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桃花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86章 桃花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CC这些年来,胆敢到湛王府门口叫器,挑衅湛王脾气,验证自己勇气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守门护卫,面色完全沉下。凛五静默不言,湛王缓步向前!

    “王爷!”

    湛王身影映入眼帘,护卫收回欲挥向女子的手,单膝跪地,行礼。

    王爷二字入耳,女子随着转头……

    一身紫衣,满身贵气;绝美俊颜,望之心悸;高大身影,静立眼前,似画似幻!

    惊艳的面容,惊人的气势,刻入骨血的雅致尊贵,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尊,睥睨天下,俯视所有!

    女子眼眸微缩,而后跪地,声音却分外平稳,“小女赵清雪叩见王爷。”

    凛五听言,神色微动,赵清雪?赵!

    出乎凛五意料,湛王竟没无视而过,反淡淡开口,“丽妃是你什么人?”

    “回王爷,丽妃是小女同族姑母。”

    湛王随意问,“原来是丽妃的侄女。来此见本王所为何事?”

    赵清雪抬头,看着湛王,也不绕弯,直接道,“小女来此是想求王爷放了我弟弟赵清辉。”

    湛王听言,嘴角扬起一抹隐晦不明的弧度,最近有情有义的人还真是不少。那边刚有一个把哥哥救出。这边又来一个舍命救弟弟的。

    “丽妃娘娘冒犯了湛王,她已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赵家也已付出了代价。只是,罪不及妇孺,我弟弟他才十二,还是一个孩子,他不应该被牵连其中。求王爷放他一条生路。”赵清雪叩首,恭敬,恳切。

    凛五站在湛王身侧,看着赵清雪,总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奇怪的点儿在哪里。

    赵清雪,赵清辉!名字记下。

    湛王不咸不淡,“看来,你弟弟对你很重要?”

    “是!”

    湛王听言,微微俯身,看着赵清雪,不急不缓,低低沉沉道,“想要你弟弟活着,其实并不难。”

    突然缩短的距离,无声的压力,赵清雪面皮紧绷,“请王爷直言。”

    “以命换命可愿意?”

    闻言,赵清雪心头发紧,手握成拳,面皮发紧,微白,声音微颤,“王爷是让用自己的命换我弟弟的命吗?”

    “不愿意吗?”

    眼眶微红,却不曾迟疑,“不……我愿意!”

    听言,湛王缓缓笑开,深看赵清雪一眼,面上饶有趣味,眼底神色不明,而后起身,“周正!”

    “奴才在!”

    “告诉刘振把人放了!”令下,湛王越过赵清雪抬脚走入王府。

    凛五看了赵清雪一眼,随着走进去。

    赵清雪跪在地上,看着湛王背影,脸上表情有喜悦也有苦涩。

    喜,弟弟无事。苦,她将要死去吗?

    直到湛王身影即将消失不见,赵清雪叩首,而后由丫头扶着离开。

    生命不止,八卦不息!

    本来湛王的一举一动就是京城众人关注点的焦点。现,赵家连番的祸事,也格外引人注目。

    继而赵清雪去湛王府舍命为弟求情一举。在她来到湛王府那一刻,已引起了大片视线的关注。

    如此,湛王意外开恩,罕见的宽恕赵家兄妹一事,在湛王令出同时,也迅速在京城散开。

    一时之间,观望之人,多番猜测翻涌而出。湛王可从不是个宽容的人,现在突然对赵清雪如此宽宏的缘由是什么呢?

    各种臆想,各种揣摩。均染桃色!毕竟,湛王爷也是男人嘛,毕竟,那赵清雪可是长的一点儿都不差。

    馨园

    容倾平日足不出户。继而,关于京城动向,容逸柏不说,馨园下人均不敢多言。继,她的消息层面完全滞后。

    等她知道庄家和赵家的事,心抖抖颤时,湛大王爷已经收手了。只是,附带来的赵清雪之事,容倾倒是意外的跟上了八卦的步伐,不快不慢的知道了。

    容倾心情如何暂看不出。只是,容老夫人送来的那四个丫头,这心里已开始七上八下了。容倾还未入王府呢,这半路就杀出了个程咬金,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呀!

