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一种相处 一种日常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77章 一种相处 一种日常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云珟,你是个混蛋!

    这话出,屋内一片死寂。(.cc 棉花糖)屋外,凛一,凛五不由面面相觑,心肝颤了颤。容倾真是不想活了,把实话都讲出来了。

    湛王爷很多时候确是挺混的,这一点儿,哪怕是作为属下也不得不承认!

    沉寂,压抑,湛王看着容倾,眼底漫过各种颜色,每一种都充斥对容倾的难容,难以饶恕满溢!

    “容九,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清清淡淡,不急不缓。

    “你是个混蛋!”你让我说,我就说。

    “我看你是找死!”这女人,再留着他,那就是对不起自己。

    “没错!我就是不想活了。还有,我哪里说错了吗?”容倾看着湛王,绷着小脸,眼里怒气一点儿不比他少,“云珟,你不要以为我是傻子。我和仁王爷从山谷掉下,明明很快就能被找到的事,却偏偏耗费了两天时间。这其中,存在着什么缘由,我想的出,王爷自然更清楚。”

    “怎么?这是为钟离隐来讨伐本王来了?”

    “放屁!当初若非那个混蛋拉我一下,我怎么会跌落山谷?为他讨说法,我吃饱撑的!他没那么大脸,我也没那么大的心。”

    极好!竟说他放屁!还有,钟离隐在她口中也成了混蛋。

    容倾眼睛冒火,爆粗一点儿不含糊,“我是为自己抱不平,明明是王爷做了不地道的事儿在先,现在却又倒打一耙,说什么我不洁!云珟,没这么欺负人的。”

    湛王听了冷笑,神色透着一股阴魅,说话更是无赖,“不地道的事儿?本王做什么了?还有,让钟离隐看背可是你自愿的。自己不知道检点儿,还敢对着本王大嚷大叫。你实在是活腻了。”若非她逞能,钟离隐那碍眼的东西,早就归西了。

    “没错,我是自愿的,怎么着!反正也不成婚了,我爱咋地咋地,你管不着!”

    “是吗?本王管不着……”

    “你最多也不过就是弄死我。你动手吧!我这次还就不怕了……”容倾硬着脖子道,“要死要活的事儿,我也不是没经历过。也许,早在皇宫被刺的时候,我就该死。若不是你多管闲事儿,我这会儿说不定都已经投胎再做人了!”

    “你说本王多管闲事儿?”

    “你不是多管闲事儿是什么?人家想活的时候,你不让人家活。人那时想死了,你又不让死。云珟,没你这么折腾人的!”

    此话落,云珟起身。而在云珟起身的那瞬间,容倾眼眶一红,眼泪就开始往下掉,但叫嚷的声音,却是一点儿没弱下去,“我本以为,王爷既把我救回来了,或许也是不想我死的。”

    “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想错了,也想多了。那不过是王爷一时兴起罢了!”

    “明明知道王爷不是多情的人。所以,在知道王爷请旨赐婚,跟我定亲的时候,我就应该只是惊着就够了,默默欢喜根本就是多余的。”

    “虽心里很多时候还是怕你。担心自己那句没说好,你一生气,被你劈死。但是,就这想到将要成婚,想到即将跟你一起过一辈子,还是想要去努力,还是忍不住会去期待,期待着能够相依相守的走完这一辈子。”

    “一辈子跟着你,疼你,宠你,守着你!这话你以为我不过是浑说,可我自己知道,那并不全是假话,虽并不一定全能做到。只是现在,也清楚了,那不过是我自作多情的话。”

    “所以,现在,哪怕你说要娶,我他奶奶的也不再嫁了。一个看着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还视而不见的人,我不稀罕。一个明知道在这世上,对我好的只剩下容逸柏一个,还拿他来吓唬我的人,我更不稀罕!”

    “云珟,你是个混蛋,大混蛋,最坏的那种。”

    一番话说完,容倾小脸花了。

    一番话,虽动听的话不多,但是那仅有的几句,恰好的挠到了那个痒处!

    湛王双手抱胸,靠在床柱上,悠悠道,“说完了吗?”

    容倾一抹眼泪,红着眼睛道,“没有!我告诉你,我会骂的可不止混蛋这一句,还有很多,若是王爷容许,我都可以拿出来溜溜,让王爷过过耳朵。”

    湛王听了扬眉,“是吗?”

