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湛王又被调戏了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59章 湛王又被调戏了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凛护卫,好久不见呀!”

    看着对他咧嘴笑的女子,凛五不由佩服了。在这地方还能这么生机勃勃真是难得!

    “容姑娘!”

    “凛护卫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打探的真是一点儿不掩饰。

    凛五也不跟她打马虎眼,干脆道,“主子让属下送些吃的给容姑娘?”

    容倾听言,指了指桌上的饭菜,“这些?”这么丰盛,用的还是容家的银钱吧?容家又要被她吃破产了。

    “嗯!”

    “吃完以后呢?”这个很重要。若是吃完送她去菜市口,这谢恩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吃完,好好养小主子。”

    小主子?容倾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了指的是什么!没办法,肚里没苗儿,总是遗忘。

    拿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感动涕零,“请凛护卫转告王爷,我一定好好吃饭,好好养娃儿,也会好好反省。”

    这话……很动听!只是,除了好好吃饭这一条,其余两个凛五都不相信。

    肚里没孩子,养什么孩子!至于反省……一直以来犯错不断,就从未见她改正过,蹦跶的依旧欢腾。关键,纵然这样,她还活着!

    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呢?凛五不确定。而凛一怀疑,难道是因为她扑腾的比别人好看?

    对此,凛五一笑,这话太不着调。但,不可否认的倒是有一点儿,那就是在主子面前,容九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同。

    “容姑娘,这是衣服还有被子。”

    “谢谢王爷,也劳烦凛护卫了。”容倾接过。内心憔悴,艾玛,连衣服铺盖都给送来了,这是想她牢底坐穿的节奏吗?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跟见不到以后的天空,到底那个更悲催一些?

    “凛护卫呀!你说,我生孩子的时候,应该已经在外面了吧?”探探口风,打探出狱的期限。

    凛无没甚表情道,“这个属下不知,一切都有主子做主!”

    不愧是湛王的护卫,口风够紧。表达忠诚也随时和随地!

    “容姑娘休息吧!属下告退了。”凛五说完,转身离开。

    容倾抱着棉被叹气,她现在能做的也只剩下休息了!

    以前总觉风吹日晒苦,可如今……请让我每天都风吹日晒的过日子吧!

    以天为被地为庐也比这滋味好吧!呜呜……一曲铁窗泪,道不尽的心酸呀!

    王爷!凛护卫!小主子!

    这样的字眼,再加上府衙大人那恭敬的态度。这些,种种都证明,这位新来的容姑娘身份怕是不一般!

    如此,牢房之中众女犯看容倾的眼神,都有那么些意味深长的味道。

    感觉到那一众探究的目光,容倾低头默默用饭。

    俗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牢房之中也一样。这一点儿容倾清楚的很。所以,从不以为离开男牢,到了女牢就到了安稳地。

    牢狱之中,这些犯了罪,她们更加不怕再犯罪。所以,她还是把皮绷紧点儿好。这可不是什么历险记。

    湛王府

    “瘦了不少,活蹦乱跳。”容倾的现状,对着湛王,凛五如是禀报道。

    湛王听了,悠然的看着书,什么都没说。

    凛五也没再多言。

    “主子!”凛一进来,“庄侧妃在外求见。”

    湛王眼帘未抬,丢出一句,“问她什么事?”

    “是!”凛一领命走出去。

    少卿,回转,禀报,“庄大奶奶身体不适,庄侧妃求王爷恩准她回庄家一趟。”

    湛王闻言,扬了扬嘴角,神色隐晦难辨,“准了!”

    “是!”

    凛一走出,湛王抬眸,放下手中书,懒懒靠在软榻上。这世上,每天作死的人真是不少。

    准了!

    听到凛一的话,庄诗妍谢恩之后,既转身走了出去。只是,这端庄知礼的模样,在离开主院之后,即刻消散,面色如水,心口憋闷。

    竟然连见她一面,看她一眼,跟她说句话都不愿意吗?

    抬手抚上自己脸颊,那不复光洁,触之仍痛的伤痕,让庄诗妍内心盈满愤恨。已经开始嫌弃她了吗?那容倾呢?她做出那样的事儿,为何还不掐死她?

