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从来不是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99章 从来不是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吃过晚饭,容倾跟小麻雀在厨房洗洗涮涮。[求书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而两个大男人……没事儿做!

    做家务,湛王从出生以来,对这词就完全没概念,继而,从没想过要做什么。所以,很自在的待着。

    而齐瑄,秉持君子远庖厨的原则。亦是静静待着,看着湛王的茶杯,静待它空了,他再去斟满。

    湛王抬眸,看了齐瑄一眼,随意道,“齐瑄,也许你该干点儿什么!”

    “属下没闲着!”说着,又往湛王的茶杯里斟了的点点水。

    湛王看着,漫不经心道,“你这种忙碌,大概没人欣赏。比如……那只麻雀!”

    湛王话出,齐瑄面色紧了紧,而后恢复如常,淡淡道,“属下不用她欣赏。”

    湛王听了,继续道,“她好像对你很看不惯。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齐瑄嘴巴抿了抿,“主子在打趣属下?”

    湛王点头,“是这样!”

    好吧!

    看齐瑄那无言以对的模样,湛王平缓道,“你是王府的管家,若是被王妃的丫头给欺负了。那可是在给本王丢脸。”

    齐瑄听言,道,“主子,属下不跟一个小丫头做意气之争。”

    “你这是认输了?”

    闻言,齐瑄确定。他家主子是真的无聊了。

    “属下若是被那丫头欺负了。主子该为属下做主才是!”

    “她若能把你欺负了。那,这王府的管家,或许应该让她来做。”

    这种事儿,湛王真做的出来。因为清楚这点儿,齐瑄心头跳了跳,若是那丫头成了管家。那,他这耳朵大概没有清净的时候了。他几乎已经看到,那只麻雀双手叉腰,对着他颐指气使的模样了。嘴角下垂……

    “小姐,累了吧!赶紧去歇会儿。”

    “雀儿真体贴。”

    “这都是奴婢该做的。”

    听到这话,湛王转眸看了齐瑄一眼,而后移开视线,什么都没说。

    虽湛王什么都没说,可那一眼,清晰的嫌弃。齐瑄无语望天,自从王府出来,为何什么都不对劲儿了呢?

    “小姐,你先坐!”

    “好!”

    容倾坐下,小麻雀转头看向齐瑄,以很不可思议的眼神,“齐管家,你不是负责倒水的吗?怎么不给王妃倒杯茶?你这是大不敬。”

    小麻雀话出,容倾抿嘴笑。齐瑄太阳穴跳了跳,刚欲开口,小麻雀已转身往屋内走去。

    齐瑄忽心口奇闷。小麻雀这种放了冷箭,不给人还手机会,马上就开溜的举动,实在是……小人!完全的。

    少卿,小麻雀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两个小薄被。

    “小姐,天凉了,盖着点儿腿儿别受寒了。”

    “嗯嗯!”

    “王爷您也盖着点儿。”

    湛王听着,总感觉他只是被顺便了。关心容倾时,顺带把他给捎带了一下。此时,湛王奇异生出一抹跟齐管家相同的感觉。那就是,从王府出来后,好像是有些地方不对劲儿了。

    “齐瑄!”

    “属下在!”

    “去把琴拿出来!”

    “是!”

    听到湛王吩咐,容倾开口问,“夫君可是要弹一曲。”颇为期待。

    “不弹!”

    “那……”

    “你弹!”

    “呃!”

    “小姐当心儿,别再把手给划伤了。”

    “放心,放心。你家小姐我的琴技还是挺好的。”

    “那是当然!上次奴婢听的都入迷了。”

    容倾听了,忍不住笑,低声道,“没有比这更夸大的夸奖了。”

    “这是夸奖吗?这是事实!在奴婢眼里,小姐什么都好的。”

    小麻雀说的那个诚恳。

    “雀儿,你说话越来越让人感动了。不过,以后夸我的话还是少说点儿好。”

    “为什么呀?”

    “我怕听多了,会生出一股天下唯我独尊的嘴脸来。”

    容倾顺嘴一接的话出,湛王翻书的动作一顿,随着转眸,看着容倾,眼底渐渐露出凶光来。

    容倾:……坏菜!