    但,容倾什么都说,她们自然也不敢多言。继续随着容倾,跟那两个教养嬷嬷学各种规矩。

    吃饭时,容逸柏从外回来,兄妹两个坐在饭桌前,闲聊开来。

    以前,容逸柏从来是寝不言食不语。而现在,一天的话都放在饭桌上了。

    “容逸柏,赵清雪的事,你知道了吧?”

    容逸柏点头,吃着饭,随意道,“知道了!”

    “那你怎么看?”

    看着容倾那纯粹好奇的眼眸,容逸柏不答反问,“你怎么看?”

    “我嘛!”容倾思索了一下道,“那位赵小姐长的漂亮不?”

    “比你漂亮!”

    容逸柏话出,既挨了容倾一刀眼,“你真不会说话。”

    “我只是说实话!”

    “我想听假话!”

    “你比她漂亮太多。”

    “你真讨厌!”

    容逸柏抿嘴笑,眸色柔柔。

    “不过,我倒是挺佩服赵小姐的胆识的。”容倾由衷道。

    “你也不差!”

    容倾听了瘪嘴,“你也太高看我了。”容倾叹气,“当初,你被关在湛王府,我可是连一句让他赶紧放人的话都没敢说。”

    而现在,赵清雪的弟弟被刑部关押,她敢直接求湛王放人,还敢对湛王说教一句,祸不及妇孺!说一句不该被牵连其中。这类似说教,指责的话,容倾就没这胆儿。也是觉得说了没卵用。

    祸不及妇孺!这话对世人那是一条律法,可对湛王,他认时,那是一句话。不认时,也许什么都不是。

    还有赵清雪那句,赵清辉不该牵连其中。这话……就容倾看来,也很够胆儿。

    世上的事儿,对湛王来说,何为应该,何为不应该,不是谁说了算,只端看他心情好不好。

    湛王如何行事,连皇上都控制不了,她一小民更不敢评判。

    讨好卖乖,撒泼卖萌,嬉笑怒骂,情绪的表现,嘴上却从不敢妄言。来回蹦跶,最终目的,求的也不过一个以柔克刚而已。

    以命换命,听说赵清雪也应的很是干脆。如实的讲,容倾就做不到。也许她比较贪心吧!总是想着,也许努力一下,就都能活着呢!

    所以,在容逸柏出事儿时,她把湛王的给予放在了后面,放手一搏放在了前面。哪怕是签生死状,不到最后关头,都不能轻易把命舍去。

    虽然很多时候都活的挺憋闷的。可不能因为这就干脆的死去。因为,谁又能保证,死了再投胎,下一世就能过的十全十美,安稳又安逸呢?

    若是能保证,那谁还受这罪,干脆的抹脖子去。

    看着容倾那变幻不定的神色,容逸柏不紧不慢道,“如此看来,湛王对赵清雪好像比你宽容的多。”

    容倾听了,点头,“好像是这样。”

    赵清雪一句话,湛王就把她弟弟给放了。而她,嘴巴都被咬破了,眼睛也肿了,容逸柏还是受伤了。

    容逸柏看着容倾随意道,“如此对比,心里什么感觉?”

    容倾抚下巴,严肃而认真道,“女人漂亮好处多。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擦药,努力消掉脸上伤疤。等脸蛋好看了,也许,胆子就上去了。”

    “你以为湛王放了赵清辉,只是因为赵清雪长的好看?”

    “当然不!”没受伤之前,容倾那也是绝对的貌美如花。可是那又如何?庙堂*给湛王之后,还不是照样差点被湛王收了小命。女人的容貌,不会成为湛王善待的理由。

    “你这回答有些相互矛盾。”

    “哪有!漂亮虽然在湛王这里不一定行得通,可在很多男人哪里,还是很有用的。”

    “所以……”

    “所以。湛王爷令待赵清雪,若不是因为她的脸蛋儿。那,或许就是一见钟情。”

    容倾话出,容逸柏静静看着她,不疾不徐道,“若是,你什么心情?”