    容倾背叛,湛王竟没弄死她,这是庄诗妍最难容忍的地方。(危险面前,容倾选择救容逸柏,这在庄诗妍眼中,那就是对湛王的背叛。)

    “小姐,马车准备好……唔……”红缨的话未说完,就被庄诗妍用力的推到了一边儿。

    “没眼色的东西。”

    红缨低头,站稳之后默默跟在庄诗妍后面往外走去,神色之间无一丝起伏。

    推打,怒骂,这些在庄诗妍受伤之后,她已越发习惯。每天都这样过来的,从最初的委屈,恐惧,到现在她已经完全麻木了。

    庄家

    站在窗前,庄诗雨看着一夕之间变得萧索,落寞的院落。面色依然平和,只是眼底却盈满沉郁!

    庄珏被遣出京,庄骅现不知所踪。庄家大房两个顶梁柱塌了,倒了。就剩下两个不满十岁的庶子,完全撑不起大房的门面。

    还有大房的财物,也已尽数被掏空。剩下的只有这么一个看起来依旧华美的空壳子!

    大房,已成为庄家的累赘,笑柄。

    一夕的改变,让庄诗雨这个天之骄女,很多时候都难以忍受。其中,最为让她感到难安,窒息的是,大房变成这样,所有都是出自那个男人之手。一切种种,都预示着,他对庄家大房的不喜,难容!

    被那个男人不容,大房不覆灭,他不会罢休!这样的感觉挥散不去,如何能安?

    现在是钝刀子割肉,是要一点一点的毁了大房,让他们承受夜不能寐,食不能咽,眼看着失去所有的煎熬吗?

    “小姐!”

    丫头的声音,拉回了庄诗雨的思绪,“何事?”

    “三,不,庄侧妃回来了。”

    闻声,庄诗雨豁然转头,眸色沉黑阴郁,“庄侧妃?”

    “是!现已入大门。”

    庄诗雨眼睛微眯,静默少许,转身往外走去。

    “你们主子呢?”庄诗妍看着庄诗雨院中的丫头问。

    “回侧妃娘娘,老夫人身体不适,大小姐去侍奉了。”

    闻言,庄诗妍挑眉,冷嗤,“她倒是有心。”说着,讽刺一句,“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空,也回来侍奉一下同样身体不适的母亲。”

    对于庄诗妍的话,丫头耷拉着脑袋沉默不答。甚至不敢看庄诗妍那蒙着面纱扭曲的脸。

    丫头的沉默,换来庄诗妍一狠脚。吃痛,倒地,脸色瞬白。

    庄诗妍舒服了,咒骂一声,转身离开。

    丫头捂着肚子,坐在地上,看着庄诗妍离开的背影,嘴巴紧抿。暗呸一声,就这刁横的样子,活该湛王爷不宠幸她。

    家庙

    憔悴,消瘦,好似老了十岁的母亲。毁了容的女儿。

    母女对视,瞬间的陌生。

    庄大奶奶看着庄诗妍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她曾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现在却成了毁了大房的祸手。

    庄大奶奶没话说,庄诗妍却有。

    “娘,给我拿些钱。”话说的一点儿不转弯,直接又冷情。

    庄大奶奶直接红了眼眶,心痛又心寒,“你回来只是为了要钱吗?”

    “不然还能为了什么?”庄诗妍话说的极端,尖锐。

    “你……”庄大奶奶红了眼眶,气的无言。

    “钱在哪里,你若不想的动弹,我可以自己去拿!”

    这哪里是女儿,分明是讨债鬼。

    看着庄大奶奶备受伤害的样子,庄诗妍抿嘴,心中翻涌的情绪被她压下,只是不耐道,“银票给我,我即刻就走,你也不用看到我就心烦。”

    “妍儿,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这么冷血无情的人,真的是她的女儿吗?

