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不见了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109章 不见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CC看到他们,理所当然的想到湛王,不由探究其背后深意!

    凛五他们去小怜馆肯定不会是去找怜儿的。如此,肯定是在执行什么任务。比如,湛王爷看小怜馆不顺眼了。看哪个爷们喜的不是那阴阳调和,反而喜欢把那杆枪当搅屎棍使的。既然不走正道,湛王就把那家伙给他们收了!

    这么一想,谁还敢去?没人!

    生意突然没了,老板还要小心翼翼的伺候凛五这三位爷,还要时刻担心着,湛王一时来了兴致,把他这小店给收了。各种提心吊胆,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已开始琢磨,他要不要从明天起来开始赠衣施药?把小怜馆开成善堂?

    琢磨了几天,刚准备出手时,凛一三人忽而离开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老板都快哭了!因为,直到他们走,他也没弄明白,他们到底来做什么的?

    经此一事,老板一个体悟……

    “看来,我这辈子是成不了大气候了!”

    消息不灵通,还没魄力,没腕力!

    不过就是开个小怜馆嘛!还没如何呢?他先想到的就是赶紧关门赠衣施药了!唉……难成大器,难成大器呀!

    湛王府

    老板心情沮丧,凛五,凛一,齐瑄三人,这心口也不顺畅!

    小怜馆一行,有那些个事儿,虽未天天看到。可是在最初的第一天,他们瞧的那是是一个清楚!

    有些事儿,他们知道。可是知晓跟亲眼看到是两码事儿。真是亲眼目睹了,妥妥的被膈应到了!

    本以为男人是同类,可是亲眼看到那一幕,才知男人也有异类,也需防备!

    而后,三人偶尔互看一眼,心里感觉都分外怪异。对眼,肢体接触,暂时要别扭着了。

    三人去给湛王请过安,离开屋子,一种感觉……

    主子跟容九还在僵持,且情况好像比他们离开时更糟!

    “这几日可是又发生什么事了?”凛五看着周正问道。

    周正点头,“是发生了一些事儿……”随着,把昨日容倾一人单挑董家母子的事,还有潘俊那一抱,那一护的事,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遍。

    三人听完,神色各异!

    弄死容倾,湛王不高兴!休了,他也不高兴。处罚……他这边处罚还未开始。那边,人家已有人呵护了!当然了,被主子发现后。那怂恿王妃再嫁的,还有那对王妃有异性的,现在已被凑成一家了。

    只是,就算出手把那二人办了,可这心里该不痛快,还是不痛快了!

    凛五扫了一眼,凛一,齐瑄,不正眼看,正色道,“以前,王妃曾对主子说,一辈子疼他,宠他,守着他!现在,对这话你们怎么看?”

    凛一,垂首,暗腹:王妃嘴上是那样说的,可行动上却是反着来的。

    齐瑄神色淡淡,口不言,心里道:疼他,宠他,一辈子守着他,应该改为:气他,气他,一辈子闹腾他!

    齐瑄现在感,当主子遇到容倾,总是有一种阴沟里翻船的感觉。且,十分强烈!因为,主子对她已然开始束手无策了。

    当心已乱,章法就会乱!凡事自来如此。

    或许,湛王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被一个女人搅乱心肺。继而,那突如其来的陌生感觉,还有那不受控制的心跳,让他也开始迷茫了!

    该拿她怎么办才好?一时茫然中!因为,怎么处置好像都不对。

    看着三人神色,周正忍不住道,“其实,在对上那董家母子时,若是王妃能柔弱些,或许现在情况已有所不同。”

    在董氏的儿子,把拳头挥向王妃的那瞬间。周正清楚的看到湛王脚步动了一下。只可惜……王妃太凶悍了,不待湛王出手,她就把人给打的鬼哭狼嚎的。

    想到冬子当时的嚎叫,那一种凄厉。周正都不由瑟缩了一下,同为男人,他十分里了解那种痛!

    打架之后,又遭遇一次英雄救美!这下好了,湛王妥妥的火了!周正当时连头都不敢抬了。同为男人,看着自己媳妇儿被别的男人抱,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周正差不多想得到!