    容倾捂着心口,毫不犹豫道,“自然是难受的厉害。”

    马上要大婚了,准新郎要变心了。搁谁都是憔悴的厉害,绝对不会欢天喜地的去庆祝。

    容逸柏听言,盯着容倾看的认真。难受的话说了,可难受的样子在哪里呢?妥妥的口不对心,明显是对湛王无心。

    容倾如此,容逸柏放心了,可又担心了。

    对湛王无心,避免了伤心。只是……

    “倾儿,男人虽不喜欢善妒的女人。但是,也不喜欢完全无动于衷的女人。所以……”

    “所以男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

    动物?

    容逸柏自动过滤,这动物直指湛王,绝对不包括他!眼下不是计较这个时候。

    “为兄以为,在湛王爷纵宠其他女人时。你应该适当的忧伤一些!”就算心里不忧伤,脸上也一定要。

    容倾听言,瞬时笑了,低声道,“哥,你说我们现在的对话。是不是可以命名为,兄妹齐攻略!或,湛王请接招?”

    “容倾!”他说正事儿的时候,她能不能给他个正行?

    “你放心,该怎么做,我比你懂。毕竟,我可是过来人。”容逸柏现在连女人都没有,可她马上就是人妻了。

    容逸柏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吃饭吧!”再说下去,他只会更心塞。教养妹子,比教养后代都难。

    容倾嘿嘿一笑,亦不再多说,不过,却不由好奇接下来会如何?

    湛王府

    在赵清雪离开不久,她的基本信息已在凛五手中。

    “赵清雪,赵家三房嫡女。其父赵进曾在兵部任职,赵家祸起,职位被免,一度消沉。其母病弱,其后宅一直有赵清雪代母打理。因赏罚分明,处事公正,颇得下人敬重。后院妾室,庶子,庶女,对赵清雪也颇为信服。与胞弟赵清辉感情极好。”

    凛五说完,屋内静下。湛王神色淡淡。

    凛五心有所思,只是看这些,赵清雪倒是个很不错的女子。

    正直,善良,重情重义!

    想着,凛五不自觉拿赵清雪给容倾做了一下对比。

    论正直——回想往事,划伤凛一,忽悠洪帮,狠打三皇子各种坑蒙。正直什么的,还真跟容倾没有太多关系。

    论善良——对于经常辱骂她的人,如顾静,纵然是自己的表妹,她也没给予绝对的宽容。善良未多见!

    论重情重义——对容逸柏她有。可对容家人,她威胁容霖的时候,可是一点儿没留情。

    这样对比,容倾好像差赵清雪许多。只是……

    凛五眉头微凝,为何他却感容倾更顺眼些呢?

    “凛五!”

    湛王忽开口,打断了凛五的思绪,收敛,“主子!”

    “你派人去赵府一趟!”

    闻言,凛五瞬时抬眸,听着湛王的吩咐,神色不定。

    湛王令下!

    翌日,京城之内的人都知道,湛王不但放了赵清辉,还给赵进(赵清雪的父亲)府上送去不少的东西。

    虽送东西的时候,湛王并未多说什么。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些东西十有*是送给赵清雪的。

    如此,赵家或因赵清雪而个大逆袭的猜测不觉而出。

    赵府

    看着湛王府送来的东西,赵府从主子到下人,脸上都露出别样的神采。难掩的高兴,激动!

    只是赵清雪却是分外平静,恭敬跪地谢恩,“小女多谢王爷恩典。”

    王府护卫周正看着赵清雪,平板道,“王爷说,这些物品,赵小姐可自行分配。”

    “是!”

    对于湛王的恩典,赵清雪的表现可谓是感激隐晦,荣辱不惊更多,两个字淡然!

    周正离开,站在赵府外的人却是没有完全散去,开始了窃窃私语。

    “看来,赵小姐是真的入了湛王爷的眼了。这么来的话,赵家的劫难怕是要过去了。只是……”容倾此刻会是什么心情呢?

