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一种改变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14章 一种改变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三皇府

    “庄家大爷庄珏病逝了,皇子妃于两日前回了庄家……”

    “前两日凛护卫有来过,向爷寻识香鸟儿……”

    云榛的不在这几日,府中所发生的事儿,管家事无巨细,一一禀报开来!

    云榛听完,对于庄珏的死,无甚反应。(.CC 好看的棉花糖因为,意料之中。倒是湛王的一系动作,云榛完全清楚后……

    捶胸顿足,懊恼不已,“早知是这样,我应该大招旗鼓,敲锣打鼓的把人给带回来呀!搞个屁的惊喜呀。这下好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功劳没捞着,反又被记了一笔过!

    “你怎么不派人通知我呢?”

    管家无辜,“老奴派人去寻爷了。可是,因为不确定爷的行踪,所以……都是老奴办事不利。”

    “算了,算了!哎呦,我这心口闷的。”三皇子说着,起身,“更衣,去庄家!”

    管家听言,抬头,“爷,这会儿就去?”怎么也得梳洗梳洗,吃吃饭再去呀!

    三皇子脱去身上的外衣,一脸郁气道,“我这会儿的心情,去参加庄家丧事正合适。”不用装腔作势,脸上自带忧伤。

    管家听了,不再多言,挑选一件简单,淡素的衣服伺候三皇子穿衣。

    手里忙着,嘴上不由问一句,“爷,您是在哪里遇到湛王妃的呀?”

    管家纯粹是有些好奇。好奇容倾当时什么处境。是正在受谁虐的呢?还是被卖到什么地方了呢?

    管家不过是随口一问,可云榛了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颤动,扭曲。

    管家看此,神色不定。因为三皇子那表情……怒也就罢了,竟然还惊现点点羞?羞!

    “爷,您……”

    管家惊异不定的话还未出口,三皇子忽然炸毛了,跟被什么踩到了尾巴一般,跳脚,“爷怎么了?爷怎么了?”横眉竖目,脸色乍青乍红。

    管家懵了一下,他也没说什么呀?三皇子怎么突然就恼羞成怒了?对,就是恼羞成怒!这直观感一出,管家心里突突。

    “看……看什么看?出去!”

    “是!”管家垂首,一点儿不迟疑,麻溜的出去了。

    管家离开,屋内静下,三皇子面如锅底,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他极力想忘记的一幕再次出现脑海。

    想到那瞬间场景,容倾当时的反应……

    乍然看到他的脸惊讶之后,就剩下一片风轻云淡。该死的风轻云淡!他一个男人都冒汗了,可她,羞呢?羞呢?

    想到容倾无所谓的嘴脸,当他不过是根儿木头的神态。[.cc 超多好]云榛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容九那该死的女人,早晚有一天让你好看。”

    那次在牢里,腰下三寸被她狠揍一顿也就罢了。讲道理的说,那也是他自己没事儿找事儿,自己凑过去的。可这次呢?主动冲进来的可是她!

    所以,这份被非礼的仇,他记下了,记下了!

    湛王府

    “阿嚏,阿嚏……”

    听到容倾打喷嚏,小麻雀赶紧道,“小姐,可是身上冷了?”

    容倾摇头,揉揉鼻子,“没有!就是鼻子痒痒的。”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数落她。

    “王妃!”

    “齐管家,王爷可回来了?”

    “是,王爷已经回来了。”

    从馨园到王府这点儿路程,湛王凭轻功妥妥超越容倾马车。

    “可用过饭了?”

    “正在用饭!”

    容倾听言,没再多言,抬脚往厨房走去。

    齐瑄看着,眉头微扬。不明容倾去厨房做什么。

    另一边……

    湛王饭菜用到一半儿,容倾从外面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夫君!”

    湛王抬眸,看着容倾那带笑的小脸儿,熟悉的眉眼。深看一眼,比较过去,不觉有什么变化。

    真心,假意,不同点儿到底在哪里呢?他拭目以待!

    “夫君,吃口这个!”

    湛王看了一眼,淡淡道,“本王不爱吃面。”

    “今天是王爷寿辰。这是长寿面,寓意吉祥,愿王爷福寿安康,长命百岁!来,吃一口,图个喜庆,吉利。”

    湛王听了,没拒绝,拿起筷子挑起吃了一口。而后放下,看向容倾,“你做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容倾听言,眼睛一亮,“夫君真是厉害,慧眼如炬呀!连这都看出来到了。”

    湛王不紧不慢道,“本王没那么厉害。不是看出来的,是吃出来的。”

    容倾听了,嘿嘿一笑道,“味道跟厨房嬷嬷做的不同,是吧?”

    “嗯!比她们做的难吃!”

    “只是难吃,不是极难吃!我就当夫君夸我了。”容倾说着,拿起面吃了起来。

    此举一出,湛王眼神微闪。

    容倾吃着口齿不清道,“嚼灾免祸,这面吃完了,才能福气多多,灾祸全无。”

    “懂的倒是不少!”

