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云珟,你是个混蛋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76章 云珟,你是个混蛋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跪地,请罪!

    姿态正,态度恳!真真切切,纯粹的为自己对三皇子的不敬,向皇上请罪!

    而后……

    在容倾离宫没多久,三皇子被皇上责打三十板子的消息,既传入耳中,流入京城!

    容倾听言,笑了笑,不意外也不觉得欢欣。[求书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因为心里清楚,皇上如此并不是为她做主。其主要是为了维护与浩月仁王钟离隐的一种友好罢了!只是一种外交手段。

    钟离隐在浩月的权势,虽不至于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但,也绝对是举足轻重,更重要的是他手里握着浩月的兵权。

    如此,三皇子出言不逊,污蔑她不要紧。可连带的连钟离隐都一并被抹黑。那可就有些不合适了。两国邦交,以后如何不好说,但在友好期间,表面的有爱还是绝对要维持的。

    只是在事发之后,主动的澄清某件事,会有欲盖弥彰之嫌。而现在,三皇子主动挑破了,那就是一个契机。她主动迈出了一步,皇上顺势上了台阶表了态。

    如此一来,在三皇子受了这三十大板之后,想来会让京城很多人的嘴巴都给闭上。

    “小姐,湛王府到了!”

    小麻雀话出,容倾思绪被打断,而后反射性的拉开车帘,看向湛王府那巍峨庄严的大门。然后,看向小麻雀,“雀儿,你把这景点儿给报出来,是何意思?”

    雀儿挠头,很是实诚道,“这个,奴婢也说不好。就是想着,小姐或许有什么话想对王爷说也不一定。”

    容倾听言,托着下巴,认真道,“你说,我该说些什么呢?”凭她与湛王现在的关系,好像是应该说些什么?可是从何说起呢?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反正觉得要说的应该很多。

    容倾白了她一眼,“你这……”话未说完,见门前人影晃动,那熟悉的身影即将映入眼帘的刹那,容倾嘴比脑快一步,忙道,“开车,快跑……”

    话落,马车启动,开始行驶。容倾吐出一口气。

    “小姐,你跑什么呀?”

    听言,容倾伤感了,悠悠道,“雀儿呀!你怎么这么不善解人意,不体贴呢!”

    “怎……怎么了”雀儿单纯的不懂了。

    “唉!这逃跑犯怂的事儿,你家小姐我做了也就做了。你还要我再讲出来。这不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嘛!”

    “呃……原来是这样呀!”小麻雀好像是懂了,但……“不过,小姐你为什么要跑呀?”这点儿还是不明白。

    “雀儿,你今天中午没午饭吃。”

    这话出,小麻雀什么都懂了,立马道,“小姐,奴婢知错了。”

    “是吗?”深深的怀疑。

    “以后小姐但凡再犯怂,奴婢一定视而不见。并大赞小姐做的好!”

    这话……容倾眉头微皱,她怎么感觉被下麻雀调戏了呢!

    另外一边……

    “主子,好像是容姑娘的马车!”凛一看着驰去的马车,不由道。

    这话说出,被凛五瞪了一眼。而湛王却似什么都没听到,眼角都未扫一眼。确是不用眼角再去扫,因为刚才两只眼睛都已看到某个女人,在看到他的那瞬间,赶紧拍马屁股开溜的姿态了。

    看到他不往上凑也就罢了!还给他开溜。真是极好!

    嫌弃他的话,她说了。这不稀罕他的事儿,她又做了!

    就这么一个女人,他竟然还留着。想到要处死她,他心里还不舒服了!

    救了她,他不高兴。留着她,他也不高兴!湛王对自己冷笑一声。

    湛王如此不快,我想问题的关键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容倾没做过什么让他高兴的事儿,反而让是他堵心的事儿,最近倒是做了不少。所以,导致了湛王救了她,留着她,这心里都很不爽。分分钟都在感觉不值得。

    “凛五!”

    “属下在!”

