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巧遇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58章 巧遇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殿内一场辩论,皓月大元各有糟心点儿。(.CC 好看的

    大元皇帝:在眼皮下,事情竟来个一个出于意料的反转。让他丢失对整件事情的把控。感觉,憋闷!

    皓月:钟离滟,南宫玥,好样的!直指仁王,抹黑皓月的样子,永远难忘。

    不过,心里却没太多愤然,更多是漠然。

    大元皇帝既打定了主意要抹黑皓月。那么,总是要有人成为他那一盘局上的棋子。所以,那指控钟离隐的人,就算不是她们,也会是别人。只是,钟离滟和南宫玥配合到如此程度,不由的人引人探究呀!

    别馆

    “公主可有什么话想对微臣说吗?”赵殷看着钟离滟,温和道。

    钟离滟面无表情看着他,沉默不言。

    赵殷看此,又道,“皇后娘娘很挂念你。”

    赵殷话出,钟离滟眼帘微动。垂眸。

    “来时特别交代微臣,一定要安好的把公主带回去。”

    钟离滟听了,抿嘴,却依旧沉默。

    赵殷眉头不觉皱了一下,而后起身,“公主也累了,早些歇息吧!微臣先行告退了。”

    直到赵殷走出去,钟离滟也未曾开口,只是怔怔看着自己的手。那水蛭在身体内游走的恶心,可怖感。她宁死也不愿再体会一次。

    赵殷走出,望着驻守在别馆的御林军,眸色沉沉。钟离滟由始至终的沉默,让他得出一个答案。不叫的狗,咬起人来最是凶。

    事出之前,钟离滟既在二皇子府住着。那么,钟离滟对钟离隐的指控,对皓月的抹黑。若说与二皇子府与云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赵殷一点儿也不相信。

    体虚病弱,深居简出,不被看重……等等!

    提及大元二皇子云峯,能想到的好像只有这些。可是,就这么一个人,却让钟离滟连现在都不敢开口吐露一个字。这等控人的手段,不免让人心惊,也让人好奇。

    “赵大人!”

    闻声,转头,“霍大人。”

    霍平颔首,开口,声音低沉,“公主可有说什么?”

    赵殷摇头,霍平皱眉。

    赵殷淡淡道,“其实,说与不说都已无所谓了。”

    霍平听了,垂眸。

    是呀!说了也意义不大。

    因为,现在无论钟离滟说什么,但凡牵扯到大元某一个,那都是对大元的诋毁和污蔑。

    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哪里容得你出尔反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所以,钟离滟现在沉默,也不失为聪明。只是,为时晚矣!

    事已做,话已出,结局已定。

    “南宫三小姐可开口了?”

    “太子妃正在问。”霍平低缓道。

    赵殷听了,没再多言,抬脚往钟离隐的住处走去。

    “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那么说?”南宫紫把信函甩在南宫玥的身上,怒火中烧,什么端庄优雅,什么温柔亲和,统统都给怒火烧没了。

    “我只是写信给父亲,让他尽快派人来接我们。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写。”南宫玥捡起信函,攥在手里,面色灰白,“说仁王跟太子的死有关,这一句话不是我写的。”

    南宫紫听了,也不与她多辩,只道,“那附和钟离滟那句话呢?可是你亲口所说,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南宫紫这话出,南宫玥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低头,是懊悔,是愤然,是绝望,神色诡异莫辨。

    “为什么不说话……”

    南宫紫的话未出,南宫玥忽然激动了起来,“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怎么说就怎么是吧!”说完,起身跑了出去。

    南宫紫气的差点仰倒,心里大骂。

    太子行踪不明,生死未卜。现在,南宫玥又做出这等蠢事儿。又加上钟离滟那似是而非的一番言论。以后,南宫家在皓月该如何立足?

    抚额,心焦,极致的疲惫!

    麟州

    京城的风风雨雨全部屏退,湛王带着容倾游走山水间,尽享这难得的清净,平和,安逸!

    出来不多日,容倾已是乐不思蜀。而湛王……

    “为伊消憔悴,衣带渐宽。相公前些时掉的肉总算是长回来了。”

    湛王听了,淡淡抛出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容倾听言,低头掰掰手指,“相公,你已经三天没给我好脸了。”

    湛王抬了抬眼帘,看着她,不咸不淡道,“你不是一直言本王是小心眼之人吗?”