    大婚将至,看着湛王怜惜别的女人。心头滋味儿……

    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几分好奇,几分唏嘘,爱热闹的人,抱着各种心情,自然而然的开始观望馨园动静。

    而容倾也没让他们失望……

    湛王府

    “赵小姐,把王爷送去的物品留下了一部分,其余都送给了处境正艰难的族人。”

    真是有情有义!这一点儿几乎跟容倾相反了。容倾曾经可是差点把容府给吃空了。虽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可是,等到知道时,她也没一点儿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海吃海喝!

    这不自觉的对比,凛五自己都说不清为何。

    “除此可还有其他?”

    周正摇头,随着又忽然想到什么道,“还有,属下回来的途中,在医馆看到了馨园的下人。好像容姑娘病了!”

    周正话出,凛五神色微动,“你说,容姑娘病了?”

    “那小厮是这样给医馆的大夫说的。”

    “哪里不适可听到了?”

    “好像是心口不适,呼吸闷痛。”

    “你去打探,确定一下。”

    “是!”

    周正离开,凛五所有所思。心口不适么?倒挺巧。想着,抬眸看向不远处正在悠然喂鱼的湛王爷!

    这距离,就算他不禀报,想来主子也一定听到了。就是不知主子会怎么想?就是不知容姑娘这心口闷痛,跟主子忽然对赵清雪的柔和有关?

    听,湛王自然是听到了。只是,心口闷痛!心里冷哼,心口总是犯冷的人,也该心口闷痛。就是不知,这次又准备搞多少个小衣垫在胸口。

    每每想到他竟被一假胸诱惑,湛王心口亦是憋闷的厉害。最重要的是,容九那该死的女人,竟还把它给点破了。说什么他乱起心!

    很好!她这是自觉他色心奇大,而她魅力无比了是吧?眸色阴阴恻恻。

    容九这次真是一不小心玩儿过了。人家湛大王爷从来都是一明着很作,闷着很骚的人。可她,偏要把这闷骚捅到明处去,这下好了捅马蜂窝了。

    在湛王继续喂鱼,堵心间,周正归来。

    凛五开口问,“如何?”

    “确是心口不适,大夫言,或是心情焦虑所致。”

    焦虑么?确实该焦虑!

    “还有,属下刚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仁王爷去了馨园探望容姑娘。”

    凛五:……

    再次转眸看向湛王。

    湛王表情依然,清清淡淡,无一丝波动。只是心里如何,可就不好说了。

    看着另外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关怀备至。仁王这份关心,湛王恐怕不会欣赏。

    馨园

    仁王的探望,被容逸柏拦下!

    “舍妹身体不适,刚刚睡下,无法恭迎王爷,还望王爷赎罪。”

    挡在门口,容逸柏拒绝的言辞说的冠冕堂皇,仁王温和一笑,脸上未见一丝不悦,很是君子,很有风度道,“如此,自然不能打搅容姑娘静养。这是一些补品,一点儿心意。”

    “多谢王爷。”

    “不请本王坐一下吗?”

    容逸柏听言,深看钟离隐一眼,微微一笑,“王爷请。”

    两人相对而坐,容逸柏率先开口,随意道,“王爷来大元已有些时日,预备何时回?在下也好提前准备一下远送些许。”

    “容公子客气。只是,来一次不易,自然是要多待些时日。最早也要等到湛王爷大婚吧!”钟离隐回答的坦诚。

    容逸柏听了,笑了笑道,“既来一次不易,王爷可要趁此多走走转转。舍妹不过轻微不适,王爷无需专程来探望。”

    钟离隐浅笑,“容姑娘于本王有救命之恩。看风景,游山水,哪里也比不得她重要。”

    这话已透着暧昧。

    容逸柏看着钟离隐,脸上笑意渐渐淡下。

    看着容逸柏的神情,钟离隐未回避什么,亦没去装什么糊涂,直接道,“本王对容九的关心,你并不喜欢。”

    容逸柏点头,“是!”

