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点点悸动 淡淡一吻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70章 点点悸动 淡淡一吻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庄家

    夜深人静,独自一人,静立镜台前。透过镜子看着后背。

    看着那一道犹如蚯蚓一样的伤疤,印落在白皙,光滑的背部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白日挂在脸上的浅笑,柔和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阴戾,气恼,还有委屈!

    娇养了十多年的身体,因为这道伤疤,变得不再完美!

    女儿家的身体何等珍贵,现在变成这样。庄诗雨怎么能无所谓。更重要的是,她本以为抓住的是一个机会。可没想到,遭遇的却是一场灾祸。不过,经此一事,也让她看清了不少东西。

    放下衣服,遮住那丑陋的地方,看着镜子里依然娇美的容颜。庄诗雨眼中满是冷色。由始至终,皇后怕是根本就没想让她入太子府吧!

    不然,哪怕是受制于庄诗妍不得已对她动手,凤卫也不应该把她伤的这么重。

    包括营救太后,明明有那么的机会,可皇后硬生生的忽略了。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庄诗雨和太后有着同样的猜疑。

    生性多疑,习惯性的猜忌,习惯性的算计。这好像已经成为她们庄家女人的一个特性,天生的满腹谋算。

    只是,就算真的确定皇后做了什么又能如何呢?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要继续的恭敬有加。

    错失太子妃的位置,嫁给三皇子……想到将来的处境。庄诗雨第一次感到有些心慌,更多憋闷。如此,不由想到那个跟她一样受伤。但,命运却截然不同的人——容倾!

    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还失去了本来属于她的。

    可容倾,却是正好相反。一场浩劫,她成了湛王妃!不但豁免了一切的罪责,还解除了和顾家的赐婚,躲过来嫁入顾家后被虐待的苦难。

    想着,庄诗雨不由笑了,呢喃,“人的命数呀!有的时候真的很有意思。只是……”比天意更令人琢磨不透的,却是那个男人的心思。

    娶容倾为正妃!呵呵……怎么都预料不到的事却成真了。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打庄家的脸吗?怕是不尽然吧!要膈应庄家,有的是方法,并不一定要娶容倾。如此……是为什么呢?

    望着那昏黄,跳跃的烛光,庄诗雨嘴角笑意隐没。在那种情况之下,还能把庄诗妍给刺伤。容倾,一直以来你才是扮猪吃老虎最彻底的那个吧!

    来日方长!

    ***

    前往湛王府马车上。容倾拿着衣服,再次啧啧称叹,“这衣服,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完美的想找个瑕疵都难。”

    容逸柏淡淡瞟了一眼,不咸不淡道,“没你以为的那么好。不要自夸的太过了。”

    容倾听了,横了他一眼,“你若是能夸我几句,我用得着这么自夸嘛!”不多夸自己几句,她哪里来的底气。

    这话说的,还真是有点儿可怜了。避免自己心软,容逸柏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你女诫,妇德背的怎么样了?”

    “就记住了书名!其他,它不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其实,她想也试着看背两句,应付应付的。

    只可惜,一念必睡。那睡着的速度……让小麻雀直接怀疑,书上是不是有毒?不然,怎么一碰书,容倾就呼噜呢?

    容逸柏听言,不紧不慢道,“医馆的大夫我已经约好了,等你从王府出来,我直接带着你过去。”

    闻言,容倾面皮一紧,“你感觉我会被罚?”

    “绝对不会被夸。”

    容倾听了,点头,严肃而认真道,“我也有这种感觉。”

    这附和的,让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知道不会背没什么好果实,她还敢呼噜呼噜的睡。

    每当这个时候,容逸柏都觉得容倾这模样特别欠打。阿弥陀佛,希望湛王没这样的感觉才好。

    “希望受些内伤,不要再受外伤才好呀!”

    “你还想受内伤?”

