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一团和气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65章 一团和气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为何死了,为何又活。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

    有用的指的是什么彼此都清楚。

    “你还是那么碍眼。”湛王说完,不紧不慢道,“废话说完了,说点儿有用的吧!”

    湛王话出,容逸柏茶杯收回,温和一笑,“王爷还是那么小心眼。”

    “小九最近时常跟本王说:打是亲,骂是疼!如此,为了表示亲近,本王也许该做点儿什么。”

    容逸柏轻轻一笑,“你是王爷,我向你敬茶那是本分。可若是妹夫的话……”容逸柏拿起面前空杯子,递到湛王跟前,“有些事儿就要反过来做了。”比如斟茶倒水。

    湛王听了,看向容逸柏。

    “可我以为不妥。因为,倾儿除了交代了那个。还说,让我试着把你当妹夫看待。”

    “你应该照着她说的做。”

    “倾儿刚才对我说:对着王爷,让我千万别学她。她调侃王爷,那是挑衅。我调侃王爷,那就是挑衅。果不其然,看来,倾儿对王爷真的很了解。”

    念过,不咸不淡道,“你不是容倾,讨巧卖乖的话少说,会适得其反!”

    默念一句,大肚能容,一团和气!

    想到容逸柏刚才那句话。再看还完好的他。湛王手指无意识的敲击桌面。

    一个识相的人,会明目张胆的当着他,把爱容倾给直接吐露出来吗?

    “王爷知道的,我从来都是识相之人。”

    不说呢?那就是反抗!

    “都说出来,是识相!”

    容逸柏听言,喝一口茶,温和道,“看来,要一团和气。我们都尚需要更努力。”说完,看着湛王道,“王爷可知刚才倾儿在我耳边嘀咕什么吗?”无错不跳字。

    湛王听了,轻抿一口茶水,淡淡道,“经历生死,看破红尘。生出皈依佛门之念。所以,去白云寺出家,你以为如何?”

    闻言,容逸柏轻笑出声,“王爷说的是!”说完,拿起手边茶壶,为湛王把茶水斟满,笑呵呵道,“这样的话。王爷从今天开始叫我大哥,是不是更好些呢?这样显得更和气,王爷以为呢?”

    “一团和气,不是正在做吗?”无错不跳字。

    “所以,我们试着一团和气吧!”

    “这话,本王不爱听,你应该知道!”

    “王爷下令,莫敢不从。只要倾儿时常的念叨,王爷喜欢听就好。”

    “脑子聪明,做谋士确实有资格。”

    “彻底远离!”

    “那么,要本王接纳你,你首先第一条要做的……”

    “嗯!看的很清楚。”

    湛王听了,神色不明,话却不动听,“本王不喜看到你,你该知道!”

    彼此将就,彼此守护!

    容逸柏没回答,只道,“王爷一生安康喜乐,我一辈子康健安好。这就是倾儿想要的。也因此,请王爷在以后的日子能护我安好。也请王爷,在此后的岁月里,接纳我,容许我向你效力!”

    永远爱惜!这是祈愿,亦是警告。

    “你在警告本王?”

    容逸柏神色却是分外平淡,“以哥哥的身份爱护她,祈愿王爷永远爱惜她。”

    容逸柏话出,湛王眼睛微眯,眼中惯有的清淡消失不见。

    “我爱她,我认的很清!”

    湛王不咸不淡道,“本王坦诚,你才能认清。”

    干脆的承认,不再掩饰的在意!

    过去,若是他说:能娶到容倾,是他的福气。湛王一定会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可是现在,他承认的干脆。

    容逸柏听了,笑容染上一抹他色,“许久不见,王爷比起之前坦诚了许多。”

    湛王颔首,“你说的很对!”

    容逸柏看着湛王,温和一笑,眸色深远,悠长,“同样的,能娶倾儿为妻,也是王爷的福气!”

    湛王听言,抬眸!

