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 一场局 变闹剧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王作妃第257 一场局 变闹剧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谋害钟离谨的凶手是——钟离隐。(.CC 好看的

    随着钟离滟的话,大殿之上,再次陷入沉寂。只是心情各不相同。

    皇上看着钟离滟,眉头轻扬,眸色悠长。

    赵殷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皓月国几位大臣,听到钟离滟的话,眸色均沉了几分。

    他们来此是向皓月要交代,要说法的。可不是来自献丑的。钟离滟她是疯了么?

    心思各异,不约而同一致看向钟离隐。只见他微微一愣之后,脸上表情更添几分沉重。这反应……

    是对钟离滟说出那话讶异,而后是压抑。亲人挥出的斧头,确实无法让人欢喜。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没有过于的惊骇,也没有慌乱。

    刘正看此,眼帘微动,适时开口,“公主说这话,可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吗?”

    查找凶手,严惩谋害钟离谨的恶徒,以慰钟离谨在天之灵。这不是皓月想要的吗?如此,现在既有人揭发,询问自是必须。

    撕开皓月的面具,让所有的丑恶尽数显露,看皓月吃瘪,国丑外扬。这也是皇上想看到的吧!如此,皇上想的,他身为大臣,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去完成。

    忠君爱国,乃为臣之基本。不过……

    看着钟离滟,刘正脑中漫过几多探究。随着压下,不多深究,随机应变。

    赵殷听到刘正的问话,看他一眼,视线随着又落在钟离滟的身上。

    事出在大元,纵然死的是他皓月的太子,他们也是被动的一方。

    在钟离谨死在大元的那一刻,一切都注定了将被扭曲。对此,赵殷已早有心理准备。

    一场交涉,事实,真相,唇枪舌辩,其实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国与国之间,妄想用一张口辩个输赢,那是笑话。

    想要赢的干脆,想看他输的彻底,比的是腕力,看的是兵力,而不是唇舌。

    若大元只是一个国小兵弱的小国,连交涉都不会有。直接的,就是大元请罪,割地赔款外加进贡了事儿。

    “我亲耳所闻,太子个个亲口所说,还需要什么证据。”钟离滟直直盯着钟离隐,满脸怒火,“把太子哥哥害死了,你可是如愿了?可得意了?”

    看着钟离滟那无畏喷火的眼睛,钟离隐眸色厚重。看来,大元费了不少功夫。

    钟离滟表面看起来傲娇直白,口舌无忌,说话不经大脑。可是,内在城府也是极深。

    伪装出一副不谙世事,被宠坏的模样。在必要的时候,摆出爱出风头的姿态,替钟离谨说了许多他不宜说出口的话。

    所以钟离谨护着她。而她也聪明,深谙背叛钟离谨的代价。继而,既借着钟离谨的羽翼活一个安稳,对他也很是忠心,不会轻易被诱惑,也不会轻易倒戈。

    而眼下,是因为钟离谨死了才会如此吗?不!

    钟离谨已死,凭着钟离滟的聪明,明哲保身,她更不会轻易露头。现在这样跳出来,且一开口既是直指他是凶手。

    让皓月丢丑,她无疑是要推自己入绝境。这样的蠢事她不会做。然,现在她就是做了。如此……

    只能说,能把钟离滟调教至此的人,很有一套。

    “微臣等见过公主!”

    皓月臣子一个见礼,试图牵出这个话题。

    “霍将军,你们都来了这很好。杀害太子哥哥的凶手就是钟离隐,你们一定要帮我给太子哥哥报仇。”

    极好!大元的人还未开口,钟离滟已是揪住不放。

    霍平听了,凝眉,沉沉道,“这件事还需仔细查探,公主还是不要听偏信偏言的好。”

    “什么偏信偏言,我说的都是事实。”钟离滟不曾犹豫,开口,大声反驳,情绪激动,“太子哥哥曾亲口告诉我,有一日若是他出事儿,定是钟离隐所为。”

    “可是据本官所知,从谨太子失踪起,仁王爷也正巧遇到了一些事……”刘正话未说完,既被钟离滟接过。

    “遇到一些事儿?你说的是他劫持湛王妃一事吧?那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说着,反问,“在我太子哥哥失踪时,钟离隐刚好做下这等事,这样的巧合,刘大人不觉得可疑吗?”

    这话,刘正自然不会反驳。

    点头,“确实怀疑过!”