    “身为湛王妃,懂的多那还不是必须的。”

    湛王听了,习惯性轻哼出声,“懂的都是歪门邪道,正道是一窍不通。”

    容倾听言,看着湛王轻笑,“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东边不亮西边亮吧!”

    她总有理由!

    湛王斜睨她一眼,随着不疾不徐道,“遇事就往茅房跑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容倾听了,一愣,“我有这样吗?”说完,仔细一想,笑开,“好像是这样。让我想一下啊,这是为什么呢?”

    思索,少顷,脸上笑意渐浓,带着几分恶趣,笑眯眯道,“首先哪里地方够隐秘。更重要的是,当手无寸铁时,在那地方总是能找到武器。随便用棍棒高出点儿带味儿的,就足够让坏人吐上半天。杀伤力非同一般呀!”

    还有看电视,或看书的时候。总是看到有人一发功,地上就出现个大坑。而在厕所那地方,纵然武功再好,恐怕也不敢轻易发功。敢出手,必是‘黄金’漫天飞。那震撼,那画面,简直美的不能看。

    湛王放下手里的筷子,容倾却没甚感觉,因为解剖尸体那血淋淋的场面也没比那好多少。可工作结束,该吃饭还是照样吃饭。

    “想法很不错!”

    这话不是夸奖,从湛王的表情清晰可见。容倾抿嘴一笑,一不小心描绘过了。适时转移话题,“夫君,你今天生辰,有什么愿望?”

    “没愿望!”

    湛王话出,容倾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没愿望么?

    位尊钱多美人不缺!再加上,从来是他欺负人,没人能欺负得了他一分。世人所求的一切,他好似均已拥有。只是……

    “夫君,今天天气挺不错,晚上要不要出去逛逛?”

    湛王静默,少许,开口,“去昙庄吧!”

    “好!”

    容倾应的干脆,湛王看了她一眼,随着移开视线。

    容倾继续吃面,吃着,总是感觉她忘了点儿什么。这种感觉也不止一次。可忘了什么呢?却一时怎么都想不起来。直到……

    去到昙庄,走到屋内,看到那放在桌上娃娃,才猛然记起那被她遗忘的是什么!冷汗哗啦。疾步跑过去,挡住……

    “那个,王爷你先坐,我收拾一下,收拾一下!”说着,手快速动着,试图隐藏。

    湛王坐在软椅上,自己动手倒一杯茶,慢慢喝着,静静看容倾手忙脚乱。直到,她忙完,湛王放下手里的茶杯,风轻云淡道,“那些,本王都已看到过了。”

    “看……看过什么了?”

    湛王伸手从袖袋里拿出几张纸,放在桌上,不温不火道,“恶棍的棍写错了。还有,没人性,混蛋这些词也太过老套了。不过,嫁给这么一个夫君,本王对你很是同情。”说完,清清淡淡又加一句,“那杀猪的倒是挺不错。老实,听话,又有人性。”

    容倾本来还在冒汗,可听到这句话后,莫名的就淡定了。抬脚走到湛王跟前,弯腰,与他平视,柔声细语,“我也觉得那位潘公子挺不错的,没想到夫君也有这样的感觉。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呢!”

    湛王听了,看着她没说话。

    容倾缓缓笑开,“他是个挺好的人。上次我跟人打架,他还帮过我。只是,他护着我时,我却不由想到了夫君。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湛王静静看着容倾,“你说是为什么?”

    “我说呀!那真是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一旦牵入感情,很多事儿都变得解释不清。爱情就是流氓,无法可讲。

    湛王眸色深深,表情不明。

    容倾那解释,那含含糊糊的说明,实在混账。可是……

    有些事儿,确实说不清道不明。就如,直到现在他也说不清,世上那么多人,为何偏独对她不舍,不忍一样。

    湛王垂眸,拿过一张纸,不紧不慢道,“有些事儿说不清,可有一件事本王却看得很清楚。”说着,把那张纸,递到容倾面前。那六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奸了你,嫖了你……

    看着上面字,再看看湛王,容倾眨巴眨巴眼,“这是我写的?”

    “你说呢?”

    “确实是我写的。而我,也确实是那么想的。”

    容倾话出,湛王眼帘微动。容倾勾唇一笑,伸手勾起湛王腰带,低低缓缓道,“就是不知夫君给不给我机会!”

    湛王垂眸,扫过容倾那不安分,带着清晰挑逗意味的小手,开口,声音染上暗色,“撤掉了后果自负!”

    湛王话出,腰带开落,抬头,是容倾那张眉眼弯弯的小脸儿,“撤掉了!”

    湛王眸色暗,真心,假意,第一点区别,床底之间,被动变主动,越发放肆!

    这一种改变。他,喜欢!

    ------题外话------

    推荐好友简寻欢重生宅斗女强爽文《重生嫡妃斗宅门》

    携恨重生,素手抄刀,斗继母,惩嫡妹,灭渣男,溜王爷,手到擒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