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悄然发生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69章 悄然发生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顾家

    “小姐说,若是容倾……”名字出,赶紧改口,“若是容姑娘和容公子应允了她。那么,一切皆大欢喜。反之,若是容姑娘不答应。那么,她……她就把这个给喝了。”

    伺候顾静的婢女,抖着手,把那装了毒药的瓶子拿出,瑟瑟不安道,“喝了这个以后,让奴婢把事儿传出去。说容姑娘阴狠毒辣毒害她,借此毁坏容姑娘名声。目的,她不能嫁给容逸柏,容倾也别想嫁入湛王府。”

    顾振听了,没说话,只是面色阴沉的可怕。

    顾廷灿眉头打结,脸色亦是够难看。

    只有顾大奶奶泪水连连,声发颤,面发白,“我的儿呀!她怎么这么傻呀!再怎么样也不能寻死呀,她若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这个做娘的可怎么活呀!”

    婢女听了,弱弱道,“大奶奶不用担心,小姐是带着解药过去的。所……所以,就算喝了,也不会有事儿的。”

    以死相逼,不过是毁坏容倾名誉的过程。顾静她可没想真的去死。

    闻言,顾大奶奶哭声一噎,即刻又哽咽道,“这糊涂的孩子,怎么能做这种事儿呢!”

    这话,是斥责她不该如此算计容倾吗?不,这只是爱之深责之切罢了!

    顾廷灿看了顾大奶奶一眼,心里满满的无力。关键的时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总是分不清。

    现在她要做的不是心疼顾静,而是,向父亲保证这类的事不会发生,保证会好好教导女儿。让父亲在失望之余,能感到一丝欣慰。可她倒是好……

    顾振看着顾大奶奶,面无表情开口,“我已往冀州去了信,三日之后,送顾静去二弟那里!让他代为教导,而后,若是遇到合适的,会再给她寻一门亲事。”

    翼州,边境之地。顾家老二(顾盛所在之地)。

    顾廷灿听了,低头,无声叹气。果然,母亲的反应,及其态度,

    坚定了父亲送离顾静的决定。

    顾大奶奶听言,惊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顾振。

    顾静算计容倾的事儿,她看出顾振有些不高兴。只是,再怎么样,自家的女儿也比容倾那兄妹来的重要吧!所以,顾大奶奶以为,顾振就是再恼火,也不过是训斥一番,至多也就是把顾静禁足。可她没想到……

    “老爷,你……你刚说要把静儿送走?这,这怎么可以?她……”

    顾大奶奶的话没说完,顾振既道,“若是你不放心,可以随着一起去。”

    这话出,顾大奶奶懵了。

    顾廷灿随着起身,恭敬道,“父亲,你先去歇息吧!这件事儿我会跟母亲说清楚的。”让顾大奶奶再说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奈何顾廷灿这话苦心,顾大奶奶却是体会不到,已然激动的叫了起来,“什么都不用说。反正,送静儿离开我绝不容许。”

    顾大奶奶话落,顾振眼中溢出寒意。

    顾廷灿绷着脸,声音也沉了下来,“如此,母亲就在这里守着顾静。我和廷煜离开,代她赎罪,替她受过,这辈子都留在翼州不再归来,这样可好?”

    “灿儿,你……”

    “我赞同父亲的决定。顾静必须离开,她若不走,那我和廷煜走。以后,母亲也不必指望着我和弟弟。你就依仗顾静就好。”

    这话,直白点儿说。顾大奶奶再护顾静。那么,断绝母子关系。

    老子翻脸了,儿子翻脸了,这是怎么了?顾大奶奶突然不懂了。

    顾静做错了事儿,他们心里不高兴,可该罩着还得罩着,该为她淌平的还得淌平呀!这才是父亲和哥哥该做的。他们怎么就……帮理不帮亲了呢?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想真的跟容逸柏兄妹变成仇家。

    容逸柏的城府,容倾的心智,在这两次事中,体现的充分,他们看得清楚。

    他们不是任你欺负,绝不还手的人。相反,若到一定程度,他们不会因为你是顾家人,就对你手下留情。

    他们能踩容逸柏,容逸柏更能狠踩他们。这一点儿,已不容置疑。

    容倾能为容逸柏,不做那争狠斗恶之事。他们也不能为顾静,做那意气之争。

    其实,若是顾大奶奶能够镇得住场子。能管束好顾静的话。顾振并非一定要送她走,毕竟再怎么不争气也是自己的女儿不是吗?