    “当然!我若说瞎话,我就不是我娘生的。”

    “粗野,蛮横,嚣张,满嘴脏话!”

    “你若不欺负我,不吓唬我,我本可以娇俏可人的。女人变老虎,都是被男人逼的。所以,你少惹我!”

    这话,可谓是嚣张至极!可是某人的火气在哪里呢?

    “容倾,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容倾轻哼,“我就是再得寸进尺,也比不过王爷一分。”

    “容九……”这悠长的音调一出。

    容倾瘪嘴,不说话了,默默看着他,吧嗒吧嗒的掉泪。眼睛红红的,不止是委屈,更多的是火气。

    这模样,看的湛王都想笑了,“怎么?你还觉得都是本王的错不成?”

    没分寸,没规矩,自己干了招蜂引蝶的事儿,最后还敢冲他大呼小叫,还敢骂他混蛋。这女人,真是放肆至极。而这感觉……真是新鲜了!

    “反正王爷错的比我多!”

    “怎么?你还想惩治本王不成?”

    “王爷若从,我就敢罚。”容倾回答的那是一点儿不打磕巴!

    “是吗?说来听听,你准备怎么惩罚本王?”湛王纯粹的好奇了。

    容倾抹了抹泪儿,冷着脸道,“可以惩罚王爷去揍钟离隐一顿不?”说完,再补充一句,“王爷还记得我是怎么揍三皇子的吧!就往那不该打的地方,可劲儿的打。”说完,好似怕湛王不理解,还不自觉往他身上某处扫扫。

    这女人……

    “过来!”

    “不要!我可是有骨气的人。(. 无弹窗广告)别以为我会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容九,同样的话不要让本王再说一次!”

    容倾听言,嘴巴动了几动,而后外强中干丢出一句,“那……那我也不过去。有……有本事你过来!”

    这出息!

    湛王不咸不淡道,“本王过去,可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容倾一仰头,轻哼,“谁怕!”那姿态又嚣张又有气势,只是你那闪烁不停的眼眸是怎么回事儿?

    “既然如此,如你所愿!”湛王屈尊,抬脚。一步迈出,就见刚才还气势凶猛,扬言不怕死的女人,跐溜往后跑了几步,满是戒备的看着他!

    湛王扬眉,“容九,你确定要继续跟本王逗闷子!”话落,手抬。

    他手抬起那瞬间,就见刚才还要跟他玩儿躲猫猫的女人,麻溜冲了过来,随着拉下他胳膊,连同腰身被她紧紧抱住,以为把他这样困住就不会挨打了吗?

    湛王眼帘微动,而后低头。

    容倾抬头,红着眼睛道,“先做错事儿的是你,不讲道理的也是你,所以,你不能动手打人!”几分倔强,几分不安怯怯。

    湛王面无表情道,“如此说来,还要本王给你赔罪,道歉不成?”

    “你会吗?”

    “你觉得呢?”

    容倾听了,摇头,静默,少卿,而后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嘴角,弱弱道,“那,你亲亲我吧!”

    这个妖精!

    瞬间念头,乍然撞入湛王脑中。面色有些紧绷,看着她没说话。

    容倾垂眸,放开他一个胳膊,圈住他腰身,耷拉着脑袋道,“那,你不能打我屁股,我屁股受伤了。”

    湛王抿嘴!从亲,转眼说到打,该死的转移话题。

    容倾又道,“你也不能打我背,我背也受伤了。腿也不能打,还有头,更不能打,会傻!”

    湛王任由她抱着自己,不咸不淡道,“所以呢”

    “所以,你不能打我。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看我,就算气哭了,也没敢挠你一下。”

    “本王跟你不同,本王只会动手不会动口。”

    湛王说完,就见眼前小女人干脆的把头埋在他胸口,闷闷的声音传来,“那你轻点打!我怕疼。”

    “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疼吗?”

    “除了怕疼,还怕很多。”

    “是吗?”