    “派人把郭太医带到府里来。”

    “是……”应完,凛五自然关心一句,“主子可是感到哪里不不舒服吗?”

    哪里不舒服?心里不舒服!

    这不舒服,湛王希望是他本身的原因。而不是因为某人造成的。不然,这火气可是不吃药就能压下去的了!

    皇家别院

    “王爷身体底子好,恢复的极好。照这样看,明天应该就能下床了。”

    “劳烦徐太医了!”

    “不敢,都是下官应该做的。”太医拘礼,“那王爷你好好休息,下官去为你煎熬去。”

    “嗯!辛苦太医了。”

    “不敢!”

    徐太医离开,钟离隐脸上笑意也随着淡下,看向一边护卫,“查的如何?”

    冷嗜上前,把一封信函双手递给钟离隐,“这是冷虎刚传来的。”

    钟离隐伸手接过,展开。信不长,可简短的内容,交代清了所有。

    钟离隐淡淡一笑,眼中漫过阴寒。果然是他,还真是不意外。

    这是企图挑起他跟钟离谨(浩月二皇子)的恶斗,而后他坐收渔翁之利是吧!想法倒是挺好。要说他还真是差点得逞了。

    云珟这厮心眼真是够小的,趁你落难,趁机踩死你。下手那是一个狠。若非容倾有几分胆色,他这条命还真差点儿就交代了。

    “主子,如何处置?”

    冷嗜的话,打断了钟离隐的思绪,淡淡开口,“回浩月之后再议!”

    “是!”

    谈论完正事,钟离隐转而问起闲事儿,“京城最近有什么动静?”

    冷嗜想了一下,把容倾入宫请罪,三皇子被罚的事儿,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

    钟离隐听了扬眉,“看来她身体恢复的不错。”都能入宫了,证明又活蹦乱跳了。在此,皇上的态度,不知觉间被钟离隐给忽视了。

    冷嗜垂眸。

    钟离隐闲闲道,“容九受苦归来,湛王爷可去探望过?”

    “这个……属下没关注!”而且仁王关心这个,在冷嗜看来,也多少有些奇怪。

    奇怪吗?钟离隐可是一点儿不觉得。不过,他倒是觉得,云珟肯定是不会去探望的。那个男人心气恐怕正在不顺吧!

    想着,钟离隐不由勾了勾嘴角,“冷嗜!”

    “属下在!”

    “宫中送来的那些补品什么的,你都拿去给容姑娘送去。”

    冷嗜闻言,眼帘微动,不由道,“主子,这……会不会不太好。”

    大元皇上刚表态,封住了那悠悠之口。现在主子这样,会不会重新制造误会!

    钟离隐知他话中意,温和一笑,道,“容姑娘于本王可以说有救命之恩,本王借花献佛,表示感谢本无可厚非。若是故意去避着什么,不但显得本王冷薄,反而更容易让人误会。所以,清者自清,无需刻意回避。”

    冷嗜听言,不再多言,领命离开。

    看着冷嗜离开的背影,钟离隐靠在床头,不由所思。看到他送去的那些东西,她会是什么反应呢!直觉……

    “大概不会是高兴吧!”呢喃着,钟离隐却是笑了。垂眸,看看自己胸口上的那处伤。不过,这次她就是不高兴,也无法动手掐自己了。

    不用受那份疼了,钟离隐为何会感怅然若失呢!

    馨园

    钟离隐没猜错,看到那些东西,容倾完全不觉高兴。钟离隐这货,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小麻雀,这些东西一会儿让小厮拿些送去容府,让长辈们补补身体。”

    钟离隐借花献佛表谢意。她借花献佛表孝敬。其实,若非这是皇宫出来的,容倾更想把它们都拿去卖了换钱。相信容逸柏也很赞成她这么做。不过……

    “都这个时辰了,容逸柏怎么还没回来?小麻雀,公子有说他今天会晚回来吗?”