    周正想着,忽儿又道,“差点忘了说了!”

    “什么?”

    “那孩子的叔叔来接他了。”

    凛五听言,点头,“这倒是不错!”等那孩子走了,王妃也该行动了吧!

    凛五话落,周正又道,“不过,邢虎传来消息说。本来接到孩子就要走的,但因王妃身体不适,恐怕要留两日了。”

    闻言,凛五无语了!

    齐瑄不由想发笑,也就是说,主子刚处理了潘俊,又来了一个文晏?

    这王妃这桃花,还真有几分接连不断的架势。其实,有的真不算是桃花。

    就比如文晏,对容倾不过是纯粹的感谢,是一种回礼罢了。毕竟,容倾是什么身份,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如此,他不敢放肆。可是那又如何呢?反正,湛王看着都不顺眼。

    容倾对别人好,湛王不喜。别人对容倾好,湛王同样不高兴。

    所以说,很多时候湛王真的很难伺候。一旦在意,霸道的那是一个极致。

    接下来又会如何呢?齐瑄抚下巴,还真是琢磨不出呀!

    看着齐瑄那若有所思的神色,凛一平板道,“刚回来又开始琢磨,看来你是又想去小怜馆了?你说,我要不要去禀报主子。”

    凛一话出,齐瑄,凛五同时抬头。看着凛一神色不定。

    凛一却是看也不看他们一眼,面无表情道,“想想我失言时,被主子听到后。你们急急避开我,马上给我划清界限的架势。现在,我不过是学你们落井下石一下而已,犯的着那么吃惊吗?”

    凛一说完,抬脚往正屋走去。

    凛五,齐瑄看此,对视一眼,而后一言不发,大步上前,走到凛一身前,二话不说,同时出手,架起他疾步往外院走去。

    凛一也不反抗,就这么被架着,表情悠哉!

    周正看着,怔怔!连凛一也开始腹黑了吗?

    * * *

    文晏跟文景长的真的很像!

    只是,稍微一接触就会发现。兄弟两个的性情却是完全相反。

    相比文景的儿女情长,柔情多情。文晏显得尤为果决,沉稳!

    本前一天还黏着她,怎么都不愿离开的文栋。在被文晏带至身边,一晚之后,再看到她,文栋眼里不舍加倍,可却不再说要留下的话。(. 好看的反而开始不断的嘱咐!

    “姑姑,栋儿走了,你一个人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因容倾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文晏本意是停留几日。但却被容倾拒绝了!道别的话,已然开始。

    “好!”

    “天冷了,要多穿衣服,不能再生病了!”

    “好!”

    “姑姑赶紧去把姑丈找回来,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好!”

    声声叮咛,由一个孩子口中说出,心生不舍。可是,要走的终究是要走的!

    “等到明年,等到春暖花开,栋儿就回来看看姑姑!”

    “嗯!姑姑等你。”

    “姑姑不要忘了栋儿!”

    “绝对不会!”

    话说至此,文栋声音已染上哽咽,抱着容倾的脖颈,已说出下去。

    轻轻抱住孩子那柔软,瘦弱的身体,容倾眼中溢出不舍。

    文晏站在门口,静静听着,静静看着,眼底划过一抹复杂。

    在得知护着文栋的竟然是大元王朝的湛王妃时。文晏当时吃惊不小。不过,也庆幸。

    因为,大哥和大嫂的死,既跟庄家大爷扯上了关系。就意味着一个极致的危机。未免事情暴漏,他们十有*是会斩草除根。

    他没预料错,所以,他的大哥死在杨家的爪牙之下。而文栋侥幸活了下来。只是,若无湛王妃这一护。文栋的侥幸只是一时,他绝对不会活到现在!所以,湛王妃对他们文家有恩,这是不容置疑的。

    只是,在心存一份感激的同时。也不免猜测,湛王妃救文栋的原因是什么呢?完全是因为她心存良善吗?还是说……

    是心有图谋呢?