    “被话刺激内伤,不是其他。”就如她说湛王技术差一样,当时,湛王肯定很内伤。

    湛大王爷呀!求你也用同样的话来刺伤我吧!只动口,可千万不要动手。她现在这身板儿,可是经不起他一掌的。

    “公子,小姐,湛王府到了。”

    随着马车停下,容倾抱着衣服看着容逸柏,眼神灼灼道,“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嘱咐我的?”给点锦囊妙计吧!

    “把皮绷紧点儿吧!”锦囊妙计没有,.cc [棉花糖]

    容倾听言,瘪嘴,丢他一眼嫌弃。智商!

    “别等我了,回去读书去吧!就哥哥这脑子,再不用功点儿,以后恐怕要靠卖酱油过日子了。”说完,抱着衣服,下车走人。

    容逸柏失笑,轻斥,“窝里横的丫头。”话刚出,容倾头豁然转了过来。

    “容逸柏,不要以为说我坏话我听不到。”

    容倾话出,不待容逸柏开口。一边的祥子,既笑眯眯道,“小姐您就是听不到也没关系。不是还有小的我嘛!公子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小的全部一并禀报了您。”

    容倾听言,稀罕,“你这小子,怎么还没等到我收买,就倒戈了呢!”

    祥子听了,挠头一笑,“早知道小姐准备收买小的。刚才那话我就晚点说了。”

    “容公子!”

    声音出,凛五身影现。

    容倾抬眸一笑,“凛护卫,特意来接我的吗?”

    凛五轻咳一声,微笑道,“属下是来提醒容公子该离开了。”

    一句话,容姑娘,你就别自作多情了。

    一句话,容公子,你让某人感觉碍眼了。

    这算是兄妹两个同时被嫌弃了吧!

    容逸柏温和一笑,未曾多说,看了容倾一眼,驱车离开。

    容倾带着小麻雀,随同凛五往湛王府走去。

    “凛护卫,今天天气可真是不错呀!”打开场子的开场白,还真是不咋地。

    凛五却回答的很一本正经,“容姑娘说的是!”

    “天气好,王爷的心情也一定很好吧!”

    “因人而异,因事而定吧!”这回答,很中肯,很实在。除了说了跟没说一样。

    也是!湛王的心情就跟那六月的天一样,一会儿一个鸟样,现在好,也不代表一会儿就会好呀!所以……皮绷紧点儿吧!

    十月金桂,花开无声,淡香袭来,点点金黄,处处芬芳!

    一盘棋,一壶茶,一袭白衣,一绝美男子,静坐桂花树下!

    幽香淡淡,美景无声,落入眼底,一副画。但,明明该赏桂花,可眼睛偏偏离不开他!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人比花娇呢!

    “容姑娘,请!”

    “呃!”得令上前,“小女给王爷请安。”

    “嗯!”一应抬眸,眼底光润点点划开,无声无息,静而无波,却又如海深谙,藏着太多让人看不透,看不懂的东西。

    “坐吧!”

    “是!”

    这一答,容倾不由抹汗,这心情,搞得跟面试一样是要怎样?

    “咳,王爷,衣服做好了,您老要不要看看?”

    “嗯!”

    湛王应,容倾开始解小包裹。衣服拿出,自动开启自赞模式,“知道王爷不喜欢繁琐,所以,这衣服的样式很是简单……”容倾话未落。

    湛王看着衣服,淡淡开口,“是挺简单。你若不说,本王还以为你是单纯怕麻烦。所以,才会做的如此简单。”

    怕麻烦,如此简单!容倾表示,这两者之间绝对不连贯。

    “给王爷做衣服,那是荣幸之至,怎么会怕麻烦呢!嘿嘿……”

    这话,动听呀!只可惜……凛五站在一侧,无声摇头。甜言蜜语,花言巧语,容姑娘过去在主子面前那是没少说,可那又如何呢?看看她做的那些事儿,完全是怎么堵心怎么来。

    “王爷,这颜色你喜欢不?若是不喜欢,我即刻回去重新做一件。”容倾说的那个诚恳万分。

    凛五却是暗腹;即刻回去重做?她这是想顺势开溜吧!想的倒是挺美。

    “无需,本王很喜欢!”