    钟离滟冷哼,盯着钟离隐,“那不是巧合,那是他早有预谋。借着湛王妃之事,引起大家注意……”

    “要引起大家注意,方法不止一个。而劫持湛王妃好像是最不智的。”

    “方法是不少。可没有哪一个能有这个动静大。大到所有的人都在关注,大到可以忽略谨哥哥失踪。”

    这话乍然一听,有理。可是,却一点儿经不起推敲和琢磨。

    忽略钟离谨的行踪,很多人确实会。但,皇上却绝对不会。

    还有,惹怒了湛王,在湛王大肆寻人之时。一旦发现钟离隐的踪迹,他即刻就会功败垂成,算计落空。

    不过,纵然漏洞百出又如何?反正,这起事,所有辩论,为的从来不是一个真相。[.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而是逼迫。

    现在,逼迫皓月低头,认栽的由头已经有了,其他都不重要了。

    “不过,在此后,仁王一直都在京城待着并未去过任何地方。如此……”

    “要杀太子哥哥,何须他亲自动手。早早安排好一切,时候一到自然有人动手。”钟离滟说的铿锵有力。

    闻言,刘正转眸看向钟离隐,“仁王爷,对此,您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无稽之谈,无言可辨。”钟离隐答的简练,平淡。透着对钟离滟的无言以对。

    刘正听了,淡淡一笑,看着赵殷手里的卷宗,肃穆道,“只一人言,或有此感。可若是两人都这么说呢?”

    钟离隐听言,抬眸,不言。

    赵殷眸色沉沉!

    要把太子的死,推到皓月自家人身上,大元是打定了主意。

    这做派够卑劣,但一点儿也不意外。

    皇后寝宫

    钱嬷嬷听完宫人的禀报,轻步走进来。

    皇后抬眸,“事情如何了?”

    “皇上宣了皓月太子妃还有南宫三小姐入宫。”

    皇后听言,挑眉。

    钱嬷嬷轻声道,“仁王谋害皓月太子的一事,南宫小姐好像也知道些什么。”

    闻言,皇后垂眸,没再多问。

    既对钟离隐出手了,要做自然做一个彻底。

    ***

    “臣女叩见皇上!”

    “叩见皇上!”

    “平身。”

    “谢皇上。”

    一身素衣的南宫紫起身,面色沉痛。

    南宫玥站在一旁,低着头,看不清脸上表情。

    “南宫小姐,下官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还请你如实回答。”

    “好……”应,仍是不曾抬头。

    “关于仁王爷谋害谨太子一事,如公主是否曾向你提及过?”

    刘正话出,南宫紫猛然抬头,脸上表情尽是惊骇。

    钟离谨是钟离隐杀的?他们在说什么?

    南宫玥摇头,“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吗?可是据本官查探好像并不是这样。”这话其实无根据,不过是盘砖引玉。而钟离滟还真是一点儿不让人失望。

    “南宫玥,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为他隐着,瞒着?”

    “公主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不明白?呵……”钟离滟冷笑,带着怨,“在太子哥哥跟我说过那些话时。我就去找过你,跟你说,让你这个准仁王妃看着点儿钟离隐,别让他为了自己的野心伤害太子哥哥。你当时就给我装聋作哑的装糊涂,现在你还这样。”

    “公主,你别乱说……”

    “现在太子哥哥都死了,你还敢说我乱讲?”声音透着满满的悲愤,“你不承认也不意外。毕竟,钟离隐要是倒霉了,你这个准仁王妃也不会得好。不过,有些事儿既做了,不是你不认就算了的!”

    说完,伸手从腰间拿出一封信函,丢在南宫玥的跟前,“面上装糊的是你。暗中偷偷写信给你父亲,让你父亲做好前来接应,救助的准备的也是你。看来,你也知道太子哥哥一死,钟离隐势必会被怀疑吧!”

    看到地上那封信函,南宫玥的脸色陡然大变。那是……

    赵殷静静看着,神色莫测难辨。

    南宫紫听着钟离滟的话,再看南宫玥的反应,心发沉,冒寒气。只有一个感觉,继钟离谨亡命之后,南宫家要完。

    赵正弯腰,伸手把信捡起,打开,看过上面内容,递给钟离隐,“仁王爷可要看看?”

    “自然!”钟离隐伸手接过,静静看着。

    刘正淡淡开口,“所谓空口无凭。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现在,物证已在,仁王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钟离隐看着,没说话。

    “当然了,若是仁王对信函也有所怀疑,认为是伪造的话。现在,可当场向南宫小姐对质一下。”

    钟离隐听了,抬眸,看向南宫玥。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脸色发白,不敢与钟离隐对视,慌乱清晰可见。

    这模样,钟离滟大怒,抬手,豁然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耳光响亮!

    “不曾阻止也就罢了,还千方百计的隐瞒。这等作为,钟离隐是凶手,你就是帮凶……”

    “如公主,我想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南宫紫不再沉默,站出来,紧声道,“仁王爷和太子殿下感情素来极好。他绝对不会谋害太子殿下,这一点儿……”

    “你爹死了,现在你夫君也死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个时候还要帮着钟离隐说话?”

