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真是心有灵犀呢!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93章 真是心有灵犀呢!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秒了!秒了!

    天哪!天哪!

    容倾心里的背景曲直接‘由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了今天是个好日子。[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吉祥的事儿都有我,好日子……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当当到一半儿,接触到湛王视线,一切戛然而止,就剩二字儿——完了!

    小脸儿绷紧,弯起的眉眼拉平,上扬的嘴角抿紧。

    这个时候她该作何反应?心里开始波涛翻涌,乱七八糟的杂念一涌而出……

    她若是个不经人事的也就罢了。管他是秒速,还是光速,她只要满脸羞答答,迷糊糊的自然就过去了。

    可关键她不是呀!在房事上,她理论知识,通。实践姿势,懂。

    如此,装糊涂都装不过去呀!因为,湛王知道她很懂。她曾经可是评论过他技术差呢!

    想着,容倾不觉咽口水。其实,这次她真不嫌他时间短,反而很高兴。毕竟,她今天可是累惨了,湛王能速战速决,她可是求之不得。

    可是,这话就算是真话湛王也绝对不喜欢听吧!毕竟,相比你的心情,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能力。

    如此,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安慰?就说,猴子还有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何况这事儿了,正常,正常!

    就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或者,人在江湖啊飘哪有不挨刀。也许,应该直接了当的说,让你前几次使劲儿折腾,折腾,折腾,这下好了!软了吧!秒了吧!能的你,有本事再来一次。

    这挑衅的念头突然而出,容倾一个得瑟一个激灵,相互交替,那酸爽,颤抖的兴奋着。

    不过,男人秒了,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有可能会被误解为讥笑吧!所以,不能安慰,不能安慰!

    要不?她直接翻白眼晕倒?或者说,或者说……

    想着,纠结着,吃饱的小肚儿,疲惫的身体,给了她一个干脆决定——她睡着了!

    看着躺在他身下,就这么没心没肺睡过去的女人。湛王那脸色黑色的能滴出墨水来!

    娶了个不着调的女人,连带洞房都变得这么……湛王面皮紧绷,羞怒!

    极好!继技术差之后,他在时间上又创了一个记录。

    想着,脸色越发难看。狠狠看了容倾一眼,湛王心里装载着千百种切了她,剁了她的念头。从床上下来,抬脚往洗浴间走去。

    馨园

    “娘,安安今天嫁人了。嫁给了一个有才华,有样貌,有权势,也有脾气的男人。安安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而我怕是护不住她。”

    “那个男人的身份在哪里摆着,纵然是安安被他欺负了,我也不能伸手去揍他。所以,若是有可能,你记得护着她点儿。”真若有灵,就经常去云珟面前飘飘——这念头在容逸柏脑里过了过。

    “咳……”轻咳一声压下,看着眼前的牌位,浅笑,略显无奈,“大概是跟安安一起待的有些久了,一些奇怪的念头不觉就冒出来了。娘不要见怪。”

    伸手倒一杯清茶放在牌位前,再为自己倒一杯,轻抿一口,随意说着,“安安才嫁人,才是第一天不在家。我发现,我已经有些想她了。这算不算一种依赖?就如娘刚离世时一样,总是不断想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不过,她总归是要嫁人的,等时间长久,她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慢慢会习惯的。就如娘永远的离开一样。”

    “只是,安安出嫁了,我忽然不知道该忙些什么了。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感觉院子大了,时间也多了,对湛王爷……”容逸柏说着,顿住。

    “对湛王爷如何?”

    一个声音传来,容逸柏随着抬眸,钟离隐那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容逸柏眉头微扬,显然对于钟离隐的出现有一些意外。

    起身,拱手,“王爷!”

    “嗯!”

    “王爷请坐!”

    钟离隐点头,在容逸柏对面坐下,拿过茶杯,亲斟一杯茶放在牌位前,一种敬重。

    “多谢王爷!”