    但,偏偏顾大奶奶没那份能力。而顾振要忙的事太多,教导顾静他没那份精力。所以,顾静必须走!

    湛王府

    “三皇子的正妃定了——是庄家大小姐庄诗雨。同时,册封轻音公主为侧妃。”

    “太子妃也定下来了,是祁太傅的长孙女祁清莹!同时,庄家二房大小姐庄诗画为侧妃。”

    庄家两个女儿,一个为太子侧妃,一个为三皇子正妃。皇上也算是给了太后面子了。

    面上却是如此,只是……

    想想云榛的性子,轻音公主的身份,还有祁清莹的城府。这给太后宽心的背后,附带的恐是难以预料的漩涡吧!

    皇上对庄家的耐性,逐渐递减,已清晰可见。

    皇家之斗,暗潮涌动,屡见不鲜,湛王对此兴致不高。

    “凛五!”

    “在!”

    “你派人去查点东西去。”湛王说着,把容倾送给他的那点小东西,丢到凛五手里。

    凛五看着,亦是疑惑,这是什么东西?不认识,有必要探究探究。

    “本王隐约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你让人去宫中文渊阁查查。”

    “是!”

    凛五得令,下去传达命令。

    湛王悠悠看着院中景,闲适,自在。而心里……虽还未确定是什么。但湛王却几乎可以确定,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因为,看看容倾对他说过的话,做出的事儿,有哪一件是矜持,正经的?除了说他技术不好时,分外严肃认真。其他……

    “凛一!”

    “在!”

    “传林婉,舒月!”

    “是,主子!”

    两个女子,年方二八,如花的年纪,如花似玉的面容。

    身姿妖娆,眉目含情的林婉儿。温柔端庄,含羞带怯的舒月儿。此刻,一个曼舞,一个抚琴,一处风景。(. 无弹窗广告)

    湛王品茶静赏。

    凛一站在后面,静静看着。暗腹:女人就应该是这样。听话,乖巧,含蓄,矜持。容九那种是绝对的异类。只是……

    转眸看向湛王。但,在那样闹心的容九面前。他却看到了主子嬉笑怒骂的一面。这是为什么呢?

    馨园

    “容姑娘可有兴致下盘棋?”

    “仁王盛邀,理当不该拒绝。奈何小女棋艺实在不佳,实不敢献丑呀!”这咬文嚼字的拒绝言辞说完,容倾自我感觉,她进步了。

    “输了,本王可送你点儿东西,助你去掉脸上的伤疤。”

    钟离隐话出,容倾麻溜坐下,“仁王请。”

    钟离隐笑了笑,拿起一黑子,随意放下,随意道,“我还以为容姑娘对脸上的伤痕并不在意呢?”

    “女为悦己者容,我在意的很呢!”容倾捻着白子,随意的下。

    “担心被湛王爷嫌弃吗?”对于容倾那杂乱无章的走法,钟离隐下时不由多看两眼,下的迟缓。

    “这个我倒是不担心,因为王爷娶我,那是因为看到了我的内在美。所以,就算我脸上有伤疤,王爷也会照样喜欢我。”

    “容姑娘倒是很有自信。”

    “嗯!我很有自信。因为我家王爷是有内涵的人。”

    “这话,等到见到湛王时。我会颠倒过来告诉他!”

    钟离隐说完,清晰看到容倾下棋的动作顿时停下。

    淡淡一笑,钟离隐抬头,柔和道,“与其说他有内涵,我感觉,说他狂躁应该更能表达容姑娘的内心。”

    容倾听了咧嘴。王爷什么的果然都很讨厌。

    “容姑娘,脸上有伤,这样笑起来并不好看。以后,别这样对湛王笑,很容易失宠。”

    “多谢仁王的忠告,我会铭记在心的。”

    “昨天我看容姑娘拿簪子,断人舌头的动作好像很熟练。”

    闻言,容倾抬眸,“你看到了?”