    “嗯!怕你真的把容逸柏给弄死,怕你一个不高兴不是不要我,就是要休了我。还怕你赶我走的时候,连一点儿钱也不给我。”

    容倾埋在湛王胸口,眼泪顺便往上蹭了蹭,闷闷道,“容逸柏在,我有一个家,你愿意娶,我将有一个家。可你一怒,收了容逸柏的命,收回了娶我的话,那我就什么都没了。”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很怕!所以,王爷你不要处死容逸柏。还有我……”容倾抬头,抹了抹眼泪,哽咽道,“你若不要我,要休我。一定要早点儿说,在我还青春年少时,趁我还风华正茂的时候说。不要等了我人老珠黄了,你才去讲!”

    湛王听言,眼睛微眯,“趁你风华正茂吗?”

    容倾点头,很纯粹道,“嗯,那时我还年轻,还有力气,离开京城,再学学规矩,说不定还能去给富贵人家去当个丫头什么的。王爷,你也知道我规矩不行,若是等到老了,精力不行,规矩不通,那时恐怕当嬷嬷都没人会要了。”

    湛王轻轻缓缓道,“只是当丫头,当嬷嬷?确定不是打算着去找下家吗?”

    “下家?”容倾说着,眼睛骤然大亮,亦如茅塞顿开,“王爷,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再嫁?”

    湛王风轻云淡道,“可以!为容逸柏守过孝之后,随你嫁几家。”

    容倾扯了扯嘴角,“一女不嫁二夫,我是个格守妇道的女人,才不会乱嫁!”

    “呵……”湛王哼笑一声,“随你如何,都与本王无关。”

    “是吗?要是这样的话……”

    容倾一句话未说完,湛王脸色骤然一变,狠狠盯着容倾,面部几不可见的有些扭曲。

    容倾收回手,放下腿,急速后退,而后站定,拍拍膝盖,一抹泪,一弯腰,一拘礼,风度翩翩,礼仪周全,“时候不早了,王爷您好好歇息吧!小女先行告退了。”说完,往外跑去。

    “凛五,把她给我抓回来……”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踢他要命的地方。

    “是,主子!”凛五领命上前,然还未碰触到容倾的衣角……

    “啊……非礼呀!”

    一句话,震的凛五眼前那瞬间一片黑,整个人石化。

    凛五僵住,容倾却是未再跑,看着瞬息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湛王,看着他那沉黑的表情,容倾却是笑了,缩着脑袋,声音小小,语调软软,“踢疼你了吧!谁让你欺负我来着,活该……啊……”

    话未落,既被湛王拎了起来,“皮痒的东西。”

    “我刚可没舍得使劲儿。不然,你这会儿应该在床上趴着,就跟三皇子一样。”

    “这么说,本王还要谢谢你了。”

    “看王爷这架势,是打算以身相许来表达谢意么!可是相比这个,我比较喜欢真金白银……啊……好痛!”话未说完,人被丢在地上。

    湛王居高临下看着容倾,冷着脸道,“看来,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你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湛王话说一半儿,忽而顿住,转眸。凛五神色冷冽,手中长剑出!

    “主子,是龙卫!”

    随之而来的护卫一言,凛五身上蓄势待发之势减弱,眉头却不由皱了起来。

    “见过湛王!”龙卫单膝跪地,拱手行礼。

    湛王面无表情,“何事?”

    “皇上身体不适,让属下速请湛王入宫。”

    龙卫话出,湛王眼底划过一抹沉暗。刚与容倾在一起时面上多变的情绪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厚重的压迫和阴霾。

    凛五面色也随着暗了下来,眼底神色诡异,莫测。

    “凛五!”

    “属下在!”

    “更衣!”

    “是!”

    湛王垂眸,看了容九一眼,什么都没说,抬脚走入屋内。

    稍时,湛王走出,一身黑衣镶边长袍,外束金色腰带。高大的身躯,无声撑起一种气场,或是衣服颜色使然,贵气稍弱,更多的是一种骇人的凛冽之气,无声袭来,让人透不过气来!

    容倾抿了抿嘴,在湛王既越过之际,伸手拉住他的手,“等……等等!”

    容倾举动出,凛五凝眉,眼底透着不喜,容九若是这个时候还问容逸柏,或纠结那些无关紧要的。那,可就是太不识相,也太不识抬举了。

    湛王顿住脚步,转眸。

    容倾揉揉那还泛着疼意的屁股,上前一步,伸手从脖颈上取下一物,而后踮起脚尖把它挂在湛王脖子里,为他放入衣内,顺手为他紧了紧身上的大袍。然后,看着湛王隐晦莫测的眼眸,干巴巴开口,“那……那个,买卖不成,仁义在……”

    容倾话出,凛五嘴角抽了抽。

    湛王不轻不重道,“你把跟本王的亲事,当做是买卖?”