    “只是小事。当初若非你母亲,本王恐怕根本不会来到这个世上。”

    “能救到王爷和娘娘,家母定然也十分高兴。”

    “嗯,你母亲是个善良的人……”钟离隐说着微微一顿,道,“跟容倾一样。”

    闻言,容逸柏神色微动,眼底划过什么,而后隐没无踪,温和一笑,“只是,比起母亲的端庄柔和,倾儿这点儿却是完全相反了。”

    钟离隐听言,看了容逸柏一眼,亦是一笑,“这倒是,容倾发起狠了来,还是挺呛人的。”

    当初在山谷下,容倾狠掐他伤口的那种痛,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每每想到容倾,总是有股苦笑不得之感。

    “不知道容九这会儿在做什么?”

    钟离隐一言出,容逸柏拿着杯子的手顿住,大婚之夜能做什么?这话题,禁忌了!钟离隐有些故意了。目的是什么?一时猜不透。

    容逸柏抿一口茶水,自然转移话题,“湛王已大婚,王爷预备何时离开?”

    “后天!”

    “提前预祝王爷一路顺风。”

    “多谢!”

    两个男人相对而坐,有一搭没一搭的,天南地北的聊着!偶尔提到容倾,摇头笑笑。

    随聊结束,也未聊到什么重点。钟离隐晚上过来,好像就是为了跟容逸柏说那些有的没的。

    顾家

    容倾大婚,湛王亲迎,皇亲国戚俱到,那一路红妆,那满溢的荣华与锦绣。引人羡艳。而落在顾婷的眼中,却是分外的刺眼。

    若是顾家没发生这么多事儿,她最多也就是腹诽几句,而后嗤之以鼻。可是现在,在她作为落寞凄惨的时候,容倾真真实实成了大元王朝的尊贵的湛王妃!

    那一种落差,那*裸的对比,刺的顾婷心口憋闷的透不过气来。

    把顾家祸害成这样,她就那样心安理得,高高兴兴的去享那荣华富贵了。顾婷心里被深深的埋入了一个刺儿。

    纵然,归根结底最先挑起事端,引来祸事的是顾大奶奶,可那又如何呢?因为,不管怎么样顾家会变成这样,都跟她容倾脱不了关系。

    “小……小姐!”小丫头看到顾婷脸上那一抹阴戾,不由瑟缩了一下。

    “什么事儿?”顾婷转头,声音沉沉,坏心情清晰可见。

    也是!顾府发生这么多事儿,谁还能笑逐颜开,继续温柔似水呢!

    小丫头垂首,赶紧道,“奶奶想见小姐,让奴婢过来……”小丫头的话还未说完。

    “她又要见我做什么?”

    “这……这个,奴婢不知!”

    不管顾大奶奶再不愿,明日她也将要被送回王家去。

    从事发之后,顾大奶奶就被完全的禁足了,被关在自己的院子中,绝不容许迈出一步。

    顾大奶奶也曾经暴躁过,可是,得到的却是更严厉的处罚——顾振的休书!

    晕了,懵了,哭了,骂了,也求了。最后都未激起任何风浪。没有人来安慰,也没有人同情。除了顾廷煜过来一次,让她不要再闹以外。顾振,顾廷灿包括顾婷,三人均未露过面。

    就算顾大奶奶每日要丫头来找顾婷几次,顾婷也是一点儿去探望她的意思都没有。

    而这次,大概也是同样吧!小丫头暗想:小姐还是不会去吧!

    顾家成这样,大小姐以后的亲事怕是艰难了。如此,怕是恼上大奶奶了。小丫头腹诽间,顾婷忽而起身,小丫头心头一跳,“小姐……”

    顾婷无视小丫头那惊异不定的表情,冷着一双眼,抬脚往顾奶奶的院子走去。

    斜靠在床头,面色青白,明显消瘦的顾大奶奶,在看到突然出现的顾婷时眼睛猛然一亮,随着眼泪掉了下来,“婷……婷儿……”开口,微颤,声音哑的厉害。

    这几天,又是哭,又是叫,又是嚷的,嗓子能不哑吗?

    顾婷抿嘴,随着眼圈一红,“娘……”一声唤之后,扑倒顾大奶奶怀里哭了起来。

    “婷儿,我的儿呀……”顾大奶奶哑着嗓子,随着大哭起来。

    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高嬷嬷看了一眼,默默退了下去。

    屋内,哭声好一会儿才停下,顾婷抹去脸上的泪珠,哽咽,“娘,你瘦了!”