    “刚好撞入我眼睛了。”偷看的还有理了。

    “那还真是巧合。希望没吓到王爷才好。”

    “确实吓了一跳。因为,容姑娘动作熟练,看起来像是经常干。”

    “王爷想多了。昨天是第一次做。若说做得好,那也只能说是天赋。”

    钟离隐听了,勾了勾嘴角,“容姑娘这等天赋,湛王爷可知晓。”

    “我有多少优点,我家王爷心里分外清楚。所以,不用我特意去显摆。”

    “优点?这恐怕不是!”

    “不是吗?这显然跟我家王爷观念不同。”

    “这么确定?”

    “当然。作为未来的湛王妃就是要有这等气势。不能被人欺上门了还笑脸相迎不是。那才是丢我家王爷的脸。”

    “不得不说,容姑娘口才真是非同一般。”

    “嗯!这是我众多优点中的一个。”话落,棋落,抬头嘿嘿一笑,“王爷棋艺果然精湛,我输了。”说完,伸手,输的战利品。

    看了一眼容倾那白嫩的小手,钟离隐移开视线,不紧不慢道,“比起这个,你或许要先顾别的。”

    容倾听言,顺着钟离隐视线转头,随即,湛王那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眼帘微动,随着起身,颠颠上前,仰头,看着湛王那依旧美的晃眼的俊脸,笑眯眯道,“王爷,您……”容倾套热乎的话还未出口,既被湛王打断。

    “在勾引人!”

    闻言,容倾笑脸一顿,“谁?”说完,恍然明白过来什么,嘿嘿一笑,“王爷给我机会了?”

    湛王听言,挑了挑眉,“如果是呢!”

    湛王话出,大掌之中多了一抹温软,手心传来一点痒。低头,一张眉眼弯弯的小脸儿。

    “王爷开口,自然听之。”说完,容倾把手从湛王大手中抽出,指着自己的下巴,往前靠了靠,小声道,“其实,我刚才是想亲亲这里的。可惜,够不着。”颇为遗憾。

    湛王眉目冷冷,“水性杨花的女人。”刚对钟离隐笑的眼睛都不见了。现在转脸……竟敢挠他手心。

    水性杨花!

    听到这几个字,容倾一愣,随着正色道,“学以致用嘛!王爷的吩咐我可是一直记着的。”说完,咯咯笑开,笑声虽压的很低,可那笑开花的脸却是分外清晰。

    凛一听言,低头。暗腹;主子不知道有没有后悔。后悔实不该让她看那些话本。

    “闭嘴!”笑声格外刺耳。

    湛王声音一沉,容倾皮一紧,马上老实了,恭敬又乖巧道,“王爷,小女给你做了件袍子你要不要看看?”

    没人搭理她。湛王抬脚,走到院中,在钟离隐对面坐下。

    相比湛王对儿女之情的一片白目,钟离隐可就要通透多了。

    当一个对什么都无所谓,对什么都无所顾忌,从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人。却莫名对一个女人无法痛下杀手时。这已然证明,一些事正在悄然的发生。

    不知这点儿,云珟可已发现。还有……

    钟离隐抬眸,看着容倾的背影,眸色悠远深长,这个看似行事莽撞,不知分寸,实则精明非常的女人,又可曾察觉到了些什么呢?

    “王爷,请喝水!”小麻雀把水奉上,既规矩,知礼的站在一边。

    “湛王真是稀客呀!”钟离隐收回视线,看着湛王眉目含笑。

    湛王慵懒的坐在软椅上,把玩儿眼前的茶杯,不轻不重道,“本王听闻,浩月皇上欲立二皇子钟离谨为储君,不知是否是真的?”

    钟离隐听言,眼帘微动,却是笑意不减,“湛王爷消息倒是灵通。本王也是才收到消息。”

    “看来是真的了!”

    “或许!”