    湛王身体有异,难有子嗣,这在大元不是秘密。而女人,若想老有所依,不能单纯的指望男人的宠爱,关键还是要有孩子。

    而这个孩子,最好是无父无母。没有爹娘,那昂才不会生出异心。文栋这一点儿很符合,关键是,文栋跟湛王妃很亲近。这样的孩子,养起来顺心。

    还有文家,文家不是什么文将世家,没什么底蕴。而这对于湛王妃来说,这反而更好。因为,商家的财富,才能更有助于让她锦上添花。

    凭着她的地位,收养一个世家的孩子,反而是一种负累,是一种冒险。因为,她不一定能拿捏得住。可商家不同,她想怎么拿捏不过一句话的事儿。

    一个湛王妃的身份,一个听话的孩子,一个能被她握在手心的文家!

    权势,孩子,财富,三样俱全,湛王妃可谓是什么都不缺了。

    这就是容倾的图谋,文晏曾这样想过!

    继而,在来接文栋时,他曾预想过,容倾不让他带走孩子的猜想。可是现在……是他想多了!

    “栋儿回去以后要听叔叔的话。还有,以后若是被人欺负了,在动手之前,要先弄清对方强弱。若是比你弱,当时就动手打回去,一次打改了他,绝不能饶了他。可是,若是比你强的话,什么都别说,先跑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嘛!要是万一跑不了的话,那下三流的招数别藏着掖着,该怎么用就怎么用!知道吗?”

    “知道!”

    听文栋应的响亮,容倾不由挠头,“也不知道该不该这样教你。这歪门邪道的,好像不太好。不过,管他呢!你只要记住,人活着,不争馒头争口气,一定要活的顶天立地。还有,吃什么都行,绝对不能吃亏。”

    “嗯!栋儿记住了!”

    “真记住了?”

    “都记住了!”

    都记住了?这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总感觉把孩子给教坏了。

    算了!文栋若是能变得跟容逸柏那样滑头倒是也不错。

    “走吧!出去找叔叔!”

    “嗯!”

    走到门口,文晏走上前,拱手,“王妃!”

    容倾点头,低头,伸手为文栋整理一下衣服,“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赶紧上路吧!”

    文晏颔首,郑重道,“此时再次谢谢王妃。以后但凡能用的上文某的地方,王妃可派人往西域送个信儿。文某一定竭尽所能。”

    “好!”

    文晏弯腰,伸手把文栋抱起,“栋儿,跟姑姑再见!”

    “姑姑,再见……”话未完,眼泪先落,随着俯身,在容倾脸颊上亲一下,眼里不舍外溢。

    容倾扯了扯嘴角,抬手擦去文栋脸上的泪水,“栋儿再见,一路顺风!”

    “姑姑……呜呜……”

    “在下告辞!”

    “嗯!”

    文晏抱着文栋离开,容倾站在门前却是未动。

    直到身影不见,在门口处,文栋隐约的哭声传来。那是一种不舍,表达着不愿离开!

    容倾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虽不过相处几天,可是文栋突然离开,让她感觉,这房子好像瞬时空荡了不少!

    那小小的人儿,终是离开了!以后再见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叹息之后,日子继续。今天该去镇上,摊上忙了。

    容倾回到屋里披上大氅,准备出门时……

    赫!

    一转身,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眼前,不由吓了一跳。

    “娇……娇儿呀!”看清人,容倾呼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来的?”

    胡娇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容倾,眼中神色不明。

    眼神不对,有事儿!

    “娇儿,可是……”容倾刚开口。

    胡娇声音起,语气沉沉,“你到底是谁?”

    闻言,容倾眼帘微动,一时沉默。

    沉默,等于是隐晦的承认了一些事。比如,容倾对她确实有所隐瞒。

    胡娇扯了扯嘴角,眼里没了往日的熟络,溢出点点冷色,“看来,果然还是我太单纯了。”

    容倾没说话,昨日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再次蔓延而出。一些事,真的跟她有关吗?果然……

    “我跟潘俊突然定亲,你们是不是都觉得很突然?”