    “怎么?连你也嫌我丑了?”毁容之后,任何的言辞,都会被庄诗妍扭曲。敏感,尖锐,暴躁,她已这样。

    “你离开吧!我求求你祖父,你离开湛王府,离开京城,去你父亲那里吧!”母亲终究是母亲,虽气怒,失望,寒心。可仍想给孩子找条活路。

    “离开?说什么笑话!”庄诗妍却是一点儿不领情。

    “妍儿,你在湛王府不会有好结果的。”

    不会有好结果吗?呵呵……或许吧!只是,就算那样她也不会离开。她已经回不了头了。所以,最后哪怕是死,她也要死在咱云珟身边。

    极端的念头,促使她依旧执着。

    “只要你多给我些傍身的东西,我就会有好日子过。”“妍儿……唔……”

    瓷器碎掉的声音,随着一阵劈里啪啦,伴随着奴才的惊呼声,一片动荡。

    等到声音平息,庄诗妍手攥着一沓银票,面无表情走出家庙大步离开。

    “奶奶……”

    看着一片狼藉的家庙,看着坐在地上脸色灰白,眼圈泛红,满眼寒凉的庄大奶奶。一旁嬷嬷实不知该说什么。唉,还是先禀报给老夫人吧!

    ***

    坐在马车上,看着手中银票,庄诗妍心中那一丝压抑消散不少。眼底迸发出别样灼热,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这些,能让她做不少事。

    捏着银票,庄诗妍脑子里各种盘算,眼底盈出疯狂……

    “驾……”

    “啊……”

    乍然而起的惊叫,惊的周边人心头一跳,随着就看一驾车的小厮,似发疯一般,使命的挥动着缰绳往桥上冲去……

    砰……

    嘶……

    车坠河,马儿嘶鸣伴着随着女人犀利尖叫!

    站在人群之中的容逸柏,静静看着坠毁的马车,眼神幽沉深谙。

    “公子!”

    转眸,看着买纸笔回来的小厮,容逸柏眼神恢复一样的温润,清和,“都买齐了吗?”

    “是!”

    “走吧!”

    “公子,那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辆马车坠河了。”

    “啊……那个府的呀?”

    “不清楚!”

    “马车坠河,人肯定受伤了。”

    容逸柏没说话,只是眼神神色越发柔和。

    牢房

    “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这野史,传记什么的我最喜欢了。”容倾看着眼前几本书,感觉日子总算是不那么难熬了,“若是再有点儿干果什么的,那就更完美了。”

    “明日我给你带来。”

    “哥哥真是体贴入微。”

    容倾浅笑,眸色柔柔。

    容倾看着,眨眼。虽然容逸柏没说,可她却感,容逸柏心情好像挺不错。

    一边的牢头,听着这对话,再看容倾身边那些吃的,用的。内心有那么些小崩溃。她站在这里,那是为了看女犯们受罪的,可不是看她们享受的。

    坐牢坐到这个地步,真是……让人都想给她换换了。

    “三皇子,这边请!”

    三皇子?听到这称呼,容逸柏神色微动。容倾奇异,一个皇子来女牢做甚?来审冤案的吗?难道,还有比她更冤的人关在这里?

    “臣子见过三皇子。”容逸柏起身见礼。

    三皇子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直直的看着容倾。

    那火气加阴气的眼神,看的容倾愣愣,一时不明。她得罪他了吗?回想,完全没记忆!

    “容九!”

    “是……”

    “你看起来过的不错呀!”看着容倾那吃的,用的。三皇子话里满是阴测测的味道。

    在他疼的要死要活时,她竟然在吃香喝辣。云榛悲愤。皇叔对他太无情了,这是要气死他呀!

    来者不善,来者不善!

    只是,容倾都不记得跟这位皇子有过任何接触。如此,他这一副苦大仇深的戾气,又是从何而来呢?难道……

    容倾眼底神色变幻不定,难道他是香姨娘的姘头?或是顾家那对姐妹花的护花使者,因为过去的事儿,来找她麻烦,为她们出气?这想法有些天马横空,明显是野史看太多的结果。

    在容倾思虑不定间,就见三皇子忽然靠近,随着拉起袖子,把胳膊伸到她眼前,低低,沉沉道,“看着这个,容姑娘可是觉得眼熟的很。”

    红痕,微肿,一道一道。映入眼帘,容倾静看片刻,眉心骤然一跳。

    “本皇子腿上,身上还有不少,容姑娘可否还要看看?”

