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娇花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94章 娇花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温润清俊——容逸柏!

    雅致如玉——钟离隐!

    慵懒尊贵——湛王爷!

    三个男人,三种气质,不同气势,相对而坐,一处风景!

    “再次恭贺湛王爷大婚!”钟离逸以茶当酒,举杯,前送。[

    湛王扬了扬嘴角,茶杯轻举,“仁王有心了,也祝愿仁王一路顺风。”

    “得湛王吉言,必是顺风与顺水。”

    湛王笑了笑,没说话!

    容逸柏静坐一旁,静听两个王者那和谐寒暄,眼睛不时看向某处,在等待什么不言而喻!

    少时,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一路下人,奴婢,屈膝请安,规矩恭敬,“王妃!”

    “嗯!”

    看着疾步走来的容倾,容逸柏眼底不觉染上柔和。

    钟离隐亦转眸,向容倾看去。

    看着几乎在同一时间,视线一致转移的两人,湛王垂眸,轻抿一口杯中茶水,而后,缓缓转头……

    在湛王转头的瞬间,只见刚才还风风火火的小女人,瞬时改变了画风……

    由小跑变为小挪!没错就是挪!

    那个小碎步,完全的莲步轻移;脸上表情,都变得端庄无比!

    看此,钟离隐不觉扬眉,眼底溢出一抹笑意。

    看容倾那姿态,容逸柏神色微动,第一感觉,容倾又惹事儿了!

    根据过往经验,她每次犯错被发现之后,就会变得尤其的乖巧——容逸柏的结论!

    容倾每次马屁拍的越是响,就证明她错犯的越大——凛五的结论。

    两个结论,异曲同工之妙。

    容倾那点儿小心思,他们都看得出。湛王爷又如何不知?

    冷哼,她每次变乖的背后,附带的都是他的糟心点儿。特别是这次,那糟点儿,完全的难以启齿!

    “妾身给王爷请安。”容倾规矩俯身,而后见礼,“见过仁王爷,哥哥!”

    “王妃无需客套。”钟离隐温和道。

    容逸柏起身,还礼,“王妃安!”

    纵然容逸柏是哥哥,可面对容倾也定要行礼。辈分在后,身份在前,湛王妃的身份,高出容逸柏太多。

    容倾抬头看着容逸柏,“哥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口里如此问,眼睛无声询问,没什么事儿吧?

    容逸柏温和一笑,柔和道,“仁王爷来此向湛王辞别,我随着一道过来向王爷和王妃请个安。”

    容倾听言,笑眯眯道,“哥哥真是有心了。”说完,在湛王身边坐下,低眉顺目。

    钟离隐摸摸鼻子,他好像被忽视了。

    “王妃在作画?还是在写作?”扫过容倾袖摆上那一点儿墨迹,钟离隐顺口问道。

    容倾听言,抬眸看了钟离隐一眼,浅浅一笑,“没作画也没写作,就是为王爷研研磨。”说完,甜蜜蜜看向湛王。

    秀恩爱,*裸的!

    湛王瞟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钟离隐看着,微微一笑,“王爷王妃倒是好兴致。”

    “让仁王爷见笑了。”容倾说完,扫了一眼桌上,而后垂首,老老实实坐着,不再说话。心里呜呜……桌上竟然只有茶水,连点儿点心都没有。

    “湛王爷什么时候带着王妃去皓月走一圈?到时,也让本王尽尽地主之谊!”钟离隐随意道。

    湛王听言,看向容倾,声音低沉而柔和,“想去皓月看看吗?”

    闻言,容倾抬眸,未加思索道,“我听王爷的!”

    湛王听了,移开视线,看向钟离隐,扬了扬嘴角,悠悠道,“有空一定去打搅仁王。”

    “静候湛王到来。”

    三个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容倾基本不插话,很是老实的坐着,只是……

    看到湛王垂放在腿上的大手,容倾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往桌边靠了靠,随着悄悄抬手,接着稳稳的握住了湛王那只大手。

    容倾小动作一出,湛王眼帘微动,随即恢复如常。

    容倾继续低眉顺目的听他们闲聊,但桌下的小手却是忙的不得了,数数手指头,比比手大小,抠抠手指甲,玩儿的不亦乐乎。

    随着容倾小动作的频繁,某人不经意间开始走神!