    “有些!”

    “我父亲说,这是我多管闲事的代价!”

    胡娇话出,容倾心头一跳。

    胡娇呵呵一笑,道,“我想了再想,最近我除了怂恿你再嫁,还真没管过任何闲事儿。我问我爹,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使得在我不知不觉间竟和潘俊睡在了一起!可是,我爹不跟我说,还警告我,让我在你面前少放肆!”

    容倾听言,垂眸,眼底神色变幻不定。

    “提到你,我爹脸都是白的,嘴都是哆嗦的。那种畏怕,不是假的。所以……”胡娇直直盯着容倾,眸色沉沉,“你到底是谁?”

    容倾抬眸,静默少卿,开口,“我叫容倾,倾城的倾,是容府的九小姐。也是……”

    容倾话未完,胡娇脸色陡然大变,“容府九小姐?容府九小姐?湛王爷所娶之人……是你?”

    容倾点头,“是这样!”

    胡娇脚下一个踉跄,神色惶然,“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她爹提到容倾,竟是那副表情。而她,竟然怂恿湛王妃再嫁,呵呵……湛王爷没剁了她,也算是格外开恩了吧!还有潘俊!

    想着,胡娇不由笑了,“王妃可知,我现在定亲的潘郎君。其实,就是我曾经对你说过的,那个对您有心的,那个有心人!”

    果然是那样吗?

    “呵呵……看来,潘俊对王妃有心的事,湛王爷比王妃更早知道了。所以,我跟他被送做一堆儿了。”胡娇带着几分自嘲道,“这一段姻缘,都是王妃您的功劳!”

    “很抱歉!”

    “王妃不用道歉。其实潘俊挺不错,只要忘记他心里装着王妃的事儿,跟他一起过日子也挺好。”胡娇说完,转身离开。

    容倾静静站了一会儿,吐出一口浊气,走进内室,拿上一些东西,锁上门,走了出去!

    镇上

    “青……青丫头,真是不好意思。大壮不去京城做活了,所以……”吴婶拿出二十多个铜板放到容倾手中,“这个你拿着!”

    看着手里铜板,容倾知道,她被辞退了。

    扬了扬嘴角,“那吴婶你忙,我就先回去了!”

    “哦!好!”

    看着容倾离开的背影,吴婶叹了口气。大壮从摊后走出,“娘,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薄气了?”

    “我也是没办法!昨个儿你都听到了,官府的人都那样说了。我们平头百姓的哪里敢不听。”吴婶无奈道。

    大壮听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母子俩静默少顷,大壮再次道,“娘,你说官府的人为何不准我们请玉家娘子呢?”

    “这个,也许是青丫头得罪什么人了吧!”吴婶说着,又加一句, “肯定不是犯了什么事儿!不然,官府的人早就把她抓起来了。”

    “娘说的是!”那青青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恶人。

    “不过,青丫头到底得罪什么人了呢?”吴婶心里犯嘀咕。

    大壮低声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也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吴婶点头。竟如此为难一个小妇人的,定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不是什么好人吗?好像是这样!

    “姑娘,我们这个不卖!”

    “不好意思,我们要收摊儿了!”

    “哎呀!真是对不住,这个已经有人定了。所以,不能卖给您!”

    “不好意思,你到别处看看吧……”

    当买东西,无论任何东西,总是遭遇拒绝时,当有钱什么也买不到,怎么也花不出去时。容倾不由笑了!抬眸,遥望京城方向!

    本还想等他火气小些了,她再回去。可现在,看形势这火气不但没小,反而更大了!

    只是,以前湛大王爷想修理她时,都是直接把人提过去。然后,不是巴掌就是匕首的,给她个颜色看。可这次,见也不想见她了,直接来冷暴力了!

    见也不想见!一念出,容倾神色微动。要是这样的话,也许……

    城门

    “小的见过王妃!”

    “呃……起来吧!”