    看容倾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人走远,容逸柏收回视线,看向湛王爷,“王爷为倾儿夫婿,是她的福气。”

    好吧!她忽然就成了多余的了。这跟她想象中的喜重逢有点不一样。她哥甚依依不舍,就直接跟她相公悄悄话了。

    一个点头,一个应好!

    “好!”

    “嗯!”

    “那我去准备吃的。”

    看两人表情一个清清淡淡,一个不以为然。容倾摸摸鼻子起身,

    这话……是夸赞吗?没人爱听!

    “相公,哥哥,你们真是好默契呀!”

    “回避吧!”两人异口同声。

    “呃……那我……”

    “我正巧也有话要跟湛王爷说。”

    “呃……”一声无意义的应,转头看向容逸柏。

    “我跟容逸柏有话要说。”湛王开口。

    她满足,他们只能彼此将就!

    这表情落在两个男人眼中,彼此对视一眼,随着又移开视线。

    容逸柏在湛王身边坐下。容倾坐在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俩!心里分外满足。脸上表情万事足。

    容逸柏看此,抬手揉了揉她头发,淡淡一笑,什么都没再说。

    他说的是实话。而她以为不过是逗趣话。

    容逸柏说的一本正经。容倾嘿嘿笑。

    “不用忙着附和。只是场面话,不是心里话!”

    “嗯!我也觉得很……”容倾话未说完,既被容逸柏打断。

    “这样很好!”

    容倾点头,“以前,他先是王爷,后是夫君。而现在,他先是夫君,再是王爷。以前,我于他是乐子。现在,我们是夫妻!”

    容逸柏听了,看着容倾,浅笑,“都能当着湛王爷的面夸我了。看来,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湛王爷真的变了很多。”

    未受伤,未改变,如之前一样。他还是那个他!虽,暂时还不知他经历了什么。可这样看着他,容倾感到心里满满的。

    有一个能把她的胡说八道,听出受教表情的哥哥。真真极好。也直到现在,容倾才有真实感。容逸柏他是真的回来了!

    容倾说完,看容逸柏满脸受益匪浅的表情。站定,看着他,眸色柔柔,“哥,还能这样跟你说话,真好!”

    而容逸柏随着容倾的话,点头,点头,连连点头。一副虚心听教的模样。

    容倾伸手拉住容逸柏衣袖跟在后,仰头看着他,小声嘀咕,嘀咕再嘀咕。

    湛王听了,没说话,抬脚走到院中坐下。

    容逸柏听言,瞬时笑了,摸摸鼻子道,“好久未听到王爷编排我了。忽然感觉好亲切。”

    听容逸柏附和,湛王看他一眼,“这一点儿跟某人很像!”

    容逸柏点头,“确实没眼色。”明知湛王爷是口是心非还要问出来。

    湛王轻哼,“没眼色!”

    闻言,容倾抿嘴笑。

    湛王听了,看她一眼,“只是客套话!”

    容倾听了,盯着湛王,稀罕夹带点点怀疑,“夫君,你真的很高兴?”

    容逸柏听言,扬眉。

    湛王扬了扬嘴角,竟回了一个笑脸儿过来,并道,“你能回来,小九很高兴。本王亦是!”

    容逸柏说完,本以为得到的会是湛王一个冷脸。没曾想……

    容逸柏走过来,温和浅笑,“王爷,好久不见。”

    看着容倾晶晶亮的眼眸,湛王抬眸看向容逸柏,“看到了!”

    对容逸柏的归来,他跟容倾心情相反。

    “相公,我哥回来了!”分享喜悦。只可惜,湛王一点儿都不觉得欢喜。只是看她在意,对容逸柏勉强接受着。想让他同容倾一样不可能。

    这么高兴,自然不是因为看到他这个相公。而是因为……

    湛王站定脚步,看容倾跟小鸟儿似的跑过来。满脸笑意,好心情藏不住。连那飞扬的发丝似乎都沾染着欢欣。

    “相公!”