    “如公主……”

    “过去在南宫家,唯你父独大,南宫家的一切都由他说了算。那独断专行的性子,让南宫玥的父亲,你的好叔父早就看不惯了。所以,你父亲才会死,并还是死在了大元。因为,死在大元,才没人会怀疑他。只会认为他定是触犯了大元的某点利益,才会被除掉。”

    这话,是在告知南宫紫真相吗?不……

    落在皓月等人的耳中,不是揭发,而是澄清。再次告诉他们,南宫大人的死,也不过是家族内斗而已,跟大元毫无关系。

    “还有你的夫君,我的太子哥哥也是一样。因为挡了钟离隐的路。所以,才会被他蓄谋杀害。”钟离滟冷冷道,“你父亲死了,南宫家二房独大,南宫玥瞬压你一头。太子哥哥死了,皓月皇室钟离隐再次称霸意图称王,南宫玥这个仁王妃,尊贵荣华再上一层,再压你一头。”

    钟离滟说完,直直盯着南宫紫,“知道这些,你还要在这里护着钟离隐,帮着南宫玥吗?”

    南宫紫的父亲,辅佐的是太子。

    南宫玥的父亲,攀附的是仁王!

    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自所求不同,立场不同,敌对是必然。

    钟离滟的话,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理所当然。

    南宫紫面色发沉,嘴巴抿成一条直线。钟离滟她是疯了!

    看着南宫紫那阴沉脸色,钟离滟冷然道,“也许,你觉得我是疯了。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在这里把一切都捅破,实在是不怎么好看。可是,若不闹大,若不闹开,太子哥哥的仇要如何得报?”

    说着,手指想皓月官员,“若掩下,背后告知他们。凭着钟离隐皓月王爷的身份,还有手中的权势,他们这些官员,纵然知道了真相,怕是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惩治他……呵呵,更是笑话!”

    话出,眼圈红,声音微颤,哽咽,“父皇年迈,纵然有护太子哥哥之心,却也已经无力。而母后……一句后宫不得干政,直接就会被禁言。而皓月皇室其他几位皇子,又有哪一个是能于钟离隐抗衡的?又有哪一个,愿意豁出去为太子哥哥报仇的?”

    抬手抹去眼角溢出的泪珠,决绝道,“所有一切我看的清。所以,你们觉得我疯了也罢,蠢死了也好。只要能为太子哥哥报仇,以还太子哥哥多年相护之恩,我不惜一切代价。无论背上什么名头,我也都不在乎。”

    因重情重义,因报恩心诚。所以,她的冲动,她的不理智,让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可是……

    “下官听说,从太子失踪以来,如公主都在二皇子的府邸住着?”赵殷淡淡开口。

    这询问,意味深长,别有所指,并不掩饰。

    钟离滟听了,面无表情道,“我若不在二皇子府,现在怕是早就死了。谁让我跟太子哥哥最是亲近呢!不过……”微微一顿,直白道,“赵大人这么问,其实是想说,我既在二皇子府住着,又如何知道那些的吧!”

    赵殷听了,没说话。

    “我会知道南宫玥给他父亲去信。是因为,她身边的梅兰是我的人。而我会知道南宫大人是如何死的,是因为他身边有太子哥哥的人。在太子哥哥死后,他所知的所看到的,都告诉了我。”

    坦诚的够彻底!

    皇上坐在龙椅上,静静看着,真是一出好戏。

    钟离滟字字句句,不遗余力的要坐实了钟离隐的谋杀的罪名。

    赵殷转眸看向南宫玥,“南宫小姐,对于如公主的话,你可有什么要澄清的吗?”

    澄清一句,说一句钟离滟扯淡!

    南宫玥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整个不安,紧绷的厉害。

    刘正淡淡开口,“南宫小姐无需紧张,如实的讲即可。”

    “我……”开口,声音一片干涩,握着帕子的手,用力到指尖泛白,“我……我知道。但,我没想到仁王爷会真的那么做……”

    一句话,竟然是附和。承认了钟离滟所说全是真。

    一句话,坐实钟离隐的罪责。

    赵殷听言,眸色沉了下来。钟离滟缓缓笑了,看向钟离隐,“恶人只有恶报,这就是你的报应。”

    你即将过门的王妃,对你的指认,背叛,就是恶果。

    南宫紫看着南宫玥,面色冷硬,她竟没有反驳?

    南宫玥她到底在想什么?

    “仁王爷,事已至此,我们想听你一言。”刘正话未落,皇上开口。

    “这是皓月家务事,我大元就不再搀和其中了。”

    皇上开口,刘正随着退下,不再多言。

    “不过,仁王爷在我大元劫持湛王妃,并肆意伤人。这一点儿,还请仁王爷此后给朕一个说词。”

    钟离谨的死,他不予多问。可事关大元的,却绝不会轻易揭过。

    钟离隐抬眸,看着皓月几位官员,淡淡道,“你们怎么看?”