    容倾在湛王面前是有些许不同的,只是这些许的不同,还不到包容的程度。容倾想活的安稳,仍是不易的。如此,容逸柏不希望钟离隐的一些举动,一些言辞,为容倾惹来麻烦,引的湛王再次发难。

    “可是担心云珟会不高兴?”

    “是!”

    “也许,他不高兴,对容九是一件好事。最起码证明……”

    “有时喜欢跟闹心只有一线之隔。这样的证明,一不小心带来的也许不是湛王的那份在意,而是容倾的灭亡。所以,若是王爷对舍妹真的有一份谢意,或愧疚。请您保持那份距离。”

    容逸柏的话说得直白,几乎可以说是不敬,不客气。不管是什么都好,容逸柏都不愿,容倾成为钟离隐挑衅湛王,给湛王添堵的工具。

    容倾能牵动湛王心绪,有时不尽然都是好事。在她讨巧卖乖,能够让湛王愉悦时自然是好的。但是,她一旦闹出什么事儿,后果也是严重的。

    因为湛王给予的那份不同,让他对容倾犯的错不能无谓视之。如此,他给出的处罚,也许会比给那无关紧要之人的会更重。

    这一点儿,容逸柏清楚。钟离隐又如何看不出。只是……

    轻抿一口杯中水,钟离隐不疾不徐道,“既然如此不安,你现在改变主意也不晚。”

    容逸柏听言,眼帘微动,而后垂眸。

    改变主意,让钟离隐遣送容倾离开大元吗?

    凭着钟离隐的能力,让容倾脱离湛王的掌控,他或许能做到。只是,既离开了,也就意味着容倾在其后的岁月里,也许只能永久的生活在暗处了。

    虽天广地阔,所有之地,也并非全部都是大元的疆土。但是,若湛王打定主意要找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别想过的安生。这一点儿可以肯定。

    是让容倾在湛王的眼皮下,谨小慎微的过日子?还是让容倾余生只能在暗处,过那安稳的日子?两种选择,该选哪个?容逸柏无法决定。因为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

    “其实,并不要太久。容倾如何,云珟都不会再关注。所以,该如何选择,应该很好决定。”

    容逸柏摇头,凡事难保有万一。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会做。他不愿意拿容倾的性命,赌那未知的明天。

    钟离隐听言,不再多言。稍坐片刻,既离开了。恰时,容倾在屋里刚好啃完了一个大肘子,肚皮吃的圆滚滚。学了几天规矩,最大感触除了累,就是吃饭不香了。

    现在好了,顺势病了,规矩也不用学了。趁着教养嬷嬷休息间,还能偷偷啃个肘子,感觉妙哉!

    小麻雀看着,却是不由道,“小姐,若是这会儿湛王爷来探病,可该如何是好?”

    容倾打嗝,“你就在旁给湛大王爷说,你家小姐这是心痛的只能拿吃食来发泄。”

    “小姐,这话您自己相信吗?”

    “不相信!”容倾揉了揉肚子,随意道,“放心吧!湛王爷是不会来探病的。不过,晚上我是真的不能吃了。”好像真的吃多了。

    吃多了,动弹动弹。容倾走出屋子,刚溜达两圈……

    “倾儿妹妹!”

    听到声音转眸,就见吴月儿和海映雪两人齐步走了进来。

    容倾转眸看向一旁小厮。

    小厮面带惭愧。因吴月儿常来,既他没当即把人拦在外。只是,吴月儿却是不等他禀报就带着海映雪走了进来。他当时既觉不妥,可又不敢硬拦着。只是,不管如何,都是他作为下人的失责。

    “听闻表妹身体不适,我过来看看。没曾想刚好在门口遇到海小姐,就一起进来了。”吴月儿微笑道。

    容倾听了,回以笑,“表姐,海小姐有心了,里面请。”

    “好!”

    进屋,坐下!

    “麻雀,倒茶。”

    “是,小姐!”