    这话出,容倾眉心一跳。绝对不会有的夸赞,忽然有了。咋一点儿不感惊喜交加呢!

    看着容倾闪烁不定,喜喜怯怯的眼眸,湛王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开口,“何为妇德?”

    嘎!

    容倾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回答,“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已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

    湛王听了,看了她一眼,容倾嘿嘿一笑。

    湛王移开视线,淡淡道,“何为妇容!”

    “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如,是为妇容!”

    “何为妇功!”

    “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为妇功!”

    一问一答,湛王问的随意,容倾答的坑坑巴巴。不过,虽不流畅,倒是也不错。之所以答的不顺畅,你可以理解为她在紧张。

    “何为妇言!”

    “妇言就是……”

    碧云阁

    林婉儿靠在软榻上,看着从外走来的小丫头,遂问道,“容姑娘可是已经到了?”

    “是!”

    “是吗?容姑娘看着可还好?”

    “奴婢路过时,偶看一眼。容姑娘面部伤痕隐约可见。”

    林婉儿听了,扯了扯嘴角,随着道,“容姑娘入府,王爷可有叫人前去伺候?”

    “回夫人,凛护卫在跟前,其余没有。”

    林婉儿听言,手里的帕子紧了紧,如此说来,容倾是跟王爷独处了。

    “这会儿在做甚,你可看到了?”

    “王爷好像在拷问容姑娘妇德……”

    闻言,林婉儿眉头皱了起来。拷问她容九妇德?微感意外之后,心里嗤笑开来,容倾妇德确实很有问题。一个跟别人定过亲的人,一个面残浑身是伤的人,竟然还敢魅惑王爷,她怎么有那个脸?

    心里嘲弄连连,可更多确实酸意无限。嫉妒压不下。

    相当初庄诗妍受伤的时候,王爷可是连看她一眼都懒得。可现在,轮到容倾就不一样了呢!

    拷问妇德?湛王若是真不喜一个人,连一个视线都不屑给你。又如何会浪费时间,听你背诵那枯燥无比的妇德!

    放着一满院的美艳娇花他不看,偏偏愿意花费时间,浪费耳朵去逗弄容倾。王爷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呀!怎么想的呢?没几个人能想的通呀!

    相比之下,容倾做出的事儿就分外容易懂了。

    坑坑巴巴回答完湛王的问题之后,在容倾以为过关的时候,在凛五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就见……

    湛王忽然伸手,突然把人拎起,而后圈入怀中!

    这动作一出,凛五垂首,小麻雀嘴巴圆了一下,而后低头抠手指。

    容倾眼前黑了一下。蹲的太久,被拎起的太突然,有些眩晕。等到她眼前恢复清明之后,就见湛王大手探向她腰间荷包。看此,未曾多想,反射性的快速按住,牢牢抓住!

    动作一出,容倾面色一紧,头上冒出俩字儿,完了!湛王淡淡一笑,悠悠开口,“是你自己自觉拿出来?还是让本王亲自动手呢?”

    “区……区别在哪里?”不要问她为何结巴。太伤人!

    “这问题,已是罪加一等。”

    一个男人这样抱着你,却在说着如何惩罚你!艾玛,她的魅力碎了一地。以后让我拿什么扬眉吐气?

    垂头丧气,松开抓住湛王的手,把那缝在荷包上的布条扯下来。

    看着那布条,凛五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满头黑线,一时无语。她……她竟然作弊,抄小抄!就这,她刚才还回答的结结巴巴的。真是,连凛五都感到闹心的厉害了。

    小麻雀搓着手,为容倾紧张,更可惜呀!功亏一篑呀,功亏一篑。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咋就被发现了呢?

    看着布条上那精小的字体,湛王温和道,“写这个花了多少时间?”

    “一个时辰!”

    “费了不少功夫呀!”

    容倾听了,弱弱道,“费工夫倒是次要,主要是费脑子。”

    “呵……”满脑子的损点子。

    “凛五,戒尺!”