    “湛王爷,湛王……”

    在湛王心不在焉越发明显。直至钟离隐,容逸柏均已能清晰察觉到的瞬间。湛王忽而起身,“凛五,送仁王,容逸柏离开。”说完,拉起容倾往主院走去。

    呃……

    看着容倾跌跌撞撞的背影,还有湛王那一眼凶狠的表情。钟离隐神色不定。容逸柏垂眸,情绪不明。

    皇宫

    “湛王府一切可都还好?”太后靠在软榻上,看着皇后,随意问道。

    “回母后,今日早上儿臣让钱嬷嬷去了一趟。她回来禀报说,府内一切如常。”

    一切如常,也就是说,湛王府并未因为多了一个湛王妃而有任何改变吗?

    “湛王府的中馈,还是由齐管家在管着吗?”

    “是的!”皇后说完,又道,“不过,容倾刚进门第一天,就算移交中馈,最快也要等到三天之后。”

    太后听言,呵呵一笑,“移交?若是云珟真把中馈移交给容九那倒是好了。”

    皇后听了,垂眸,太后心里所想,她能猜得到。

    湛王府管家——齐瑄,年逾三十,身世成迷,能力非凡,长袖善舞,却又手段极度老辣!

    这么一个人,在几年前,忽然从天而降,且一跃成为湛王府的管家。在当时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甚至连皇上都传唤了齐瑄,并对他进行了,询问探究。

    但最终得出的结果,却仍然是一片模糊。唯一清晰的就是,齐瑄能力确实非同一般,至于身世,齐瑄自己言,他就是一江湖漂客,只因感念湛王对他有救命之恩,如此,自愿卖身湛王府十年,以作报恩。

    因这份救命之恩,甚至拒绝了皇上提议他可入朝为官的圣意。

    而自从这个人做了湛王府的管家,让本就如铁桶一般的湛王府,变的更加严密,滴水不漏。想从湛王府打探消息,简直是比登天都难。

    继而,由这么一个人掌握湛王府的中馈,实在是让太后不喜。

    所以,纵然太后不喜容倾。但是,若是容倾真的有本事,蛊惑到湛王,让湛王开口把府中中馈移交给她。那,太后倒是很乐意看到。

    因为,齐瑄是湛王管家,还是一男子。让太后连召见他都变得有些不太合适。如此,还谈何其他。收买都难以渗透。

    但是,容倾不同。她就算是湛王妃,那也是太后的晚辈。所以,在很多事上,太后指导一下,帮衬一下都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干预湛王府的所有,探究湛王府的一切。这些,已成为太后的一种本能。

    因为,湛王爷那琢磨不定的性情。让太后更为迫切的想知道湛王动向。或许那样她就不至于太过被动,不至于每次都被湛王压的死死的,次次都被湛王搞的措手不及。

    “太子再有三日就大婚了,一切可都准备好了没?”

    “回母后,一切都就绪。”

    闻言,太后静默少卿开口,“祁清莹为太子妃,你心里可满意?”

    皇后听言,眼睛看着太后,不闪躲不回避,“这是皇上的恩典,儿臣感恩,也期盼着祁家小姐能够照顾好太子,还有两个孩儿。”

    说着感恩,说着期待,却未言满意。因为,太后不满意。所以,太子大婚作为皇后,她也别表现的太高兴了。

    太后听了,淡淡道,“太子,两个孩儿,连带太子府的中馈。祁家姑娘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能一身兼顾了,总是有顾不到的地方,你这做母后的也不可太严厉,苛求了。”

    皇后听言,点头,柔和道,“母后说的是。所以,前几天儿臣召见了庄诗画(太子侧妃),交代她等入了太子府,一定要好好辅佐太子妃,多分担些事物,别让太子妃太受累了。”

    “嗯!你想的很周到。”太后说完,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也要提醒她注意自己的本分,别逾了自己的身份。凡事都要听从太子妃的吩咐!”

    “是!儿臣明白。”

    最近一连串的事,让庄家声誉受到重创。在这个时候,定要收敛行事儿。庄家女欺压太子妃这样的字眼绝对不能传出。

    “还有,三皇子也快大婚了。他……他最近身体如何?可好些了?”

    “听太医言,三皇子还未完全恢复!”