    一句话,还有顾婷那眼里的关心,让顾大奶奶心都痛了,“婷儿,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呀!”

    顾婷眼圈红红,摇头,“我不怪娘!”

    顾大奶奶听言,瞬时又哭了起来,因顾婷的一句话,顾大奶奶心里的愤恨,染上点点懊悔,呜咽道,“若是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娘一定不会说那些话。就算心里憋火死,也一定不会去骂她!呜呜呜……”

    骂她?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看着顾大奶奶后悔的模样,顾婷眼底划过一抹嗤笑,而后又隐匿无踪,柔声道,“事情都已过去了,娘就不要再提了。”

    “过去?怎么会过去!”想到自己的处境,顾大奶奶悲从心来,心里气恨,慌乱,急躁,“婷儿,你可知道。你父亲他已经恼上我了,他给了我休书,还要把我送回到王家去,你说……”

    “这事儿我知道!”

    顾大奶奶听言,怔了怔,随着拉住顾婷的手,紧声道,“那……那你怎么没帮我求求情?还有你大哥,他……”

    求情?呵……

    顾婷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控制着脸上的表情,柔柔淡淡道,“大哥也知道!”

    顾大奶奶闻言,心头一跳,“你们就没对你父亲……”

    “我们求了,可是没用!”

    “你父亲他真是……”顾大奶奶心里难受的厉害,也觉得不忿,“纵然我做的不对,可是他怎么能这么狠心。不但把我休了,还要把我送回到王家去,他这不是让我去死吗?”

    死字入耳,顾婷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稍纵即逝。伸手拉住顾大奶奶的手,沉重道,“娘,父亲他也是被逼无奈。顾家因你,遭遇如此大劫难,顾家族人已然愤怒到了极致。无论父亲和我们如何求情,他们都不能留你在顾家……”

    顾婷的话还未说完,顾大奶奶气愤道,“你父亲若是有心,贴心了要留我在顾家,顾家族人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要了他的命不成?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护着我的心。”

    这话听在耳中,顾婷手收回,压下那奔腾的情绪,沉沉道,“顾家所有男儿的仕途都毁了,这样的事,母亲以为是父亲一人能担的起来的吗?是父亲一句话就能抹去的吗?以己度人,若是有人毁了哥哥的一切,母亲你又如何?三言两语就能谅解吗?”

    顾大奶奶心口一窒。若是有人毁了顾廷灿,顾廷煜的仕途,她肯定把那人的皮给扒了。

    苦笑,不能否认,“你说得对,是不能轻易就抹去。但是,我当时会那样,也是因为心里太憋闷,看到容倾,忍不住为你哥哥,还有静儿叫屈……”

    这一套说辞,顾婷不想听,直接打断,“母亲的心情,女儿能理解。只是,现在事情已变成这样再说那些已没有任何意义……”

    “实在不行,我去向容倾赔罪,向她……向她磕头行不行?”顾大奶奶咬牙,说的那个气闷。向容倾低头,对她是一种屈辱的既视感。

    “若是赔罪有用,又怎会变成今天这种局面?”

    “容倾想要的不就是那个吗?要我受辱,她不就高兴了!那样……”

    “那样顾家的事儿也过不去,母亲还是要回王家去。”

    难不成到了这个时候,顾大奶奶还以为只要她低个头,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够得到解决吗?若是她的膝盖那么有用,顾氏族人也不会开口就拿了她的小命了!

    “容倾她就这么恨我?为了我那句话难听话,她就要毁了整个顾家?她还有没有良心,亏得你父亲往日里面还那么……”

    “那些就不要说了。”面对顾大奶奶的愚蠢,天真。顾婷的耐心消失殆尽。打断她的话,直入主题,“事已成定局。现在,女儿只希望母亲回到王家后,能够好好的活着,无论发生任何事,受到任何对待,都要好好活着!”

    顾婷的话,让顾奶奶彻底慌了,“你的意思是,我一定会被送到王家?难道我向容倾跪地赔罪都不行?”

    顾大奶奶话出,顾婷直接起身,眼神诡异莫测道,“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定要好好活着就行。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再回到顾家。”

    顾奶奶苦笑,满脸苦涩,“可是你外祖家因我变成这样,你大舅母,她们如何能容得下我。我怎么能活的下去……”

    “只要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女儿,你就算是被打落牙齿吐了血,也能够活下去。”顾婷咬牙,脸上轻柔无踪,转为冰寒的冷硬,“记住,一定要给我活着!”