    “哎呀呀!要弹琴了,我去准备一下,准备一下。”容倾说完,开溜。

    “王爷,您喝茶,喝茶!”小麻雀端茶倒水,麻溜。

    一看势头不妙,一个赶紧撤离,一个赶紧扫战场,配合的那是一个天衣无缝。

    湛王冷脸儿。犯错开溜,都成习惯了!惯出毛病了。

    偷瞄湛王一眼,那脸色。小麻雀赶紧低头,王爷确实生了一张唯我独尊的脸。这是一件看透,绝对不能说透的事儿。小姐一不小心说秃噜了。

    当当当……

    琴声起,容倾弹得认真。其实,她还琢磨着要不要摆个美美的姿势来。可是,念头出,直接作罢了!

    搔首弄姿什么的,她还不太熟练。现代杂志上那牙疼,肚子疼,高冷范儿的姿态。湛王大概也不欣赏。所以,老老实实弹琴吧!

    一曲作罢,容倾眼巴巴的看着湛王,眼神强烈表达一个意思,求赞呀!

    齐瑄暗道:琴技虽不怎么样,不过曲子倒是很不错!

    “小姐,你弹得真好!”

    “嘿嘿……献丑,献丑!”

    容倾这次知道谦虚了,可这不意味着她就知错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湛王冷哼一声,神色淡淡,“继续!”

    “是!”

    当当当……

    一曲起,那熟悉的调调重复!

    齐瑄扬眉,湛王抬眸……

    容倾自动停下,看着湛王,干巴巴道,“那个,不瞒夫君,其实,我就会弹这一首。”

    古琴她弹的熟练的就一首霸王别姬。因为法医的职业,刚接触的最初,面对被尸体,心里总是有几分怕,又有几分怅然。为生命的脆弱,还有那无辜被害身亡的灵魂。

    那种心情难以言说,一曲霸王别姬最符心境。可以壮胆,可以流泪。豪气与悲伤!

    只是,她当时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大概没人欣赏。

    只会弹这一首?齐瑄垂首,湛王无言,小麻雀满脸惊叹,开口赞叹道,“小姐,您真是一个无比专一的人呀!”那个神色并茂。

    噗……

    齐瑄差点没忍住笑了。

    湛王嘴角歪了歪。

    容倾低头,肩头抖动,给小麻雀点无数个赞。忆往事,点点伤感,消失无踪。

    “这专一,倒是令本王刮目相看!”

    “嘿嘿,那个……”

    “娘亲……”

    轻轻,颤颤,一声稚嫩的声音入耳,院中顿时一静。

    容倾转眸……

    门口,一个年约六岁左右,十分漂亮的小男孩儿映入眼帘。

    瘦小的身影,稚嫩的小脸,精致的五官,大大的眼睛,直直看着容倾,眼眸被泪水,喜悦,想念浸满。那表情……

    “那个……呃……”

    容倾刚开口,怀里忽而多了一抹柔软,微凉……

    “娘亲,呜呜呜……娘亲……”

    一声呼唤,声声啼哭!那无助与委屈。稚子之声,听在耳中,有些心酸。只是那称呼,有些扛不住!娘亲?

    容倾转眸看向湛王,“我没生!”

    闻言,湛王都懒得看她。要是她生的,他还真对她刮目相看了。

    这男孩儿看起来都六岁多了,容倾才多大,十五多点儿。她有本事,*岁就生一个孩子出来?多余的解释。

    “娘亲,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抛下爹爹和栋儿,你一定会回来……”

    “你说过不会离开栋儿的,娘亲果然没有失言……”

    “爹爹说,只要心诚,就一定会等到娘亲。爹爹没有说错……”

    “爹爹不是傻子,栋儿也不是。我们等到娘亲了……等到娘亲了……”

    哽咽,哭泣,开心……

    容倾垂眸,看着用力抱着自己,哭湿衣襟的男儿,一时沉默。她长得像他的娘亲吗?

    抛下?这孩子的娘亲离家了?还是……

    “栋儿,栋儿……”一个男子的声音隐约传入耳中,带着一丝焦急。

    “是爹爹,娘亲是爹爹……”男儿拉住容倾的手,高兴,激动,“娘亲,我们回家。爹爹看到娘亲,肯定很高兴……”

    “那个……”

    “爹爹跟栋儿一样,每天都在盼着娘亲回来。”男孩儿拉着容倾,完全的依赖,“娘亲回来了,再也不许离开爹爹和栋儿,不能再吓唬我们。”

    “其实……”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看到有一个小男孩儿……”

    “爹爹,爹爹,我找到娘亲了,爹爹……”

    听到男孩儿的声音,看到人,男子脸上紧张的神色舒缓下来,明显松了口气,随着又轻斥道,“栋儿,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不许乱跑的吗?你怎么又不听话?”