    容逸柏就算再忙,一般晚饭之前都会回来的。万一有事儿耽搁,他也会派祥子回来说一声的。可今天晚饭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人。

    小麻雀摇头,“公子没说。”

    容倾听言,眉头不觉皱起,“你去问问石头去,看他知道不?”

    “是!”小麻雀麻溜出去了,容倾心里莫名不安了。不会是出什么事儿吧!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她之后,不会又轮到容逸柏了吧!念头出,容倾吐口水,太不吉利。只是,有些事儿真是不能想的。这不……

    “小姐,小石头说,他听看门的小厮讲,今天中午公子从外回来,快要进门时,被湛王府的护卫请去了!”

    小麻雀话出,容倾眉心一跳,“哪个府的护卫?”

    “回小姐,说是湛王府的护卫。”

    闻言,容倾心不由一沉。这么说,人是在湛王府吗?

    湛王爷,容逸柏!

    容逸柏,湛王爷!

    不是容倾消极,只是,这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容倾怎么想,都感觉不会和谐,美妙!

    不过,凭着容逸柏的心智,纵然湛王请他过去不是喝酒赏花儿的,他也应该能抗住吧!容倾很想这么想,但是,想到湛王那妖孽的程度……

    “小麻雀,帮我把披风拿来!”

    “小姐可是冷了?”

    容倾听了,看着小麻雀叹气,“有的时候,你这种单纯,虽挺让着急了。可也真让人羡慕。”

    少年不知愁滋味呀!可她,明明也是少年,怎么就快愁白了头呢!

    “小姐,可是奴婢又理解错了?”小麻雀很是谦虚问。

    “没有!你理解的挺好,你家小姐我也确是冷了。”

    “那奴婢给小姐拿衣服去。”

    “嗯!顺便再让小厮把马车准备好。”

    “小姐,要出去?”

    “是……”

    “可天色都这么晚了,小姐要去哪里?”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呃……”

    稍时,小麻雀仰头,看着湛王府那高大上的门头,神色不定。来到这个地方,小姐白天跑了。现在晚上了,小姐又主动来了,这……还真容易让人想歪。好在,小麻雀思想很正。

    “小姐,你是来接公子的吗?”

    “真聪明!”没说出她大晚上是来勾引湛王的,让人庆幸。有一个心地纯洁的丫头就是好。

    “小哥儿,我家小姐求见王爷,还劳烦你通报一声。”

    守门护卫听了,看了容倾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进去。

    少卿,回转,走到容倾马车前。看着容倾客客气气道,“容姑娘,王爷说,不见!”

    闻言,容倾嘴角歪了歪。这回答真是完全不如这态度美妙。

    而后,不等容倾说话,小厮又道,“还有,容公子身体不适,王爷暂留他在此住几日。容姑娘无需担心,请回吧!”

    容倾听了,不说话了。

    身体不适,暂住几日,无需担心!这些词,听着相安无事。可是,稍微一深思,一个感觉,容逸柏怕是被虐了。这个时候怎么破?进去抢人?

    容倾抬头,看看已渐黑下来的天色,眼底划过什么。

    “如此,劳王爷费心了。”说完,驱车离开。

    屋内,湛王听了护卫的禀报,什么都没说,继续悠然的看着手里的书。

    凛五却总觉有什么事儿将要发生。

    吴家

    晚上躺在床上,纯盖被子,纯聊天,吴文晙看着顾氏道,“容倾既能入宫了,想来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得空也去看看,多关心关心。”

    顾氏点头,“我知道了!只是,就怕去的太勤了,也会招人烦。所以,我想还是缓一缓吧!”

    “怎会?柏儿可不是那种人,你想多了!”吴文晙是个实在人,“他们兄妹两个早早的没了娘。倾儿又是一个女儿家,你这个做姨母的理当多关心些。”

    顾氏听言,眼里极快的划过什么,脸上却显出的却满是对吴文晙的敬慕,“老爷说的是,是我想岔了。”

    “嗯!”说完这个,无文晙转而问道,“对了,柏儿的亲事怎么样了?可有眉目了?”

