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礼尚往来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4章 礼尚往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容倾奋力而起的那一瞬间,云珟眼眸一暗,随着抬手,嗜气随之而起,戾气满溢……

    砰……

    身一轻,一痛,头一懵,眼前阵阵发黑,眩晕,空白!

    “不知死活!”

    轻缓的声音,沉沉的血气,隐约落入耳中,容倾神智渐渐清晰,随着感觉一股温热从额头缓缓流下。呵……受伤了!

    抬眸,看向从床上下来,缓步走向她的男人,走动之间,那随之而外泄的威迫,令人透不过气来!

    禁控的欲色,冶艳的魅色,致命的性感,*欲冲破顶峰的关头,与之相反的却是他阴寒如潭的双眸。

    男人自身难忍的*,面对眼前惑人的美色,相互交错之下,容倾清楚看到是,眼前男人恐怖的自控力。

    一个对人家狠,对自己也够狠的变态!扯了扯嘴角,她是遇到怪物了。

    “呃……”脖颈被一只大手扣住。男人脸上不见丝毫杀气,眼神亦是幽深无波,不见一丝杀意。但,置于咽喉处的手指,只要稍一用力,容倾小命即休矣!

    胳膊拗不过大腿果然是真理!而她,在湛王爷的眼里,恐怕连只胳膊都不是,最多算是只鸡崽儿,弄死她只是两根手指的事儿!

    “想跟本王拼命?这么迫不及待想死?”自不量力,又看不清形势的蠢女人!

    容倾听言,微微一愣,“臣女岂敢!”

    “不敢吗?”说着,手指收紧。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让人厌!

    云珟动作出,容倾瞬时了然,看来她的答案,让湛王爷很不满意。不过,跟他拼命是什么意思?她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呀,他是从哪里……想着,嘴角微抽!

    “王爷,臣女刚才翻身上去,一点儿拼命的想法都没有!”

    “是吗?”

    脖颈被卡的更紧了,缺氧开始,容倾憋着气,诚实回一句,“我只是想睡回去!”

    这话出,云珟手微顿,“睡回去?”

    “就……就是礼尚往来,你睡我一次,我睡你一次……不能光让王爷出力,那样臣女如何担当的起。]”容倾声音弱弱,但脸上,眼中却均是一片赤胆忠心之色,甘为王爷效力,死而后已!

    云珟听了,看着容倾,表情变得怪异。

    那表情,类似吃了苍蝇。容倾看了,随着小脸一变,染上惭愧,“只是,臣女没经验,刚才动作生猛了些,让王爷误会了,都是臣女不是!”说完,低头,纤长的睫毛颤呀颤,满满的不安,懊悔呀!

    “嗯……”

    听到这声闷哼,容倾抬眸,惊见云珟嘴角溢出血色,脸色微变,变得雪白。

    看此,容倾眨眼,惊惑,这是……被她恶心到吐血了?

    “凛一!”

    召唤声未落,一个高大精壮男子既出现在眼前。

    “主子!”

    “扶我回去!”

    凛一听言,抬头,看清眼前情势,眼眸微缩,什么都没说,扶起湛王疾步离开。

    人离开,容倾摸了摸脖子,咽口水,一点儿不觉放松。因为小命还在悬着!

    因为湛王被她膈应到了,因为湛王吐血了。所以,她是生,是死,还真是难说!

    呼……若是老天让她穿来,只是为了让她再死一次。那,她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这短暂的古代游,用小命来付费呀!

    湛王府

    “主子,属下去叫凛五过来。”

    云珟听了,没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凛一看此,飞身离开。

    “凛五!”

    “你回来了,主子他怎么……”

    “主子被药反噬了,解药你可制出来了?”

    凛五闻言,脸色一变,“怎么会被反噬?难道是我想错了?容九的身体不能缓和主子身上的媚毒?”

    “主子这次没动她……”

    “为什么?”

    “不清楚!暂不说这个了,解药可有了?”

    凛五摇头,面色凝重,“那药太霸道,一时半会很难配置出解药。”

    凛一听了,凝眉。

    “不过,我手上的药应该多少能缓解一些。”凛五拿过刚从药炉中取出的药丸,疾步往外走去。

    一路,凛五开口,问,“向主子下药的人可查到了?”

    “已有眉目,是谁马上就会知晓。”

    查到是谁之后,死是对他(她)最轻的处罚!

    “容九……”

    “不是她,她只是碰巧在哪里,已确定!”

    凛五听了,点头,没再多问。

    容府

    湛王爷离开,容倾眼前既出现了一群的人。可惜,却均不是来关心她的,而是来问责的。

    “春桃说,湛王离开的时候好像受伤了,可是真的?”容老夫人死死盯着容九,厉声问。

    容倾听了,看了一眼春桃,不咸不淡道,“湛王爷的伤,就是出自春桃之手。所以,赶紧偿命去吧!”

    容倾话落,春桃既尖叫出声,“九姑娘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奴婢当时根本就不在屋内,湛王爷怎么可能被奴婢所伤。”

    “既然不在屋内,凭何断言湛王爷受伤了?”

    “奴婢……”

    “什么都没看到,就敢胡说八道,谁给你的胆子如此祸害容家?”

    “奴婢没有胡说八道!”

    “这么说,你是十分确定湛王受伤了?”容倾说着,忽而一笑,看着容老夫人,柔柔道,“湛王在容府受伤,这若是传出去。那,容家会被冠以什么罪名呢?是守护不周,还是……容家居心叵测,蓄意谋害湛王呢?”

    容倾话出,容老夫人包括容家众人脸色骤然大变。

    容倾却是笑意加深,“我想应该是后者吧!毕竟,在庙堂发生的那件事儿,京城上下均已知晓。容家护容九心切,一时冲动对湛王爷做出不敬之事,也很有理由!”

    “容九,你……”容老夫人听的是心惊肉,头发昏,一时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

    魏氏赶紧上前一步,看着容倾沉声道,“倾儿,此事可大可小,你可是不能胡言!”

    “说湛王爷受伤的是可是春桃,是她在给容家招祸端,母亲没听到吗?还有……”容倾微微一顿,看向容雨柔,懒懒一笑,“说我勾引湛王爷,用力抹黑容家名誉的七小姐。”

    “你混说,我没有,啊……”

    容雨柔辩驳的话还未说完,容倾一个杯子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伴随着容雨柔的叫声,令人心头不稳,猛跳,看向那额头染血,却分外平静的容倾。

    “不知轻重,不规不矩,只会招祸的丫头。不尊嫡出,不分尊卑,只会勾心斗角的庶女。这就是你嫁入容家十多年的就成!”

    一句诛心,句句带针,字字带刺,矛头直指魏氏。

    刺的魏氏,几乎兜不住那张装腔作势的脸。

    “九姑娘,你……”

    “老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门外嬷嬷忽然的一句话,让屋内又是一静。

    三房大少爷——容逸柏,容倾嫡亲的哥哥!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