    “二皇子钟离谨,倒是一个妙人。”

    “这评价,倒是出乎意料。”

    妙人吗?呵呵……钟离隐低头,轻抿一口茶,掩去眸中晦暗之色。

    浩月二皇子钟离谨,其秉性阴寒,暴躁,极度好斗。性情却又极度刁滑,诡诈。城府极深。在所有皇子中是最为让人头痛的一个。他若为帝,对于浩月来说,是一场浩劫。

    可没想在他离开浩月不过短短数日间,浩月宣帝竟然会突然立封他为储君。这其中,不用探,存在太多阴暗血腥。

    清晰感知到钟离隐身上那一抹压抑,湛王不由感天蓝了几分。

    “王爷,你看,我打算做成这样的,好看吧!”容倾又拿出那副画,过来显摆开来。

    表贤惠嘛,一定不能掖着藏着,要尽可能的放大。

    湛王看了一眼,刚上扬的嘴角,垂下,“这就是你所谓的做好的袍子?”

    “嘿嘿……图已好了,就差缝了。王爷看看,喜不喜欢?”

    “本王若说不喜欢,你是不是刚好就不用做了。”

    “那怎么可能?我肯定是再接再厉呀!”应的铿锵有力。可谁信?

    “很好!三天后把衣服送到府里去。”

    湛王话出,容倾脸上的笑,没了甜味儿,染上苦色了。

    显摆过头了,得瑟太过了,牛皮破了!

    那表情转变的太过明显,湛王连冷哼她一声都懒得了。

    “王爷,这个,那个……”

    “凛一,把东西给她。”

    “王爷,您还给我带礼物了呀!”颇为欣喜的看着湛王,那个期待。

    可惜,没人看她。白表现了。

    凛一转身从后面护卫手中拿过几本书,双手递到容倾面前。

    看到书,容倾第一反应,不会又是小画本什么的吧!想着,伸手接过。呃……看到书名。容倾眼皮已开始打架。这还不如小画本呢!

    女戒,女德,女训……她三从四德是不及格,可是她一点儿不想补习呀!

    “送衣服的时候,背给本王听。”

    容倾听言,自动忽略最后一句,笑嘻嘻道,“嗯嗯!给王爷送衣服的时候,我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了的去。”

    脸皮哟,脸皮!还敢不敢再厚点儿。

    凛一摸不着头脑,主子明明是想来找点事儿。可,被容倾这么一应。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儿呢?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呢?凛一说不清。

    找事变约会了,对劲儿才怪!

    看着湛王那冷眉冷眼,对容倾甩眼不看的模样。钟离隐淡淡笑了,无声摇头。既然不喜,怎么不给斥回去。既然不想看,还特意走这一趟干什么呢?呵呵!

    还有……看看容倾手里那几本书,钟离隐忽然觉得,云珟送这个过来,教化容倾规矩是假,给容倾找点儿事儿做,让她没工夫再如今天这样,跟他闲下棋才是真吧!

    是这样吗?云珟没深思,探究过。只是下意识而为之!

    ***

    下晌,容逸柏回来,听闻此事,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安排小厨房准备了宵夜。

    这是体贴吗?你当然可以这么想。但其主要目的是,让容倾可劲儿熬两个晚上长长记性,看她以后还给湛王做衣服不!

    如此,若这衣服是给容逸柏做的话。那,他肯定宁愿晚穿几天,也要容倾好好歇着。可惜这不是给他做的。因此,容逸柏虐起妹妹来,还真就没那么心疼了。

    活该!让她显摆。

    “小麻雀,看看你家小姐手艺如何?”

    “小姐针脚真均匀。就是针脚大了点儿。”小麻雀那个实诚。

    “慢工才能出细活。急做工细不了,均匀就够了。”容倾缝着,无声叹。她也算是把看家本领给使出来了。当初缝尸体练就出的本事,现在用到这地方来了。谁能想的到呢!

    另外一边,昏黄灯光之下。一精壮暗卫,看着面色清俊温润的钟离隐,低声道,“主子,可要回浩月?”