    顾氏叹气,“倾儿出事前,走动的倒是不少。可自倾儿出事后,大家忽然都沉寂下来了。所以,一时半会儿这亲事怕是定不下来。”大家的这意味着什么呢?显而易见,是等着看容倾这个湛王妃还能不能保得住吧!

    “这也正常。倾儿现在身体不适,这个时候说亲事好像也不太合适。”跟顾氏不同,吴文晙没把人心想的那么坏。

    顾氏听了笑了笑,“也许吧!”

    两人说着,沉默一会儿。似文文晙迟疑了一下才道,“煜儿的事儿……都处理稳妥了吧!”

    听到这个,顾氏的面皮即刻耷拉下来了,显而易见的不高兴,“要说,我那嫂子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怎么?又出乱子了?”

    “差一点儿。若非她身边的嬷嬷拦着,又赶紧派人告诉了廷灿。煜儿那点事儿非闹得更难看不可!”提到这个,顾氏就恼火,王氏那个蠢。

    “你说,煜儿那通房既已有了身子,出了这岔子事。就该思量思量以后怎么办?可她倒是好,突发奇想,要逼着那丫头告诉世人,孩子并不是廷煜的,而是她跟府里小厮私通搞出来的。你说这……她这是还嫌府里不够乱,人家说的不够难听呀!”

    儿子的通房跟小厮搞在了一起。她以为这样就能挽回顾廷煜的声誉了吗?王氏可真是蠢透了。她难道不知道,这样只会让顾廷煜更加难堪吗?让京城的人看了,只会说顾府竟是如此的污秽不堪!

    真是个蠢货,顾家的清誉,都被她给败坏了!

    不就是一个通房丫头嘛!不就是肚里面多了块儿肉麻!找一个大夫过来,说探错了脉,所谓的喜脉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然后一碗红花把肚子里那块肉给做掉不就完了嘛!

    这样顾廷煜的名声保住了,而那不安分的丫头,要怎么处置,还不是随她的便。可她倒是好,就这么一件小事儿,就搞得这么乌烟瘴气的。

    以前顾氏也没觉得王氏这么蠢呀!怎么现在越活越回去了呢。肯定是日子过的太舒畅了,导致除了把自己养胖了,脾气养大了,其他都退化了,特别是脑子。

    吴文晙听了,叹了口气,没说话。王氏毕竟是嫂子,他不好评论。

    只是,男人在外,家里有个贤妻确是很重要呀!

    但是有的时候,女人光贤惠可是远远不够的,她还要会爬墙才行!

    “小姐,这样不好吧!”

    小麻雀看着一身男装打扮,半夜站在湛王府墙外,指挥她,让她带她爬墙,上房的容倾。小麻雀就是思想再单一,也觉得这样很不合适,很有压力呀!

    容倾撸了撸袖子,紧了紧腰带,正色道,“这样当然不好。所以,你以后千万别跟你家小姐学,不然会嫁不出去。”

    “那小姐你还……”

    “我反正是有人要了,所以无所谓。来,先上墙,再上房。”接下来,进入湛王闺房,之后是不是就上床了?这想法在小麻雀脑子里过了过,而后一头汗。

    “小姐,你若是要接公子的话,奴婢去就好,你没必要……”

    “湛王府的那些护卫,你对付的了?”

    “这个……对付不了!”

    “所以,就这么办吧!”武的不行,咱来文的。文的再不行,那只有使出非常手法了。

    “麻雀,来……”

    “好!”小麻雀伸手揽住容倾的腰身。那纤细的手臂,看的容倾不由担心了一下,“麻雀,你不会飞到半空中掉链子,把我给扔下去吧!”

    “小姐放心,绝对不会的!”

    “那就好!”

    相比容倾,小麻雀反而更为担心,“小姐,要奴婢说,你……你既然是来使美人计的,怎么也得装扮装扮吧!您这一身儿……”

    “我这一身怎么了?”

    “不伦不类的!”