    容倾听了,瘪嘴,瞥了他一眼,“若是买卖我也是吃亏的那个。我都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你的聘礼还未见。所以,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乱挑刺儿!”

    “本王是挑刺儿。不过,你倒是挑了个极好的时间来卖乖。”湛王不紧不慢道,“你以为本王是要去做什么的,就送平安符!”

    容倾摇头,干脆道,“不知道呀!不过,晚上出门鬼怪多,带个平安符不多,省的被那艳鬼给勾走了。”

    湛王嗤笑,“浑说!”

    容倾弯了弯眉眼,嘴上不饶人道,“我浑说总是比你胡来强吧!”

    湛王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容倾看此,眼神微闪,定定看着他,却是未动。

    “怎么?不愿意?”

    “若说是呢?”

    “欠打!”

    容倾很是为难道,“可是王爷不是刚还嫌弃我不洁吗?”

    “所以呢?”

    “所以,我们以后会是什么关系呢?”

    “你说呢?”

    “我说呀……”容倾扬了扬唇,踮起脚尖,在湛王脸颊上亲了一口,而后退开,笑眯眯道,“未来夫君,别忘了去给我送聘礼哟!”

    “你是稀罕本王,还是稀罕聘礼?”

    “自然是聘礼越多,我越稀罕王爷!”

    “若是本王真把容逸柏处死了呢?”

    “你真会大煞风景!”

    闻言,湛王眼底划过什么,而后淡淡道,“亲错地方了,知道吗?”

    “那个,等名正言顺之后吧!王爷应该懂得,我也是会害羞……唔……”话未说完,唇上骤然一痛,一个瑟缩,再抬头,看的就是男人已离开的背影。

    没风度的色鬼!

    馨园

    “小姐,你回来了?”

    “嗯!公子呢?”

    “在屋里,刚回来。”

    容倾听言,松了一口气,抬脚往容逸柏房里走去。还未走进屋内,容逸柏的压抑的咳嗽声已经传入耳中。

    “咳咳……咳……”

    抬脚进去,容逸柏那泛白的脸色映入眼帘,紧步上前,“受伤了?”

    容逸柏摇头,“只是被揍了一顿。这处罚比我预料的倒是轻了不少。”最起码身上的零件没被废几个。

    “你怎么惹到他了?”

    “我说他配不上你!”

    容倾:……

    良久也没憋出一句话。

    容逸柏看了看外面的月色,分外随意,温和的问道,“回来的倒是挺早。”

    话出,既被容倾瞪了一眼,“容逸柏,我是你妹妹,不是你弟弟。所以,有些话你少说,我会不自在!”

    容逸柏听了没说话。

    容倾随意道,“皇上身体不适,湛王爷被急召入宫了。”

    “原来如此!”

    “是呀!本来还想着跟湛王加深感情的,结果泡汤了。”

    容逸柏听言,不疾不徐道,“大晚上的跑过去是为了跟湛王加深感情吗?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救我才特意赶过去的。”

    容倾避重就轻的说,是不想让他心里有什么负担么?比如,为了他这个哥哥,她只得去湛王府面对那头狮子,奉献她仅有的东西。

    “都有,都有吧!一辈子就嫁这么一个男人,怎么着也得努努力。说不定就相亲相爱了呢!”嫁一次人,咱是奔着吃香喝辣去的,可是不奔着寻死去的。所以,容倾从没想过跟湛王硬抗什么。现实*裸的在哪里摆着,斗不过!

    容逸柏听了,静静道,“你若不愿,我可送你离开大元。”

    闻言,容倾豁然抬头,看着容逸柏眼眸微缩。

    容逸柏柔和道,“只要点头,我会安排你离开。”

    这次,确定没听错。只是……离开吗?容倾垂眸。

    良久,摇头,“还是,就这样吧!”

    这答案,不知为何容逸柏竟不意外,淡淡道,“真心你想嫁给他吗?”