    “王爷!”

    “原来只是……”容逸柏话未说完。在看到缓步走进来人后,不觉顿住。

    容倾轻笑,收回手,“我也就吓唬吓唬你而已。”

    容倾动作出,还未碰触到他衣服,容逸柏干脆挡下,“我就是说说而已!”

    闻言,容倾瞬时伸手。

    容倾话出,容逸柏满脸失望,“这样呀!本来你若是强硬要看,我都已做好了顺从的准备。”

    容倾听言,瘪嘴,“你脱我也不看!”

    看容倾不放心的样子,容逸柏正色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脱。”

    “真的么?”

    “除了长了点儿肉,浑身上下都很好。”

    容倾听了,视线又看向别处。

    容逸柏看此,不待容倾出手,自行报备,“双腿很好!”

    看过视线下移,落在腿上。

    右边胳膊平滑无痕,很好!

    左边胳膊平滑无痕,很好!

    “翻身做主人我是不想了。不过,偶尔蹬鼻子上脸还是可以的。”容倾说着,视线终于从容逸柏脸上移开。随着伸手,握住他的手,拉起他的袖子。

    “哦!”

    容倾摇头,“没有!”

    容逸柏听了,挑眉,“这么说你翻身了?”

    容倾点头,“嗯!虽然凶的时候还是很凶。可是,已从真老虎变成纸老虎了。”

    容逸柏听了,浅笑,眸色温和依然,“看来,湛王爷把你照顾的很好。”

    “我胖了,高了,漂亮了!不惦念你的证明,我也占全了。”

    “你呢?”

    “胖了,高了,好看了。不惦念我的证明,你占全了。”

    “倾儿……”

    “想看你害羞的样子!”

    容逸柏听言,移开视线,“你再这样看下去,我可能要害羞了。”

    容倾听了,托着下巴,眼睛不眨,看的认真,完全没有移开视线,停下的意思,“我要把这些日子遗失的都看回来。”

    “倾儿,已经一炷香了。”

    而容倾,只是看着容逸柏!

    相关的,开始琢磨其中门道!

    无关的,当稀罕事儿看!

    死了又活着了,这事儿太稀奇,想不引起关注都难。

    容逸柏死而复生,人归来。在京城之内,引起不小的波动。

    *

    大肚能容。不过是写着好看而已。他可没想过要去做到!

    纵然心情不好,湛王也没避着谁的习惯。

    “是……”凛一应,心里无声叹一口气。都说眼不见为净。可是……看着王妃兄妹团聚,那亲近欢欣的画面。看着是烦!可不看……好像更烦!

    “去馨园!”

    “属下在!”

    “凛一!”

    一念出,湛王眼眸睁开,嘴巴微抿。容逸柏果然还是那么令人厌恶!

    多余!

    喜重逢,她与容逸柏肯定有很多话要说。这个时候,不去是识相。去了,是多余!

    湛王坐在马车内,靠在车壁上,缓缓闭上眼眸。

    马车驱动,凛一看一眼马车的湛王,随着放下车帘。还以为,主子会去馨园呢!

    “是!”

    抬脚走上马车,“回府!”

    容逸柏未死,容逸柏归来。现在看着他,心里一定感触良多吧!

    湛王听了,垂眸。她一定很开心吧!

    齐瑄点头,“已经见到了。王妃现在就在馨园。”

    湛王眼帘微动,眼底划过什么,瞬时又消散无踪,淡淡道,“王妃见到他了吗?”无错不跳字。

    齐瑄话出,凛一不由一愣。王妃刚知他未死,他就回来了?

    “王爷,容逸柏回来了!”

    凛一看着齐瑄,神色微敛。府里出什么事儿了吗?齐瑄怎么在这里等着?

    “王爷!”齐瑄迎上前。

    湛王从走出皇宫,看到静候在外的齐瑄,脚步顿住。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