    “你小孩子家不懂,走,走,再说下去天都要亮了!”

    “呃……”

    小麻雀揽身抱起容倾,脚尖点地,提气,直接掠过墙壁,飞身直接到达屋顶。

    那个干脆利索,看的容倾啧啧称叹。而站在暗处从头看到尾的暗卫,不自觉吐出一口浊气。

    对主子居心不良的人就在眼前,他们明知道,却什么都不能做。这也是挺煎熬的。更憋闷的是,这主仆两个谈论衣着打扮什么的,能不能在自己屋里说,来到这才说,还说的那么大声。她们是不是真当湛王府没人了?太可恼了。

    这个嘛!就是要说话,就是要搞出点儿动静,才能知道湛王的态度呀!

    若是刚靠近就有护卫对她们亮剑了,那就证明湛王心绪不佳,她也好趁早开溜,再想办法!

    而现在,都爬上房顶了,还没人阻拦,或许是有门!

    有门吗?或许是湛王打算来个瓮中捉鳖呢!这个嘛,忧虑过。不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才是真英雄呀!只是,这样想的时候,你牙齿别打颤行不。

    小麻雀没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上去,伸手就准备揭瓦。容倾迅速伸手,阻止了一下。

    “小姐,你不准备探探吗?”

    “当然要探,不过……”先做做思想准备。这样,就算看到什么儿童不宜的画面,她也能够淡定些。不要一个激动,万一吐了,或是流鼻血了那就不合适了!

    想着,定定神,伸手解开一片瓦。

    屋内一片清淡,氛围很是清和,湛大王爷正靠在床头看书。没有预想中的香艳,挺好,挺好!看来,在某方面,湛大王爷还是挺节制的。

    容姑娘你想太多了,湛大王爷虽生*作。可有事没事儿,给人看屁股的爱好,他是没有的。

    “小姐,公子不在里面。”

    “废话!这大晚上的,容逸柏若在里面,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小麻雀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很是无辜道,“公子不在里面,那我们还要去哪里找?”

    算了!不说了,她跟这只麻雀的脑回路不在一条道上。

    “麻雀,走,带我下去!”

    “下去?”小姐费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看湛王一眼?

    看着小麻雀那清澈的眼眸,容倾都想哭了,“不下去,难道要我从房顶上跳到屋里去?”

    下麻雀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当然不行。

    “所以,你把我放到窗户那里。我从窗户爬进去。”

    “呃!是……”

    夜会男人怎么就这么难呢?那个折腾!她真不是做采花贼的料。

    确实够折腾,折腾的一众暗处的人都为她们着急。这主仆两个,真是连做贼都会被人嫌弃。

    “好了,你回去吧!”

    “奴婢回去了,你怎么办呀?”

    容倾听了,在小麻雀耳边嘀咕了一句。小麻雀听言,不再多说,麻溜的走人了。

    小麻雀离开,容倾打开窗子爬了进去。别的不行,爬窗户她倒是挺在行的。

    而对于她的到来,男人眼帘都未抬一下。明显是早已知道,是呀,搞那么大动静,想不知道都难。

    容倾整了整衣服,抬脚上前,笑眯眯道,“王爷,您看书呢?”

    “来做什么?”问的很是温和,很平淡。

    “今天月色不错,想跟王爷一起赏赏月,所以就过来了。”

    湛王听言,抬眸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你以为本王这里是小怜馆,想什么时候来,就可以什么时候来?”

    “小女岂敢……”

    “容倾,可是本王的宽容,让你觉得很好玩儿?”湛王看着容倾,凉凉道。

    这话出,谁还敢嬉笑。更重要的是,她从不觉得跟湛王接触是什么好玩儿的事。

    摇头,“从没敢这么想。”

    “是吗?”深深看了她一眼,再次问道,“今晚来做什么?”

    “来找容逸柏!”

