终会有些不同。”

    “属下不明白!”

    “你们不愿意请太医的事,我也不明白。”

    容倾手中的药,凛五问出的话,容倾的回答。直白的试探,是对他们,也是对她。

    试探,有时是信任的开始,这是一个过程。为湛王,彼此试着开始去相信。

    静默,对视,少顷,凛五垂眸,什么都没再说,拿起一个红色药丸放入口中。凛一亦是。

    容倾垂首,把白色药丸放入瓶中,放在湛王床头。

    ***

    既然不能请太医,那么,湛王的病情就不能如实的说。对于宫中来人的询问,只言,偶感风寒,略有不适。

    皇上知晓内情,因此并未让人询问太多,只是责令龙卫送来了不少补品。而后责令皇子,大臣,无事不许打搅湛王静养。太后态度亦然。

    皇上发了话,无人不识相。

    但,湛王府内,却并不平静!

    湛王病了,后院的女人们第一时间来到容倾的面前,求见,询问。

    “王妃,王爷身体如何?可有大碍?”

    “王妃,太医怎么说?”

    “王妃,可需要婢妾做什么?您尽管吩咐。”

    “王妃……”

    话里满含关心,眼里满是担心。美妾娇娘均是一片贤心都在尽着自己的本分。盼为容倾分忧,望湛王尽快恢复安康。

    看着眼前一众娇人,看着那殷切的目光,容倾平和道,“王爷身体尚可,就是心情不太好。这会儿正在屋内看书,众位若是想进去探望一下的话……”

    容倾说着微微一顿,浅浅一笑,几分无奈,几分无力,“你们也知道王爷的性情,我是不敢擅自做主。先让凛护卫进去禀报一声吧!”

    容倾话出,一人,随着开口,“王妃,婢妾以为王爷既然在静养,那么,婢妾还是不要进去打搅的好。”

    这话,显然有人不赞同。但,想到容倾那句湛王心情不是太好……

    为看一眼,去冒险?这个还是需要胆量和气魄的。而眼下,那气魄她们暂时没有。重要的是,容倾这个王妃怕是也不喜她们去湛王的跟前晃悠吧!所以,都是聪明人,谁会去做那出头鸟?

    “盈姐姐说的是,婢妾还是不去惊扰王爷了。”

    “王妃您也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事儿尽可吩咐!”

    “婢妾告退!”

    说着,都识大体的离开了。

    看她们离开,容倾转身走进屋内,走入内室,看着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湛王。容倾眉头微皱,而后抬手,抚上他的额头。眼帘微动,抬眸看向凛五,“好像退下去一些了。”体温没昨天那抹高了。

    凛五点头,紧皱的眉头,却是没有一丝舒缓,“是退了一些。可还未完全退下。”而持续这样下去,对湛王身体损伤很大。

    “王妃!”凛一走进,上前,看着容倾道,“一个叫秋霜的丫头在外求见。”

    “什么事?”

    “属下问了,她只说是要紧的事,定要见王妃。属下看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儿。”

    容倾听言,眉头微凝,而后抬脚走出。

    门外秋霜,看到容倾身影,跪下请安,“奴婢叩见王妃!”

    “见我何事?”

    容倾问的直接,秋霜回的也干脆,“王妃,奴婢有即刻王爷恢复的办法。”

    秋霜话出,凛一眸色沉下,容倾眼睛微眯,而后开口,声音轻缓,“你说有即刻令王爷恢复的办法?”

    秋霜抬头,直直看着容倾,一点儿不回避,“其实,王爷并非只是轻微的风寒吧!”

    话入耳,凛一眼底已然划过杀意。容倾嘴角微扬,随着蹲下,与秋霜平视,面色柔和,声音轻柔,“你继续说。”

    见容倾那面不改色的样子,秋霜抿嘴,随着道,“只要王妃答应奴婢一个条件,奴婢马上就把解药送上来。”

    容倾听言,眼神微闪,嘴角笑意加深,“解药么?听起来很诱人。来,说说你的条件。”

    “奴婢所求不多,只要一份厚实的嫁妆,还有一门亲事。”

    “嗯!有银钱傍身,再嫁一个好夫婿。这两样对女人确实很重要。为你包揽这两件事儿,以我当下的身份,能办得到。就是不知你意中人是谁?”

    “容公子!”

    听言,容倾眼帘微动,“容公子?你说的是……”

    “就是王妃的哥哥!”

    “原来是容逸柏呀!”容倾声音那个轻缓,“这倒是更好办了。都是一家人嘛!自然是更好说话了。”

    秋霜垂眸!在馨园的时候,秋霜对容逸柏就颇为倾心。不但温和,儒雅,还特别细心周到,懂得心疼人。看他宠着容倾的样子就知道。

    只是,那个时候她想的太高,总是想着进湛王府,对容逸柏虽喜欢,可对他的地位却是看不上。

    可现在不同了,在真切的见识过湛王暴戾的性子,和那完全不知怜香惜玉的秉性后,她瞬时感,还是容逸柏那样的最好。更何况他现在是新科状元了,以后的大有可为,前途无量。

    她跟着容逸柏,不会吃苦。更重要的是,她从湛王妃的丫头,直接变成了湛王妃的嫂嫂,这名头,这瞬时的改变。想想都兴奋难耐。

    按下心中那无限畅扬的美好,秋霜跪地叩首,“求王妃成全。”

    容倾平和道,“我自然是会成全的。”说完,抬眸,看向疾步走来的齐瑄。无声询问。

    齐瑄摇头,面色紧绷,眼底嗜气颇浓。

    容倾垂眸,“既是条件交换,那么就是相互的。”说完,伸出手,“你那所谓的解药,给我看看。”

    秋霜倒是也干脆,从腰间拿出绢丝,而后展开,递给容倾,“这是一部分,待到事后,奴婢会把另外的也呈上。”

    容倾听了,看了她一眼,而后起身,抬脚走进屋内。

    “王妃……”

    “不用着急,不会让你失望的。”

    秋霜听言,低头,静待。手心满是冷汗,后背亦是。她自己很清楚,这是在赌命。赢了,从此一生富贵。输了,即刻归西。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都认了。因为,她实在是等不了了。再继续耗下去,她就要人老珠黄了。

    她已看的很清楚,在湛王府完全没有出头的机会,说不定随时还会丧命。她不愿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赌了……

    屋内

    凛五看到上面的东西,脸色遂然大变,是惊骇,亦难掩激动。

    “若是全部拿到。主子服用以后,不但很快就能好,身体也会……”凛五说着,顿住,看向容倾,紧声道,“王妃,这个对主子很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全部弄到。”

    看着凛五神色,确定,看来湛王身体确实有异,这病不单纯。而且,这东西很重要。只是……

    “齐管家刚才已带人去找了,可仍未找到剩下的一部分。”

    “一定要找到。不然,就这一点儿启不了太大的作用。”凛五面色紧绷。那丫头可真是该死。不过,眼下她还不能死。

    “凛一,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

    “嗯!”

    “还有,看好那丫头,千万不要让她死了。”

    “我明白!”

    凛五疾步离开,容倾随着走出,看着仍然在地上跪着的秋霜。容倾沉思……

    若她是秋霜的话,这个时候会把东西放在那里呢?

    定会是一个十分严密,她却能轻易取到的地方。思索,少顷,容倾视线落在秋霜某处!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