    小麻雀把茶水倒好,走出屋子,对着院中的丫头交代了一句。回转在容倾身边站好。

    “倾儿妹妹可好些了?”海映雪面色温柔,很是关心道。

    “虽心口仍时有不适,不过,吃过药已经好了许多。”她这气色,说病弱那是等于承认装病了。如此,理当用好多了。

    吴月儿听言,神色一松,“好多了就好。不然,你姨母今天又该睡不着觉了。本来母亲也要一同来的,只是明天就是欣儿的生辰了。她这几天忙的厉害,实在是挪不开身。所以,我就自己来了。这些补品,是你姨母特意挑选来的,都是对你身体好的,表妹记得一定要吃。”

    “让姨母惦念了。”

    “表妹太客套了。这还不都是应该的呀!”吴月儿微笑道。

    海映雪娇笑附和,“可不是,倾儿妹妹很多时候就是太见外了。”

    容倾浅笑,“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以后可是要改改了。”

    容倾一言出,都笑开了。气氛倒是融洽。

    客套的话说的差不多了,气氛也热络了。海映雪看着容倾,忽而正色道,“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倾儿妹妹说。”

    既然不知道该不该说,那就不要说好了!容倾觉得应该这样回,因为容倾感觉,不会是什么好话。果然……

    她这腹诽还未结束,口还未开。海映雪既道,“那位赵小姐,倾儿妹妹大可不必太放在心上。”

    海映雪话出,吴月儿眼帘微动,随着道,“雪儿,别说了。”

    “我知道这话有些不合适。只是,我也是因为没把倾儿妹妹当外人。所以,说句知心话。”海映雪语重心长,宽慰道,“湛王爷对倾儿妹妹如何,我们可都是看着的。她一落魄小姐,成不了大气候。”

    “雪儿……”

    “月儿,你也知道的。我可是一直都看不惯她。自持有几分才华,过去可是从来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京城小姐,哪个不知道她惯会作态。自命清高,自觉不凡,高傲自大的样子让她讨厌。”

    吴月儿听了,叹了口气。算是一种认同。

    海映雪颇为不屑,颇为看不惯道,“就这次也是,她既觉得赵家冤,她弟弟屈。她大可去府衙呀!直接跑去求湛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儿?明摆着是别有居心嘛!这种工于心计的女人,倾儿妹妹完全无需理会。”

    看着海映雪那同仇敌忾的模样,容倾扯了扯嘴角,这话说的直白的让人感动。在她为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而憔悴的时候,有人也正分外不喜欢她。这分分钟就可变真心朋友的节奏呀!只是……

    容倾悠悠叹了口气,略带伤感,分外良善道,“赵小姐如何,我不了解。但是,只要王爷喜欢,我就喜欢。”

    这话若是传出去,论贤惠大度,她一定榜上有名。说不定还会获得圣母头奖。

    容倾这话出,海映雪不由就被噎了一下。她这义愤填膺的,是想让容倾感动。可不是为了映衬她的大度能容。

    气氛一时沉寂,吴月儿适时开口,“好了,这不开心的事儿就不说了。”转移话题,“明天就是欣儿生辰,表妹身体若是已大好无碍,可是一定要去。欣儿可是最期待你来了。”

    容倾点头,“若身体允许,我一定去。”

    她这还没完全定下,吴月儿却已笑道,“那可太好了。明日清早我来接你。”

    容倾淡笑,“不用特意来接我,我明日跟我哥一起去。”

    “好!”

    到此赵清雪话题就这么揭过了,海映雪也聪明的没再提及。几人坐在一起,聊些无伤大雅的闲事儿。直到小麻雀端着容倾的药过来,顺带提醒容倾该歇息了。吴月儿和海映雪才告辞离开。

    黄昏时分,容逸柏回来,对着容倾道,“明日你若不想去,可不去。”

    “姨丈人还不错,走动走动也应该。我去说点儿吉祥话,露露头喝杯茶就回来。”

    容逸柏听了,也未再多言。

    吴欣儿过生辰,吴家请的人并不多。去了也并无大妨碍。

    只是,凡事总有一个出乎意料。

    本卧病在床不会出现的顾大奶奶来了,还是同赵清雪一起来的。呵呵……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