    “是!”得令,凛五执行起来比以往更速度。

    容倾已开始感到手心疼了,不过这惩罚倒是不算什么。比起挨刀子可是轻太多了。只是……

    “求王爷给我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我保证以后改过向善,重新做人。”该求还得求。只是这话,好像有点用词不当。管他呢!只要结果得当就行。

    湛王听了,嘴角微扬,笑意绵长,风情无限,柔柔开口,“不用改正,你这累教不改的模样爷很满意。”让人每次想教训她,总是不愁找不到理由。

    “王爷那个……”

    “主子!”凛五归,戒尺到。

    “手!”一个字,清清淡淡,轻轻缓缓。

    伸手会挨抽,可不伸会被抽的更狠。所以,伸吧!

    手伸出!

    吧唧!一戒尺下去,手心红了一片,那个疼!

    啪啪啪……

    不一会儿容倾手心就肿的跟那发酵的馒头一般大了。

    “疼吗?”

    “不疼!”

    湛王挑眉,容倾开口,“王爷打的,疼也不能说疼。”吹吹那火辣辣的手心,揉揉眼睛,“书上说,故作坚强的女人比会哭的女人还惹人疼。”说完,眼巴巴看着湛王。无声询问,书上说的是真的吗?要是可行该多好,这可比天天让她对着湛王哭容易多了。

    湛王听了,差点笑了,“看来那糟心的书你看了不少。书上还说什么了?”

    “书上说,女人一定要柔情似水。”

    “书上没教你这个时候要用美人计吗?”这话充满了暗示意味。

    容倾听言,微转身,抬头,看着湛王那张俊脸,坦诚道,“说了呀!”

    湛王揽着容倾的腰身,不疾不徐道,“这个时候不试试吗?”本以为,这话出,这小女人肯定会凑过来。谁知……

    容倾头一扭,明媚而干脆道,“没兴致!”说完,又去吹她那火辣辣的手心去了。切,又没吃药谁要亲你。

    没兴致!凛五嘴角抽搐个不停。

    湛王面色一僵,可心里却乐了。作死的小东西。

    “也许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有兴致了。”湛王随手拿起桌边的书,随手翻开一页,“看到这个,爷方知你送给来的那小玩意是如此用途。”

    丁字裤!丁字裤!原来古人早就已穿过。囧囧那个有神。

    看容倾眼睛直直的盯着图画猛瞧,湛王遂然把书合上,不咸不淡开口,“送给爷那东西意图是何?”

    容倾转头,眨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眸,恍然长叹,“原来,那竟不是鞋垫呀!”说完,话锋一转,慎重道,“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会儿使美人计晚不晚?”

    “凛五,拿绳子来!”一定要捆起来,吊起来打。

    “王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过,我看的那本书上,那些人真的是垫脚上的。”

    “你还敢给爷忽悠!”

    “没有,没有!我真觉得王爷穿上肯定比他好看,啊……”

    “作死的东西,你调戏爷还上瘾了是不是。”

    容姑娘还是那么恼人,而王爷训人第一次用的不是刀剑而是巴掌了。

    站在不远处的凛一听着,不由的笑了。抬头望天,今天王府真是热闹呀!变得很有人气儿。

    “呜……好疼,爷你打到我伤口了。”话出,屁股上又挨了两巴掌。

    “你会习惯的!”

    “王爷,我马上就要及笄了,你会不会送我礼物呀?”

    “这个时候你还敢给爷要礼物?”

    “打在我身,疼在你心。所以,给我点消肿止疼药吧!我擦点儿,给王爷也擦点儿。我消肿,王爷止疼。”说完,趴在湛王腿上,看着他绵绵的笑了,有点俏皮,有点厚脸皮,也有点儿可怜。

    这话,这模样……

    湛王微微俯身,而后,抬手,在容倾一缩脑袋,以为屁股又要受疼时,却见湛王手若在了他的嘴角。

    容倾看着,愣了一会儿,而后,仰头,在那嘴角印下淡淡一吻。

    伴随着淡淡的桂花香,点点悸动,在谁的心头蔓延。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