    “呃,那个呀……”容倾解释的话还未出,就听湛王道。

    “你没说错。本王确实是小心眼的人。”

    “所以……”

    “小心眼的人,耍小心眼很正常不是吗?”

    “相公其实一点儿都不小心眼。相公的心胸像大海一样宽广。”

    “进言不实,阿谀奉献,口是心非。容九,有的时候过于谄媚也是一种犯罪。”

    湛王话出,容倾了然,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反省书,保证书,都写好了吗?”

    “还没!”

    “哼!”

    “我一会儿回去就写。”

    凛五站在一边,看湛王妃变身小媳妇儿,湛王终于做回大丈夫,心里该是颇为欣慰才是。可是……

    看不到王妃对主子放肆,看不到王妃调戏主子,咋感觉这么不习惯呢!

    看容倾对着湛王,低眉顺目,讨好谄媚。

    看湛王对容倾,清冷淡漠,矜贵少言。

    如凛五,凛一知晓内情的,清楚这是一种日常,蜜中调油的小别扭。

    而不明就里的看在眼里,却是不然。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湛王对湛王妃的宠爱,从来只是听说。可现在眼见,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如此……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京城

    两国之间,你来我往,暗潮涌动,瞬息万变。

    当权者如此,而其下老百姓却是日子如常。

    对于皓月太子的死,皓月使者入京,后续会如何?心中嘀咕过,好奇一下就罢了。因为那些儿论不到他们操心,静静的观望就好。

    皓月仁王杀了皓月太子……这隐约的声音入耳。听过,震一下,啧啧几声,日子继续。不多言,不探究!

    “小姐,还……还买吗?”

    舒月听了,转头,看一眼身边丫头,“你还拿的了吗?”

    丫头两手提着满满的东西,吃力道,“奴婢可以回府叫人。”

    舒月摇头,“算了,不买了。”

    丫头听言,大大松了口气,“谢小姐。”

    “不用谢,我不是体贴,只是没钱了。”

    丫头听了,抿嘴笑了笑,“小姐,那我们回府吧!”

    “嗯!回府。”话是这样说,人却在一个小摊位前停下了脚步。

    “这都是刚捏的,姑娘看有喜欢的不?”捏面人的老板看舒月停在自己摊位前,赶紧起身招呼。

    舒月点头,看了一会儿,抬头,“没我喜欢的。”

    “呃,这……这样呀!”老板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半天了,听到那直白的话虽被打击了一下,不过很快道,“姑娘喜欢什么。你说,我也可以照着姑娘说的捏一个出来。”

    舒月闻言,轻喃,“我喜欢的……”说完挑眉,“真的可以捏出来?”

    “一定不会让姑娘失望。”

    “那好,你帮我捏一个人儿出来。”

    “好!”

    “女人!”

    “呃……”

    丫头提着满满的东西站在一边,听舒月跟捏面人的老板在描述。

    “眼睛再大一点儿,对,对。鼻子没捏好,没那么挺。嘴巴……嘴巴挺好……”

    小丫头听着,看着,看面人轮廓初现,心里犯嘀咕:看着有些眼熟。是谁呢?就在嘴边,却又叫不出。

    不多会儿,面人捏好,“姑娘您看怎么样?”

    舒月伸手接过,看着,脸上表情不明。

    “姑娘若是看着那里不合意,我可以重新捏。”

    舒月摇头,“不用了,你捏的很好。”就是有点儿太好了。

    老板听了,憨憨笑了,“谢姑娘夸赞。”

    “多少钱?”

    “姑娘给五个铜板就成。”

    舒月听了,摸摸荷包,没钱了。

    “小荷,你身上还有钱吗?”

    “呃,奴婢荷包里应该还有点儿碎银子。”

    舒月伸手拿过,倒出,递给老板,随着离开。

    “姑娘,稍等,还没找您钱呢!还有您的面人。”

    “不用找了。面人,不要了。”

    呃……

    老板听言,看看手中银钱,再看看面人,挠头。不是说捏得很好吗?既然好,怎么还不要了呢?真是搞不明白!

    不是不要,而是不能要。因为,太像了!