    这话出,容倾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而后,抬头,眸色清明,眉目高洁,规矩而含蓄道,“三皇子,这个不合适!”

    靠!那天晚上竟是三皇子!

    当时天黑,光线模糊。直到衙役把人架走,容倾也没看清面容。不过,狠命打的哪里,容倾却记得十分清楚。

    怪不得刚才总是感到声音有那么些耳熟。那痛呼声,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犹新呀!

    这死女人竟然敢跟他装糊涂!还眼睛都不带眨的。

    废话!不装糊涂难道还要承认不行?狠揍皇子,无论什么原因,那都是犯罪。她都已经是水深火热了,若是再来个罪上加罪,那还不得老虎凳辣椒水齐上了。

    “前几天晚上,你动手差点打死一个人,可还记得?”三皇子再提醒。看她怎么说!

    容倾迷糊了一下,随着道,“小女晚上有夜游的毛病,所以,做了什么我倒是完全不知道。不过,我是听牢头这么说了。”

    说完,看着三皇子已然沉黑的面容道,“三皇子来此,可是来查探那夜闯牢房的匪人的?”

    “放屁!”身为皇子,爆起粗来毫无压力。

    容倾听言,瑟缩,低头不敢再言。少说为妙,万一说漏嘴那就蛋疼了。

    容倾打过一个人,三皇子身上的伤。

    从这些,容逸柏已然猜到了些什么。不过……从三皇子当下的态度,倒是可以确定一点儿,三皇子纵然有火气,暂时也不能对容倾如何。

    为何这么确定?很简单,若三皇子真的要处置容倾。来到这里之后,就不是问罪,而是直接定罪了!果然……

    见到容倾装傻装的彻底,三皇子跳脚。

    三皇子来此,本想让容倾知道,她打了皇家人。意图吓的她哆哆嗦嗦,看她吃不下,睡不着。虽暂动不动得她,可看她精神受折磨也是好的。可惜……

    最后容倾没哆嗦,反而是他自己气的冒火!火大了他,可就这样他还得忍着,不能干脆把人掐死。如此,火气转移,刘振躺枪!

    “刘振!”

    “下官在!”

    “你是怎么办做事儿的?你这牢房中关的到底是犯人呀,还是爷呀?牢房之中,谁容许出现这些东西了?”

    “下官失责,三皇子赎罪。”刘振苦笑,不敢辩驳,干脆认错。

    “把这些都给本皇子收了。”

    “是,下官稍后就清理。”对三皇子阳奉阴违,湛王爷会给他撑腰吧?刘振那个悲催。

    三皇子冷哼一声,狠狠瞪了容倾有一眼,抬脚离开。回湛王府告状去。

    这么一个大胆妄为又攻于心计的女人,皇叔绝对不能要。等到皇叔把人给弃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湛王府

    “庄侧妃身上多处皮外伤,不过性命无碍。”只是那身上的伤,怕是留下疤痕了。

    一个白皙,干净的身体那是女人固宠的基本。现在庄诗妍这样,别说湛王爷了,就是一般男人也不会喜欢。

    老太医说完,湛王淡淡开口,“凛一。”

    “在!”

    “查!”

    “是!”

    皇宫

    当庄诗妍马车坠毁,人受伤的事传入皇上耳中,皇上只关心一个,“湛王怎么说?”

    “回皇上,湛王已派了凛五去查探。”

    闻言,皇上眉头微动,神色莫测。暗腹;这肆不会又把祸牵入庄家吧!