    “是!”守门小兵站起,不待容倾开口,既低着头道,“禀王妃,湛王有令,你暂时不得回京。”

    果然……

    有些人,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有些话,不是你想说,人家就会听的。湛大王爷又妥妥的傲娇上了。

    这下好了,不给照面了。更重要的是,有钱花不出去,很快吃喝都会成问题!

    容倾抚下巴,湛王会气多久,真的很难估计。而饿肚子的感觉,可并不好受。如此……她是偷盗好呢?还是乞讨好呢?或者……

    容倾转眸,看着守门的小兵,脸上忽而扬起一抹柔和又纯善的笑意,“敢问,你叫什么名字?”

    “呃……”或许是没想到容倾这会儿还有心情操心他叫什么名字,守门兵士愣了一下才道,“回王妃,小的叫吴刚!”

    吴刚?这名字……嫦娥的绯闻男友呀!挺高冷的。

    想着,甩了甩脑袋,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吴小兄弟……”

    “不……不敢当王妃如此称呼!”守门兵士,那个拘谨不自在。

    “好吧!吴刚,刚才我看到一坏人,你能不能请刑部刘大人过来一趟呀?”

    “坏人?在何处?”面色一紧,蓄势待发,准备去抓人的架势。

    这小哥儿,真是太尽忠职守了!

    “那个呀!我欠刘大人一个人情。所以,想让他抓住那人,立一个功劳!”

    吴刚一听,神色不定,“可是那人万一跑了怎么办?”

    “我让人盯着他了,他不会跑的。不过,凡事难保有万一,你要快去快回才行!”容倾说的严肃,而郑重。

    吴刚听言,不再迟疑,对着另另外一守门人说一声,既骑马往京城而去。

    见人离开,容倾走到另外一守门人跟前,十分客气道,“能劳烦你去那个摊上帮我买点儿吃的吗?”

    看着容倾递过来的钱,兵士二话不说,麻溜的去了。

    捧着热腾腾的豆花和包子,容倾吃的满口生香,把身上的钱都逃出来,“你再帮我买些面和油吧!还有菜!”吃着,备着。想的那是一个长远。

    暗处,一人看着,无语望天。

    王妃用行动给主子回了一句话,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王妃如此,也难怪主子会闹心了!

    等到容倾吃饱喝足,没多久,刘振带着衙役出现在眼前。

    “刘大人,许久不见呀!您老可好?”容倾笑的那是一个甜腻腻。

    刘振赶紧还一笑,拱手见礼,“王妃安,下官挺好!”回着话,刘振心里琢磨不停,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儿。

    “王妃,刚才听吴刚说,您看到了一个作恶的人,不知……”

    “那个呀!嘿嘿……”

    容倾这一笑,刘振面皮一紧,脸上的笑开始发干!

    容倾轻咳一声道,“哄骗官员,欺哄官差,这也是一种犯罪吧!所以,请刘大人抓我入京吧!”

    刘振听言,神色不定。

    吴刚从刚才被容倾哄骗中回神,听到她那句话,不假思索道,“可是王妃,湛王爷不许你进京的!”

    闻言,容倾表情一晒,嘴角微抽!

    被捅刀了!刚利用了人家,这报应马上就来了。

    闻言,刘振眼底闪过各种神色,而后轻咳一声,道,“王妃请您理解,既是王爷的决定,下官实不敢违背!”

    “理解,理解……”功亏一篑。扼腕!

    光想着吃了,竟忘记嘱咐吴刚把那最重要的一句话给隐下了。不过,就算是她说了,他也不一定会听吧!毕竟,王爷的命令才是最大的。

    “刘大人能不能请你帮过忙?”

    “王妃您请说!”

    湛王府

    “主子,王妃托刘振送来的信!”

    湛王听言,眼帘都未抬!

    凛五不敢多言,把信放下,轻轻退了出去。心里暗道:王妃又开始写信了,不知道这次效果如何?只是,要打破僵局,就这一封信怕是不够的。不过,有行动就是好事儿。

    想到容倾那些个意想不到的小花招,凛五对她很有信心。只是,这次凛五怕是想错了!