    把那样栩栩如生的一个面人带回府,放在那里都不合适。怎么说,都会引人猜想,引发误会。

    “这是二十两银子,这面人我要了。”

    温润,质感的声音入耳,舒月脚步瞬时顿住,转头。

    一倾长的身影映入眼帘。

    温润如玉,雅人深致,儒雅清贵!

    看清人,舒月眼帘微动,而视线在触及到他手里拿着的那个面人时,眼底极快的漫过一抹异色。随着转头,收回视线。

    “以后这样的面人不可再捏了,知道吗?”

    这话霸道的不讲理!

    “湛王爷他不喜欢!”

    闻言,老板一怔,心里一咯噔。

    怔愣不明,不待他问,眼前男子已拿着面人离开。

    看着男子离开大的背影,好一会儿,老板猛然想到什么,脸色微变,手哆嗦了一下,刚刚那个是……

    “小姐,刚才买面人的那个人,好像是皓月的仁王爷。”

    舒月听了,没说话。

    看舒月眉头微皱,忽而心不在焉的样子。小荷没敢再多言。不过……

    刚刚那个面人的模样,真的是很眼熟!

    ***

    在麟州停留了几天,湛王既带着容倾离开了,前往下一城,看不同风景。

    入城不过两日,风景还未赏完,吃的刚品些许,就遇到一痛哭流涕述说相思的……

    “语儿,语儿……呜呜呜,我的儿,我是娘呀!”

    “他们都说你不在了,可是娘不相信……”

    “你果然还活着……”

    “娘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狠心,不会那么早早的离娘而去,让娘伤心……”

    痛苦,哀唤,声声悲泣,激动,又难掩欢喜。

    看着对着自己痛苦不已的妇人,容倾神色微动。

    语儿?!

    听到这个名字,再想现在所在地。荆州!难道……

    她口中的语儿,莫非是……

    “我是荆州人,而庄珏(庄家大爷,已死)几个月前来到荆州任职。而我的妻子跟王妃长的真的很像!”

    “荆州州长从庄珏的口中得知一些事,为巴结庄珏,为讨他欢心。杨佔不但暗中派人羞辱吾妻,更是在做了那样禽兽的事之后,又残忍的夺了她性命……”

    “栋儿,爹爹对不起你。语儿……为夫来陪你了……”

    曾经的一幕涌现脑中。容倾看着眼前妇人,隐约明白了什么。

    “你认错人了!”

    容倾这清淡的话出,妇人更激动了,“语儿,你可是还在怨娘吗?”说着,伸手就要碰触容倾,凛五抬脚,上前一步拦住。

    妇人看此,眼泪掉的更猛了,呜咽出声,“语儿,你怪娘,怨娘都可以。可是,你不能不认娘呀……”

    在妇人的痛哭中,湛王如厕回来。

    “公子!”

    “相公!”

    “嗯!”湛王随应,视线从那哭天抹泪的妇人身上掠过,看向容倾,“吃饱了吗?”

    “吃饱了!”

    “走吧!”

    “好!”

    “语儿……”叫着,欲追,被身边嬷嬷拦住,“奶奶,那个好像不是小姐。”

    “不,她就是我的语儿。我不会看错的……”

    “奶奶,那位夫人长的是很像小姐,可她不是!”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你怎么知道……”激动,不爱听。

    嬷嬷忍着被抓疼的胳膊,平稳道,“奶奶,小姐离世的时候,已有二十了。可刚才那位夫人,看起来才十六七岁。所以,她不可能是小姐。”

    嬷嬷话出,一时沉寂。少时,痛哭声再次溢出,这一次少了激动,只剩下满满的伤心。

    听着背后传来的哭声,容倾看着湛王道,“刚才那个妇人,好像是栋儿的外祖母。”

    湛王听了,淡淡道,“所以呢?”

    “没有所以!”

    “心里没觉得不是滋味儿。”

    容倾听了,伸手按在自己心口,叹气,“若是能感觉到就好了。”

    湛王闻言,脚步微顿。

    气人依旧,口舌无忌依然,秉性无任何改变。也因此,让他几乎已经忘记了,她所遗失的,喜怒哀乐已比常人淡。

    “还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比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多了。”

    “是吗?”