    还别说,皇上妥妥的猜中了!只是……

    “经探查,查问,那小厮坦白;是受了庄诗雨的指示,才会故意把马车驶入了河里。目的是弄死庄诗妍。只是她命大,只受了些伤,人倒是没事。”

    湛王不疾不徐的说完,皇上眉宇间是少见的柔和,脸上是重重的失望,“在教养女儿上,庄珏做的太差。”

    一句话,干脆的认同了湛王的说辞,直接的定了庄诗雨的罪。

    暗害嫡妹,这罪名一成立,一个污点,直接的,让庄诗雨与太子妃之位在无缘。

    这些时日,皇上之所以默许,甚至积极响应湛王去作死大房。重要原因,就是因皇上本身,已对庄家感到不耐。

    一个太后,一个皇后还不够。还想霸占太子妃的位置。这直白的野心,皇上无法喜欢,只感厌恶。

    “皇弟,打算如何处置?”口气那个亲近。

    湛王抬了抬眼帘,抿一口茶水,道,“那小厮已被处死了。”

    皇上闻言,神色一顿。

    湛王勾唇一笑,潋滟无边,阴魅蔓延,“因为他说的话,本王一个字也不相信。明明是意外,哪里来的算计,真是浑扯。”

    湛王话出,皇上嘴角猛抽搐,刚才的柔和瞬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气闷。这混蛋!

    本想借他的手,狠狠的打击一下庄家,抹去了庄诗雨为太子妃的资格。可他倒是好,关键时候竟然给他来这一手。

    关键时候,湛王妥妥的又作了皇上一回。

    想利用他成事儿,那是不可能的。

    看皇上眉毛竖了起来,湛王又感心气顺了不少,随着拿出一张纸,放在皇上面前,随意道,“今天上午庄韫派人给我送来的,想来皇兄应该也已看过了。”

    “嗯!看了。”回答的粗声粗气,显然心情很是不愉。

    “策划刺杀本王的竟不是庄骅,而是皇兄的宠妃。”湛王托着下巴。悠悠道,“她这不但是挑拨本王与庄家关系,还把母后也给气病了。皇兄,你说这该怎么处置呢?”

    “你说呢?”皇上磨牙根。还没怎么着的,他这大帽子就给他压上来了。

    ‘丽妃’都把太后气病了,若是不处置了她,那岂不是不孝。

    “不过,气病太后的恐怕不止太后一人吧!”皇上看着湛王,阴测测。

    “本王也有责任。本王太天真,轻信了那贼人的话,一不小心误会了庄家,惩罚错了人呀!所以,对于这次那小厮的话,本王是一个字都不信,直接送他去见阎王了,绝对的相信庄家。臣弟做的不错吧!”

    皇上听了,手中奏折抖了几抖,真想把摔到他那张脸上。

    见皇上真的抖了,湛王悠然起身,很是好说话道,“如何处置丽妃,皇兄随意。哪怕你继续宠着她,臣弟也不会说什么的。”

    不会说什么,只会作什么!这一点儿,皇上十分之确定。

    云珟若懂得宽容,那世上就不会再有坏人,都是菩萨了。

    “皇兄忙吧,臣去太后那里一趟。”

    “去太后那里做什么?”皇上反射性的问出一句。

    湛王如实道,“刺杀一事,我错怪了庄骅让太后伤心里。这次,庄诗妍的事,本王绝对的相信庄家。把这说给太后听听,想来太后会十分欣慰。”

    皇上听言,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了。

    李公公低头,完全不敢看皇上脸色。湛王真是越来越能作了!

    湛王府

    从宫中回来,湛王坐下,凛一上前,递上一信函,“主子,刘振刚送来的。”

    湛王听了,看了一眼,想到那个被关在牢中的闹心玩意儿,“念!”

    “王爷,这个……是容姑娘写给您的。”不是其他事,所以,凛一感他念或许不合适。

    闻言,湛王扬眉,“谁写的,再说一遍?”

    “容九!”

    湛王嗤笑,“是不是以为怀了本王孩子,这私相授受的就可以理所当然了。”

    折腾的人,到哪里都折腾。哪怕是去牢里她也不老实。

    这话,凛一不敢随意接,再次禀报道,“刘振说,今天三皇子去了牢房一趟,然后……”

    把当时三皇子与容倾对话,简练禀报。

    “本王倒是不知道,她还有夜游的毛病!”她真是什么都敢说。大言不惭的话,随时信手拈来,这也是一种本事。

    想到三皇子这会儿正憋闷,湛王扬了扬嘴角,伸手把信拿过。

    王爷大安!

    几日不见,十分惦念,王爷可好否?