    屋内

    良久,湛王放下手里的书,转眸看向那一封信,伸手拿过,而后展开快……

    王爷安!

    好久不见,您老可好?

    身体如何?可都好了吗?

    还有,能聊聊不,嘿嘿……

    字照样的丑,信照样的老一套!

    看着上面内容,湛王冷哼,那杀猪的定亲了,文家那娃子也走了。怎么?总算是想到他了吗?

    还身体如何?可都好了?这问候可真够及时了。还真是劳她惦记了!

    容倾本想打开场子。结果,一不小心又捅了马蜂窝了。

    唉!当湛王看一个人不顺眼时,无论你做什么,都会令他嫌弃。现在就是如此。

    “凛五!”

    闻声,凛五闪身出现,心里带着期待,“主子,有何吩咐!”

    湛王不咸不淡道,“你现在,即刻去……”

    听着湛王的吩咐,凛五神色不定。主子这反应是什么情况?跟他预想中的完全相反了?王妃又写了什么呀?怎么……

    闹不明,心里带着疑惑。不敢多问。老老实实执行任务!如此……

    翌日,容倾再次醒来,屋内就是另外一番景致了。

    面呢?没了!

    油呢?不见了!

    钱呢?空了!

    一夜醒来,无声无息的家里糊口的都不见了。容倾看此,嘴角抽了抽!

    此时,容倾不由想起一首诗!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用这形容云珟那厮的火气在合适不过了。

    她这一封信送过去,火气燎原了!适得其反了。

    “早知道昨天就不买了。”那么些东西,提回来也累得她够呛。现在好了,钱花了,力气掏了,什么也没留下。被洗劫一空了。

    容倾看着空空的厨房呆了一会儿,而后,拿起火棍对着锅底洞扒拉开来。少时,一个钱袋出现、看着,容倾笑开。私房钱,私房钱没丢!

    哈哈哈!果然,无论身在那个朝代,都要懂得藏私房钱呐!容倾抱着钱袋乐不可支。

    这一幕,落在暗中之人眼中。面部抽搐,差点从房顶滚下来。长见识了,真是长见识了!

    湛王府

    收到邢虎传来的消息,凛五看看齐瑄。齐瑄看看凛五!

    “要不,不禀报了!”禀报了,主子肯定又会气闷。

    齐瑄摇头,“我认为还是禀报为好。王妃这私藏钱的习惯,还是改改为好!”

    背书带小抄,出门带迷药,本以为这也就够了,没想到她还会私藏钱!

    唉!别人娶妻都是过日子的。可主子这……娶个媳妇儿回来,斗智斗勇来了。

    王妃如此,主子这日子想不热闹都难!

    x x x

    不过纵然容倾小聪明不断,总归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手里揣着钱,再到城门前,不待容倾开口,守城的兵士先言……

    “王妃,小的失敬了。只是,王爷有令在。无论王妃说什么,我等都要一律无视。否者军法处置!”说完这句,兵士嘴巴紧紧的合上了。

    容听看此,嘀咕,“漏洞补上的还真快!”

    看来是真的要吃些苦头了!

    馨园

    “公子,小姐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容逸柏听言,神色微敛,“给小姐送信,让她麻溜晕倒。”

    祥子听了,道,“小姐已晕倒过了。”

    闻言,容逸柏转眸,眉头皱起,“晕倒过了?是真?”

    祥子摇头,学着容倾的姿态道,“小姐站在院中,说:哎呀呀,我要晕了。接着倒下了。然后……被无视了!”

    容逸柏抚额,身为女人,连装柔弱都不会。她就不能给湛王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跟人打架不知道认输,饿了不知道晕!让湛王怎么搭理她。

    容逸柏正无力,暗中保护容倾的林子忽而回来了,且面色凝重。

    “公子!”

    看着林子神色,容逸柏瞬时生出一股不祥预感,“什么事儿?”

    “小姐不见了!”

    林子话出,容逸柏猛然起身,脸色陡然大变。同一时间……

    凛一出现眼前,“容公子,主子请你即刻入府一趟。”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