    很好!今天白天看到他,拍马开溜了。现在,大晚上的为了容逸柏又颠颠儿的送上门来了。

    一些对比,总是那么让人不愉快。

    湛王翻了一页书,风轻云淡道,“容逸柏对本王不敬,已被处死。”

    已被处死!几个字,落入耳中,不可控制的容倾脸色骤然一变,“尸体呢?”

    “你若是想看,本王可以让凛五带你去看。”湛王看着容倾,不轻不重道。

    容倾听言,看着湛王忽然沉默了。这个时候能说什么?说要看。那,容逸柏就算没死,也会即刻被处死。如她所愿,让她清晰看到那个尸体。

    容倾沉默,湛王心头划过一抹冷笑。不该冷静时的冷静,也让他厌烦。就如在山谷之下,看到那个来索取钟离隐性命的人,她不先躲开也就罢了,竟然还给他冲上去,把人给弄死了!更重要的是……

    想到凛一禀报的一些画面,湛王眼底漫过戾色。

    “为什么不说话?”

    “不知道说什么!”

    “不知道说什么,就滚出去!”一句话,不急不缓,不带怒气,却满含戾气。

    滚出去!三个字,不止是刺耳。

    容倾却是笑了,云珟不高兴了,可只是动口,还未动手。她应该知足。

    尊严什么的在皇权面前,很多时候连个屁也不是。

    低头,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玉佩,“王爷,你看这个。这是在谷底的时候,我向浩月仁王爷索要的。等到他回到浩月了,可以向他索取好处。”

    “跟本王说这个做甚?”

    “就是想跟王爷说说。”

    湛王冷哼一声道,“刚才不是还说,跟本王没什么可说的吗?”

    容倾扯了扯嘴角,“我那不是口是心非嘛!其实,今天从宫中回来时路过王府,我本想着,要不要进来见见王爷。可是,一想到王爷可能会瞪眼,我不自觉就开溜了。”

    “这么怕本王还过来做什么?”

    “因为想看看容逸好不好呀!”

    容倾这坦诚,门外的凛一听的直冒汗。而门内的湛大王爷却在冒火。

    “不过,看容逸柏是其一,其二呢!我认为有些事儿,应该更王爷说一下。”

    容倾这话,没人搭理了!因为,某人忙着控制自己的情绪。

    容倾不知某人内心正翻腾着各种凶残,只是感觉湛王身上压迫感让她头皮有些发紧,咽口水,继续道,“以己度人,若是有一日,王爷跟一个美人儿掉到谷底了。那,我除了看看王爷伤势如何,肯定会问一句,王爷有没有跟那美人如何如何?”

    湛王冷笑,“所以呢?”

    容倾正了正神色,眉目清明道,“所以我想说,在谷底的时候,因为我后背被树枝刮破了,而我够不着,所以让仁王爷帮我擦药了。因此,他看到我的背了。”

    容倾说完,不待湛王那声冷嗤出,既严肃而认真道,“不过,我也看回去了!”说完,眨着毛茸茸的葡萄眼,蠢蠢道,“所以,这算没吃亏吧!”

    门外,凛一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因为扛不住了。

    湛王脸上已没什么表情了。

    容倾也不笑了,看着湛王神色淡淡,“如此,我想问一句,被另外一个男人看了背,这算是不洁吗?若算,王爷还要吗?还会娶我吗?”

    湛王眼睛微眯,“既已不洁,本王为何要要娶。”

    容倾听言,神色平静,淡然,“既然如此,明日我既把赐婚圣旨送来给王爷!不打搅王爷歇息了,小女告退。”说完,起身,往外走去。

    看着容倾的背影,湛王眼底盈满煞气。

    门外,凛一已不觉屏住呼吸。就连凛五也有些头皮发麻了。容倾这是找死!

    找死吗?也许吧!所以,容倾在快要走出内室时,顿住脚步,转头,看向湛王,面无表情道,“不过,小女在离开之前,有一句话想对湛王说。”

    这个时候她还想说什么?凛一屏息,静待间,容倾声音,淡淡传来!

    “云珟,你是个混蛋!”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