    “这其中必有蹊跷!”

    “蹊跷吗?本王亦是这样想。”

    “钟离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钟离滟话未落。

    一宫人走进来,“皇上,皓月五皇子在外求见。”

    说不入宫,现又突然来?是为何?

    “宣他进殿。”

    “见过元帝。”

    “冶皇子请起。”

    “谢皇上。”钟离冶起身,抬头,“皇上,关于皇兄遇难一事,我有一言。”

    “冶皇子请讲。”

    “现躺在别馆,已死的,并非我皇兄。”

    一言出,惊涛骇浪。

    大殿,一片死寂。

    皇上眸色一沉。

    死的不是钟离谨。那么,刚才对钟离隐的指认算什么?

    是污蔑?是诋毁?是别有居心?还是……

    南宫玥捂着胸口,几乎晕厥。怎么会这样?

    钟离滟垂首,神色不明。

    赵殷最先开口,“五皇子,您刚才说,那并非是太子殿下?”

    钟离冶摇头,“死者不是二皇兄(钟离谨排行老二),而是三皇兄钟离言。”

    “是三皇子……”

    “三皇兄和太子最是相象,无论是体型还是样貌。所以,元帝和大元诸位大人会认错,也很正常。”

    “五皇子,您确定是三皇子没错?”

    “嗯!两位皇兄虽长的很像。可,还是有所不同,纵然现在尸体变了形,异样的地方仍然存在。”钟离冶说着,抬手指指自己的嘴巴,“他们牙齿不同。太子牙齿很平整。而三皇兄则长了两颗虎牙。我也是刚刚给皇兄擦脸的时候,猛然发现的。”

    泡水,身体变形,可是再怎么变,也不可能连牙齿都变了形。而太子也不可能突然长出两颗虎牙来。所以……

    “五皇子说的没错,太子殿下确无虎牙。”南宫紫瞬时开口。

    她是钟离谨的枕边人,亲密的人,对于钟离谨连牙齿的形状都记得,不奇怪。

    “是我的疏忽,是我没认清楚!”

    “皇嫂正是伤心,乱了心神,一时没察觉到也是正常。”

    南宫紫抹泪,“只是三皇子他怎么……”

    “三皇兄一直惯爱游山玩水,我已是几个月不曾见他。没曾想,再见会是这样。”钟离冶说着,看向皇上,拱手,“我三皇兄突遭不测,还望元帝帮忙查探一下,到底是因何毙命的。”

    皇上点头,轻慢道,“这个自然!”说完,淡淡道,“不过,别馆的既非谨太子。那么谨太子现在人又在何处呢?”

    “这个……”

    “这就要继续问我们的仁王爷了。”钟离滟开口,“纵然现在在别馆的那个不是太子哥哥。可这也不意味着我刚才说的话就是假的。钟离隐要谋害太子之心,已是昭然若揭。现太子无踪,必是已被谋害……”

    “如公主,在未找到太子殿下之前,说什么都是言辞过早。”赵殷打断钟离滟的话,看向皇上,恭敬道,“皇上,尸体都能错辩,遑论是其他。所以,所有的一切怕是要重新捋过,仔细思量过后再做定论了。”

    “赵大人说的是。”

    “事情突变,我等也要即刻向吾皇禀报。如此,就先告辞了。”

    “李公公,代朕送各位大人出宫!”

    “是……”

    *

    啪……

    茶杯摔落在地,碎裂的瓷片上隐约映照出皇上那阴戾的脸。

    对钟离隐的质问变得可笑。

    所有罪名变成空口无凭!

    不见钟离谨的尸体,如钟离隐所言,什么都变成了无稽之谈。

    大元皇上可掌控大元,可在皓月人到来之前,任意布局。

    可是他却不能掌控皓月,对皓月太子更不可能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了解。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凡事总是难免有一个意外!

    钟离冶,没想到他竟然突然跳出来,并站在了钟离隐那边。还出现的那么巧合。

    巧合?所有的巧合都值得怀疑。

    所以,在皇上看来,这种巧合分明就是早有谋划。而幕后谋划者……

    钟离隐,是你吗?

    在他眼皮子低下,还能操控着皓月的局势?皇上对此,不免心惊。

    可对于钟离隐来说……

    多年经营,总算是没有白费。

    麟州

    湛王看完齐瑄传来的信函,扯了扯嘴角。

    云壑布了一个局,钟离隐让它变成了一场闹剧。

    苦读书 reviewersguil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渣王作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王作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王作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