    钟离隐听了,静默,少卿,摇头,“待湛王大婚之后,再回。”

    暗卫听言,难掩担心,“可浩月那边……”

    “钟离谨为储君既已成事实。所以,早回,晚回都没太大差别了。”只是很多事就要从长计议了。

    “主子说的是。只是,属下担心,二皇子会不会做出什么极端之事来。”

    极端之事?比如,杀了浩月皇上,趁着名正言顺,急速登基什么的。这种事,钟离谨可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钟离隐淡淡一笑,“他不会。”

    钟离谨人虽十分残暴。但这不代表他冲动莽撞。在没有一定胜算之前,他绝不会冲动行事。哪怕他再急着想坐上那个位置。

    而当前,他火候还差了点儿。所以,他会忍耐,不会动钟离乾的。(浩月皇上)。

    见钟离隐如此淡然,肯定。暗卫心也稳了下来,不再多言。他相信钟离隐的判断。因为他的主子,极少判断错。他信服!

    “主子!”

    门外,一护卫声音响起。暗卫代应,“何事?”

    “容公子小厮过来问,主子可要用夜宵否?”

    暗卫听了,转眸看向钟离隐,无声询问。

    钟离隐未应,而是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容倾泛着光亮的窗子,还有那隐约可见的身影,淡淡开口,“你说,容九这会儿是在背书呢?还是在给湛王缝衣服呢?”

    “这个,属下不知!”暗卫说完,随着道,“可要属下……”

    “无需!”

    其实,不用探钟离隐也想得出。比起那所谓的妇德。自然是惑乱湛王那已起波动的心更重要。

    云珟心口位置的那一丝波动能持续多久,或许,就意味着容倾能安稳多久。若是有一日,云珟心口波澜隐退。那,容九会如何,就很难说了!

    翌日

    缝了会儿衣服,刚想歇会儿,来客了!

    “倾儿!”这次顾氏看着她,眼泪冒出来了,眼里满是疼惜,“我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

    容倾笑了笑,“还好,都过去了!姨母,表姐请坐。雀儿,倒茶。”

    “是,小姐!”

    顾氏在容倾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扫过她脸颊上的伤疤,而后移开,“你说的不错,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的。”

    “嗯!”

    “表妹,这些都是一些补身体的。平日里你让下人时常炖些,对你身体好。”吴月儿温柔道。

    “多谢表姐。”

    “表妹不用客气。”

    “是呀!不用客气。还缺什么,差什么,一定要跟姨母说。”顾氏说的恳切,“姨母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儿,但定尽力不让你和柏儿受委屈。”

    容倾点头,“有什么需要一定告诉姨母。”

    “好孩子!”顾氏说着,关心问,“柏儿呢?”

    “哥哥有事儿出去了。”

    顾氏听了,道,“马上就要秋试了,柏儿总是这么往外跑可是不行。”说着,不待容倾说话,既叹气道,“也是容……也是你父亲不知道疼你们,护你们。不然,你何至于吃这么多苦。柏儿又怎么会受这么多累。”言辞之间,字字句句,均是未他们不平。

    容倾听了,垂眸,“父亲也有他的难处。”儿不言父过。她对容琪无感,这留在心里就好,不一定非要说出来。还有顾氏……

    “倾儿你呀,就是太温善了。不过,也是我不该说这话。容琪就算再怎么样,也是你的父亲。你作为女儿,不能评议。”

    容倾笑了笑没说话。

    吴月儿适时柔和开口,“倾儿表妹,身体一切都还好吧?”

    “嗯!挺好。”

    “那我们就放心了。”

    “是呀!你把身体养好,那是比什么都好。”

    “我会的。”

    关心的说的差不多了,顾氏转而开始说起家常。

    “本来昨儿个就想来探望你的。没成想你舅舅家刚好出了事儿。”

    顾氏这话,作为晚辈,容倾理当要问一句吧!

    “舅舅家怎么了?”

    “你舅母说的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静儿好像是犯了什么错,激怒了你舅舅。把你舅舅给气的,非要把她送去翼州去。无论你舅母怎么说,都定要把人给送走。没办法,你舅母就让人去叫了我过去。想让我帮着求个情。”

    顾氏神色凝重,却说的平常。而顾倾眉头微皱,应的更是平常,“看来,静儿表妹肯定是犯了很大的错。不然,舅舅不会这么生气。”

    顾氏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无论我怎么问,你舅舅就是不说。还让我不要管。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把人给送走了。”

    容倾听着,继续疑惑,“静儿表妹到底做错什么了呢?”