    “对不起爹爹!不过,我找到娘亲了……”小男孩儿说着,不由分说拉着容倾,往男子身边走去。

    “栋儿,爹爹给你说过,你娘亲她……”男子话说到一半儿,在看清容倾面容之后,脸色随之一变,微白,轻颤,眼圈微红,“语儿……”

    看男子的反应,容倾感;也许她长的跟他们的亲人真的很像。

    “爹爹,我们终于等到娘亲了对不对?”

    相比男孩儿的开心,男子在乍然的激动之后,涌现的是浓浓的失落和伤感,抬手轻轻揉了揉男孩儿的头发,几分不忍,满满的心疼,轻声道,“栋儿,她不是娘亲!”

    “爹爹,她是娘亲,你仔细看看,她就是……”

    “栋儿,她长的跟你娘亲很像。可她不是……”

    “她是,她是,她分明就是娘亲。栋儿等到了,爹爹你不能不认……”

    “栋儿,你娘亲她只能出现在我们的梦里。却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了!”

    “不,爹爹说过,只要我们有心,娘亲就会回来的。”男儿泪水漫过脸颊,抬头看向容倾,眼里是期待,是祈求,哽咽,“你是娘亲对不对?你是栋的娘亲,我没认错是不是?”

    那眼神让人有些不忍。只是……不是总归不是,要如何去承认!

    容倾缓缓摇头,“抱歉!”

    一声抱歉,清晰的否认,男孩眼泪滑落,眼眸瞬时灰暗下来。那种失望,伤心……让人都感刚才的否认是否太过残忍。

    男子抬手抹去男孩儿脸上的泪珠,弯腰把孩子拥在怀里,抱起,看着容倾,脸上表情复杂,“对不起,打搅了!”

    容倾摇头。

    男子颔首,抱着孩子转身离开。男孩儿伏在父亲肩头,视线不离容倾,眼睛红红。

    那眼神,看的容倾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若非年龄在这里摆着,她几乎要怀疑,她也许真的生过孩子也不一定。

    直到父子两个身影消失,容倾心里一松,吐出一口气,收回视线,转头,看到湛王瞬间,瞬时神清目明,一切感慨烟消云散!

    “夫君……”

    不错!人家走了,终于记起他这个夫君了。

    琴弹的不好,那不算什么事儿。可这说把他抛脑后就把他给抛脑后。那……事儿大了!

    湛王转动着手里的杯子,不咸不淡道,“看你对他们不依不舍的样子,本王以为,或许你们才是一家人。而本王,或是抢了人家媳妇儿的恶人。”

    那瞬间的画面,有些刺眼。因为他好像成了多余的。

    “那……那有依依不舍!”

    “你结巴什么?”

    “因为对夫君的话感到太惊讶了。”

    “有时解释就等于是掩饰。容九,那孩子可是让你心疼了?”

    “说不上心疼,就是看他哭的让人挺不落忍的。”

    这是实话,可惜,湛大爷不欣赏。

    轻哼一声,不轻不重道,“当初,那长箭都要刺到本王身上了,也未见你眨下眼。现在,一个毛孩儿掉几滴泪就让你不落忍了。爷倒是娶个好媳妇儿呀!”

    什么都没做,对孩子的眼泪,一点儿不忍,又惹得湛大王爷不愉了。变脸了,连旧账都翻出来了。

    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呀!这话,她不能说。因为湛王这大男人是自家相公。而那孩子,就算是哭的可怜,也是外人。所以,她妥妥的没理了。

    “夫君,其实……”

    “被叫娘亲,心里什么感觉?”

    “有些懵!”

    “想做娘亲吗?”

    这话出,容倾背后开始冒汗了。因为,传闻都说湛王是个不能生的。如此,她敢说想吗?

    “还没往那里想过!”这是实话,当娘的事儿确实没想过。

    湛王听了,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起身进屋。

    容倾长吁一口气,这喜怒无常的性子呀!