    “嗯!以前,就跟丢失了味觉一样,对人事都生不出任何感觉。现在,多少能品出点味道了。特别是对相公。”

    湛王了,侧目!

    容倾看着他,笑眯眯道,“当相公盯着我写的反省书和保证书看的时候,紧张是什么,感觉的清楚。”

    看着容倾嘴角那抹笑,脸上笑容很清晰,可眼底,喜色却是浅淡的很。

    移开视线,拉着她,漫步向前,“反省书写成那样,只感到紧张?”

    “那个……”

    “字写成那样,就没感到羞愧?”

    湛王话落,容倾随着道,“相公,好久没给你做饭吃了。今天晚上我做饭吧!”

    容倾话出,湛王静了一下。

    少时,悠悠开口,“你在不满吗?想让本王好看?”

    “哪有不满?”

    “不然,为什么要给本王做饭?”

    “心意呀!”

    “不稀罕!”

    “要不你做。无论做的多难吃,我都吃光光,狠狠的稀罕着。”

    “本王做的难吃?”

    “不然呢?你以为你做的烤鱼很好吃么?”

    “看来,反省书,保证书都要重新写过了。”

    重新写?

    “相公,我忽然好怀念从前。”容倾看着湛王,叹息,“以前相公克扣月钱的惩罚方式,真是令人想念呐!”

    湛王听了,淡淡道,“既然你如此怀念,本王可如你所愿。从下个月起……”

    “哎呀,前面那是耍杂耍的吗?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呀!”说着,麻溜跑了。

    跑着,敲脑袋。一安逸,脑子就犯抽!

    看着容倾那懊恼的背影,湛王轻哼,嘴角却无意识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只是,这上扬嘴角刚起,即刻又垂了下来。

    “小皇婶!”

    突然的一声入耳,容倾吓一跳。

    “好久不见,小皇婶胆子好像变小了呀!”

    看着骤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容倾意外。

    “三皇子!”

    “哎呀,这么久不见,小皇婶还能一眼就认出我。看来,对我挂念颇多呀!”云榛看着容倾,满脸笑容,眼中情绪不明。

    容倾呵呵……

    你又没去韩国,又怎么会认不出。

    “小皇婶,你怎么在这里呀?”说完,不待容倾开口,既道,“皇叔把你休了吗?还是,你终于发现了皇叔的禽兽真面目,果断的逃离了?”

    容倾听了,默默转头,看向湛王,摇摇手,“相公,好巧碰到三侄儿了!”

    三侄儿这称呼,云榛听到耳中,嘴角不由歪了歪。太难听了!不过,眼下不是表现不满的时候。

    “叔叔呀!好久不见,侄儿好想您呐!”

    云榛那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姿态出。凛五吐出一口气,望天。

    其后的行程,怕是会糟点儿不断呀!

    京城*别馆

    “下官探了如公主脉搏,并未发现明显异样。”皓月随行太医看着赵殷道。

    赵殷听言,挑眉。

    所谓驭人,最上乘是驭心。

    但驾驭人心,要获取得一人的忠心,往往需要一个过程,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如愿的。

    所以,当火烧眉毛时。人们往往选择最下乘的办法。就是用毒牵制,威迫。

    虽是下乘之策,且随时还可能被反噬。可却是最速度,最能立竿见影的。所以,对于钟离滟和南宫玥当时在大殿上的作态,有必要召来太医一探。可现在的结果……意外却又不意外。

    “南宫玥呢?她身体可有异?”

    太医顿了顿,才低声禀报道,“南宫小姐她已非完璧之身。”

    闻言,赵殷神色微动。非完璧之身!

    “南宫小姐的反常,或许跟这个有关系。”

    赵殷听了,静默,少时开口,“何时失的童真可能探的出?”

    太医摇头,“从脉搏上探不出。”

    闻言,赵殷没再多问。

    其实不用问,南宫玥丢失童真的时间必是最近,绝不会是在来大元之前。

    南宫家不会把一个没了清白的人送入仁王府。

    所以,反常的原因不是中毒,而是*吗?因此被要挟了吗?

    赵殷想着,眼睛微眯,是要挟,同时也是顺势而为吧!