    顾婷脸上那充满戾气的表情,顾大奶奶被吓到了,“婷……婷儿你……”

    “我这一辈子已经被你毁了一半儿了。若你还有一点儿为娘之心,对我还有一点儿怜爱,不想我一辈子孤苦,就别想着去死!”顾婷说完,转身离开。

    顾大奶奶怔忪,良久,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面如土色,惊心悲凉。原来……

    原来,顾婷三番五次的不要死,不是因为不想失去她这个娘。而是……而是不想为她个娘守孝。

    顾婷马上要十六了,可是还未定亲。如此,若是她死了,顾婷作为女儿就要守孝三年。待到那时,她就十九了,是个老姑娘了,一不小心就嫁不出去了。所以,才会连连告诫她,不要死,不要死……

    忽然明白了,却还不如永远不明白。

    顾大奶奶复伏在地上,痛哭出声,那悲切,让人不免有些心酸。

    顾大奶奶不是个善良的人,也不是个精明,聪明的人。可是她对自己孩子,却是全心全意,可现在……

    一声长叹!能付出什么,是自己决定的,可能得到什么,却是老天说了算。所谓天意弄人,或许就是如此!

    湛王府

    “王爷,小包子味道很不错,您尝尝!”

    “粥也很香,很软。王爷你多吃点儿!”

    “这蒸糕也挺好,就是甜了些。”

    “王爷可是要吃这个,妾身帮您夹。”

    看着站在桌前,如小蜜蜂一样忙活着,伺候湛王用饭的容倾。凛五就一个感觉——这绝对不是容倾转性了,而是肯定出什么事儿了。

    虽然湛王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但是……

    不对劲儿!

    很不对劲儿!

    “容九!”

    “在!”湛王悠悠开口,容倾立马立正站好。

    “闭嘴!”

    二字出,容倾立马老实了,口不言,手不动。

    令行禁止,让她干啥她干啥,她做到了!

    可是没人欣赏,更没人感动!

    容倾老实了,湛王也没觉得顺心多少。从昨晚开始,对于成亲他就一个感觉——纯粹是给自己找憋闷。

    心里翻涌着这种感觉,还要硬生生压下,湛王那个心情,燥!

    容倾站在湛王身旁,清晰感知到他身上那股低气压,自动绷紧了全身的皮。

    没办法,谁让昨天湛大爷秒了呢!谁让她又不小心睡着了呢?

    早上醒来,看到湛王那张脸,容倾恍惚过后,想到昨晚事。第一想到的——告诉湛王她突然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如此,自然的也不记得湛王昨晚的窘态了。

    只是,这念头在脑子里过了过,马上就被她拍飞了。

    一句相公,惊的湛王射了已是罪过。犯了罪,又睡着了,已是罪上加罪。早上起来不知悔改,还敢接着忽悠。那,没好果子吃,肯定的!

    既不能装傻,那就只能可劲儿的贤惠了,卖力的,无微不至的!

    只是,容倾感觉她就算再卖力效果不大。若是想湛王即刻恢复心情,抚平那受创的大男子自尊心,唯一的快速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再做一次,久久久的!可是……看看外面白花花的太阳。

    唉!昨晚真不该一觉睡到天亮的。

    想着,偷偷看了一眼湛王,随着低头,某人这会儿大概正在气闷,没兴致去发情了。所以,真是喜忧参半,喜忧参半呀!床上不用出力了,床下却直接变丫头了。

    在容倾思绪飘荡间,湛王用完了早饭,凛一缓步走进来,“主子,人带来了。”

    闻声,容倾回神,抬眸,看一个女教学装扮的中年女子从凛一身后走出,上前,屈膝跪地,请安,“学生刘玥叩见王爷,叩见王妃娘娘。”

    “起来吧!”湛王淡淡道。

    “谢王爷,谢王妃!”起身,垂手而立,静待吩咐。

    容倾迷迷糊糊看着,不知这是那一出。不过,这女教学的衣服真好看,英姿飒爽的,偷着一股英气。

    “容九!”