    看着容倾那神色,顾氏眼神微闪,随着道,“谁知道呢!不过,你舅母倒是说,若是见到你,让你替静儿求个情。”

    容倾闻言,应的干脆,“好。等哥哥回来,我跟哥哥说一下,让他去见见舅舅。只是,我身体还不能见强风,就不跟着过去了。想来,这点舅母应该能理解吧!”

    “这个自然。眼下你的身体那是最主要的。”

    容倾浅浅一笑,那模样,是又端庄,又通事理。

    顾氏看着却是笑不起来,“倾儿还不知道吧!你舅母她呀!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真是年纪越大越糊涂了。”

    哎呦!这八卦新闻还真是不少。

    “你舅母给你煜表哥找了个通房丫头,这本也不是什么事儿。男儿到了煜儿那个年纪,有个通房丫头伺候也正常。可你舅母糊涂就糊涂在,她竟然没给那丫头用绝子汤。现在好了,那丫头有身子了,家人也都找过来了。这个一通闹腾呀!”

    想到那场面,顾氏脸色很是难看,“这一闹腾,整个京城的人恐怕都知道顾家二公子正妻未娶,可庶子却将出了。你说,这以后还有那家还敢把自己女儿嫁过去呀!她这不是成心害煜儿嘛!”

    古代男子,未成亲之前,可以有通房,可以有女人,但是绝对不能有孩子。庶长嫡幼,庶强嫡弱,这是大忌。

    若顾氏说的是真的。那,一个家风不正的名头,顾家怕是跑不了了。随着,被非议的就是顾振的教子无方。还有顾廷煜的放荡,无能。至于顾大奶奶,呵呵……得到的也必然不是什么夸赞就是了。

    其实,当初顾大奶奶急着给顾廷煜抬通房,为的是膈应她吧!而,她没断了那通房的子嗣,也是为了想恶心她吧!只可惜,现在她跟顾廷煜的赐婚旨意被收回了。

    顾大奶奶搞出的这些,没能膈应到她。反而坑了自己儿子一把。

    不过,顾廷煜既把人睡了。也就别觉得委屈了。

    见容倾脸上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吴月儿神色微动,随着开口,“娘,这种事儿你不应该对表妹说。”

    “我就是心里堵的慌,想说道说道,倾儿也不是外人,所以,不自觉的就说出来了。”

    “又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让表妹听了堵心。”

    吴月儿话出,容倾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堵心?吴月儿这用词,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显得很不合适。

    因为,她跟顾廷煜曾经还有过婚约。那在他人眼中暧昧不清的过往。使得吴月儿这话,都太容易引起误会,引起是非口水。

    特别,在她跟湛王订婚的情况下。一个绯闻,她又该被水性杨花了。

    看着吴月儿那明艳,柔美的面容,容倾叹气,神色清正,“我的心情跟月儿表姐一样,这确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不过,事已出,想来舅舅定会妥善处理的。”

    我的心情跟你一样,所以,不要借题发挥,拿我的心情说事儿。

    吴月儿听言,看着容倾点头,“表妹说的是!”

    “算了!不说了。这事儿咱们管不了,最多是该护的时候护几分。其他……你舅母自己作出来的事儿,让她自己看着办。”顾氏话里是对顾大奶奶的不耐和恼火。

    既然不说了!容倾自然不会再去接话。

    而后的时间,顾氏和吴月儿均没再提起顾家如何。开始说起来了她们在外时遇到的趣事趣闻。

    两人坐到吃完中午饭才离开。这次探视,总体上来说,算得上宾主尽欢。

    容逸柏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的太晚,容倾已经睡下了。只是听完小麻雀的禀报,容逸柏眸色暗了几分,不过心情却是不错。他妹妹做的不错。

    ***

    三日过去,容倾送衣服的期限到了。

    容倾也已整装待发,准备出发了。只是,她可知道,她上次送的那小礼物,凛五已查出那是什么东西了。而,湛大王爷也已准备好了东西等她来呢!

    容姑娘,不作不死呀!小看了古人的情趣不是!

    ------题外话------

    祝心语美人生日快乐呀!嘿嘿……嘿嘿……

    差点万更了。可惜,臣妾没做到。蹲墙角去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