    这前两句,话风还挺正,马屁拍的也够虚。谁知道到第三句,突然就转了。

    唉!也不知道王爷能不能看到,我就随便写吧。咬文嚼字的我还不太会。

    随着,就是一大片不着边的话。比如……

    昨天又破纪录了,我弄死了三十只蟑螂。王爷,我是不是很厉害!

    前天晚上下雨打雷,那轰隆声入梦,吓的我做了一夜的噩梦,到处都是狗头铡,跟牛头马面。

    不过,梦跟现实果然是相反的。梦里全是坏事儿,可睁开眼就遇到了好事儿。王爷你猜猜是什么?

    看到这里,湛王嗤了一声,让他猜?看她又皮痒了!

    我抓到了一条蛇!还是无毒,肥壮的。我当即把它烤了吃了,味道堪比山珍海味。嘿嘿……运气不错吧!

    很好!上次看到有毒的蛇,她窜到他怀里躲着。这次看到没毒的,她直接给烤了。欺软怕硬的的东西!

    除了这些小动物们,牢房里那些女犯人们,每天都盯着我。这是为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得出一个结论——肯定是因为我比她们长得好看。(王爷你说是不是)

    接着,一张笑眯眯的脸。还附带一句担心,可是我就担心她们对我动心。

    看到这句,湛王连哼几声。

    凛一在一边看着,不由好奇容倾都写了什么。让主子嫌恶着,还看着。

    牢中

    闲着也是闲着,容倾觉得要找找存在感。所以,她开始给湛王写信。

    琢磨着,万一湛王看文采烂的实在无法入目。一嫌弃,把她放出来丢到书院里学习学习什么的。

    唉!信是送出去了,就是不知道他看不看。

    一天过去,也没见个动静。容倾感觉,这招怕是不靠谱。她果然幻想了。

    躺倒,挺尸,准备睡觉。

    迷迷糊糊间……

    “容姑娘!”

    听到声音,反射性的先摸木棍。

    看到容九动作,刘振瞬时往后退了好几步。他那子孙根,可是经不起她那一棍。

    “哦,是刘大人呀!”

    见容倾认清人,放下木棍,刘振才上前。随着指挥衙役,把笔墨纸砚,蜡烛等,放在桌子上。弄好一切,看向容倾,道,“容姑娘,王爷吩咐,明日早饭之前,交一份万字文给他。”

    容倾:……

    信,湛大王爷看了。只是结果,却跟她预想的完全无关。

    “那下官就不打搅容姑娘忙了。”刘振办完差事,抬脚离开。

    看着那厚厚的一沓纸,还有那跳跃昏黄的蜡烛,再看看暖暖的被窝。瞬感,刚才她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竟然不想睡,现在好了,想睡没得睡了。

    在牢中挑灯夜读,还不是写什么伸冤书,而是写劳子情书!呵呵……呵呵……

    这算不算自作虐不可活!

    万字?万字?这要怎么写呀?思索良久,下笔,开头……

    “从前,有个老婆婆上山去砍柴……”

    湛王府

    “根据衙役禀报,容姑娘坐牢这些日,有两拨人用银钱收买他们,欲让他们把致女人小产的红花放入容姑娘饭菜中。属下根据衙役的说辞去查探了一下,现已确定,两拨人分别是容雨馨,还有顾静。”

    容雨馨,顾静!这两个人,欲把容倾弄小产的心思不言而喻。不过是为了看她倒霉。

    也只有她们这些小虾米才会这么沉不住气,用这种浅薄的招数来暗害容湛王子嗣。

    真正有城府的人,都在都在观望着。轻易不会动手。

    “在牢中曾有些人想碰触容姑娘脉搏,不过,均被她谨慎避过了。只是这些人到底是受谁之令,先还不能确定。”

    容九的谨慎,让凛五感,她活着也不是没道理。

    湛王听了没说话,抬手,让凛五退了下去。

    翌日

    容雨馨跟魏家表哥私通之事,忽然蔓延整个京城。

    还有顾静被府中丫头下媚药,跟府中小厮一夜混乱的消息,也随着在京城传开。

    一晚发生两起丑事儿,还是容顾这亲家。这不由让人唏嘘,容顾两家最近真是霉运不断呀!