    容倾没直接回答,只是笑了笑,坦诚道,“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世上没有真正的世外桃源,永远的安逸,与世无争的过日子那只是想象。而且,世上也没有永远的秘密。万一被找到了,情况只会更糟。”

    “也许,待到那时他已没了兴致,你如何他已无视。”

    “就算他不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过的清净。因为这抹不去的过往,注定了在世人眼中,我是一个不堪的存在。所以,与其到时听那么多的恶言恶语,看那么多人的脸色。还不如,就这样嫁入湛王府。那样我只看他一人脸色就够了。”

    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身不洁,名不佳,两度定亲,两度被退亲的妹妹。对容逸柏是一种负累。

    但有一个湛王妃妹妹确是不同了。纵然她过往不堪,可只要她有湛王妃的名头,就没人敢揪住不放,拿她来难为容逸柏。

    还有离开,也是同样!

    这世上,能豁出去助她离开的人,只有容逸柏一个。

    定亲之中,成亲之际,她忽然失踪。这是戏耍湛王爷。如此,容逸柏首当其冲,会成为第一个被他开刀的人。

    为了那颠簸流离,随时都可能结束的安稳去冒险,不值得!

    容逸柏听了,看着她没再多言。

    容倾也没多说。她不是傻子,容逸柏更不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无需说的太透彻,各自心里都明白!

    “你歇着吧!我也去睡了。这一晚上这个折腾,折寿!”

    容逸柏点头,容倾起身离开。

    走出容逸柏的屋子,容倾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后背阵阵寒意,恍然发现竟满是冷汗。

    呼……吐出一口浊气,这一晚上,精神疲惫,双腿发软。

    嬉笑怒骂,撒泼犯怂,也算是做全了。湛王也似受了,但是,容倾很清楚。这等跳脚,撒泼的事,突然一次,湛王会觉得有些新鲜,怒了笑了过去了。可是,她若敢多来几次。那……就不会如这次一般,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还有,她那真真假假的好听的。湛王真正相信的怕是几乎没有吧!

    唉!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怎么到了她这里就这么难呢!

    ***

    那一晚之后,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虽湛王并未派人来送聘礼,但是也没再找麻烦。还有仁王也安分了许多,没再派人送这送哪。

    只是,这期间容倾又让小麻雀带着她去爬了几次湛王府的房顶。献殷勤这事儿,最忌讳见好就收,就跟捞了好处就跑一样,会让人不喜。

    所以,她不能因容逸柏没事儿了,就以为天下太平可以继续装死了。继而,容倾稍微表现了一下持之以恒的精神。

    从夜市买了点儿小吃,还有小玩意儿,顺着房顶瓦块儿的缝隙,拿绳子绑着顺到湛王的房里。安稳落地,道一句晚安,而后离开。

    如此,今天送点儿这个,明天送点儿那个,花样繁多,从不重复。

    何为不成买卖不成仁义在,这就是!

    看着柜子里的那些东西,凛五心里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复杂。主子说的没错,讨好卖乖,容姑娘真的挑了一个好时候。

    主子虽嘴上什么都没说,面上也什么都没显露。但是,在他最虚弱的这几日,有一个人在他面前这么蹦跶。想来心里感受还是多少有些不同的吧!

    王爷,北门胡同口有一家的豆花特别好吃。你什么时候有空呀,我带你去尝尝!

    王爷,你看这个面娃娃,是我让那个大叔按照我的模样捏的,是不是又漂亮又迷人。送给王爷,时刻提醒王爷给自己挑了一个漂亮媳妇儿!

    王爷,你把我嘴巴咬破了,何时派人送点儿诊金过来呀!

    王爷,家里揭不开锅了,求养活!

    王爷,昨天晚上出去,有一个少女对我抛媚眼了。抛的我心都酥了。王爷什么时候有空,我也给你抛一个呀!嘿嘿……

    每次送来东西,还不忘写上一句话。说的话跟她送的东西一样,均是五花八门的。有的让人忍俊不禁,有的让人嗤之以鼻。

    看着那些廉价的小玩意儿,还有那扭七歪八的字体。还是那么不着调,还是那么没规矩。只是……

    静静看着那笑的眉眼弯弯的小面人,良久,移开视线。也许,留住她,是对的!

    几日之后,容倾及笄的日子不觉到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