    “小姐,你还好吧?”小麻雀上前,低声道。

    “嗯!还好!”

    小麻雀听言,一脸佩服,怂怂道,“奴婢都冒冷汗了。”

    容倾听了,干笑。其实她也一样。

    一般人生气,身上冒出的都是火气。可湛王一变脸,随之散发出的却是杀气。太考验心跳了,什么时候都无法习惯。不由自主的就犯怂了!

    翌日

    容倾起床,床上已没了湛王的身影。

    “小姐,你起来了,赶紧吃饭吧!”’

    “好!王爷呢?”

    “王爷大清早跟齐管家一起出去了。”

    容倾听言,不由道,“不会是回京了吧?”

    小麻雀听了,小声道,“王爷还在不高兴?”

    “应该吧!”

    “小姐,你没哄哄王爷吗?”

    “这个……”

    昨天晚上本打算哄来着,可是在琢磨怎么去哄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

    容倾感;她虽然胆儿不大,可这心确实够大的。就跟洞房时一般,湛王那脸色,她还是睡着了。这次也是一样,这心大的,她也是佩服自己了。不过,这真不是什么优点儿。

    容倾腹诽间,湛王人回来了。

    “夫君,吃饭了!”容倾甜甜道。

    湛王却是眼帘都未抬,洗过手,坐下,开始用饭。

    容倾把粥放在湛王跟前,轻声道,“早饭简单了点儿,夫君将就着用,等到晚上我买好吃的回来。”

    “夫人辛苦了!”

    “都……都是应该的。”

    艾玛,画风不对呀!

    看容倾那惊疑不定的神色,湛王终是没忍住,瞪了她一眼。容倾看此,瞬时笑了,画风对了!

    没办法!湛王轻言柔语的样子,她真是不习惯。还是他横眉冷目的模样,她看着比较安心。特别在他心情不愉之。

    简单的用过饭,小麻雀送容倾去离家两里之外的镇上。

    走出家门,背后一道视线清晰传来,有人在看她。感觉出,容倾转头,那个叫栋儿的孩子映现眼帘。

    视线碰撞,容倾眼帘微动,栋儿对她勉强一笑,随着低下头去。

    容倾看了他一会儿,抬脚离开。

    “栋儿!”

    “爹爹!”

    “回去吃饭了。”

    “好!”应着好,眼睛却不由又向容倾看去。

    看着容倾背影,文景眼里溢出一抹苦涩,而后俯身,蹲在文栋身前,看着他,柔声道,“栋儿,不可以再打搅人家,知道吗?”

    “嗯!知道。”文栋眼圈泛红,“爹爹,我不会打搅她,我只是想远远的看看她,这样行吗?”

    看着文栋眼中的渴望,还有那跟他一样的思念。那拒绝的话,文景怎么也说不出,良久,点头,“可以!”

    文栋听言,瞬时笑了,哪一种满足,盈满对母亲的想念。

    文景心口抽搐,胀痛,压下,不曾显露,“走吧!回家。咳咳……”

    “爹爹,你又不舒服了吗?”

    “没有,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文栋点头,只是握着文景的手,却下意识的紧了紧。

    文景心口抽痛。

    ***

    容倾不在家,小麻雀在家各种忙。洗衣,做饭,打扫,端茶倒水,团团转。

    而齐大管家,就跟木桩一样立在湛王身侧,一动也不动,眼睛也不眨的看着小麻雀忙活。

    小麻雀看了他好几眼。但却一句话都没说。因为,容倾交代过,让她今天乖巧点儿,防止被湛王迁怒。所以,她勤奋又乖巧,只做事儿,不惹事儿,定要让王爷看看,对下人,小姐是多么的教导有方。

    不争馒头争口气,抱着给容倾长脸的想法,小麻雀干活越发的麻利,把齐管家忽视的彻底。

    而齐大管家看着勤奋非常的小麻雀,心情如下……

    极好,今天一句不顺耳的话也没听到。但是,齐瑄这心口却又憋闷了。妥妥的不舒服了。没想过跟那只麻雀做意气之争,可是这又输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馨园

    妹妹嫁人了,不能随时得见。但是,容倾的动向,容逸柏却均明了。时刻关注着,才能放心。

    “昨天小姐好像又惹到湛王了。又被湛王训斥了。不过,没受罚!只是,今天湛王心情如何不明,小姐心情看起来倒是不错!”