    太后听了,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三皇子突然失了男儿雄风,这也就意味着,庄诗雨嫁入三皇府后,极有可能会守空房。如此……令人不愉。不过,太后却是意外的没多说什么。只道,“你多关心着点,让太医多上点儿心,别误了三皇子的病。”

    “是!”

    湛王府

    再次被咕咕叫的肚子叫醒,容倾缩在被窝,蒙着被子,呜呼了好一会儿,抱着被子坐起,看了看时辰。很好,湛王时常又创新高了。

    只是,看着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叹:发情的男人,这次还发狠了。床上成了战场了!还有,这总是晚上滚床单,真的好么?

    “小姐,你醒了?”

    “麻雀……”

    “小姐饭菜摆好了!”

    要说还是麻雀了解容倾。果然,一句话,瞬时让容倾精神了不少。

    简单的梳洗过后,容倾看着一满桌的菜,差点热泪盈眶。这就是她劳动的果实呀!劳动光荣,劳动光荣!

    “小姐,你喜欢吃的。”

    “嗯嗯!”

    “小姐,你喝口汤!”

    “好!”

    夹菜端汤,小麻雀伺候的周到。容倾吃的口齿留香。

    吃的畅快间,湛王缓步走进来。

    “王爷!”小麻雀赶紧行礼。

    “嗯!”

    容倾抬头,随问,“王爷您吃了吗?”

    “本王有没有吃饭,你这做王妃已开吃了还不清楚吗?”

    这话意思,你容九姑娘在吃饭前,怎么能不先问问湛大王爷吃了没!这贤惠,太不到位,太不走心。

    容倾看着湛大王爷,心里不由腹诽:都说男人床上床下两张脸。可是湛大王爷却是不同。人家床上那鸟样,床下还那样。逮住机会,不放过收拾你!她的这个命哟!

    “王爷,吃饭!”

    端汤,夹菜,伺候他大爷。

    湛王爷坐着没动,反闲闲道,“字练习的如何了?”

    很好!睡过之后,别人听到的是一大串的甜言蜜语。而到了她这里,成了检查检查作业了。湛大王爷这情趣,高端大气上档次!

    容倾咽下口中饭菜,开口道,“夫子说我很有天赋。”

    湛王听言,扬眉,“是吗?”她可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嗯嗯!王爷,您娶了个聪明又伶俐的媳妇儿呢!”

    湛王听了,呵呵,“既然如此,别浪费了那份天赋,每天练习增加一个时辰。”

    很好!由两个时辰变三个时辰了。

    色诱之后,练的更久了。这结果,清晰告诉容倾,她没妲己命好呀!同样都是献身,人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她,就挣到了一份口粮。

    “王爷,小女有一心里话想禀报王爷,不知可否?”

    “可说!”

    “谢王爷……”

    谢恩的话刚落,只听湛王又道,“不过,无论任何事一律不准。”

    容倾面皮抖了抖。

    看看人家湛大王爷,也不是太霸道嘛!毕竟,人家给了你说的机会,只是没准许罢了!

    你可随便浪费口舌,反正别想他答应什么就是了。

    看着容倾那表情,湛王移开视线,看着桌上饭菜,忽而感觉,虽然吃过了,不过再添几口或许也不错。

    “王爷!我觉得吧!比起练字,也许不练才是英明之举。”

    “继续说!”

    “您看,我现在不用练字。我的字体完全是自成一格。若是练了,反而落了俗套了,那样多不个性呀!王爷,您说是吧!”容倾笑眯眯道。

    湛王听了,喝了一口汤,不紧不慢道,“确实是自成一格。那字,盯着看,都让人不认识。”

    容倾嘿嘿一笑,“那我肯定是一不小心写了狂草,狂草呀!”

    凛一闻言,嘴角抽了抽。

    “原来爱妃写的是狂草呀!本王可真是涨见识了。”

    “王爷过奖,过奖!”

    看容倾那模样,湛王不由好奇,容倾那脸皮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王爷,王妃!”

    听到声音,容倾直接看向湛王。而湛王继续品他的汤,没有开口的意思。

    容倾看此,轻咳一声,开口,“何事?”

    “林姨娘来了,在外求见。”

    林姨娘!嫁入湛王府的第二天,第一朵娇花儿来到眼前。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