    湛王开口,容倾登时上前。

    “妾身在,王爷有事儿您吩咐!”一副愿为你效犬马之劳的姿态。

    湛王抬眸,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道,“去,见见你的夫子。”

    容倾听言,一愣,随着抬眸看向刘玥,生出不好预感,“我的夫子?”

    湛王悠然道,“字太难看!即日起,每天跟刘教学学习两个时辰的字。”

    两个时辰,那就是四个小时呀!每天练这么久的毛笔字,容倾头皮麻了麻,只是看着湛王,容倾却是嘿嘿笑了,甜蜜蜜道,“王爷,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呢!我正想着,入府后好好练练我的字,省的以后出门给王爷丢脸。没想到王爷您已经请了刘夫子。”

    容倾话出,凛五不由抿着笑。这话绝对的口是心非。因为,刚才凛五看的很清楚,在湛王说出每天练二个时辰这字眼时,当时容倾眼睛都直了。可就这,她竟然还说什么心有灵犀。

    如此,根据以前的过往。凛五几乎可以肯定,容倾定是又犯了什么事儿,惹到主子了。不然,她绝对不会这么老实。

    往往容倾拍马屁的话说的越是动听,就越是说明,她犯的错越大。为了不被主子罚,就可劲儿的说好听的。比如,她坐牢时,可是连棒棒棒,久久久这样极端的字眼都说出来了。所以,这次她又犯了什么事儿呢?还真是有些好奇了!

    湛王看着容倾那眉眼弯弯的小脸儿,随着勾了勾嘴角,分外柔和道,“如此,那就好好学吧!别让本王失望了。”

    “妾身一定竭尽全力!”

    “不止要竭尽全力,还要废寝忘食才好。”

    闻言,容倾不由看向桌上早点,这意思是,饭都不给吃了?

    顺着容倾的眼神,湛王回她一个表情,就是她想的那样!

    张口闭口都是吃的女人,一定要饿她几顿。

    就这样,容倾为湛王妃的日子开启了。不是吃香喝辣,而是,练习那该死的大字!

    摸摸酸痛的手腕,容倾再次确定,成亲的第一个晚上,果然真的很重要呀!这就是她安睡了一个晚上的代价。憔悴呀!

    “刘夫子!”

    “王妃!”

    “你看我的字写的如何?”

    刘玥看着容倾写出大字,静默少卿,开口,“王妃的字很婉约!”

    容倾听言,瞬时笑了。很婉约,这就跟夸一个人长得很委婉是一个意思。丑呗!

    “听夫子这样说,看来我还要练习很久了。”容倾叹了口气,有些不死心道,“夫子,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方法,使我能够快速进步?”

    说完这句,容倾摸摸脑门,认清一个现实。她哪怕是活到一百岁,一旦沦为学生,就会忍不住想投机取巧。就算成功率极小,极有可能会被罚,也止不住她想作弊的脚步。囧囧那个有神。

    刘玥听言,抬眸看向容倾,这位湛王妃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有点儿小无赖,有些小滑头!

    那种顶着刘玥的眼神,容倾满眼的星星,一脸的期待,求作弊高招,求同流合污!

    她怎么着也算一个王妃。所以,哪怕在刘玥眼中她已是学生界的败类,刘玥应该也不至于会打她手板儿吧!所以,掉节操无压力。

    对视,少卿,刘玥败下阵来,悠悠道,“速成的办法,学生倒是没有。不过,能使王妃不用练字的方法,学生倒是有一个。”

    闻言,容倾眼神灼灼发亮,“请夫子指教!”

    “只要王爷收回成命即可!”

    这答案……

    容倾默默的拿起毛笔,“夫子,我们再练会儿吧!”

    “是!”

    “小,不……王妃!”小麻雀开口,上前,禀报道,“王妃,仁王爷和公子来了,王爷请你过去。”

    容倾听言,麻溜放下笔,“带路!”

    “是!”

    “王妃……”

    “夫子,我招待过客人就来。”说完,容倾疾步走开。

    仁王爷来了,湛大王爷招待时,怎么也会在桌上放点点心吧!呜呜,饿死她了!

    呃……看着容倾的背影,刘玥呢喃,“顶着满脸的墨水去招待客人怕是不太好吧!”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