    听完内容,湛王看了凛一一眼,“容逸柏呢?”

    “昨晚他已走到顾家门口,只是,却又忽然转身离开了。”不然,跟顾静一夜混乱的就不会是小厮而是他了。

    湛王听了,饶有趣味,“忽然离开吗?”

    “说是有急事,只是,离开之后却并未见他去哪里,而是一直在容府待着。”凛五说着,若有所思,“难道,暗卫的跟踪被他察觉了?”

    “就容逸柏的身手,要察觉暗卫的影踪还差的远。”

    凛五听了,皱眉,“难道是巧合?”

    “只能说,他跟小东西不愧是兄妹。”身手不行,脑子却绝对够用。

    “主子,接下来如何?”

    在湛王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说。虽容倾腹中并无孩子。但是,她们意图谋害湛王子嗣却是事实。如此,如何能饶!

    凭着容霖对魏家泼的那一盆脏水,还有魏氏关键时候对自己娘家的落井下石。想来容雨馨入魏家后,日子会过的十分精彩。

    至于顾静……让这么一个蠢女待在容逸柏的身边,想来也是不差。

    如何呢?思索之间……

    “主子,容姑娘的信。”

    闻声,凛五转眸,看着凛一手中那厚厚的信函,不由挑眉,一万字,挺厚!

    湛王看了一眼,那厚度,瞬时已失了看的兴致,“念!”

    “是……”

    见主子已知是容姑娘的信,还让他念。想来,里面是没什么不能读的。

    没错!凭着上次的信,湛王不认为她能写出什么鬼斧神工的东西来。

    王爷大安!

    几日不见,十分惦念,王爷可好否?

    两句话出,湛王差点翻白眼。开头竟然无一丝变化。,她是有多敷衍。

    凛五:……容姑娘又在大言不惭。

    凛一不知两人内心世界,继续念的认真。从前,有一个老婆婆上山去砍柴……

    呃!这……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故事。凛一念的越发放心了。

    凛五好笑,也是,找一个故事搞一万字,倒是不难。最起码比写一些给主子请罪的话容易,而且还不腻歪。

    那哄孩子似的,完全纯洁干净的故事。湛王听着嫌恶,不过,倒是也没打断。

    凛一继续念着,念着,也忍不住吐槽一句。容姑娘这字写的真不咋地,错别字还一大堆。还有,这一点湿湿的印记是什么?不会是口水吧?

    凛一嘴角抽了抽。这是生怕人家不知道她是晚上写的。写的真够睁只眼闭一只的,让念的人受罪。好在快念完了,念这故事让凛一多少有那么些别扭。

    其实,听的人也别扭。明明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可凛一念的却是完全平板,跟汇报军情差不多。

    算了,大家都将就着吧!反正都快没了。如此,凛五忽感,主子让容姑娘写信,受罪的却好像不止容姑娘一个呢?

    “从此善良的书生跟美丽的小姐,过着幸福而快乐的日子。故事讲完了……”凛一也随着吐出一口气,念剩余最后几句,“接下来向王爷报备一下牢中情况。今天又有两个女犯人被带去男牢那边了。唉……那边的男人真是不成样子。不过……”

    念到这里,凛一猛然顿住,面皮变得紧绷,脸上颜色变幻不定。反应之大,跟见鬼了一样。

    这异常落入凛五眼中,不由也随着心头一紧,“发生了什么事?”不会是容九也被带去了吧?不会,刘振没这胆子。

    “主……”凛一的话还未说完,手中信函已被凛五拿了过去。

    凛一要说的话随着顿住,直直看着凛五,静待他的反应。果然……凛五面部一点儿不意外的开始抽了。凛一瞬时感觉好多了。

    “主子,这个……”不说了,放下信函,凛五抬脚走了出去。凛一紧随其后。

    湛王眉头挑了挑,随着拿起,最后两句落入眼底……

    “不过,根据小女前些时候的观察。发现,他们那些人都是外强中干型的,没有一个有王爷厉害。王爷棒棒棒,王爷久久久,嘿嘿……”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