    失了清白,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嫁入仁王府的资格。如此,附和钟离滟一并指认仁王为凶手也就有理由了。

    仁王行凶,若被定罪,生死难说。

    就算是不死,他这样一个诛杀太子,残杀侄儿的人,必遭万人谩骂,也注定被皓月皇室不容。

    当钟离隐成为罪人,当皓月已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娶南宫玥为妻也成为笑话。这么一来,亲事自毁,南宫玥未成亲就已丢失清白的丑事自被掩盖。

    只可惜,最后结果跟她想要的有所不同。不过,差别也不大。

    她那一言,也有了退亲的理由。

    一个在危急关头,背叛仁王的女人,没资格成为仁王妃。

    南宫玥,一个既自私又愚蠢的女人。结论出,不再多探究。她是如何失去了清白,已然不重要了。

    “赵大人!”

    闻声,抬头,看到来人,心头一跳,眼眸微缩。

    荆州*夜

    夜深人静,入睡!

    “主子!”

    门口低沉的声音响起,湛王瞬时睁开眼眸,转头,看一眼床头的沙漏,这个时辰……非一般的要紧事。

    湛王起身,看一眼还在沉睡的容倾,为她把被子掖好,抬脚走出。

    看到湛王,凛五不待他问,紧声道,“主子,刚皓月传来的信函。皓月皇帝,驾崩了!”

    闻言,湛王眼睛微眯。

    “可又发现钟离谨的踪迹?”

    凛五摇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很诡异。

    皓月太子无踪,皓月帝王驾崩。如此……

    皓月那张龙椅最终会落在谁的手上呢?

    “钟离隐可还在大元吗?”

    湛王问话出,凛五把一封信函双手递给湛王,“齐瑄刚传来的。”

    湛王解过,打开,看到上面内容,扯了扯嘴角,眸色沉暗。果然已经不在!

    在眼皮子底下,竟然还能让钟离隐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大元。云壑,看来你气数也快尽了。

    京城*皇宫

    “皇上……”

    “滚出去!”

    听到书房内传出的怒吼声,李公公看着眼前的千娇百媚的女子,淡淡道,“皇上政务繁忙,贵妃娘娘还是稍后再来请见吧!”

    一直深受龙宠的沈贵妃,突然被皇上这么一吼,手里的汤盅差点扔出去。

    听了李公公的话,沈妃良久才从嗓子眼挤出一个好字。

    欢欢喜喜的来,跌跌撞撞的回。

    帝王心难测,喜怒最无常,该试着习惯。

    待沈贵妃走远,李公公低着头,规矩的站在御书房外,没有进去伺候的意思。

    皇上这股火气可是轻易平息不了,尽忠献媚都往后靠靠的好。

    看着地上碎落的瓷片,皇上脸上一片沉戾。该死的!

    “仁王爷心系太子安危,又不想太过劳烦元帝。所以,两日前亲自出京去找他了。希望尽快找到太子殿下,得心安,也算证清白。”

    想到赵殷这句冠冕堂皇的说词,皇上眼里怒火更炙。

    钟离隐竟然离开了!

    赵殷,这个顶着皓月贤臣名头的人,早已投靠了钟离隐,认他为主了吧!

    还有霍平,十有*也是钟离隐的人。包括钟离冶,也是同样。

    若无他们的掩护,钟离隐想无声无息的离开绝不可能。

    要说钟离隐离开也就离开了。偏偏这个时候,皓月帝王又那么巧合的驾崩了。如此……

    心头火气更盛,皓月若是落在钟离隐的手里。那,于大元绝不是福。

    “龙影!”

    “在!”

    “去寻湛王!”

    “是!”

    钟离隐绝不能活!希望,在这一点上,云珟跟他是同样想法。

    “影卫!”

    “属下在!”

    “带人暗中埋伏,皓月等人一出大元,杀!”

    “是!”

    眼下斩杀不了钟离隐,就先斩断他的羽翼。

    荆州

    容倾吃过早饭,坐等湛王。

    湛大王爷说有事要办,要她老实在家等着。嗯!老实等着。

    经历上次在湛王府门口被劫一事,那迎来送往假贤惠的事也不做了。

    “小哥,请你禀报一声,我们是荆州苏家人,特别来求见湛王妃。”

    地方小,就这点儿好,离大门口近。无需门卫特别禀报,她这边已听到。

    苏家?哪个?

    湛王妃!

    他们怎么知道她的身份?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