    “还有,小姐已找到活儿干了。”

    “另外隔壁那一家的人换了,不是原先的了。听附近邻居讲,现在住着的是一对父子,父亲二十出头,儿子六岁左右。刚买了那个宅子,才搬过去半个月……”

    容逸柏静静听着,脸上表情随着祥子的禀报,细微浮动。

    那个宅子,是容逸柏买给容倾的。在买的时候,周遭的环境,附近的邻居,都做过探查。均是一些平常百姓,虽秉性各异,不绝对纯善,但是也没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亦无什么潜伏的危险。可是……

    文家父子!突然出现的两人,还是在这个巧合的时间。有必要探查一番。

    “祥子,你去探查一下。”

    “小的明白!”

    “还有,让人护好小姐。”

    “是!”

    ***

    申时,五点左右,小麻雀接到容倾,两人踩着太阳余晖回来。

    “夫君,我回来了!”

    湛王抬头,看着容倾那笑眯眯的小脸儿,视线在她身上,上下掠过。

    头发乱了,衣服染上污渍了,小脸儿灰蒙蒙的,手红红的。完全一村妇,显而易见的脏乱。可精神头却是极好,眼睛灼灼发亮。湛王看着,眼睛微眯!

    “王爷饿了吧!这是豆花,还有混沌,王爷先吃点儿。一会儿就做饭。”容倾把手里的东西放桌上,手不停,嘴巴不停,“我还买了只鸡回来,一会儿炖鸡汤喝。”

    湛王听了,随意问,“找到活干了?”

    “嗯嗯!我运气不错。一个卖早点和午餐的摊位刚好要人。听说是她家媳妇要生了,家里忙不过来。那老板娘看我秀外慧中,又聪明能干,试过之后,就干脆的用我了。这豆花,还有这馄炖就是她送给我的。”

    容倾说完,从袖袋里掏出十个铜板来,放在桌上,“这是我今天的工钱,夫君你收着。”

    看着那十个铜板,再看容倾那灰头土脸的样子,一时沉默,而后开口,“今天就拿到工钱了?”

    “那老板娘人很好,我跟她说,我夫君身体不好,需要补身体。她答应只要我好好干,她可每天把当日的工钱结给我。”

    湛王扬眉,“夫君身体不好?”

    “嘿嘿……我不是怕夫君饿肚子嘛!我兜里的钱,今天都买东西了。从明天开始真的要靠工钱过日子了,所以,我要努力干活不能让夫君受委屈。”容倾说完起身,“相公,你趁热吃,我去洗洗脸。”

    容倾说完,走了出去。

    直到容倾背影消失,湛王收回视线,看着桌上那泛着油光的铜板,抬眸看向齐瑄,“这几个铜板能买什么?”

    “只能买馒头和青菜。若是真靠王妃的工钱过日子,主子以后怕是连肉都吃不上了。”

    湛王听言,沉默少卿,开口,“王妃今天干的怎么样?”

    “王妃……今天很努力。可以说,比属下想象中好太多。王妃第一天能挣到钱,属下感到很意外。”齐瑄如实道,“而看王妃干活的样子,说她贫苦人家的妇人,都没人会怀疑。”

    “认真,熟练,平和,从半晌忙到下晌。看得出的累,可是面对那些吃饭的百姓,小贩,脸上笑意从不断,未见一丝不耐和厌烦。”

    “对他们的态度,跟他们说话的语气,好似他们跟她都是一样的人。她不是尊贵的王妃,而他们也非卑微的百姓。”

    但凡有点儿身份的人,对比自己低微的人,哪怕再平和,也会有些许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可在容倾身上,却是一点儿都看不到。

    如此,若非她太会装,就是她真的是那样的心态。一种不可思议,亦是无法理解的心态。

    人份三六九等,怎么可能都一样?

    湛王听完,拿起桌上的铜钱,入手还带着一丝油滑之感。从早忙到晚,就挣了这么一点儿钱。还说什么养活他,还说什么努力不让他受委屈。那小女人惯会大言不惭!只是……

    齐瑄看着湛王脸上带着嫌弃,而后把那油腻腻的铜板放入了袖袋里。

    看此,齐瑄眼帘微动,而后垂眸,眸色深远。或许,容倾从来都不是在瞎折腾!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